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陰寒化證之特點、症狀、禁忌與應用時機!

雲端中醫編輯組 - 最後更新:2021-11-09

少陰寒化證的傳統中醫證型介紹

同名證候:

少陰病特點

《傷寒論》的六經辨證,將疾病依照陰陽區分為六個階段,少陰病屬於「陰」的階段。心腎兩臟水火不平衡時會導致少陰病,寒邪直中、順傳或誤治,也會導致少陰。基於陰陽對應的原理,「太陽」與「少陰」相對應,所以「太陽病」很容易進入「少陰病」!
太陽病順傳
太陽病順傳時,很容易直接進入少陰病
少陰病屬於「陰性」,原本就是一種「寒化」的現象,然而基於陰陽互轉的原理,少陰病也會「熱化」。少陰陰陽兩虛之後,陽虛嚴重則邪從水化,陰虛嚴重則邪從火化,而後進入厥陰病(寒熱夾雜),這裡主要探討「寒化」部分。

少陰病的主要症狀

少陰病的主要症狀,可以從以下幾個《傷寒論》的3個重點條文來理解,以下列出介紹:
1.「少陰之為病,脈微細,但欲寐也。」
這個條文算是判斷少陰病的基本提綱。「少陰」,如果用臟腑來理解,指的是心臟與腎臟,由於心主血,屬火,腎藏精,主水,少陰病容易出現心腎兩虛,在陽氣衰微下,鼓動血行的氣脈虛弱,陰血虛少,所以出現細脈,也就是少陰病的脈象是微弱的
「但欲寐」就字面上是想睡覺,歷代醫家皆認為這不是真的想睡覺,是因為體內陰盛陽衰,精神萎靡不振所呈現的似睡非睡狀態,歷代醫家皆認為這是少陰病的必要症狀!
用現代的言語形容,可以是:整天想睡,卻不一定睡得著、就算睡著了,起床之後也沒精神,整天似睡非睡,六神無主、累累的、茫茫的、懶懶的,人生沒有方向,沒有理想,整天憂鬱沒有動力...等等,這都可以解釋成為「但欲寐」。
2.「少陰病,欲吐不吐,心煩,但欲寐。五六日,自利而渴者,屬少陰也。虛,故飲水自救。若小便色白者,少陰病形悉具。小便白者,以下焦虛寒,不能制水,故令色白也。」
少陰病在一開始的時候是「欲吐不吐」,這不是嘔吐,是一種想吐,又吐不出來的狀態。這是因為少陰病陰盛陽衰,下焦陽氣衰微,寒邪上逆使胃部的升降失和,所以會想吐。
基於五行原理,由於腎水不足,心火就會旺盛,所以反而會心煩,伴隨上面提到的「但欲寐」精神狀態,是很難受的。
又過了五六天之後,體內陽虛更嚴重,火不暖土,脾胃運化功能障礙,會開始腹瀉。陽虛不能蒸化體內津液,所以會口渴。這些症狀都不是體內熱證,而是體內陰寒所致,臨床上很容易被辨證錯誤。
最後補充一個關鍵症狀:「小便色白」!這是因為體內有熱的人,小便會是黃的。寒氣讓體內腎虛,因此會「下焦虛寒」,不能制水,所以尿液色白,有點像清水一般,可以完全排除是熱的可能性
3. 「病人脈陰陽俱緊,反汗出者,亡陽也。此屬少陰,法當咽痛而復吐利。」
少陰病再嚴重之後,就會進入「亡陽」階段,這是因為體內寒氣太重,陽氣嚴重不足失衡,整個脈象是「沉緊」的,因為脈沉主里,緊主寒。這種體內陰寒的人,是不可能會出汗的,而現在反而出汗就是亡陽。
體內極寒時,會出現喉嚨痛,這與一般人火氣大的喉嚨痛完全不同,同時出現少陰病的嘔吐、腹瀉,在這種狀況下隨時都會死亡,必須運用「四逆湯」一類極熱的方劑以「回陽救逆」。而今在亡陽階段時,都已經是被醫院接手,非中醫治療範疇,因此這裡不再繼續論述。

治療少陰病的禁忌

少陰病的治療方過程中,《傷寒論》提到幾個重要注意事項,以下列出介紹:
  1. 少陰病,脈細沈數,病為在裏,不可發汗。
  2. 少陰病,脈微,不可發汗,亡陽故也。陽已虛,尺脈弱澀者,復不可下之
在《傷寒論》中,發汗是用來治療表證的大法,透過發汗來退燒已經被中國人運用上千年。然而,少陰病不是表證,是里證,所以不能發汗。上面也提到,當少陰病出現亡陽時會流汗,所以發汗是危險的。
既然體內已經陽虛了,就算有便秘也不能用瀉下法。總之,少陰病是不能用發汗、瀉下的攻邪方法來治病。
3. 少陰病,但厥無汗,而強發之,必動其血,未知從何道而出,或從口鼻,或從耳出者,是名下厥上竭,為難治。
這裡又提到了,病人已經發冷、手腳冷,縮在那邊,還硬給病人發汗,就會「動其血」,全身開始擾動營血,血隨著口鼻、眼睛、耳朵而出,進入很難治的階段。
少陰病的人,陽氣極度不足時出血狀態,如果依照一般用寒涼的止血藥去治療的話,是很危險的。反而必須用人參、附子、乾薑、炙甘草、熟地、當歸...這類陽藥才行。
由於發汗指的就是「麻黃」這味中藥,所以有人歸納出《傷寒論》的「麻黃九禁」:咽乾、淋家、瘡家、衄家、亡血家、汗家、中焦寒、尺脈微、尺脈遲,還有心悸的人,都不可以隨便發汗。
基於上述,必須注意的是,如果感冒是太陽病,泡熱水澡或桑拿後大量流汗可以治療感冒。如果是少陰病,就不能這樣作,因為少陰病不可以發汗!
關鍵的自我辨證方法是:如果在風寒感冒初期「脈沉細」、「但欲寐」、「咽喉痛(扁桃腺發炎)」,這就不是用一般的中藥方劑(桂枝湯、麻黃湯、葛根湯...等),更不可以去洗熱水澡發汗,這會讓一切更為複雜。

少陰病的治療

以上看到少陰寒化證,容易辨證錯誤,治療過程也危險。然而少陰病難於診斷,治療方法卻非常單純,不外乎就是以「四逆湯」為基礎的各種變化方劑,例如:「白通湯」、「麻黃附子細辛湯」、「麻黃附子甘草湯」、「附子理中湯」...等等藥物組成非常單純的方劑。
相關的少陰病治療方法,留待其他方證詳細描述。

造成少陰寒化證的3種主要原因

少陰寒化證的舌相與脈相

舌相

脈相

少陰寒化證的臨床症狀或疾病

少陰寒化證的常用穴道

少陰寒化證的可能經絡型態或現象

少陰病的經絡型態,除了腎經虛證之外,還可觀察手三陽與腳三陽虛證,從大量現代人經絡數據看來,已經成為一種體質狀態,可參考這篇文章(點選開啟),在此列出幾種常見的經絡型態如下:

少陰寒化證的個人化分析

你認為自己有符合這個證候嗎?

沒有

少陰寒化證的相關典籍

本文參考之現代書籍

  • 熊曼琪主編,中醫藥學高級叢書《傷寒論》,人民衛生出版社
  • 中國中醫研究院,《中醫證候鑑別診斷學》,人民衛生出版社

歷代註解原文

  • 「少陰腎經,陰盛之臟也。少陰受邪,則陽氣微,故脈微細也。衛氣行陽則寤,行陰則寐,少陰受邪,則陰盛行陰者多,故但欲寐。」
  • 沈堯封:微,薄也,屬陽虛;細,小也,屬陰虛。但欲寐者,衛氣行於陰而不行於陽也。此足少陰病之提綱,凡稱少陰病,必見但欲寐之證情,而其脈或微或細,見一即是,不必並見。《傷寒論讀辨少陰病脈證》
  • 陳平伯:微細是少陰之病脈,欲寐是少陰之病情,以少陰為藏精之臟,生氣之源,邪入其經而樞機不利,則精不上承而脈微細,神不精明而但欲寐也,無論寒邪、熱邪,病則皆見是證是脈,故以此為少陰病之提綱。《傷寒譜.少陰前篇》
  • 張正昭:少陰病的病理基礎是氣血不足,陰陽兩虛,陽氣虛不能鼓脈,精血少不能充脈,故脈現微細之象。氣血虛則體力疲頓,神氣虛則精神萎靡,故病人但欲寐。此脈此證反映了少陰病陰陽氣血俱虛的本質,故以之作為少陰病的診斷依據。凡起病具有此脈證特點者,即可診斷為少陰病。《傷寒論歸真第九章》
  • 成無己:五六日,邪傳少陰之時,自利不渴者,寒在中焦,屬太陰;此自利而渴,為寒在下焦,屬少陰。腎虛水燥,渴欲飲水自救。下焦虛寒,不能制水,小便色白也。經曰:下利慾飲水者,以有熱故也,此下利雖渴,然小便色白,明非里熱,不可不察。《註解傷寒論.辨少陰病脈證並治》
  • 程扶生:此明欲吐不吐,心煩欲寐,自利而渴為少陰證,又當從小便之色辨其寒熱也。……蓋欲吐心煩,自利而渴,有似傳經熱邪,若小便黃赤,即是熱證,令小便色白,是下焦虛寒,不能克制寒水之氣,故令溺白,當用溫法,而不當寒下也。《傷寒經注.少陰溫散》
  • 周禹載:欲吐矣,復無所吐.心煩矣,又倦怠嗜臥,此皆陰邪上逆,經氣遏抑,無可奈何之象,設此時投以溫經之劑,不幾太陽一照,陰霾頓開乎!乃因循至五六日之久,邪深於內,勢必利而且渴,然渴者,非少陰有熱也,虛故引水自救,吾知渴必不為水止,利且不為便消,則是引水終難自救.小便不因利短也;其色必白,少陰純寒之象,無一不備,總由下焦既虛,復有寒邪,遂令膀胱氣化亦屬虛寒,證之危殆,更何如耶!《傷寒論三注.少陰中篇》
  • 尤在涇:此少陰自受寒邪之證,不從陽經傳來,寒初到經,欲受不可,欲卻不能,故欲吐不吐,心煩,但欲寐,而實不能寐也。至五六日,自利而渴,則其邪已入少陰之臟矣。然少陰,陰臟也,寒,陰邪也,以陰受陰,法當不渴,而渴者,此非有熱,以臟虛故引水自救耳。更審其小便,若色白者,則少陰寒病,全體大露無疑。何以言之?熱傳少陰,自利而渴者,熱足以消水,其小便色必赤,寒中少陰, 自利而渴者,雖能飲而不能制,其小便色必白也,仲景辨證之精如此。《傷寒貫珠集.少陰篇
  • 陳亦人:少陰陰盛陽虛證的辨證要點,除脈微細,但欲寐的提綱證外,其次是自利而渴,小便清長。太陰病與少陰病都有自利,前者自利不渴,後者自利而渴,不難作出鑒別。不過自利而渴,不專屬少陰寒證,也有少陰熱證,必須參考小便情況,才能確診無誤。熱證的小便必然短赤,寒證的小便應當清長,所以論中有「若小便色白者,少陰病形悉具。小便白者,以下焦虛,有寒,不能制水,故令色白也。」小便清長是下焦陽虛的確據,由此推知少陰自利的口渴,乃下焦陽虛不能蒸化津液上騰之故,就可避免熱盛津傷的錯誤診斷。《傷寒論求是.少陰病篇
  • 顧武軍:少陰病虛寒證的自利而渴與厥陰熱證的下利口渴,其下利口渴雖同,而性質迥異,必須明辨。厥陰熱證下利,利必臭穢,肛門灼熱,其渴必喜冷飲而飲量多,苔必黃垢,小便亦必短少,而且身熱脈數;少陰虛寒下利,利必清稀,或完谷不化,其渴必喜熱飲而飲量不多,舌必白潤,小便清長,而且惡寒脈微。總之,本條辨證價值很高,分而言之,欲吐不吐與太陰腹滿而吐不同,心煩但欲寐與心煩不能寐不同,自利而渴與自利不渴不同,小便色白與小便黃赤不同,這些證候之間都有一定聯繫,如能綜合分析,就更易於辨證。《高等中醫院校教學參考叢書.傷寒論.辨少陰病脈證並治
  • 朱肱:傷寒脈陰陽俱緊,反汗出者,亡陽也,此屬少陰,法當咽痛而復吐利。此候汗下熏責俱不可。汗出者,橐本粉傅之。咽痛者,甘草湯、桔梗湯、豬膚湯、半夏散、通脈四逆去芍藥加桔梗湯、麻黃升麻湯,可選而用之。《類證活人書.卷十
  • 周禹載:脈至陰陽俱緊,陰寒極矣。寒邪入裡,豈能有汗,乃反汗出者,則是真陰素虧,元陽以固其外,遂致滕理疏洩,不發熱而汗自出也。聖人特垂訓曰,此屬少陰,正用四逆急溫之時,庶幾真陽驟回,里證不作,否則陰邪上逆,則為咽痛,為吐,陰寒下注,而復為利,種種危候,不一而足也。《傷寒論三注.少陰中篇
  • 尤在涇:陰陽俱緊,太陽傷寒脈也,法當無汗,而反汗出,表虛亡陽,其病不屬太陽而屬少陰矣。少陰之脈,上隔循喉嚨,少陰之臟為胃之關,為二陰之司,寒邪直入,經臟俱受,故當咽痛而復吐利也,此為寒傷太陽,陽虛不任,因遂轉入少陰之證,蓋太陽者,少陰之表,猶唇齒也,唇亡則齒寒,陽亡則陰及,故曰少陰之邪從太陽飛渡者多也。《傷寒貫珠集.少陰篇
  • 陳亦人:熱化證和寒化證都有可能見到脈細沈數,要在脈證合參,綜合分析。若脈沈細數的同時,伴有陰虛有熱的症狀,則屬於熱化證;若沈細數無力,且伴見陰盛陽衰之症狀,則屬於寒化證。總之,只要是少陰里證,不論是寒化證、熱化證,均禁用發汗,這是應該肯定的。《傷寒論譯釋.辨少陰病脈證並治
  • 劉渡舟:脈沈主病在里,脈細主陰虛,數主有熱,因此,以脈辨證,則為少陰陰虛有熱之里證,治當壯水之主以制陽光,切不可認為是表熱而用汗法,誤汗則津傷,陰愈虛而熱愈熾。《傷寒論講解.辨少陰病脈證並治第十一
  • 錢天來:微者,細小軟弱,似有若無之稱也。脈微則陽氣大虛,衛陽衰弱,故不可發汗以竭其陽,以汗雖陰液,為陽氣所蒸而為汗,汗洩則陽氣亦洩矣。今陽氣已虛,故曰亡陽故也,若陽氣已虛,而其尺脈又弱澀者,為命門之真火衰微,腎家之津液不足,不惟不可發汗,復不可下之,又竭其陰精陽氣也。此條本為少陰禁汗禁下而設,故不言治,然溫經補陽之附子湯之類,即其治也。《傷寒溯源集.少陰篇
  • 陳亦人:脈微似有若無,是陽氣大虛,即使有反發熱的症狀,亦不可再發汗;尺脈弱澀,真陰亦已不足,在這種陰陽兩虛、氣血均虧的情況下,即使大便秘結,亦不可輕用攻下。《傷寒論譯釋.辨少陰病脈證並治
  • 尤在涇:少陰之邪,上逆而咳,下注而利矣,而又復澹語,此非少陰本病,乃被火氣劫奪津液所致,火劫即溫針灼艾之屬。少陰不當發汗,而強以火劫之,不特竭其腎陰,亦並耗其胃液,胃乾則澹語,腎燥則小便難也。《傷寒貫珠集.少陰篇
  • 柯韻伯:上咳下利,津液喪亡,而澹語非轉屬陽明,腎主五液,入心為汗,少陰受病,液不上升,所以陰不得有汗也。少陰發熱,不得已用麻黃發汗,即用附子以固里,豈可以火氣劫之而強發汗也。少陰脈入肺,出絡心,肺主聲,心主言,火氣迫心肺,故咳而澹語也。腎主二便,治下焦,濟泌別汁,滲入膀胱,今少陰受邪,復受火侮,樞機無主,大腸清濁不分,膀胱水道不利,故下利而小便難也。小便利者,其人可治,此陰虛,故小便難。《傷寒來蘇集.傷寒論注.少陰脈證
  • 陳亦人:少陰病本有寒化、熱化的不同,咳而下利證候,也有從陰化寒,從陽化熱的區別。從寒化的,用真武湯,從熱化的,用豬苓湯,這是一般的大法。今文中指出」被火氣劫」一句,是從澹語的症狀悟出,因為使用火法必然損及陰液,心陰受傷以致心神浮越,因而出現澹語;腎主二便,今強迫少陰之汗,津液受傷,化源不繼,是以小便難。《傷寒論譯釋.辨少陰病脈證並治
  • 尤在涇:少陰中寒,但厥無汗,邪方內淫而氣不外達,非可得汗愈者,而強發之,則汗必不出,而血反自動,或口鼻,或目,隨其所攻之道而外出也。蓋發汗之藥,其氣上行,而性多剽悍,不得於氣,則去而之血,必盡其性而後止耳,然既臟虛邪入,以致下厥而復迫血妄動,以致上竭,上下交徵,而血氣之存者無幾矣,尚何以御邪而卻疾耶,故曰難治。《傷寒貫珠集.少陰篇
  • 張令韶:此論少陰生陽衰於下,而真陰竭於上也。少陰病但厥無汗者,陽氣微也。夫汗雖血液,皆由陽氣之熏蒸宣發而出也。今少陰生陽衰微,不能蒸發,故無汗。強發之,不能作汗,反動其經隧之血,從孔竅而出也。然未知從何道之竅而出。少陰之脈循喉嚨,挾舌本,系目系,故或從口鼻,或從目出。陽氣厥於下而陰血竭於上,少陰陰陽氣血俱傷矣,故為難治。《傷寒論直解.辨少陰病脈證並治
  • (醫宗金鑒〉:此條申明強發少陰熱邪之汗,則有動血之變。少陰病脈細沈數,加之以厥,亦為熱厥。陰本無汗,即使無汗,亦不宜發汗,若發其汗,是為強發少陰熱邪之汗也。不當發而強發之,益助少陰之熱,炎炎沸騰,必動其本經之血,或從口鼻,或從目出,是名下厥上竭。下厥者,少陰熱厥於下也;上竭者,少陰血竭於上也,故為難治。《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注.辨少陰病脈證並治
  • 陳亦人:「下厥上竭」的病機概念,大多注家認為下厥是陽虛於下,上竭是陰竭於上,故難治,平允可從。間有主張下厥為熱深,如方有執說:下厥,以少陰居下而熱深言也,上竭以妄逆言也。」近人有引申方氏之意提出其但厥無汗,是由熱邪在里,又無津作汗而致成,這和陽衰陰盛的但厥無汗雖然症狀相似,但病理不同。陽虛者誤汗則亡陽,陰虛者誤汗則亡陰,所以只有育陰洩熱,不可發汗。若強發之,無津作汗,必迫血妄行,變成壞證。亦頗有理致。但是,對於「下厥」病機,採用張隱庵「生氣厥於下」之說,釋為「生氣由下而厥,試問熱邪在里與生氣由下而厥怎樣聯繫?頗難領會。《傷寒論求是.少陰病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