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附

XIANG FU

寒熱指數

17
  • 英文名稱: Rhizome Cyperi Rotunda Nut-Grass Rhizome, Cyperus Nut-Grass Appendage, Nutgrass Galingale Rhizome

  • 其他名稱:三棱草,雷公頭,雀頭香,香附米,回頭青,香頭草,莎草,苦羌頭,豬通草茹,香附子,三稜草根,莎草根

  • 藥品來源:本品為莎草科植物莎草Cyperus rotund us L. 的乾燥根莖。秋季採挖,燎去毛鬚,置沸水中略煮或蒸透後曬乾,或燎後直接曬乾。

  • 道地藥材:山東,河南,浙江,湖南,

現代中藥典籍摘錄

(請登入點選開啟閱讀)

最後更新日:2022-09-27

香附的主治功效

香附

1. 理氣行氣

香附行氣解郁,《本草求真》「香附,專屬開郁散氣...…故通氣甚捷,此則苦而不甚,故解鬱居多。」其行氣解郁功效與對平滑肌、膽汁分泌影響的藥理作用有關。

用於氣滯脅痛,腹痛。本品辛能通行、苦能疏泄、微甘緩急,為疏肝解鬱、行氣止痛之要藥。治肝氣鬱結之脇肋脹痛,多與柴胡、川芎、枳殼等同用,如柴胡疏肝散。治寒凝氣滯、肝氣犯胃之胃脘疼痛,可配高良薑用,加良附丸。治寒疝腹痛,多與小茴香、烏藥、吳茱萸等同用。

用於肝鬱月經不調,痛經,乳房脹痛。本品有疏肝解鬱、行氣散結、調經止痛之功。治月經不調、痛經,多與柴胡、川芎、當歸等同用。治乳房脹痛,多與柴胡、青皮、瓜蔞皮等同用。

李杲:治一切氣,並霍亂吐瀉腹痛,腎氣,膀胱冷,消食下氣。

治-切氣疾心腹脹滿,胸膈噎塞,噫氣吞酸,胃中痰逆嘔吐及宿酒不解,不思飲食:香附子(炒,去毛)三十二兩,縮砂仁八兩,甘草(爁)四兩。上為細末。每服一錢,用鹽湯點下。(《局方》快氣湯)

2. 調經

香附行氣解鬱,調經止痛。 用於肝鬱氣滯,胸、脅、脘腹脹痛,消化不良,胸脘痞悶,寒疝腹痛,乳房脹痛,月經不調,經閉痛經。

香附調經止痛,用於肝氣鬱結之月經不調、小腹脹痛。配艾葉治寒凝氣滯之行經腹痛。

香附具有雌激素樣作用,給去卵巢大鼠皮下注射0.2ml 揮發油,間隔6 小時皮下注射2次, 48 小時後陰道上皮完全角質化,分離的成分中香附烯作用最強。

陰道內給藥,揮發油香附烯和香附酮可致上皮角質化而香附酮則無作用。有效成分全身給藥的有效量不超過局部用藥量1倍。

3. 散結

治乳癰,一切癰腫:香附(細末)一兩,麝香二分。上二昧研勻,以蒲公英二兩,煎酒去渣,以酒調藥。熱敷患處。(《醫學心悟》香附餅)

《本草正義》:香附,辛味甚烈,香氣頗濃,皆以氣用事,故專治氣結為病。……又凡辛溫氣藥,飈舉有餘,最易耗散元氣,引動肝腎之陽,且多燥烈,則又傷陰。

其它功效:

補氣

香附的運用方法與用量

內服:煎湯,5-10g;或入丸、散。外用:適量,研末撒,調敷。


香附的現代藥理與化學作用


香附的炮製

生香附:揀去雜質,碾成碎粒,簸去細毛及細末。制香附:將碾碎之香附放入缸內,用黃酒及米醋拌勻。再用砂糖,力水適量炒烊,然後將香附倒入鍋內,與砂糖水充分混合,炒乾。(每香附粒100斤,用黃酒、米醋各20斤,砂糖6斤)四制香附:取淨香附用米醋、童便、黃酒、煉蜜(加開水烊化),充分拌炒至乾透取出。(每生香附10O斤,用米醋、黃酒、童便各12.5斤,煉蜜6斤)醋香附:取淨香附粒,加醋拌勻,悶一宿,置鍋內炒至微黃色,取出晾乾。(每香附粒100斤,用醋20斤)香附炭:取淨香附,置鍋內用武火炒至表面焦黑色,內部焦黃色,但須存性,噴淋清水,取出曬乾。《雷公炮炙論》:採得香附,陰乾,於石臼中搗,勿令犯鐵,用之切忌。


注意事項及副作用

  • 氣虛無滯;陰虛、血熱者慎服。氣虛無滯;陰虛、血熱者慎服。
  • 《綱目》:得童子小便、醋、芎藭、蒼朮良。
  • 《本草經疏》:凡月事先期者,血熱也,法當涼血,禁用此藥。
  • 《本草匯言》:獨用、多用、久用,耗氣損血。

古代中醫典籍摘錄

  1. 《湯液本草》:香附子,益血中之氣藥也。方中用治崩漏,是益氣而止血也。又能化去凝血,是推陳也。與巴豆同治洩瀉不止,又能治大便不通,同意。
  2. 《本草衍義補遺》:香附子,必用童便浸,凡血氣藥必用之,引至氣分而生血,此陽生陰長之義也。
  3. 《綱目》:香附之氣平而不寒,香而能竄,其味多辛能散,微苦能降,微甘能和。生則上行胸膈,外達皮膚,熟則下走肝腎,外徹腰足。炒黑則止血,得童溲浸炒則入血分而補虛,鹽水浸炒則入血分而潤燥,青鹽炒則補腎氣,酒浸炒則行經絡,醋浸炒則消積聚,薑汁炒則化痰飲。飛霞子韓矛雲,香附能推陳致新,故諸書皆雲益氣,而俗有耗氣之說、宜於女人不宜於男子者非矣。蓋婦人以血用事,氣行則無疾;老人精枯血閉,惟氣是資;小兒氣日充則形乃日固,大凡病則氣滯而餒,故香附子氣分為主藥,世所罕知。輔以參、耆,佐以甘草,治虛怯甚速也。矛遊方外時,懸壺輕賫,治百病黃鶴丹,治婦人青囊丸,隨宜用引,輒有小效,人索不已,用者當思法外意可也。黃鶴丹方用香附一斤,黃連半斤,洗曬為末,水糊丸梧子大。假如外感,蔥、薑湯下,內傷米飲下,氣病香湯下,血病酒下,痰病薑湯下,火病白湯下,余可類推。青囊丸,方用香附略炒一斤,烏藥略炮五兩三錢,為末,水醋煮面糊為丸。隨證用引,如頭痛茶下,痰氣薑湯下,血病酒下為妙。
  4. 《本草經疏》:莎草根,治婦人崩漏、帶下、月經不調者,皆降氣、調氣、散結、理滯之所致也,蓋血不自行,隨氣而行,氣逆而郁,則血亦凝澀,氣順則血亦從之而和暢,此女人崩漏帶下,月事不調之病所以鹹須之耳。然須輔之以益血涼血之藥,氣虛者兼入補氣藥乃可奏功也。
  5. 《本草求真》:香附,專屬開郁散氣,與木香行氣,貌同實異,木香氣味苦劣,故通氣甚捷,此則苦而不甚,故解郁居多,且性和於木香,故可加減出入,以為行氣通劑,否則宜此而不宜彼耳。
  6. 《別錄》: 主除胸中熱,充皮毛,久服利人,益氣,長鬚眉。
  7. 《唐本草》: 大下氣,除胸腹中熱。
  8. 《醫學啓源》:快氣。
  9. 李東垣:治一切氣,並霍亂吐瀉腹痛,腎氣,膀恍冷,消食下氣。
  10. 《湯液本草》:治崩漏。
  11. 《本草述》:香附,主治諸證,當審為血中之氣病,乃中肯窾,不漫同於諸治氣之味也。故上焦心包絡所生病,如七情抑鬱者能開之,以心包絡主血也;中焦脾胃所生病,如霍亂吐逆及飲食積聚、痰飲痞滿能暢之,以胃生血,脾統血也;下焦肝腎所生病,如膀胱連脅下氣妨,如下血、尿血及女子崩漏、帶下、月候不調等證,亦以胃脾為血之元,肝固血之臟,腎乃血之海也。此味於血中行氣,則血以和而生,血以和生,則氣有所依而健運不窮,是之謂生血,是之謂益氣,非二義也。用此於補血味中,乃能使舊血和而新血生,即氣虛而事補益者,亦借此為先導,去虛中之著,韓矛所謂去虛怯甚速之義也。按香附子類謂調氣之味,不知氣之為病所因不一,如痞脹喘噦噫酸噎塞,又如胃脘痛或心腹痛,《局方》概同香燥用之,或砂仁,或沈香,或蘄艾、良薑輩,止可治虛寒或寒濕之病,而火熱病氣者種種不一,況寒濕之久則亦化火乎,如黃鶴丹之同黃連而用,其義不可思歟。氣郁多用香附,或氣弱而郁者,必同補劑而用,固也;然有火傷元氣以致者,又須降火之劑而此佐之,若概謂開氣之郁,反以燥助火,而氣愈弱愈郁矣,明者審之。
  12. 《本草正義》:香附,辛味甚烈,香氣頗濃,皆以氣用事,故專治氣結為病。又凡辛溫氣藥,飈舉有餘,最易耗散元氣,引動肝腎之陽,且多燥烈,則又傷陰。惟此物雖含溫和流動作用,而物質既堅,則雖善走而亦能守,不燥不散,皆其特異之性,故可頻用而無流弊。未嘗不外達皮毛,而與風藥之解表絕異。未嘗不疏洩解結,又非上行之辛散可比。好古謂《本草》不言治崩漏,而能治崩漏,是益氣而止血也。頤謂雖不可直認為益氣,而確有舉陷之力,丹溪謂須用童便浸過,蓋嫌其辛味太濃,以下行為監制之義。頤意調肝腎者,此法最宜。或有以醋炒、以青鹽炒者,其理蓋亦如此。氣結諸症,固肝膽橫逆肆虐為多,此藥最能調氣,故瀕湖謂之專入足厥陰。其實胸脅痹結,腹笥脹,少腹結痛,以及諸疝,無非肝絡不疏。所謂三焦氣分者,合上中下而一以貫之,固無論其何經何絡也。
  13. 《滇南本草》:調血中之氣,開郁,寬中,消食,止嘔吐。
  14. 《綱目》 散時氣寒疫,利三焦,解女郁,消飲食積聚,痰飲痞滿,跗腫,腹脹,腳氣,止心腹、肢體、頭、目、齒、耳諸痛,癰疽瘡瘍,吐血,下血,尿血,婦人崩漏帶下,月經不調,胎前產後百病。

香附相關的方劑


香附可治療的相關疾病

胰臟炎腳氣病消化不良子宮頸惡性腫瘤(子宮頸癌)膀胱惡性腫瘤(膀胱癌)胃腸出血腎絲球腎炎血尿腹痛肩頸痠痛吐血子宮崩漏月經不調尿道結石嘔吐噯氣乳房脹痛皮膚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