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麻

SHENG MA

寒熱指數

17

現代中藥典籍摘錄

(請登入點選開啟閱讀)

最後更新日:2022-10-03

升麻的主治功效

升麻

1. 解表

升麻發表透疹,《本草正義》提到「升麻能發散陽明肌腠之風邪,透表發汗,其力頗大,惟表邪之郁遏者宜之。」

升麻的解表透疹之功可能與其解熱作用有關,北升麻甲醇提取物用之灌胃,可使正常大鼠體溫下降;對傷寒副傷寒混合疫苗所致大鼠發熱有解熱作用。升麻醇木糖貳有降低實驗動物體溫的作用。

2. 清熱解毒

升麻用於齒痛口瘡,咽喉腫痛。本品甘寒,清熱解毒,可用治多種熱毒證,尤善病解陽明熱毒,故常用治胃火上攻,頭痛、齒齦腫痛、口舌生瘡等症,多與石膏、黃連、丹皮等同用,如清胃散;若用治咽喉腫痛,痄腮丹毒,可與黃芩、黃連、玄參等配伍,如普濟消毒飲,治外感疫癘,陽毒發斑,咽痛目赤,可與鱉甲、當歸、雄黃等同用,如升麻鱉甲湯;用治溫毒發斑,可與石膏,大青葉、紫草等同用。

清熱解毒的作用頗佳,這是它的特點,配黃連、石膏可用治胃火齒痛,配黃芩、連翹、牛蒡子、板藍根等可用治頭面丹毒。

升麻抑制中樞作用,能夠提高患者對熱毒證的耐受性。升麻還含有提高血液和循環系統抗輻射、抗毒物的成分,這也是其解毒的藥理基礎。

升麻根的提取物能夠延長硫噴妥鈉引起的大鼠催眠效果,對小鼠的攀爬鑽孔運動也有顯著抑制作用 。

3. 透疹

升麻既可升散,又可清泄,升以升散表邪,更長於升舉清陽之氣,多用於氣虛下陷證;泄則以透散之力,達到瀉火解毒的作用。發表透疹,清熱解毒,升舉陽氣用於風熱頭痛,麻疹不透。

本品辛甘微寒,性能升散,有發表透疹之功。 用治風熱上攻,陽明頭痛,可配生石膏、黃芩、白芷等同用;若外感風熱夾濕之頭面巔頂痛甚的雷頭風證,又當與蒼朮、薄荷、荊芥穗等配伍,如清震湯。本品升散發表,宣毒透疹,用治麻疹透發不暢,常與葛根、白芍、甘草等同用,如升麻葛根湯。

4. 補陽

升麻具有升舉陽氣功效,《本草綱目》提到「升麻引陽明清氣上行、柴胡引少陽清氣上行」。《藥鑒》記載「補中益氣湯用之(升麻),提元氣從右而上;升麻葛根湯用之,驅邪熱從表而散」。

升麻升舉陽氣之功常用於配伍治療胃下垂、脫肛、子宮脫垂等氣虛下陷之證。升麻對消化道及生殖系統平滑肌緊張性及收縮性的調節作用,可能是其重要藥理基礎。

升麻用於氣虛下陷,久瀉脫肛,崩漏下血。本品入脾胃經,善引清陽之氣上升,而為升陽舉陷之要藥。故常用治氣虛下陷、久瀉脫肛,胃、子宮下垂等證,多與人參、黃耆、柴胡等同用,如補中益氣湯;若胸中大氣下陷,氣短不足以吸,又常以本品配柴胡、黃耆、桔梗等同用,如升陷湯;又用治氣虛崩漏下血,則以本品配人參、黃耆、白朮同用,如舉元煎。

含升麻的補中益氣湯能使離體豚鼠子宮張力顯著增高,對整體兔及犬的子宮亦表現興奮作用,單用升麻或柴胡卻無作用。

其它功效:

清熱瀉火補血養肝散風熱解毒

升麻的運用方法與用量

內服:煎湯,用於升陽,3-6g,宜蜜炙、酒炒;用於清熱解毒,可用至15g,宜生用;或入丸、散。外用:適量,研末調敷或煎湯含漱;或淋洗。


升麻的現代藥理與化學作用


升麻的炮製

1.揀去雜質,略泡洗淨,撈出,潤透,切片,曬乾。
2. 蜜制:取煉蜜用適量開水稀釋後,加入升麻片,拌勻,悶透,置鍋內,用文火加熱,炒至不粘手時,取出放涼,每升麻100kg,用煉蜜25kg。
3. 取升麻片置鍋內,用武火加熱,炒至表面焦黑色,內部棕褐色,噴淋清水少許,滅盡火星,取出曬乾。
4. 炒制:取升麻片,用文火炒至微焦或焦黃。
5. 麩制:先將鍋燒熱,加入麥麩與升麻片,炒至微黃色,篩去麥麩,每升麻10kg,用麥麩1.5kg。《雷公炮炙論》:採得了,刀刮上粗皮一重,用黃精自然汁浸一宿,出,曝乾,細銼,蒸,暴乾用之。


注意事項及副作用

  • 陰虛陽浮,喘滿氣逆及麻疹已透之證忌服。
  • 服用過量可產生頭暈、震顫、四肢拘攣、頭痛、震顫、四肢強直性收縮,陰莖異常勃起...等證。
  • 性升浮﹐痲疹已透﹐或陰虛陽浮﹐喘滿氣逆﹐上實下虛者忌用。
  • 升陽舉陷固脫宜制用上盛下虛,陰虛火旺及麻疹已透者忌服。
  • 呼吸困難禁用,服用過量可產生頭暈、震顫、四肢拘攣等證。
  • 升麻鹼無特殊藥理作用,能使皮膚充血,乃至形成潰瘍;內服則引起胃腸炎,嚴重時可發生呼吸困難、譫妄等。

古代中醫典籍摘錄

  1. 《本經》:主解百毒,辟溫疾、障邪(一作 瘴氣邪氣 )。
  2. 《別錄》:主中惡腹痛,時氣毒癘,頭痛寒熱,風腫諸毒,喉痛,口瘡。
  3. 《藥性論》:治小兒風,驚癇,時氣熱疾。能治口齒風腫疼,牙根浮爛惡臭,熱毒膿血。除心肺風毒熱壅閉不通,口瘡,煩悶。療癰腫,豌豆瘡;水煎綿沾拭瘡上。
  4. 《日華子本草》:安魂定魄,游風腫毒,口氣疳。
  5. 《湯液本草》:《主治秘訣》,主肺痿咳唾膿血,能發浮汗。
  6. 《滇南本草》:表小兒痘疹,解瘡毒,咽喉(腫);喘咳音啞,肺熱,止齒痛、乳蛾,痄腮。
  7. 《綱目》:消斑疹,行瘀血,治陽陷眩運,胸脅虛痛,久洩下痢後重,遺濁,帶下,崩中,血淋,下血,陰痿足寒。
  8. 《醫學啓源》:升麻,若補其脾胃,非此為引不能補。若得蔥白、香芷之類,亦能走手陽明、太陽,能解肌肉間熱,此手足陽明傷風之藥也。《主治秘要》雲,其用者有四:手足陽明引經一也;升陽於至陰之下二也;治陽明經分頭痛三也;去皮膚風邪及至高之上四也。脾痹非升麻不能除。
  9. 李東垣:升麻,發散陽明風邪,升胃中清氣,又引甘溫之藥上升,以補衛氣之散而實其表,故元氣不足者,用此於陰中升陽。又緩帶脈之縮急。凡胃虛傷冷,郁遏陽氣於脾土者,宜升麻、葛根以升散其火郁。引蔥白,散手陽明風邪;引石膏,止足陽明齒痛;人參、黃耆,非此引之,不能上行。
  10. 《湯液本草》:東垣雲,升麻入足陽明。若初病太陽證,便服升麻、葛根,發出陽明經汗,或失之過,陽明經燥,太陽經不可解,必傳陽明矣,投湯不當,非徒無益,而又害之也。朱(肱)氏雲,瘀血入裡,若衄血、吐血者,犀角地黃湯,乃陽明經聖藥也,如無犀角,以升麻代之。升麻、犀角性味相遠不同,何以代之?蓋以升麻止是引地黃及余藥同入陽明耳。仲景雲,太陽病,若發汗,若利小便,重亡津液,胃中乾燥,因轉屬陽明,其害不可勝言。
  11. 《綱目》:升麻引陽明清氣上行,柴胡引少陽清氣上行,此乃稟賦素弱、元氣虛餒及勞役飢飽、生冷內傷,脾胃引經最要藥也。升麻葛根湯,乃發散陽明風寒藥也,時珍用治陽氣郁遏及元氣下陷諸病、時行赤眼,每有殊效。大抵人年五十以後,其氣消者多,長者少,降者多,升者少,秋冬之令多而春夏之令少,若稟受弱而有前諸證者,並宜此藥活法治之。《素問》雲,陰精所奉其人壽,陽精所降其人夭。千古之下,窺其奧而闡其微者,張潔古、李東垣二人而已。又升麻能解痘毒,惟初發熱時,可用解毒,痘已出後,氣弱或洩瀉者,亦可少用,其升麻葛根湯,則見斑後必不可用,為其解散也。
  12. 《本草匯言》:升麻,散表升陽之劑也。療傷寒、解陽明在表(發熱,頭額痛,眼眶痛,鼻乾,不得眠)之邪,發痘於隱密之時,化斑毒於延綿之際。但味苦寒平,所以風寒之邪,發熱無汗;風熱之邪,頭風攻痛,並目疾腫赤、乳蛾喉脹,升麻並皆治之。又如內傷元氣,脾胃衰敗,下陷至陰之分;或醉飽房勞,有損陽氣,致陷至陰之中;或久病瀉痢,陽氣下陷,後重窘迫;或久病崩中,陰絡受傷,淋瀝不止;或胎婦轉胞下墜,小水不通;或男子濕熱下注,腰膝沈重;或瘡毒內陷,紫黑脹痛;或大腸氣虛,或肛墜不收,升麻悉能療之。此升解之藥,故風可散,寒可驅,熱可清,瘡疹可解,下陷可舉,內伏可托,諸毒可拔。又諸藥不能上升者,惟升麻可升之。觀其與石膏、甘草治齒痛,與人參、黃耆補上焦不足,與桔梗、款冬治肺癰膿血,意可見矣。
  13. 《本草正》:升麻,凡癰疽痘疹,陽虛不能起發及瀉痢崩淋,夢遺脫肛,陽虛下陷之類,用佐補劑,皆所宜也。若上實氣壅,諸火炎上及太陽表證,皆不宜用。且其味苦氣散,若血氣太虛,及水火無根者,並不可用。
  14. 《藥品化義》:升麻,善提清氣,少用佐參、耆升補中氣。柴胡引肝氣從左而上,升麻引胃氣從右而上,入補中益氣湯有鼓舞脾元之妙,使清陽之氣上升而濁陰之氣下降。其味苦辛,多用亦有發表解肌之助,又善引參、耆益氣聰明,合柴胡治火郁五心煩熱。若勞碌傷神及肺有伏火者,恐升動陽氣,助火生痰,忌之。
  15. 《本草新編》:升麻,必須同氣血藥共用,可佐使而亦不可以為君臣,世慮其散氣,不敢多用是也。然而亦有多用之時,如《本草綱目》、《經疏》尚未言及。夫升麻之可多用者,發斑之症也。凡熱不太甚,必不發斑,惟其內熱之甚,故發出於外,而皮毛堅固,不能遽出,故見斑而不能驟散也。升麻原非退斑之藥,欲退斑必須解其內熱,解熱之藥,要不能外出元參、麥冬與芩、連、梔子之類,然元參、麥冬與芩、連、梔子能下行,而不能外走,必借升麻以引諸藥出於皮毛,而斑乃盡消,倘升麻少用,不能引之外出,勢必熱內走而盡趨於大小腸矣。夫火性炎上,引其上升者易於散,任其下行者難於解,此所以必須多用,而火熱之毒,隨元參、麥冬與芩、連、梔子之類而行盡消化也。大約元參、麥冬用至一、二兩者,升麻可多用至五錢,少則四錢、三錢,斷不可止用數分與一錢已也。以升麻為止血之藥,此不知仲景用升麻之故也。夫吐血出於胃,衄血出於肺,止血必須地黃,非升麻可止,用升麻者,不過用其引地黃入於肺與胃耳。此等病,升麻又忌多用,少用數分,便能相濟以成功,切不可多用至一錢之外也。
  16. 《本經逢原》:升麻、葛根能發痘,惟初發熱時可用,見點後忌服,為其氣升,發動熱毒於上,為害莫測,而麻疹尤為切禁,誤投喘滿立至。按升麻屬陽、性升,力能扶助陽氣扞御陰邪,故於淋帶、瀉痢、脫肛方用之,取其升舉清陽於上也。古方治噤口痢,用醋炒升麻,引人參、蓮肉,扶胃進食,大有神效。
  17. 《本草求真》:升麻,似與葛根一類,但此辛甘微苦,能引蔥白入肺,發散風寒出汗,引石膏能治陽明頂巔頭痛、齒痛,引參、耆能入脾胃補脾,且同柴胡能引歸、耆、白術甘溫之藥以補衛氣之散而實其表。不似葛根功專入胃,升津解肌而不能引諸藥以實衛氣也。但升麻佐於葛根,則入陽明生津解肌有效,同柴胡升氣,則柴胡能升少陽肝經之陽,升麻能升陽明胃經之陽,一左一右,相須而成。
  18. 《本草正義》:升麻,其性質頗與柴胡相近,金、元以來亦恆與柴胡相輔並行,但柴胡宣發半表半里之少陽而疏解肝膽之抑遏;升麻宣發肌肉腠理之陽明而升舉脾胃之郁結,其用甚近,而其主不同,最宜注意。故脾胃虛餒,清氣下陷諸證,如久洩久痢,遺濁崩帶,腸風淋露,久痔脫肛之類,苟非濕熱阻結,即當提舉清陽,非升麻不可,而柴胡猶為升麻之輔佐,東垣益氣升陽諸方,亦即此旨,並非以升、柴並轡楊鑣也。至於肝腎之虛,陰薄於下,陽浮於上,則不可妄與升舉,以貽拔本之禍,亦與柴衚衕耳。升麻能發散陽明肌腠之風邪,透表發汗,其力頗大,惟表邪之郁遏者宜之,而陰虛熱自內發者不可妄試。又上升之性,能除巔頂風寒之頭痛,然亦惟風寒外邪宜之,而肝陽上陵之頭痛,又為大忌,瀕湖謂升麻治陽陷眩運,則頭目眩運,肝陽最多,所謂陽陷,甚不可解,恐非升提之藥所宜也。東垣謂止陽明齒痛,蓋用以引清胃之藥,入於陽明經耳,非升麻能止齒痛也。

升麻相關的方劑


升麻可治療的相關疾病

三叉神經痛扁桃腺炎腮腺炎白帶乳腺炎子宮崩漏膀胱炎乳房腺體瘤子宮下垂腎及輸尿管結石子宮頸惡性腫瘤(子宮頸癌)膀胱惡性腫瘤(膀胱癌)帶狀疱疹麻疹急性會厭炎口腔炎及相關病灶口瘡嘴破口角炎胃下垂脫肛胃腸出血尿道膿傷子宮頸炎系統性紅斑性狼瘡咽喉痛腹痛頭痛牙齒痛小便疼痛面部疼痛月經淋漓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