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圖表 最後更新日:2021-09-08

四逆散

Si Ni San

熱性指數

9

寒性指數

20

複方歸經比例

脾經 20%
肝經 20%
心經 13%
胃經 13%
心包經 6%
三焦經 6%
膽經 6%
肺經 6%
大腸經 6%

主治功效

少陰病陽厥(熱厥) 陽氣鬱閉不達四肢,脈弦,透邪解鬱疏肝理氣。 主治陽鬱厥逆證。手足不溫,或腹痛,或泄利下重,脈弦。肝脾氣鬱證。脅肋脹悶,脘腹疼痛,脈弦。本方原治陽鬱厥逆證,後世多用作疏肝理脾的基礎方。

臨床應用以手足不溫,或脅肋、脘腹疼痛,脈弦為辨證要點。若咳者,加五味子、乾薑以溫肺散寒止咳;悸者,加桂枝以溫心陽;小便不利者,加茯苓以利小便;腹中痛者,加炮附子以散里寒;泄利下重者,加薤白以通陽散結;氣鬱甚者,加香附、鬱金以理氣解鬱;有熱者,加梔子以清內熱。

現代運用於慢性肝炎、膽囊炎、膽石症、膽道蛔蟲症、肋間神經痛、胃潰瘍、胃炎、胃腸神經官能症、附件炎、輸卵管阻塞、急性乳腺炎等屑肝膽氣鬱,肝脾(或膽胃)不和者。

傳統服藥法

甘草10分(炙),枳實10分(破,水漬,炙乾),柴胡10分,芍藥10分。
悸者,加桂枝5分;腹中痛者,加附子1枚(炮令坼);泄利下重者,先以水5升,煮薤白3升,煮取3升,去滓,以散3方寸匕,納湯中,煮取1升半,分溫再服。

透解郁熱,疏肝理脾,調和胃氣,和解表裡。上為末。每服方寸匕,白飲和服,日3次。

方劑組成解釋

甘草性甘、平。主治補脾益氣、清熱解毒、祛痰止咳、緩急止痛、調和諸藥。用於脾胃虛弱、倦怠乏力、心悸氣短、咳嗽痰多、四肢攣急疼痛、癰腫瘡毒、緩解藥物毒性、烈性。

柴胡性味苦、辛、微寒。主治解表退熱、疏肝解鬱、升舉陽氣。用於外感發熱、半表半裏寒熱往來、瘧疾、肝鬱脅痛乳脹、頭痛頭眩、月經不調、氣虛下陷之脫肛、子宮脫垂、胃下垂等症。

枳實性苦、辛、寒。主治破氣消積、化痰散痞。 用於積滯內停、痞滿脹痛、瀉痢後重、大便不通、痰滯氣阻胸痺、結胸、胃下垂、脫肛、子宮脫垂。

白芍性苦、酸、微寒。主治平肝止痛、斂陰止汗、養血和營。治療月經不調、經行腹痛、崩漏、自汗、盜汗、脅肋脘腹疼痛、四肢攣痛、頭痛、眩暈等症。

四逆者,乃手足不溫也。其證緣於外邪傳經入裡,氣機為之郁遏,不得疏泄導致陽氣內郁,不能達於四末,而見手足不溫。此種「四逆」與陽衰陰盛的四肢厥逆有本質區別。

正如李中梓雲:「此證雖雲四逆,必不甚冷,或指頭微溫,或脈不沈微,乃陰中涵陽之證,惟氣不宣通,是為逆冷。」故治宜透邪解郁,調暢氣機為法。方中取柴胡入肝膽經升發陽氣,疏肝解郁,透邪外出,為君藥。白芍斂陰養血柔肝為臣,與柴胡合用,以補養肝血,條達肝氣,可使柴胡升散而無耗傷陰血之弊。

佐以枳實理氣解郁,泄熱破結,與柴胡為伍,一升一降,加強舒暢氣機之功,並奏升清降濁之效;與白芍相配,又能理氣和血,使氣血調和。使以甘草,調和諸藥,益脾和中。綜合四藥,共奏透邪解郁,疏肝理脾之效,使邪去郁解,氣血調暢,清陽得伸,四逆自愈。

原方用白飲(米湯)和服,亦取中氣和則陰陽之氣自相順接之意。由於本方有疏肝理脾之功,所以後世常以本方加減治療肝脾氣郁所致脅肋脘腹疼痛諸症。 本方與小柴胡湯同為和解劑,同用柴胡、甘草。但小柴胡湯用柴胡配黃芩,解表清熱作用較強;四逆散則柴胡配枳實,升清降濁,疏肝理脾作用較著。

故小柴胡湯為和解少陽的代表方,四逆散則為調和肝脾的基礎方。

現代藥理研究

  1. 柴胡、白芍有鎮靜作用;〔柴胡〕含「柴胡皂甘(字上加草)」和〔白芍〕含「芍藥甘(字上加弋)」均能鎮痛。
  2. 白芍可鬆弛和抑制胃腸和子宮平滑肌的張力與運動;〔甘草〕亦有解痙效能。
  3. 柴胡、白芍、甘草均有抗炎作用;〔柴胡、白芍〕皆有解熱、抗菌效能。
  4. 綜觀全方,鎮靜、解痙、鎮痛、解熱作用較為顯著,特別是其抗肝損傷和抗炎作用十分顯著,並有抗菌作用,說明現代廣泛用於治療肝膽疾病和炎症是有藥理依據的。

相關證候

肝經濕熱

肝經濕熱

肝經實熱,肝經實火,肝經鬱熱,肝經積熱

四逆散證

四逆散證

少陰陽鬱四逆

相關疾病

相同名稱方劑

相似配方組成方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