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門冬

TIAN MEN DONG

寒熱指數

45

現代中藥典籍摘錄

(請登入點選開啟閱讀)

最後更新日:2022-09-23

天門冬的主治功效

天門冬

1. 滋陰

天門冬滋陰,潤燥,清肺,降火。 治陰虛發熱,咳嗽吐血,肺痿,肺癰,咽喉腫痛,消渴,便秘。

近代發現,天門冬具有抗菌作用,體外試驗對於各種桿菌均有不同程度的抑菌作用。還可以殺滅蚊、蠅的幼蟲,可使孑孓於72-96小時後全部死亡。

天門冬還具備抗癌症作用,是中醫治療腫瘤的常用藥,可用於多種腫瘤疾病的治療,例如:肺癌、胃癌、肝癌、乳腺癌、淋巴瘤等,往往可以取得一定的治療效果。

用於腎陰不足,陰虛火旺的潮熱盜汗、遺精,內熱消渴,腸燥便秘等症。能滋腎陰,清降虛火,生津潤燥。治腎虛火旺,潮熱遺精等,常配熟地黃、知母、黃柏等同用,治內熱消渴,或熱病傷津口渴,常配人參、生地黃等同用,加《溫病條辨》三才湯;治熱傷津液的腸燥便秘,可與生地黃、玄參等配伍。

《藥性論》:主肺氣咳逆,喘息促急,除熱,通腎氣,療肺痿生癰吐膿,治濕疥,止消渴,去熱中風。宜久服。

2. 潤燥

治血虛肺燥,皮膚拆裂,及肺痿咳膿血證:天門冬,新掘者不拘多少,凈洗,去心、皮,細搗,絞取汁澄清,以布濾去粗滓,用銀鍋或砂鍋慢火熬成膏,每用一、二匙,空心溫酒調服。(《醫學正傳)天門冬膏)

治吐血咯血:天門冬一兩(水泡,去心),甘草(炙)、杏仁(去皮、尖,炒熟)、貝母(去心,炒)、白茯苓(去皮)、阿膠僻之,蛤粉炒成珠子)各半兩。上為細末,煉蜜丸如彈子大,含化一丸咽津,日夜可十丸。(《本事方》天門冬丸)

3. 潤肺

用於陰虛肺熱的燥咳或勞嗽咳血。能養陰清肺潤燥。治燥熱咳嗽,常配麥冬、沙參、川貝母等同用;治勞嗽咳血,或乾咳痰粘,痰中帶血,常配麥冬、川貝母、生地黃、阿膠等同用。

4. 清熱解毒

《本草蒙筌》:能除熱淋,止血溢妄行,潤糞燥秘結。《綱目》:潤燥滋陰,清金降火。

《本草衍義》:天門冬,治肺熱之功為多,其味苦,但專泄而不專收,寒多人禁服。

治療乳房腫瘤:對一般良性乳房腫瘤,尤其是乳房小葉增生,不論腫塊大小,奏效迅速,大多數可獲治愈。52例乳腺小葉增生和纖維腺瘤患者,治療後30例臨床痊愈,16例顯效,5例有效,1例無效。對乳腺癌也有一定的近期效果,表現為用藥後腫塊縮小,質地變軟;但遠期療效尚不顯著,表現為用藥一段時間後,即呈相持狀態,不再有明顯進展(纖維瘤亦如此),個別病例雖加大劑量,亦未見明顯改善。對開始潰爛出血的乳房腫瘤和廣泛轉移的晚期乳癌,效果不佳。用法:每日取鮮天門冬2兩,剝去外皮,隔水蒸熟,3次分服。亦可制成片劑內服、或注射劑供肌肉或靜脈注射。 

其它功效:

補氣止血清熱利尿清肺熱利咽

天門冬的運用方法與用量

內服:煎湯,6-15g;熬膏,或入丸、散。外用:適量,鮮品搗敷或搗爛絞汁塗。


天門冬的現代藥理與化學作用


天門冬的炮製

揀去雜質,水洗淨,悶潤至內外濕度均勻,切段、乾燥。


注意事項及副作用

  • 虛寒洩瀉及風寒咳嗽者禁服。
  • 《本草正》:虛寒假熱,脾腎溏洩最忌。虛寒泄瀉及外感風寒致嗽者,皆忌服。
  • 《本草經集註》:垣衣、地黃為之使。畏曾青。
  • 《日華子本草》:貝母為使。

古代中醫典籍摘錄

  1. 《本草衍義》:天門冬,治肺熱之功為多,其味苦,但專洩而不專收,寒多人禁服。
  2. 《本草蒙筌》:天、麥門冬,併入手太陰經,而能祛煩解渴,止咳消痰,功用似同,實亦有偏勝也。麥門冬兼行手少陰心,每每清心降火,使肺不犯於賊邪,故止咳立效;天門冬復走足少陰腎,屢屢滋腎助元,令肺得全其母氣,故消痰殊功。蓋痰系津液凝成,腎司津液者也,燥盛則凝,潤多則化,天門冬潤劑,且復走腎經,津液縱凝,亦能化解。麥門冬雖藥劑滋潤則一,奈經絡兼行相殊,故上而止咳不勝於麥門冬,下而消痰必讓於天門冬爾。先哲亦曰,痰之標在脾,痰之本在腎。又曰,半夏惟能治痰之標,不能治痰之本。以是觀之,則天門冬惟能治痰之本,不能治痰之標,非但與麥門冬殊,亦與半夏異也。
  3. 《本草匯言》:天門冬,潤燥滋陰,降火清肺之藥也。統理肺腎火燥為病,如肺熱葉焦,發為痿癰,吐血咳嗽,煩渴傳為腎消,骨蒸熱勞諸證,在所必需者也。前人有謂除偏痹、強骨髓者,因肺熱成痿,腎熱髓枯,筋槁不榮而成偏痹者也。天門冬陰潤寒補,使燥者潤,熱者清,則骨髓堅強,偏痹可利矣。然必以元虛熱勝者宜之。
  4. 《長沙藥解》:天冬清金化水,止渴生津,消咽喉腫痛,除咳吐膿血。《傷寒》麻黃升麻湯用之,治厥陰傷寒,大下之後,咽喉不利,吐膿血、洩瀉不止者,以其清火逆而利咽喉,療肺癰而排膿血也。天冬潤澤寒涼,清金化水之力,十倍麥冬,土燥水枯者甚為相宜。陽明傷寒之家,燥土賊水,腸胃焦涸;瘟疫斑疹之家,營熱內郁,臟腑燔蒸;凡此閉澀不開,必用承氣,方其燥結未甚,以之清金洩熱,滋水滑腸,本元莫損,勝服大黃。又或瘡瘍熱盛,大便秘塞,重劑酒煎,熱飲亦良。其性寒滑濕濡,最敗脾胃而洩大腸,陽虧陰旺,土濕便滑者宜切忌之。其有水虧宜餌者,亦必制以滲利之味,防其助濕。
  5. 《本草正義》:天門冬肥厚多脂,《本經》雖曰苦平,其實甚甘,氣薄味厚,純以柔潤養液為功,《本經》主暴風,蓋指液枯內動之風而言,滋潤益陰,則風陽自息,此即治風先治血之義。痹亦血不養筋之病,正與風燥相因而至,故治風者亦能治痹,非以祛外來之風痹。惟濕為陰寒之邪,痹病固亦有因於濕者,然必無甘寒陰藥,可治濕痹之理,蓋傳寫者誤衍之,天冬柔潤,豈可以療陰霾之濕邪痹著?《本經》又曰強骨髓,則固益液滋陰之正旨,三蟲伏屍,即血枯液燥之勞瘵,甘寒清潤,原以滋燥澤枯,是以治之。《別錄》謂保定肺氣,則以肺熱葉焦、燥金受灼而言,甘寒潤燥,本是補肺正將。去寒熱,亦陰液耗之乍寒乍熱,非外感邪甚之寒熱可知。養肌膚,益氣力,皆陰液充足之義。利小便者,肺金肅降,而水道之上源自清,亦津液霶霈,而膀胱之氣化自旺,固非為濕熱互阻之水道不利言也。而結之以冷而能補一句,則可知天冬偏於寒冷,惟燥火熾盛,灼爍陰液者宜之,而陽氣式微者,即有不勝其任之意。此《別錄》所以有大寒二字,而六朝以來諸家《本草》,固無一非以治燥火之症也。甄權謂治肺氣咳逆,喘息促急,則以肺金枯燥,氣促不舒而言,故宜此甘寒柔潤以滋養之,則氣逆可平,喘息可定,即《名醫別錄》保定肺氣之意。張潔古亦謂治血熱侵肺,上氣喘促,皆為虛症一邊著想,而濁痰窒塞之喘促咳逆,必非其治。甄權又謂治肺痿、生癰、吐膿,除熱,則痿即肺熱葉焦,甘寒潤之宜也,而癰則痰火俱盛,咯吐膿血,只可苦寒清洩,斷不宜此柔潤多脂之藥,一虛一實,大有徑庭,連類及之,不無誤會,而潔古因此遂有苦以洩滯血一語,實與此藥性情不符,不可不辨。唯在肺癰欲愈,膿痰已減之時,濁垢既去,正氣已傷,余焰尚盛,則天冬大寒,能洩余熱,味清而不甚膩厚,庶幾近之。此病情有始傳末傳之分,邪勢有輕重緩急之辨,必不可渾而言之,漫無區別。王海藏謂治痿厥嗜臥,足下熱而痛,是即肺熱成萎,陰虛多火之侯,孫真人亦謂陽事不起,宜常服之,正以陰精消爍,廢而不用,故宜益陰以滋其燥。
  6. 《本經》:主諸暴風濕偏痹,強骨髓,殺三蟲。
  7. 《別錄》:保定肺氣,去寒熱,養肌膚,益氣力,利小便,冷而能補。
  8. 《藥性論》:主肺氣咳逆,喘息促急,除熱,通腎氣,療肺痿生癰吐膿,治濕疥,止消渴,去熱中風,宜久服。
  9. 《日華子本草》:鎮心,潤五臟,益皮膚,悅顏色,補五勞七傷,治肺氣並嗽,消痰、風痹熱毒、游風、煩悶吐血。
  10. 《本草蒙筌》:能除熱淋,止血溢妄行,潤糞燥秘結。
  11. 《綱目》:潤燥滋陰,清金降火。
  12. 《植物名實圖考》:拔疔毒。

天門冬相關的方劑


天門冬可治療的相關疾病

心絞痛大便秘結耳聾糖尿病胃及十二指腸炎心肌梗塞肺性心臟病心包炎心肌炎肺癌風濕性心臟病大腸激擾綜合症腦中風咳嗽咽喉痛胸悶胸痛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