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頭

WU TOU

寒熱指數

25

現代中藥典籍摘錄

(請登入點選開啟閱讀)

最後更新日:2022-09-24

烏頭的主治功效

烏頭

1. 祛風除濕

烏頭具有祛風除濕、溫經止痛的功效。主治風寒濕痹,關節疼痛,心腹冷痛,寒疝作痛等。

祛寒濕,散風邪,溫經散寒;消腫止痛,治風寒濕痺,關節歷節風痛,四肢拘攣,中風半身不遂,頭風頭痛,心腹冷痛,陰疽腫毒,寒疝作痛;跌打損傷;瘀血腫痛;陰疽腫毒;麻醉止痛

《醫學啓源》中「川烏療風痹半身不遂」,《本經疏證》中記載烏頭「除寒濕痹」,李杲認為「烏頭除寒濕,行經,散風邪,破諸積冷毒」。

臨床功效主要體現在「祛風除濕」「散寒止痛」兩個方面。臨床多與附子、肉桂配伍,祛風除濕、溫經散寒,治療風寒濕邪尤其是寒邪偏勝之痛痹,如烏頭湯;與乾姜配伍,散寒止痛,治療心腹冷痛;與蜂蜜同煎,治療寒疝疼痛,如大烏頭散。

《藥性論》:能治惡風,憎寒,冷痰包心,腸腹疞痛,痃癖氣塊,益陽事,治齒痛,主強志。治男子腎衰弱,陰汗,主療風溫濕邪痛。

治療風濕性關節炎:將草烏製成注射液,肌肉注射,成人每次2毫升(含總生物鹼2毫克),每日1次;或穴位注射,每穴0.5毫升,每次2~3穴(每日1次)或1~2穴(每日2次),10天為一療程,停藥2~3日後可繼續用藥。孕婦忌用,心臟病慎用。治療風濕性關節炎、腰腿窟、神經痛等共64例,總有效率為95.8%以上,大多治療6~10日疼痛即見減輕,對重症風濕性關節炎止痛效果尤為明顯。此外又用於感冒發熱10例,除2例無效外,均於用藥1~3次後收到退熱效果。

2. 活絡止痛

《藥類法象》:治風痹血痹,半身不遂,行經藥也。

治一切癱瘓風:草烏頭(生,不去皮)、五靈脂各等分。為末,滴水為丸,如彈子大。四十歲以下一丸,分六服,病甚一丸分二服,薄荷酒磨下,覺微麻為度。(《本事方》黑神丸)

治發背、蜂窩、疔瘡、便毒:草烏頭一個,川烏頭一個,瓦一塊,新汲水一桶。將二烏並瓦浸於水桶內,候瓦濕透,即將川烏、草烏於瓦上磨成膏,用磨藥手挑藥貼於瘡口四周;如未有瘡口,一漫塗藥如三、四重紙厚,上用紙條透孔貼蓋,如藥乾,用雞翎蘸水掃濕,如此不過三度。(《瑞竹堂經驗方》二烏散)

治一切諸瘡未破者:草烏頭為末,入輕粉少許,臘豬油和搽。(《普濟方》)

治淋巴結炎、淋巴結結核:草烏頭一個,用燒酒適量磨汁,外搽局部,每日一次。(《單方驗方調查資料選編》)

治瘰癧初作未破,作寒熱:草烏頭半兩,木鱉子二個。以米醋磨細,入搗爛蔥頭、蚯蚓糞少許。調勻敷上,以紙條貼令通氣孔。(《醫林正宗》)

其它功效:

利水消腫溫經補陽散風寒

烏頭的運用方法與用量

內服:煎湯,3-6g;或入丸、散。外用:適量,研末調敷;或醋、酒磨塗。


烏頭的現代藥理與化學作用


烏頭的炮製

制草烏:取淨草烏,用涼水浸漂,每日換水2-3次,至口嘗僅稍留麻辣感時取出,同甘草、黑豆加水共煮,以草烏熟透、內無白心為度,然後除去甘草及黑豆,曬至六成乾,悶潤後切片,曬乾。(每草烏100斤,用甘草5斤,黑豆10斤) 生川烏:揀去雜質,洗淨灰屑,曬乾。


注意事項及副作用

  • 陰虛陽盛,熱證疼痛及孕婦禁服。
  • 反半夏、栝樓、天花粉、川貝母、浙貝母、白蘞、白及。
  • 川烏的毒性很強,臨床多因誤服過量,或用生藥未經久煮而致中毒。川烏的主要有毒成分為烏頭鹼、中烏頭鹼、次烏頭鹼、異烏頭鹼、烏頭原鹼等,其中烏頭鹼毒性最強。烏頭鹼毒性主要是對中樞神經系統和周圍神經的先興奮後麻痹作用,而可導致心律失常。
  • 川烏中毒症狀:輕者服藥後15-30分鐘見口舌及全身發麻,惡心,嘔吐,呼吸緊迫,胸部重壓感;中度者見煩躁汗出,四肢痙攣,言語障礙,呼吸困難,血壓下降,體溫不升,面色蒼白,皮膚發冷,脈象遲弱,心律紊亂;重度者見神志不清或昏迷,口唇、指端紫紺,脈微欲絕,二便失禁。心電圖可見心室纖顫及室性停搏,最後可因心臟或呼吸衰竭而死亡。
  • 《本草經集註》:莽草為之使。反栝樓、貝母、白斂、白及(一本有半夏)。惡藜蘆。
  • 《藥性論》。遠志為之使。忌豉汁。
  • 《綱目》:畏飴糖、黑豆。冷水能解其毒。
  • 《本草匯言》:平素稟賦衰薄,或向有陰虛內熱吐血之疾,並老人、虛人、新產人,切宜禁用。

古代中醫典籍摘錄

  1. 《藥性論》:烏喙,其氣鋒銳,通經絡,利失節,尋蹊達徑而直抵病所。
  2. 《綱目》:草烏頭、射罔,乃至毒之藥,非若川烏頭、附子人所栽種,加以釀製、殺其毒性之比,自非風頑急疾,不可輕投,甄權《藥性論》言其益陽事,治男子腎氣衰弱者,未可遽然也。此類止能搜風勝濕,開頑痰,治頑瘡,以毒攻毒而已,豈有川烏頭、附子補右腎命門之功哉?
  3. 《本草述》:草烏頭類,洵為至毒之藥,第先聖用毒藥以去病,蓋期於得當也。如草烏輩之用,固沈寒痼冷,足以相當,或寒濕合併,結聚癖塊,阻塞真陽,一線未絕,非是不足以相當而戰必克。如癱瘓證,先哲多用之,蓋為其寒濕之所結聚,頑痰死血,非是不可以開道路,令流氣破積之藥得以奏績耳。
  4. 《本草求真》:草烏頭,《本經》治惡風洗洗汗出,但能去風而不能回陽散寒可知。烏附五種,主治攸分:附子大壯元陽,雖偏下焦,而周身內外無所不至;天雄峻溫不減於附,而無頃刻回陽之功;川烏專搜風濕痛痹,卻少溫經之力;側子善行四末,不入臟腑;草烏悍烈,僅堪外治。此烏、附之同類異性者。至於烏喙,稟氣不純,服食遠之可也。
  5. 張壽頤:草烏頭《本經》謂主中風惡風洗洗,蓋仍以外感寒風而言,洗洗讀作灑灑,仍是灑浙惡風之候,而後世乃謂可治惡風,以惡字作如字讀,豈古人之真旨?要知毒風厲風等症,皆是血熱成毒,似此大熱大毒之物,胡可妄投,此蓋誤讀古書之謬。惟果是寒濕寒痰,涸陰冱寒,堅凝結聚之症,始可用為佐使,引到病所,以開堅積耳。
  6. 《本經》:主中風,惡風,洗洗出汗,除寒濕痹,咳逆上氣,破積聚寒熱。
  7. 《別錄》:消胸上痰,冷食不下,心腹冷疾,臍間痛,肩胛痛不可俯仰,目中痛不可久視,又墮胎。主風濕,丈夫腎濕陰囊癢,寒熱歷節掣引腰痛,不能行步,癰腫膿結。
  8. 《藥性論》:能治惡風,憎寒,冷痰包心,腸腹痛,痃癖氣塊,益陽事,治齒痛,主強志。治男子腎衰弱,陰汗,主療風溫濕邪痛。
  9. 《綱目》:治頭風喉痹,癰腫疔毒。主大風頑痹。
  10. 《綱目拾遺》:追風活血,取根入藥酒。
  11. 《貴州民間方藥集》:治麻痹症。又為傷科要藥。
  12. 楊清叟:凡風寒濕痹,骨內冷痛,及損傷入骨,年久發痛,或一切陰疽腫毒,並宜草烏頭、南星等分,少加肉桂為末,薑汁熱酒調塗,未破者能內消,久潰者能去黑爛。二藥性味辛烈,能破惡塊,逐寒熱,遇冷即消,遇熱即潰。 《醫學啓源》:川烏,療風痹半身不遂,引經藥也。《主治秘要》雲,其用有六:除寒一也;去心下堅痞二也;溫養臟腑三也;治諸風四也;破聚滯氣五也;感寒腹痛六也。《長沙藥解》:烏頭,溫燥下行,其性疏利迅速,開通關腠,驅逐寒濕之力甚捷,凡歷節、腳氣、寒疝、冷積、心腹疼痛之類並有良功。制同附子,蜜煎取汁用。《本經疏證》:烏頭之用,大率亦與附子略同,其有異者,亦無不可條疏而件比之也。夫附子曰主風寒咳逆邪氣,烏頭曰中風惡風,洗洗出汗,咳逆邪氣。明明一偏於寒,一偏於風,一則沈著而回浮越之陽,一則輕疏而散已潰之陽,於此見附子沈,烏頭浮矣。附子曰除寒濕踒躄拘攣,膝痛不能行步,烏頭曰除寒濕痹,一主治踒,一主治痹,踒躄拘攣,是筋因寒而收引,陽氣柔則能養筋,又何患其不伸。寒濕痹是氣因邪而阻閉,陽氣強則能逐邪,又何患其不開,於此見附子柔,烏頭剛矣。夫惟其沈方能柔、淮其散則為剛,沈而柔者無處不可到,無間不可入,散而剛者無秘不可開,無結不可解。故附子曰破症堅積聚血瘕,烏頭曰破積聚寒熱,於此可見其一兼人血,一則止及氣分矣。又《金匱要略》大烏頭煎治寒疝,只用烏頭一味,篇中論脈甚詳,尤在涇釋之尤妙,曰弦緊脈皆陰也,而弦之陰從內生,緊之陰從外得,弦則衛氣不行,惡寒者,陰出而痹其外之陽也。緊則不欲食者,陰入而痹其胃之陽也,衛陽與胃陽並衰、外寒與內寒交盛,由是陰反無畏而上衝,陽反不治而下伏,所謂邪正相搏,即為寒疝,此用烏頭之脈也;曰寒疝繞臍痛,自汗出,手足厥冷,曰拘急不得轉側,發作有時,陰縮,此用烏頭之證也。此外,用烏頭之法,猶有二證:一則曰病歷節不可屈伸疼痛者,烏頭湯。一則曰寒疝腹中痛逆冷,手足不仁,若身疼痛,灸刺諸藥不治者,抵當烏頭桂枝湯。烏頭湯、比於麻黃,抵當烏頭桂枝湯、比於桂枝,可知烏頭為治陽痹陰逆之要劑矣。張壽頤:烏頭主治,溫經散寒,雖與附子大略近似,而溫中之力,較為不如。且長為祛除外風外寒之響導者。散外邪,是其本性。潔古謂治諸風、風痹、血痹,半身不遂;東垣謂除寒濕、行經、散風邪,固皆以洩散為其專職;而潔古又謂除寒冷,溫養臟腑、去心下痞堅,感寒腹痛;東垣又謂破諸積冷毒,則仍與附子同功耳。石頑謂治風為響導,主中風惡風,風寒濕痹,肩髀痛不可俛仰,又謂治陰疽久不潰者,及潰久瘡寒,惡肉不斂者,並宜少加以通血脈。按瘍患固間有寒濕交凝,頑腫不退,亦不成潰、及潰久氣血虛寒,悠久不斂之症,溫經活血,助其陽和,則腫久潰久之症,方能相應,用烏頭者,取其發洩之余氣,善入經絡,力能疏通痼陰沍寒,確是妙藥,但非真是寒濕者,不可妄用耳。石頑又謂小兒慢驚搐溺,涎壅厥逆,生川烏、全蠍,加生薑煎服效,則慢驚固是虛寒,而此能溫經以逐寒涎耳。《珍珠囊》:去寒濕風痹、血痹。李東垣:除寒濕,行經,散風邪,破諸積冷毒。王好古:補命門不足,肝風虛。《王氏究原方》:性輕疏,溫脾去風。《綱目》:助陽退陰,功同附子而稍緩。

烏頭相關的方劑


烏頭可治療的相關疾病

四肢關節疼痛半身不遂腰痛頭痛癱瘓腦中風類風濕性關節炎五十肩肩痛(肩關節)坐骨神經痛心臟痛心絞痛冠狀動脈疾病腹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