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母

ZHI MU

寒熱指數

45

現代中藥典籍摘錄

(請登入點選開啟閱讀)

最後更新日:2022-10-01

知母的主治功效

知母

1. 清熱瀉火

知母清熱瀉火,苦寒兼甘,質柔潤,苦寒以清熱泄火,甘寒質潤則滋陰潤燥;上清肺,中涼胃,下泄相火,而滋肺胃腎之陰(去火保陰),凡燥熱傷陰,無論虛實皆可應用。

滋陰降火,潤燥滑腸。治煩熱消渴,骨蒸勞熱,肺熱咳嗽,大便燥結,小便不利。

《本草綱目》謂:「知母之辛苦寒涼,下則潤腎燥而滋陰,上則清肺經瀉火。」《本草新編》謂:「知母瀉腎中之熱,而亦瀉胃中之熱。」

用於熱病煩渴。本品甘寒質潤,善清肺胃氣分實熱,而除煩止渴。用於溫熱病邪熱亢盛,壯熱、煩渴、脈洪大等肺胃實熱證。常與石膏相須為用,如白虎湯。

除了清熱瀉火之外,知母還被發現具有抗病原微生物作用,在體外對各種桿菌、葡萄球菌、溶血性鏈球菌、肺炎雙球菌、百日咳桿菌等革蘭氏陽性菌均有較強抗菌作用。

2. 滋陰

知母用於陰虛發熱、虛勞咳嗽及消渴等症。知母用於骨蒸潮熱,本品又能滋腎陰、潤腎燥而退骨蒸,故有滋陰降火之功。用於陰虛火旺,骨蒸潮熱、盜汗、心煩等症,常與黃柏同用,配入養陰藥中,以加強滋陰降火之效,如知柏地黃丸。

治陰虛火旺、潮熱骨蒸等症。又本品配養陰潤肺藥如沙參、麥冬、川貝等品,可用於肺虛燥咳;配清熱生津藥如天花粉、麥冬、粉葛根等品,可用治消渴。

用於陰虛消渴,腸燥便秘。本品有滋陰潤燥,生津止渴之效。用於內熱傷津,口渴引飲之消渴病,常與天花粉、葛根等配用,如玉液湯。用於腸燥便秘,常與生首烏、當歸、麻仁同用,又有潤腸通便之效。

3. 止咳化痰

知母用於肺熱咳嗽,陰虛燥咳。本品功能清瀉肺火,滋陰潤肺。用於肺熱咳嗽、痰黃粘稠,常配瓜萎、大貝母、膽南星同用;或陰虛燥咳、乾咳少痰者。多與貝母同用、如二母散。

其它功效:

清肺熱利咽補氣安胎補血養肝

知母的運用方法與用量

內服:煎湯,6-12g,或入丸、散。清熱瀉火,滋陰潤燥宜生用;入腎降火滋陰宜鹽水炒。


知母的現代藥理與化學作用


知母的炮製

知母:揀淨雜質,用水撞洗,撈出,潤軟,切片曬乾。鹽知母:取知母片置鍋中用文火微炒,噴淋鹽水,炒乾取出,放涼。(每知母片100斤,用鹽2斤8兩加適量開水化開澄清);先於槐砧上細銼,焙乾,木臼杵搗,勿令犯鐵器;揀肥潤里白者,去毛切,引經上行則用酒浸焙乾,下行則用鹽水潤焙。


注意事項及副作用

  • 脾胃虛寒,大便溏洩者忌服。
  • 《別錄》:多服令人洩。
  • 《醫學入門》:凡肺中寒嗽,腎氣虛脫,無火症而尺脈微弱者禁用。
  • 《本草經疏》:陽痿及易舉易痿,洩瀉脾弱,飲食不消化,胃虛不思食,腎虛溏洩等證,法並禁用。
  • 《本經逢原》:外感表證未除、瀉痢燥渴忌之。脾胃虛熱人誤服,令人作瀉減食,故虛損大忌。性寒質潤能滑腸,脾虛便溏者不宜。
  • 《本經逢原》:外感表證未除、瀉痢燥渴忌之。脾胃虛熱人誤服,令人作瀉減食,故虛損大忌。

古代中醫典籍摘錄

  1. 《神農本草經》:主消渴熱中,除邪氣肢體浮腫,下水,補不足,益氣。
  2. 《名醫別錄》:療傷寒久瘧煩熱,脅下邪氣,膈中惡及風汗內疸。
  3. 《藥性論》:主治心煩躁悶,骨熱勞往來,生產後蓐勞,腎氣勞,憎寒虛損,患人虛而口乾,加而用之。
  4. 《日華子本草》:通小腸,消痰止嗽,潤心肺,補虛乏,安心止驚悸。
  5. 《本草綱目》:安胎,止子煩,辟射工溪毒。
  6. 《本草求原》:治嗽血,喘,淋,口病,尿血,呢逆,盜汗,遺精,痹痿,瘛蓯。
  7. 《醫學啓源》:知母,《主治秘要》雲作利小便之佐使,腎中本藥。上頭、引經皆酒炒。刮去毛,里白者佳。
  8. 李東垣:知母,其用有四:瀉無根之腎火,療有汗之骨蒸,止虛勞之熱,滋化源之陰。仲景用此入白虎湯治不得眠者,煩躁也。煩出於肺,躁出於腎,君以石膏,佐以知母之苦寒,以清腎之源,緩以甘草、粳米,使不速下也。又凡病小便閉塞而渴者,熱在上焦氣分,肺中伏熱,不能生水,膀胱絕其化源,宜用氣薄味薄淡滲之藥,以瀉肺火、清肺金而滋水之化源。若熱在下焦血分而不渴者,乃真水不足,膀胱乾涸,乃無陰則陽無以化,法當用黃柏、知母大苦大寒之藥,以補腎與膀胱,使陰氣行而陽自化,小便自通。
  9. 《本草綱目》:腎苦燥,宜食辛以潤之;肺苦逆,宜食苦以瀉之。知母之辛苦寒涼,下則潤腎燥而滋陰,上則清肺金瀉火,乃二經氣分藥也;黃柏則是腎經血分藥,故二藥必相須而行,昔人譬之蝦與水母,必相依附。
  10. 《本草通玄》:知母苦寒,氣味俱厚,沈而下降,為腎經本藥。兼能清肺者,為其肅清龍雷,勿使僭上,則手太陰無銷爍之虞也。瀉有餘之相火,理消渴之煩蒸,凡止咳安胎,莫非清火之用。多服令人洩瀉,亦令人減食,此惟實火燔灼者,方可暫用。若施之於虛損之人,如水益深矣。蓋苦寒之味,行天地肅殺之令,非長養萬物者也。
  11. 《本草正》:古書言知母佐黃柏滋陰降火,有金水相生之義。蓋謂黃柏能制膀胱、命門陰中之火,知母能消肺金,制腎水化源之火,去火可以保陰,是即所謂滋陰也。故潔古、東垣皆以為滋陰降火之要藥。繼自丹溪而後,則皆用以為補陰,誠大謬矣。夫知母以沈寒之性,本無生氣,用以清火則可,用以補陰,則何補之有?。
  12. 《藥品化義》:知母與黃柏並用,非為降火,實能助水;與貝母同行,非為清痰,專為滋陰。
  13. 《本草新編》:黃柏未嘗不入氣分,而知母未嘗不入血分也。黃柏清腎中之火,亦能清肺中之火,知母瀉腎中之熱,而亦瀉胃中之熱,胃為多氣多血之腑,豈止入於氣分,而不入於血分耶?是二藥不必兼用。
  14. 《本經逢原》:知母,《本經》言除邪氣肢體浮腫,是指濕熱水氣而言。故下文雲下水,補不足,益氣,乃濕熱相火有餘,爍灼精氣之候,故用此清熱養陰,邪熱去則正氣復矣。
  15. 《重慶堂隨筆》:知母,清肺胃氣分之熱,則津液不耗而陰自潛滋暗長矣。然仲聖雲,胃氣生熱,其陽則絕。蓋胃熱太盛,則陰不足以和陽,津液漸乾,而成枯燥不能殺谷之病,其陽則絕者,即津液涸竭也,清其熱,俾陽不絕,則救津液之藥,雖謂之補陽也可。乃後人以為寒涼之品,非胃家所喜,諄諄戒勿輕用,輒從事於香燥溫補之藥者何哉!。
  16. 《本經疏證》:知母能益陰清熱止渴,人所共知,其能下水,則以古人用者甚罕,後學多不明其故。《千金》、外台》兩書用知母治水氣各一方。《千金》曰,有人患水腫腹大,其堅如石,四肢細,少勞苦足脛即腫,少飲食便氣急,此終身之疾,服利下藥不瘥者,宜服此藥,微除風濕,利小便,消水谷,歲久服之,乃可得力,瘥後可常服。其所用藥,則加知母於五苓散中,更增鬼箭羽、丹參、獨活、秦艽、海藻也。《外台》曰,《古今錄驗》澤漆湯,療寒熱當風,飲多暴腫,身如吹,脈浮數者。其所用藥,則澤瀉、知母、海藻、茯苓、丹參、秦艽、防己、豬苓、大黃、通草、木香也。其曰,除風濕,利小便,曰療寒熱當風,飲多暴腫。可見《本經》所著下水之效,見於除肢體浮腫,而知母所治之肢體浮腫,乃邪氣肢體浮腫,非泛常肢體浮腫比矣。正以寒熱外盛,邪火內著,渴而引飲,火氣不能化水,水遂泛濫四射,治以知母,是洩其火,使不作渴引飲,水遂無繼,蓄者旋消,由此言之,仍是治渴,非治水也。於此,見凡腫在一處,他處反消瘦者,多是邪氣勾留,水火相阻之候,不特《千金方》水腫腹大四肢細,即《金匱要略》中桂枝芍藥知母湯,腳腫如脫,亦其一也。《金匱方》邪氣水火交阻於下,《千金方》邪氣水火交阻於中,阻於下者,非發散不為功,阻於中者,非滲利何由洩,此《千金方》所以用五苓散,《金匱方》所以用麻黃、附子、防風,然其本質均為水火交阻,故其用桂、術、知母則同也,桂、術治水之阻,知母治火之阻,於此遂可見矣。
  17. 、《醫學衷中參西錄》:知母原不甚寒,亦不甚苦,嘗以之與黃耆等分並用,則分毫不覺涼熱,其性非大寒可知。又以知母一兩加甘草二錢煮飲之,即甘勝於苦,其味非大苦可知。寒、苦皆非甚大,而又多液,是以能滋陰也。有謂知母但能退熱,不能滋陰者,猶淺之乎視知母也。是以愚治熱實脈數之證,必用知母,若用黃耆補氣之方,恐其有熱不受者,亦恆輔以知母。
  18. 《本草正義》:知母寒潤,止治實火,瀉肺以洩壅熱,肺癰燥咳宜之,而虛熱咳嗽大忌。清胃以救津液,消中癉熱宜之,而脾氣不旺亦忌。通膀胱水道,療淋濁初起之結熱,伐相火之邪,主強陽不痿之標劑。熱病之在陽明,煩渴大汗,脈洪里熱,佐石膏以掃炎症;瘧證之在太陰,濕濁熏蒸,汗多熱甚,佐草果以洩脾熱。統詳主治,不外實熱有餘四字之範圍。

知母相關的方劑


知母可治療的相關疾病

膀胱惡性腫瘤(膀胱癌)腎絲球腎炎血尿咳血無尿及少尿夜間盜汗口乾口渴打嗝呃逆噁心反胃咳嗽腰痛頭痛肺炎大便秘結糖尿病遺精胃潰瘍心律不整胃及十二指腸炎腦炎心胸煩熱黃痰,黃鼻涕發熱(發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