黃芩

HUANG QIN

寒熱指數

54

現代中藥典籍摘錄

(請登入點選開啟閱讀)

最後更新日:2022-09-06

黃芩的主治功效

黃芩

1. 清熱瀉火

黃芩清熱燥濕,瀉火解毒,涼血止血,除熱安胎。本品又分枯芩,即生長年久的宿根,善清肺火;條芩為生長年少的子根,善清大腸之火,瀉下焦濕熱。

此外,還可用治外感熱病,中上焦鬱熱所致的壯熱煩渴、面赤唇燥、溲赤便秘、苔黃脈數,常與薄荷、梔子、大黃等同用,以瀉火通便,如涼膈散。

《本草經疏》提到:黃芩,其性清肅,所以除邪;味苦所以燥濕;陰寒所以勝熱,故主諸熱。諸熱者,邪熱與濕熱也,黃疸、腸澼、泄痢,皆溫熱勝之病也,折其本,則諸病自瘳矣。苦寒能除濕熱,所以小腸利而水自逐,源清則流潔也。

黃芩對酵母、傷寒菌苗所致家兔發熱有解熱效果。實驗對傷寒菌苗發熱家兔,黃芩或黃芩湯皮下注射均有顯著解熱效果。

用酵母菌所致發熱大鼠的實驗表明,12種中藥水提液灌服,僅黃芩、黃柏及豆根有解熱作用,藥後1 小時體溫即顯著下降,維持3 小時以上,作用強度與SOmg/kg 阿司匹林相似或更強。

2. 燥濕

黃芩善於清除濕溫暑濕,濕熱痞悶,黃疸瀉痢。本品苦寒,清熱燥濕,能清肺胃膽及大腸經之濕熱,尤善病中上焦濕熱。

用治濕溫暑濕,濕熱鬱阻,胸脘痞悶、噁心嘔吐、身熱不揚、舌苔黃膩,多與滑石、白蔻仁、通草等同用,如黃芩滑石湯;若濕熱中阻,痞滿嘔吐,常與黃連、乾薑、半夏等配伍,辛開苦降,如半夏瀉心湯若大腸濕熱,泄瀉痢疾,可與黃連、葛根同用,如葛根芩連湯。用治濕熱黃疸,則與茵陳、梔子同用。

《醫學啟源》提到:「黃芩,治肺中濕熱,療上熱目中腫赤,瘀血壅盛,必用之藥。泄肺中火邪上逆於膈上,補膀胱之寒水不足,乃滋其化源。」

3. 清熱利尿

黃芩水提物、醇提物及其黃酮類成分如黃芩貳、黃芩素及漢黃芩素靜注均可使麻醉兔尿量增多,浸膏及黃芩貳靜注對麻醉犬也有利尿效果,正常家兔口服黃芩醇提物也有利尿作用。

4. 清熱解毒

黃芩用於肺熱咳嗽,熱病煩渴。本品善清肺火及上焦之實熱,若肺熱壅遏,肺失清降,咳嗽痰稠,單用即效,如清金丸。亦可配桑白皮、知母、麥冬等同用,以增強清肺止咳之功,如清肺湯。

黃芩兼入少陽膽經,與柴胡同用,治邪在少陽寒熱往來,有和解少陽之功,如小柴胡湯。 用於痛腫瘡毒,咽喉腫痛。本品有較強的規火解毒之力,瀉火毒熾盛的瘡痛腫毒,咽喉腫痛,常與銀花、連翹、牛蒡子、板藍根等同用。

《 科學的民間藥草》提到黃芩:「外洗創口,有防腐作用。」

黃芩醇提物靜脈注射可顯著對抗士的寧所致蛙、貓、犬等驚厥,能減低驚厥強度,降低死亡率。

有效成分為黃芩貳,黃芩貳皮下注射可明顯提高士的寧對小鼠的半數致死量。黃芩的解毒效果可能與其所含葡萄糖醋酸有關。

5. 清熱涼血

黃芩用於血熱吐衄。本品請熱涼血止血,可治療火毒熾盛迫血妄行的出血證,如吐血衄血。常配伍生地、白茅根、三七等同用。

亦用於胎熱不安:本品有除熱安胎之效,用治懷胎蘊熱,胎動不安之症。常與白朮、當歸等配伍,如當歸散。

其它功效:

解毒瀉下止血補血養肝清肺熱利咽降氣安胎排膿

黃芩的運用方法與用量

內服:煎湯,3-9g;或入丸、散;外用:適量,煎水洗;或研末調敷。


黃芩的現代藥理與化學作用


黃芩的炮製

黃芩:揀去雜質,除去殘莖,用涼水浸潤或置開水中稍浸撈出,潤透後切片曬乾(注意避免曝曬過度發紅)。酒黃芩:取黃芥片噴淋黃酒,拌勻,用文火微炒,取出,晾乾。(每黃芩100斤,用黃酒10-15斤)炒黃芩:取黃芩片用文火炒至表面微焦為度,取出,放涼。黃芩炭:取黃芩片用武火炒至表面焦褐色、邊緣帶黑色為度,但須存性,噴淋清水,取出,曬乾。


注意事項及副作用

  • 《藥對》:「山茱萸、龍骨為之使。惡蔥實。畏丹砂、牡丹、藜蘆。」
  • 《本草經疏》:「脾肺虛熱者忌之。凡中寒作洩,中寒腹痛,肝腎虛而少腹痛,血虛腹痛,脾虛泄瀉,腎虛溏瀉,脾虛水腫,血枯經閉,氣虛小水不利,肺受寒邪喘咳,及血虛胎不安,陰虛淋露,法並禁用。」
  • 黃芩口服毒性甚小,煎劑給小鼠灌服達163.3g/kg 也不引起死亡,注射給藥則有一定毒性。

古代中醫典籍摘錄

  1. 《本草圖經》:張仲景治傷寒心下痞滿,瀉心湯四方皆用黃芩,以其主諸熱,,利小腸故也。又太陽病下之利不止,有葛根黃芩黃連湯;及主妊娠安胎散,亦多用黃芩。
  2. 《醫學啓源》:黃芩,洽肺中濕熱,療上熱目中腫赤,瘀血壟盛,必用之藥。洩肺中火邪上逆於隔上,補膀恍之寒永不足,乃滋其化源。《主治秘訣》雲,其用有九:瀉肺經熱,一一也;夏月須用,二也;上焦及皮膚鳳熱,三也:去諸熱,四也;婦人產後,養阻退陽,五也;利胸中氣,六也;消隔上痰,七也;除上焦熱及脾濕,八也;安胎,九也。單制、二制、不制,分上中下也。酒炒上行,主上部積血,非此不能除,肺苦氣上逆,急食苦以洩之,正謂此也。
  3. 《綱目》:潔古張氏言黃芩瀉肺火,洽脾濕;東垣李氏言片芩治肺火,條芩治大腸火;丹溪朱氏言黃芩治上中二焦火;而張仲景治少陽證小柴胡湯,太陽、少陽合病下利黃芩湯,少陽證下後心下滿而不痛:瀉心湯並用之;成無己言黃芩苦而入乙,洩痞熱,是黃芩能入手少陰、陽明、手足太陰、少陽六經矣。蓋黃蘋氣寒味苦,苦入乙,寒勝熱,瀉心火,治脾之濕熱,一則金不受刑,一則胃火不流入肺,即所以救肺也:肺虛不宜者,苦寒傷脾胃,損其母也。楊士瀛《直指方》雲,柴胡退熱,不及黃芩,蓋亦不知柴胡之退熱,乃音以發之,散火之標也,黃尊之熱,乃寒能勝熱,拆火之本也。黃芩得酒上行,得豬膽汁除肝膽熱,得柴胡退寒熱,得芍藥治下痢,得桑白皮瀉肺火,得白術安胎。
  4. 《本草經疏》:黃芩,其性清肅,所以除邪:味苦所以燥濕;陰寒所以勝熱,故主諸熱。諸熱者,邪熱與遍熱也,黃疸、腸僻、洩痢,皆濕熱勝之病也,析其本,則諸病自瘳矣。苦寒能除濕熱,所以小腸利而水自逐,源清則流潔也。血閉者,實熱在血分,即熱人血室,令人經閉不通,濕熱解,則榮氣清而自行也。惡瘡疽蝕者,血熱則留結,而為癰腫漬爛也:火瘍者,火氣傷血也,涼血除熱,則自愈也。《別錄》消痰熱者,熱在胸中,則生痰火,在少腹則絞痛,小兒內熱則腹痛,胃中濕熱去,則胃安而消谷也。淋露下血,是熱在陰分也:其治往來寒熱者,邪在少陽也:五淋者,濕熱勝所致也:苦寒清肅之氣勝,則邪氣自解,是伐其本也。黃菩為苦寒清肅之藥,功在除熱邪,而非補益之品,當與黃連並列,雖能清熱利濕消痰,然苦寒能損胃氣而傷脾陰,脾肺虛熱者忌之。
  5. 《本草匯言》:清肌退熱,柴胡最佳,然無黃芩不能涼肌達表。上焦之火,山桅可降,然捨黃芩不能上清頭目。所以方脈科以之清肌退熱,瘡瘍科以之解毒生肌,光明科以之散熱明目,婦女科以之安胎理經,此蓋諸科半表半里之首劑也。
  6. 《藥品化義》:黃芩中枯者名枯芩,條細者名條芩,一品宜分兩用。蓋枯芩體輕主浮,專瀉肺胃上焦之火,主治胸中逆氣,隔上熱痰,咳嗽喘急,目赤齒痛,吐衄失血,發斑發黃,痘疹瘡毒,以其大能涼膈也。其條芩體重主降,專瀉大腸下焦之火,主治大使閉結,小便淋濁,小腹急脹,腸紅痢疾,血熱崩中,胎漏下血,挾熱腹痛,譫語狂言,以其能清大腸也。
  7. 《本經逢原》:昔人以柴胡去熱不及黃芩,蓋柴胡專主少陽往來寒熱,少陽為樞,非柴胡不能宣通中外;黃芩專主陽明蒸熱,陽明居中,非黃芩不能開洩蘊著,一主風木客邪,一主濕上蘊著,詎可混論。芩雖苦寒,畢竟治標之藥,惟軀殼熱者宜之,若陰虛伏熱,虛陽發露,可輕試乎其條實者兼行衝脈,治血熱妄行,古方有一味子芩丸,治女人血熱,經水暴下不止者,最效。
  8. 《本經疏證》:仲景用黃芩有三耦焉,氣分熱結者,與柴胡為耦(小柴胡湯、大柴胡湯、柴胡桂枝幹薑湯、柴胡桂枝湯):血分熱結者,與芍藥為耦(桂枝柴胡湯、黃芩湯、大柴胡湯、黃連阿膠湯、鱉甲煎丸、大黃蟲丸、奔湯、王不留行散、當歸散);濕熱阻中者,與黃連為耦(半夏瀉心湯、甘草瀉心湯、生薑瀉心湯、葛根黃芩黃連湯、於薑黃芩黃連人參湯)。以柴胡能開氣分之結,不能洩氣分之熱,芍藥能開血分之結,不能清迫血之熱,黃連能治濕生之熱,不能治熱主之濕。譬之解鬥,但去其鬥者,未平其致鬥之怒,鬥終未已也。故黃芩協柴胡,能清氣分之熱,協芍藥,能洩迫血之熱,協黃連,能解熱生之濕也。
  9. 《本經》:主諸熱黃疸,腸僻,洩利,逐水,下血閉,(治)惡瘡,疽蝕,火瘍。
  10. 《別錄》:療痰熱,胃中熱,小腹絞痛,消谷,利小腸,女子血閉,淋露下血,小兒腹痛。
  11. 《滇南本草》:上行瀉肺火,下行瀉膀胱火,(治)男子五淋,女子暴崩,調經清熱,胎有火熱不安,清胎熱,除六經實火實熱。
  12. 《綱目》:治風熱濕熱頭疼,奔豚熱痛,火咳,肺痿喉,諸失血。
  13. 《本草正》:枯者清上焦之火,消痰利氣,定喘嗽,止失血,退往來寒熱,風熱濕熱,頭痛,解瘟疫,清咽,療肺痿肺癰,乳癰發背,尤法肌表之熱,故治斑疹、鼠瘻,瘡瘍、赤眼;實者涼下焦之熱,能除赤痢,熱蓄膀胱,五淋澀痛,大腸閉結,便血、漏血。

黃芩相關的方劑


黃芩可治療的相關疾病

肺結核前列腺炎乳腺炎膀胱炎乳房腺體瘤原發性高血壓腎及輸尿管結石痢疾志賀桿菌病阿米巴病高血壓性心臟病高血壓性腎臟病牛皮癬高血脂症(膽固醇過高)慢性肝炎膽囊炎胃腸出血腎盂腎炎尿道膿傷背部膿瘡乾眼症上呼吸道感染(感冒流感)咳嗽腹痛黃疸頭痛忽冷忽熱胸悶脹小便疼痛氣從少腹起上衝咽喉皮膚顏色發黃大便出血胎動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