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脾不調的原因,症狀與經絡,14個穴道6種中藥加以改善!

雲端中醫編輯組 - 最後更新:2021-03-09

肝脾不調的傳統中醫證型介紹

「肝脾不調證」又稱「肝脾不和證」,主因起於抑鬱、惱怒傷肝、飲食勞倦、思慮過度傷脾,肝鬱氣滯引起肝氣乘脾,脾失健運或脾虛濕蘊(土壅木鬱),而致肝脾兩臟功能失調的證侯。
此證常起於情緒因素(憤怒、抑鬱或精神緊張之時)所造成的腹瀉、胸肋之間疼痛脹痛、常嘆氣、精神抑鬱或心煩易怒、口苦咽乾、噯氣、納食減少、腹脹便溏、腸鳴矢氣、腹痛、腹瀉、面目虛浮、四肢無力、小便短少、苔白或膩,脈弦。
肝脾不調證常見於女性,所謂「肝藏血」而「主疏泄」,而「脾統血」、「主運化」。肝鬱氣滯時血液運行不暢,可引起血瘀。或因肝不藏血,脾不統血,血液溢於脈外,亦可形成血瘀而造成月經不調。主要症狀是:經期提前或延後、經量太多或太少、經血色暗有血塊、胸脅乳房脹痛、月經痛、煩躁易怒、食慾不佳。
肝脾不調證也會引起「白帶」或「黃帶」,帶下綿綿不斷、稠粘臭穢、或流黃水、或挾血液,陰部灼熱或陰部痛癢,且伴有口苦咽乾,心煩易怒,胸脅脹滿,腹脹便溏…等等症狀。
「肝脾不調證」常與「肝胃不和證」、「心脾兩虛證」、「脾虛濕困證」與「肝火上炎證」一起探討。
由於脾胃互為表裡,「肝胃不和證」與「肝脾不調證」類似,都是源自於情志抑鬱,情緒不佳而導致肝氣鬱結,肝氣橫逆侵犯中焦所致。因此二證均有胸脅脹滿疼痛、精神抑鬱或急躁易怒、少腹脹痛、善太息等現象。
所謂「脾宜升則健,胃宜降則和」,「肝胃不和證」是胃失和降,胃氣上逆,「肝脾不調證」是脾氣虛弱,運化失常。所以肝胃不和證主要是胃脘部位脹滿疼痛、呃逆噯氣、吞酸嘈雜、嘔吐…等等胃氣上逆表現。而肝脾不調證則是脾虛症狀(食慾不佳、腹脹、腹瀉、腸鳴、常放屁、全身無力…等),關鍵就是有脾虛證的表現。
心脾兩虛證起經常因於思慮過度而傷心脾,許多原因與症狀與「肝脾不調證」類似(例如:食慾不佳、腹脹便溏、大便不調、腸鳴放屁…等等),而心脾兩虛證還有心悸、氣短、失眠多夢、健忘、面色皖白、疲倦、自汗、脈細澀或結代等心氣血兩虛的表現。
由於「肝脾不調證」主要出現脾虛症狀,因此症狀與「脾虛濕困證」類似,脾虛水濕常見症狀有:頭身困重、胸悶、腹瀉、全身浮腫、舌苔白膩、脈濡、氣候潮濕時症狀加重。
「肝火上炎證」也起因於情緒問題,與「肝脾不調證」類似,而「肝火上炎證」多由肝鬱氣滯,久了之後化火,因為火性炎上,火氣上逆所致。症狀是:面紅目赤、口苦咽乾、煩躁易怒、肋痛、頭痛、眩暈、耳鳴,便秘、尿紅,或吐血…等等。
肝脾不調證常見於古代中醫多種疾病中,例如:「洩瀉」、「脅痛」、「臌脹」、「腹痛」、「月經不調」、「帶下」。

造成肝脾不調的6種主要原因

肝脾不調的舌相與脈相

舌相

脈相

肝脾不調的臨床症狀或疾病

肝脾不調的可能經絡型態或現象

肝脾不調證的經絡型態,最常見於春夏之間的所謂「鐵三角經絡組合」(肝經實證、脾經與膀胱經同時虛證)及其變化型。這種經絡型態幾乎主導所有現代流行慢性疾病,出現機率非常高,值得良導絡使用者深入研究。

肝脾不調的個人化分析

你認為自己有符合這個證候嗎?

沒有

肝脾不調的相關典籍

  • 本文主要參考《中醫證候鑑別診斷學》所撰寫而成。
  • 《素問·舉痛論》:「怒則氣逆,甚則嘔血及饗洩,故氣上矣。」
  • 《景岳全書‧鬱證》:「實邪在肝,多見氣滿腹脹,所當平也。及其怒後而逆氣已去,惟中氣受傷矣。既無脹滿疼痛等症,而或為倦怠,或為少食,此以木鬱克土,損在脾矣。」
  • 《類證治裁‧肝氣》:「肝木性升散,不受遏鬱,鬱則經氣逆,為噯,為脹,為嘔吐,為暴怒脅痛,為胸滿不食,為飧泄,為疝,皆肝氣橫決也。」
  • 《張氏醫通‧諸氣門》:「怒氣所致為嘔血,為飧泄,為煎厥,為薄厥,為陽厥,為胸滿脅痛;怒則氣逆而不下,為喘渴煩心,為消痹,為肥氣,為目暴盲耳暴閉,筋緩,發於外為癰疽。」
  • 《景岳全書·洩瀉》篇曰:「凡遇怒氣便作洩瀉者,必先以怒時挾食,致傷脾胃,故但有所犯,即隨觸而發,此肝脾二髒之病也。蓋以肝木克土,脾氣受傷而然。」
  • 《沈氏尊生書·腫脹源流》曰:「臌脹……或由怒氣傷肝,漸濁其脾,脾虛之極,故陰陽不交,清濁相混,隧道不通。郁而為熱,熱留為濕,濕熱相生,故其腹脹大。」
  • 《景岳全書·積聚》說:「若飢飽無倫,飲食迭進,以致陽明胃氣一有所逆,則陰寒之氣得以乘之,而脾不及化,故余滯未消,乃並腸外汁沫,搏聚不散,漸成癌積矣。」
  • 《本草經疏·婦入門》曰:「白帶多是脾虛。蓋肝氣郁則脾受傷,脾傷則濕土之氣下陷,是脾精不守,不能輸為榮血,而下白滑之物矣。皆由肝木郁千地中使然耳。法當開提肝氣,輔助脾元。」
  • 《景岳全書·心腹痛〉〉雲:「痛證當辨有形無形。無形者痛在氣分,凡氣病而為脹痛者,必或脹或止,而痛無常處,氣聚則痛而見形,氣散則平而無跡,此無形之痛也。但宜順氣,氣順則痛自愈矣。」
  • 《沈氏女科輯要箋正.經行聲啞及目暗、泄瀉、帶下等證》:「…所謂肝木侮土者,則左脈當弦,而右脈當弱。宜扶土而柔肝。亦有左關反軟,而右關反勁者,則所謂木乘土位,肝尤橫而土德益衰,宜參耆升陷、而參用柔馴肝木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