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圖表 最後更新日:2021-12-23

真武湯

Zhen Wu Tang

主治功效

陽虛水泛證。畏寒肢厥,小便不利,心下悸動不寧,頭目眩暈,身體筋肉瞤動,站立不穩,四肢沈重疼痛,浮腫,腰以下為甚;或腹痛,泄瀉;或咳喘嘔逆。舌質淡胖,邊有齒痕,舌苔白滑,脈沈細。

現代運用於:慢性腎小球腎炎、心源性水腫、甲狀腺功能低下、慢性支氣管炎、慢性腸炎、腸結核等屬脾腎陽虛,水濕內停者。

傳統服藥法

制附子15g 茯苓15g 白芍或赤芍15g 白朮10g 生薑15g(附子先煎)

方劑組成解釋

白芍性苦、酸、微寒。主治平肝止痛、斂陰止汗、養血和營。治療月經不調、經行腹痛、崩漏、自汗、盜汗、脅肋脘腹疼痛、四肢攣痛、頭痛、眩暈等症。

生薑性味辛、溫。主治主風寒感冒、惡寒發熱、頭痛鼻塞、嘔吐、痰飲喘咳、脹滿、泄瀉。

白朮性味苦、甘、溫。主治健脾益氣、燥濕利水、止汗、安胎。常用於治療脾虛食少、腹脹腹瀉、痰飲眩悸、水腫、自汗、胎動不安等症。

茯苓性甘、淡、平。主治滲濕利水;健脾和胃;寧心安神。用於水腫尿少、水腫脹滿、痰飲眩悸、脾虛食少、便溏泄瀉、心悸不安、失眠健忘、痰飲咳逆、嘔吐、脾虛食少、遺精白濁等症。

附子性辛甘熱。主治回陽救逆、補火助陽、散寒除濕。主治心腹冷痛、脾虛腹瀉、腳氣水腫、風寒濕痹、陽萎、疽瘡漏及一切沈寒痼冷之疾。

本方為治療脾腎陽虛,水濕泛溢的基礎方。蓋水之制在脾,水之主在腎,脾陽虛則濕難運化,腎陽虛則水不化氣而致水濕內停。腎中陽氣虛衰,寒水內停,則小便不利;水濕泛溢於四肢,則沈重疼痛,或肢體浮腫;水濕流於腸間,則腹痛下利;上逆肺胃,則或咳或嘔;水氣凌心,則心悸;水濕中阻,清陽不升,則頭眩。

若由太陽病發汗太過,耗陰傷陽,陽失溫煦,加之水漬筋肉,則身體筋肉瞤動、站立不穩。其證因於陽虛水泛,故治療當以溫陽利水為基本治法。本方以附子為君藥,本品辛甘性熱,用之溫腎助陽,以化氣行水,兼暖脾土,以溫運水濕。臣以茯苓利水滲濕,使水邪從小便去;白朮健脾燥濕。

佐以生薑之溫散,既助附子溫陽散寒,又合苓、朮宣散水濕。白芍亦為佐藥,其義有四:一者利小便以行水氣,《本經》言其能「利小便,《名醫別錄》亦謂之「去水氣,利膀胱」;二者柔肝緩急以止腹痛;三者斂陰舒筋以解筋肉瞤動;四者可防止附子燥熱傷陰,以利於久服緩治。

如此組方,溫脾腎以助陽氣,利小便以祛水邪。 《少陰寒化證.陽虛水泛證》:「少陰病,三日不已,至四五日腹痛,小便不利,或下利,或嘔,真武湯主之」。少陰陽虛,下焦寒盛,水氣不化,浸淫肌體,故四肢沉重疼痛。脾腎陽虛,水氣侵漬胃腸,故腹痛下利。

水寒之氣停蓄於內,則見小便不利。水飲內停,隨氣機升降,無所不到,或上逆犯肺為咳,或沖逆於胃而嘔,或水寒下趨大腸而下利更甚,或下焦陽虛不能制水而小便不利。這些證候都是腎陽虛,水氣不化所致,故用真武湯溫陽散寒,以利水氣。

方中附子辛熱以壯腎陽,使水有所主;白朮燥濕健脾,使水有所制;生薑宜散佐附子之助陽,是於主水有散水之意;茯苓淡滲,佐白朮健脾,是制水中利水之用;芍藥既可斂陰和營,又可制附子剛燥之性。腎陽復,水氣化,則諸症可愈。

相關證候

少陰寒化證

少陰寒化證

四逆湯證,理中湯證,少陰陽虛寒化證

真武湯證

真武湯證

少陰陽虛水泛

苓桂朮甘湯證

苓桂朮甘湯證

太陽心陽不足證

陽虛

陽虛

陽虛陰盛

水飲內停

水飲內停

痰飲內停

相關疾病

相同名稱方劑

相似配方組成方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