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現代人的經絡體質,歸納出10種治療新冠肺炎的中藥方劑!

從現代人的經絡體質,歸納出10種治療新冠肺炎的中藥方劑!

雲端中醫編輯組 - 最後更新:2021-06-21 首次發表:2021-06-21

從逐漸公布的數據看來,這次中國大陸可以順利控制新冠疫情,關鍵技術竟然是中醫。有大量患者在住院後服用中藥快速轉陰,進行中西結合轉重症機率帶大減,康復後副作用大減。
本文整理自2020-2021年亞洲地區成功運用中藥治療新冠肺炎的中藥方劑,結合現代多數人的經絡體質進行綜合分析,發現多數這些中藥符合現代人的體質,值得專業人士在未來進行更多深入研究,同時希望更多人能夠加以推廣與應用。

現代人經絡體質具備3種經絡特質

雲端中醫公布大量現代人數據之後,從來就沒有針對全部所有人的經絡體質進行分析(註1)。而今,因為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如果可以針對絕大多數人的經絡體質進行分析,就可以找出適合多數人的治療方法,圖形如下:
現代人經絡體質
現代人典型的經絡體質現象
從圖上可以看出,左邊這張圖完全沒有異常經絡,可以說是每個人體內潛在的經絡型態。右邊的經絡型態就是數據放大後的型態,只要平時有在進行經絡檢測的人,應該都對這張經絡型態毫不陌生。
由於這是一年四季的綜合圖,多數人在夏天的時候會出現其中一部分現象,而在冬天的時候又會出現一部分現象,有些人一年四季都呈現這種型態,這是因人而異的。從這張綜合一年四季的經絡圖上,可以歸納出3個主要特點:

一、肝經實證、脾經、胃經證虛

現代人典型的經絡型態,相當符合中醫臟腑五行辨證的原理。所謂「木旺脾虛」,容易出現的證候有可能是:肝脾不調、肝胃不和、脾胃陽虛。由於脾主運化,遇到濕氣時很容易在體內累積濕氣,或是反過來說,外濕嚴重時很容易造成脾虛
現代人肝經旺,脾胃經虛
現代人普遍肝經旺盛,脾胃經虛弱

二、腳部三陽經虛證、腎經虛證

現代人一年四季腳部的三陽經容易出現虛證,可以說底子就是「陽虛」體質,這種體質很容易與濕氣相應,成為寒濕體質。而現代人最奇特的就是腎經一年四季都是虛證,難以有正常的機會。因此容易出現的證候是:脾腎陽虛、脾胃陽虛、腎陽虛。
腳三陽虛,腎經虛
現代人普遍腳三陽虛證,腎經虛證

三、上半身熱、寒熱夾雜

現代人手三陽嚴重實證,天氣愈熱時愈明顯,一年到頭這三條經絡能量旺的不得了,因此多數人根本不覺得自己很寒,反而覺得自己是熱底且火氣很大!但是問題來了,腳部(根本)陽虛,卻感到很熱,這種體質是寒熱夾雜,本質上已經屬於「厥陰」概念。
現代人普遍上熱下寒
現代人普遍上熱下寒,寒熱夾雜
綜合上面的三個主要特點,總結現代多數人的體質現象是:
  • 本質陽虛且寒氣深重、腎陽虛
  • 肝脾不調、肝胃不和、脾胃虛弱
  • 上熱下寒,體內寒熱夾雜
  • 若結合外邪六氣,很容易與寒氣、濕氣結合成為「寒濕」或「濕熱」體質
  • 容易受到外邪燥熱,感到體內上火燥熱

中醫遇到瘟疫時,總有兩派治療思維

以上分析的是現代多數人平時的體質現象,當這種體質現象遇到傷寒感冒時,就會開始出現各種不同的變化,而中醫面對感冒處置的方法主要有兩種派別,分別是「傷寒派」與「溫病派」。
  • 傷寒派」屬於歷史最悠久的一種派別,源自於漢朝的傷寒論,可以說是已經被運用了超過1800年,這派主要認為感冒就是「傷寒」,是外寒入侵體內的一種過程,藥物多偏向於熱性驅寒,可以說是古代中醫治療感冒傷寒的傳統方法。
  • 溫病派」出現於明清兩朝,流行於中國南方,主要就是用來治療瘟疫,該派認為這種流性病就是疫氣造成(現代稱之為病毒),從口、鼻而入。大量採用寒涼中藥,反對傳統傷寒學派主張的熱性藥物,直到現在還是中醫主流!
傷寒與溫病治療差異
傷寒派與溫病派治療的重點不同,因此中藥成分差異頗大
如果從現代人的經絡體質來看,遇到感冒時不論運用哪一派都會有一定的效果!由於現代人普遍陽虛,因此感冒發燒時運用「麻黃類方」加減效果極佳。雲端中醫有不少會員長期都是運用「麻黃附子細辛湯」這種熱性中藥來退燒,效果非常快速!
而從現代人的手三陽經都是實證看來,多數人在感冒時肺經、大腸經、三焦經嚴重火熱,運用清熱解毒中藥來退燒,也會產生一定的效果。從大量經絡數據看來,天氣愈熱時肺經與大腸經能量愈強,更符合南方濕熱的天氣。
若從現代經絡體質看來,炎熱夏天或低緯度地區的人染疫時適合運用溫病派中藥,寒冬或高緯度的人染疫時,適合運用傷寒派的中藥,這是因地制宜,因人而異的。

運用中藥是治療各種超級病毒的新契機

世界在進入2021年時,全世界的醫療技術已經進入超高水平,面在對新冠病毒時,古老且看似過時的中醫依然還有運用的空間。原因在於,一場全球肆虐的瘟疫像一把照妖鏡,將現代醫學的限制給照了出來!面對此次肺炎,可以說是幾乎沒有任何明確有效的藥物可以治療!(註2)
此次新冠肺炎源自於大陸武漢地區,許多人並不知道他們到後來到底是如何解除危機的?從中國大陸公布數據看來,2020年初當時中國大陸武漢地區竟然全面運用中藥解除了危機!(註3)湖北省中醫藥使用率累計達到91.91%,方艙醫院中醫藥使用率超過99%。
有大量新冠肺炎患者服用中藥,轉重症的機率遠低於單純西醫治療(註4),對於改善發熱、咳嗽、乏力等症狀效果又快又好,病毒轉陰也有都有明顯效果,更重要的是康復之後出現後遺症非常少,與全世界其他國家的病患差異很大,這個現象吸引來中國官方的特別重視。
專門在一線治療新冠重症醫師彭志勇曾表示:「新冠病毒最大的危害是攻擊人的免疫系統...目前沒有針對該病毒的特效藥,搶救重症患者的原理是幫病人維持機體...病人康復或者治癒,全靠自己的免疫力恢復,將病毒消除。」
既然邁向痊癒的這條路上幾乎沒有藥物,唯一就只能期待喚醒每一個人自身的免疫力(中醫稱為正氣),讓它去戰勝病毒,這種治療哲學與中醫完全一致,有什麼理由放棄中醫呢?
從2020-2021年期間,在亞洲地區有大量的醫院已經運用中藥印證這個事實,面對未來的所有類似新型病毒與變種病毒,也將不會例外!

從現代人體質找出治療新冠肺炎的10種方劑

上面提到中醫治療傷寒或瘟疫有兩派看法,而從此次全世界各地的中醫大師論點,就可以明顯看出派別。基於傷寒派的大師,就定義此次的瘟疫為寒濕疫」,以稱國醫大師薛伯壽為例,就提到:「傷寒論就是主要為救治寒濕疫而著!」必須運用麻黃湯類方。
基於溫病派的大師,都會定義此次為「濕毒疫」。從大國大陸官方的文件看來,大量運用溫病派的辨證概念,例如「氣營兩燔」、「疫毒閉肺」及其相關清熱敗毒方劑。
以下提出的方劑,本文主要依照過去兩年中國大陸大型醫院、官方、國醫大師的實際治療紀錄與方劑加以歸納分類。現代的方劑總喜歡將許多方劑組合起來,以下採取逆向工程,將這些方劑拆開為數個方劑,有興趣研究的人可以再合併組合運用。

一、葛根湯

葛根湯是經方,在湖北省發佈《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中醫藥防治協定方》第一版中擬定了8個中藥方,在黃煌教授指導下,將《傷寒論》經方的葛根湯列為新冠肺炎初期治療的首選中藥,其中「流感1號」就是葛根湯(或柴胡解肌湯)。
葛根湯
葛根湯

傷寒雜病論/治太陽病、項背強痛、無汗惡風,或太陽與陽明合病下利、發熱無汗、喘滿不食;亦治酒疸,產後中風,頭目眩暈,痰盛氣急,子癇,齒痛。面部經巒、頸椎疾病。 葛根湯功能發散風寒、升津舒經,性屬麻黃辛溫發越之類,

詳細了解「葛根湯」...
這個推論不令人意外,因為在中醫的眼裡,沒有所謂病毒很可怕這件事,治療新冠肺炎與治療一般感冒的方法是一樣的,關鍵就在於辯證論治,「葛根湯」是傷寒外感太陽病方劑,由桂枝湯加上麻黃、葛根所組成。
葛根湯的症狀很單純:頭痛、全身痛、尤其是肩膀痛、發燒、幾乎不流汗、怕風、腹瀉、鼻塞、全身無力、嗅覺喪失...等等,雲端中醫推薦的感冒方劑第一名也是此方,多數不知道如何辨證的人,可以從這個方劑開始學習。

二、柴葛解肌湯

「柴葛解肌湯」是從葛根湯所衍申變化出來的,當一個人得到感冒之後如果沒有治癒,寒邪入裡之後反而會化熱。現代人的體質上半身火熱,感冒之後很容易化熱,傳統中醫定義這是「三陽合病」的常用方,剛好現代人手三陽經也是長年實證。
柴葛解肌湯
柴葛解肌湯

傷寒六書/治外感發熱、表證未解、裹熱已盛、憎寒壯熱、無汗頭疼、鼻乾口苦、肢體痠疼、心煩不眠、眼眶痛。 外感風寒 鬱而化熱 惡寒漸輕身熱增盛無汗頭痛目疼鼻乾心煩不眠眼眶痛脈浮微洪(太陽陽明合病) 解肌清熱 1.

詳細了解「柴葛解肌湯」...
體內化熱之後會出現:發燒、無汗頭痛、鼻子乾、口苦、全身酸痛、失眠、心煩、眼眶痛,這個時候發熱較嚴重,怕冷的狀況較少。後人最常運用此方於各種流行性感冒、牙齦炎、急性結膜炎...等等。

三、藿香正氣散

不論哪種中藥派別,幾乎都認定必須要去濕,這也是現代人的典型體質現象。依照中國大陸所公布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第八版》中,觀察初期就是建議服用「藿香正氣散」。
此味中藥是驅邪化濕扶正名方,至今被運用了大約900年,常用於春夏季節常見腸胃型感冒,因為天氣寒濕、濕熱所引起的感冒及胃腸炎特別有效。
常見症狀:中暑、發熱、胸悶、腹脹、肚子痛、食慾不佳、噁心嘔吐、上吐下瀉、全身疲倦、胃腸炎。也經常用於旅行期間水土不服、小兒食慾不佳現象。
藿香正氣散
藿香正氣散

太平惠民和劑局方/外感風寒,內傷飲食濕滯證。發熱惡寒、頭痛、胸膈滿悶,霍亂吐瀉,脘腹疼痛、噁心嘔吐、腸鳴腹瀉,舌苔白膩、脈浮滑。此藥物用於解表,化濕,理氣和中。環境濕度高時如果感到噁心、頭痛、食欲不振(厭食)、嘔吐、腹

詳細了解「藿香正氣散」...
此方劑在台灣新冠肺炎爆發期間也被運用,恩主公醫院除了運用「清冠一號」之外,還加減藿香正氣散...等,在這種治療方法下,除了有效改善血氧濃度及體溫,並可防止病情轉變成危重症,也能加速患者採陰解除隔離的時間。
不論哪一種派別,排除體內的濕氣幾乎是一致認同的治療方向,可見去除「濕邪」是建立體內「正氣」的一個重要過程!

四、銀翹散類方

銀翹散可以說是溫病派的經典方劑。亞洲國家治療流行性瘟疫是從SARS期間就開始大量進行研究,這場病毒戰爭其實從當時就開始打了。在當時流行運用以「銀翹散」為主的變化方劑來進行治療,這些藥物可以說都是典型的天然抗生素。
銀翹散
銀翹散

溫病條辨/辛涼透表,解毒清熱。治外感溼溫、熱病初起發熱、微惡風寒、無汗或汗出不暢、咳嗽咽痛、頭痛口渴、舌邊尖紅。 1.辨證要點 《溫病條辨》稱本方為「辛涼平劑」,是治療外感風熱表證的常用方。臨床應用以發熱,

詳細了解「銀翹散」...
以這次中國大陸為例,就大量推廣兩種成藥:「連花清瘟膠囊」、「金花清感颗粒」,這類成藥的成分,主要就是金銀花連翹荊芥穗石膏淡竹葉板藍根、薄荷腦、黄芩、甘草、薄荷桔梗牛蒡子大青葉這類的清熱解毒中藥。
研究發現,這類藥物具有廣譜抗流感病毒效果,能夠治療甲型H1N1流感、抑制SARS-CoV-2的複製,降低促炎細胞因子,從而緩解2019冠狀病毒病症狀]。在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的常規治療中,可用於輕型、普通型引起的發熱、咳嗽、乏力。

五、敗毒散類方

中國歷史上出現所謂「人參敗毒散」,首載於北宋《太平惠民和劑局方》,是傷寒門(流行外感病)之首方,是流傳久遠的經典治疫名方。人參敗毒散加上荊芥、防風,就成為「荊防敗毒散」,這次台灣主攻「清冠一號」對外宣稱歷史根源於此
荊防敗毒散
荊防敗毒散

《攝生眾妙方》卷八/<p>發汗解表、散風祛濕,外感風寒濕邪、惡寒發熱、頭痛項強、肢體痠痛、腮腫、無汗、鼻塞、咳嗽有痰、苔薄白、脈浮或浮緊。</p> <p class="p1"><span class="s1">瘡腫初起、

詳細了解「荊防敗毒散」...
拜毒散用於治療瘟疫是合理的,方中去風、除濕,平肝、瀉肺的手段,也符合現代人體質肝旺脾虛、體濕、肺大腸經火旺的經絡現象。因此在此疫情中,自然就有人運用敗毒散治癒新冠肺炎
不過,以「清冠一號」公開的成分看來,卻是以「魚腥草」和「板藍根」為主的中藥,一樣源自於溫病學派的思路,並不是敗毒散路線。美國治療新冠名中醫李宗恩公開表示不認同這種用法,這其實也是根源於傷寒與溫病學派立場不同。
倒是成分中的「防風」與「黃芩」是雲端中醫統計古今四萬多首方劑中的第9與第10名(前面8名都是補藥),可見這兩味中藥在古代的重要性非比尋常。

此次中國大陸首推最有效的中藥方劑,就是「清肺排毒湯」,而這個方劑就是源自於《傷寒論》經方的組合加減。包含:麻杏石甘湯、大青龍湯、小青龍湯、射干麻黃湯、小柴胡湯、五苓散,這也代表其中任何一個方劑單純運用都有機會治癒新冠肺炎,分述如下:

六、麻杏石甘湯、大青龍湯

麻杏石甘湯是麻黃湯去去桂枝加石膏而成,只有四味藥(麻黃、杏仁、石膏、甘草),這運用在「傷寒入裡而已經化熱」,通常出現的症狀是發熱、口渴、發喘、咳嗽與黃痰它的目就是要患者的肺氣打開,去痰且清除內熱。尤其是石膏清熱效果很快,又有甘草來調和補氣
麻杏石甘湯
麻杏石甘湯

傷寒雜病論/治熱邪壅肺、傷寒無汗而喘、汗出而喘、下後而喘,及表裏俱熱、無汗頭疼、自汗身重,甚則鼻翼煽動,口渴喜飲。 邪熱壅肺,發熱喘急,煩渴,汗出,苔黃,脈數。現用於肺炎、猩紅熱(爛喉痧)、過敏性哮喘等。 1

詳細了解「麻杏石甘湯」...
在實務上單純運用此方較少,通常還會加減其他中藥,以「麻杏石甘湯」為基礎再加上桂枝、生薑、大棗,就是非常有名的「大青龍湯」,症狀是發燒、怕冷、無汗、黃痰、煩躁、胸悶且咳嗽。
大青龍湯
大青龍湯

傷寒雜病論/發汗解表,兼清裏熱,外感風寒表實兼裡有熱證。發熱惡寒,寒熱俱甚,身疼痛,不汗出而煩躁,苔白薄,脈浮緊者。 現代用於發汗退熱,抗菌消炎,增強肺的換氣功能。用於流鼻血,汗腺閉塞,感冒、流感、肺炎、支

詳細了解「大青龍湯」...
2002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冠狀病毒(SARS-CoV)在亞洲大流行的時候,那時候就有一些經方家大力推廣「大青龍湯」,直到這次新冠肺炎時也有中醫師運用此方

七、小青龍湯(加石膏)、射干麻黄汤

上面提到「大青龍湯」就不得不提到「小青龍湯」,這個一大一小的差異,就在於寒熱。小青龍湯是屬性非常熱的中藥方劑,每當傷寒進入體內之後自然形成「裡寒」與「肺寒」,典型症狀就是流鼻水、咳嗽、怕冷、怕風、咳白痰,這就是「小青龍湯證」
小青龍湯
小青龍湯

傷寒雜病論/解表蠲飲,止咳平喘。風寒客表、水飲內停、惡寒發熱、無汗、咳嗽、喘息、痰多而稀、苔潤滑、不渴飲、脈浮緊者。外寒里飲證。惡寒發熱,頭身疼痛,無汗,喘咳,痰涎清稀而量多,胸痞,或乾嘔,或痰飲喘咳,不得平臥,

詳細了解「小青龍湯」...
如果化熱嚴重,那就是大青龍湯,如果寒證明顯,只有一點熱,或是又寒又熱(例如:白痰兼有黃痰),這時候就要運用小青龍湯加上一味「石膏」清熱。現代人體質寒熱夾雜,就算是小青龍湯這種寒證,也常常會夾雜一些熱證。
射干麻黄汤是小青龍湯之變方,再加上射干紫菀、生薑、款冬花,依然是屬性相當熱的方劑。也是處理肺寒咳嗽(吹到冷風、喝冷水就咳嗽)、喉嚨癢、痰多(白痰)
射干麻黃湯
射干麻黃湯

傷寒雜病論/肺脹,咳而上氣,喉中有水雞聲,兼惡寒發熱,口不渴。泡沫樣痰或白痰,舌苔白膩、脈浮緊 支氣管哮喘、百日咳、慢性支氣管炎、肺氣腫、肺水腫、咳嗽痰清稀者,新冠肺炎期間亦被運用

詳細了解「射干麻黃湯」...
由於此類方劑屬性很熱,所以單純適合寒濕咳嗽。美國自然醫學療法醫師陳俊旭的夫人,在美國冬季染疫時就是服用此方,從確認到痊癒就只有花了五天,輕鬆搞定新冠肺炎。現代人體質多數陽虛,在冬天的時候運用此方效果通常很好!

八、小柴胡汤

千古名方「小柴胡湯」源自於傷寒論,這是典型的「從肝論治」的方法。主要症狀就是低燒、口苦、咽喉乾痛、暈眩、口渴、噁心、食慾不佳、一下子怕冷一下子怕熱、肋痛、胸悶不舒服。
小柴胡湯
小柴胡湯

傷寒雜病論/<p>1.邪在少陽,症見口苦咽乾、目眩、往來寒熱、胸脅苦滿、不欲飲食、心煩喜嘔,屬於半表半裏,宜和解者。小柴胡湯的適應證一般習慣稱為柴胡證,包括往來寒熱、胸脅苦滿、心煩喜嘔、默默不欲飲食、口苦、咽乾、

詳細了解「小柴胡湯」...
事實上從很多成功治癒新冠肺炎的方劑中,都可以看到小柴胡湯的影子,例如:「柴胡陷胸、「」、「柴胡桂枝湯」、「大柴胡湯」、「柴苓湯」...等等,不少都是古代治療瘟疫的方子,從現代人「肝旺脾虛」的體質現象看來,是完全合理的。
由於現代人肝氣不佳、肝脾不調,因此外感之後很容易進入傷寒六經所謂的「少陽階段」,運用少陽病的小柴胡湯加減,都會達到一定的效果。「清肺排毒湯」中的成分中含有小柴胡湯,作法算是相當正確的!

九、五苓散、胃苓湯

中國歷代預防大型瘟疫,都是以通利三焦水道為主軸,最有名的方劑就是「五苓散」,只要出現腹瀉、拉水、嘔吐(特別是喝水想吐)、身體沉重、暈眩、口渴、頻尿的症狀。都是體內脾虛濕氣重所造成,五苓散在此時特別有效!
五苓散
五苓散

傷寒雜病論/膀胱氣化不利之蓄水證。小便不利,頭痛微熱,煩渴欲飲,甚則水入即吐;或臍下動悸,吐涎沫而頭目眩暈;或短氣而咳;或水腫、泄瀉。舌苔白,脈浮或浮數。 現代運用 於急慢性腎炎、水腫、肝硬化腹水、心源性水

詳細了解「五苓散」...
可別小看這只有五味藥,古代預防瘟疫就是以這五味藥為主軸,許多人在疫情流行期間,都會經常看到「防疫茶」的資訊,內容多數屬於清熱解毒成分,這些成分已經可以用於治療,而非真正預防。
從大量現代人的經絡數據看來,高頻率出現膀胱經與腎經虛證的現象,必須提升膀胱經(太陽經)的能量,才能提升免疫力。因此,以桂枝湯類方為主軸的防疫茶才是真正有效果的預防策略!
美國中醫師李宗恩就認為,「五苓散」、「桂枝湯」、「甘草乾薑湯」這3個方劑才是防疫茶,他的見解是非常合理的!在五苓散基礎上,若家加上了後世的名方平胃散,就會成為「胃苓湯」,這個治療方向除了健脾利水,還去消脹氣且去濕,難怪「胃苓湯」也被運用於治療冠肺炎。

十、附子類方

此次新冠肺炎治療方法中,重症用急的方劑,一樣是運用回陽就逆的「附子」相關方劑。中國大陸中醫科學院王永炎院士,就倡導用「麻黃附子細辛湯」加上「桂枝去芍藥湯」做重症救急方藥,可謂藥簡力專。
麻黃附子細辛湯
麻黃附子細辛湯

傷寒雜病論/溫經解表,素體陽虛,外感風寒,無汗惡寒,發熱,踡卧,苔白,脈沉。亦治腎咳及寒厥頭痛。感冒喉嚨痛特效,腰痛特效 麻黃細辛附子湯系治少陰里虛,復感風寒之邪而致的少陰兩感證,可有脈沈、欲寐、四肢不溫的

詳細了解「麻黃附子細辛湯」...
中國官方文件中也提到新冠病危的時候,就運用人参+附子+山茱萸,結合「安宮牛黃丸」清熱開竅來急救。可見這種運用千年以上的方法,至今依然有用。

其他方劑

本文在最上方提到,現代人體質寒熱夾雜,若在六經辨證中屬於「厥陰病」,此次中國大陸還真有醫療團隊基於病患的症狀,推斷為寒濕直中三陰內郁虛火之厥陰病,以「烏梅丸」合「麻黃升麻湯」合「達原飲」,隨證加減,達到一定的效果。
中醫最特殊的一點,就是還有恢復期的解決方案,例如「沙蔘麥冬湯」就是滋陰潤肺的好方法。運用相關方劑補土(健脾)生金(補肺),那可以運用的中藥更多,這也是符合現代人的脾虛體質。
以上資料是2020年至2021年亞洲地區公開相關中醫治療的方劑整理,相信在可見的未來會有更多成功的案例發表,由於新冠病毒及其變種病毒至今依然在全球肆虐,就算施打了疫苗依然會染疫。
中醫提供完整預防、治療與預後方案,值得現代醫學界基於大數據的立場,從現代人體質下手,進行更多深入研究!

註1:資料庫中族群對象,多數人居住在位於北緯20-40度,數量大約兩萬多人。
註2:以中國大陸治療規範詳細解說,得到新冠肺炎住院的人進行的就是「氧療」、少量「抗菌藥物」、「正在實驗的抗病毒藥物」。除此之外會運用一些免疫療法,以避免進入重症階段。一旦進入重症階段,運用的就是鼻導管、面罩吸氧、經鼻高流量氧、有創機械通氣、氣道管理、體外膜肺氧合(ECMO)、抗凝治療、血液淨化...等等避免病患死亡的療法。而這類療法與西方醫院治療方法完全一致。
註3:當時武漢地區官方通知強調,武漢市各定點救治醫療機構於2020年2月3日24時前,確保所有患者服用中藥。
註4:當時比對類似條件下的108例病例後發現,西醫治療轉重率在10%左右,而中西醫結合治療轉重率約為4.1%。
雲端中醫編輯組

作者:

雲端中醫開發團隊由一群熱愛研究中醫的軟體工程師所組成,專長: Python,T-SQL,NOSQL,Node.JS,TensorFlow,Pytorch,各種Javascript框架,各種雲端架構AWS,Google,Azure,立志推廣中醫及五術科學化,以延續傳統中國人博大高深之智慧。

文章發表日: 最後更新日:2021-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