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首烏

HE SHOU WU

寒熱指數

9

現代中藥典籍摘錄

(請登入點選開啟閱讀)

最後更新日:2022-09-21

何首烏的主治功效

何首烏

1. 補益肝腎

何首烏補肝,益腎,養血,祛風。治肝腎陰虧,發須早白,血虛頭暈,腰膝軟弱,筋骨酸痛,遺精,崩帶,久瘧,久痢,慢性肝炎,癰腫,瘰癧,腸風,痔疾。

《本草備要》記載何首烏「補肝腎,澀精,養血祛風,為滋補良藥。」其補肝腎、益精血之功效,與促進造血功能有關。

現代用於高血脂症、高血壓、冠心病而有肝腎精血不足見證者,用製首烏同丹參、桑寄生之類配伍,或直用首烏延壽丹治療,均有相當效果。

何首烏對小鼠粒系祖細胞(CFU-D)的生長有促進作用。給小鼠皮下注射首烏液0.2g,每日2次,連續給藥3日,可使植入體內擴散盒中的粒系祖細胞的產率明顯高於生理鹽水對照組。

小鼠腹腔注射何首烏提取液PM2,50mg/kg連續給藥3日,可使骨髓造血乾細胞(CFU-S)明顯增加。何首烏提取物PM2連續腹腔注射,還可顯著提高小鼠粒-單系祖細胞產生率,並使骨髓紅系祖細胞(BFU-E,CFU-E)值明顯升高。

《滇南本草》:澀精,堅腎氣,止赤白便濁,縮小便,入血分,消痰毒。治辦白癜風,瘡疥頑癬,皮膚瘙庠。截瘧,治痰瘧。

2. 通便

何首烏具有潤腸通便功效,《本經逢源》認為何首烏「今人治津血枯燥及大腸風秘,用鮮者數錢,煎服即通」。何首烏生用補益力弱而潤腸通便功效增強。

烏浸膏及有效成分大黃酚均可促進動物腸管運動。部分高脂血症病人服用制首烏後,出現大便次數增加和腹瀉現象。

《江西草藥》:通便,解瘡毒;制熟補肝腎,益精血。

3. 強筋骨

制首烏補肝腎,益精血,烏須發,壯筋骨;用於眩暈耳鳴、須發早白、腰膝酸軟、肢體麻木、神經衰弱、高血脂。

4. 補血

用於血虛而見頭昏目眩,心悸失眠,萎黃乏力,肝腎精血虧虛的眩暈耳鳴,腰膝酸軟,遺精崩帶,鬚髮早白等症。製首烏能補血養肝,益精固腎,烏鬚髮,強筋骨。治血虛萎黃、失眠健忘等,有補血寧神之效,常與熟地黃、當歸、酸棗仁等配伍;治肝腎精血虧虛,能補血益陰,固澀精氣,常與當歸、枸杞子、菟絲子等同用,如七寶美髯丹。

5. 解毒

用於體虛久瘧,腸燥便秘及癰疽、瘰癧等症。生首烏有截瘧、潤腸、解毒之效。治體虛久瘧,氣血耗傷者,常配人參、當歸等同用,如何人飲;治腸燥便秘,血虛津虧者,配當歸、火麻仁等同用;治癰疽瘡瘍,配金銀花、連翹等同用,如《瘍醫大全》何首烏湯;治瘰癧結核,配夏枯草、土貝母、香附等同用(引自《本草匯言》)。

此外,對血燥生風,皮膚瘙癢、瘡疹等,用生首烏配伍荊芥、防風、苦參等內服,或同艾葉煎湯外洗,均有效。

《開寶本草》:主瘰癧,消癰腫,療頭面風瘡,五痔,止心痛,益血氣,黑髭鬢,悅顏色,亦治婦人產後及帶下諸疾。

其它功效:

補氣祛風除濕益精活絡止痛

何首烏的運用方法與用量

內服:煎場,10~20g;熬膏、浸酒或入丸、散。外用:適量,煎水洗、研末撒或調塗。


何首烏的現代藥理與化學作用


何首烏的炮製

1.生首烏:揀去雜質,洗淨,用水泡至八成透,撈出,潤至內外濕度均勻,切片或切成方塊,曬乾。
2. 取何首烏塊倒入盆內,用黑豆汁與黃酒拌勻,置罐內或適宜容器內,密閉,坐水鍋中,隔水燉至汁液吸盡,取出,曬乾。(每何首烏塊100斤,用黑豆10斤,黃酒25斤。黑豆汁制法:取黑豆10斤,加水煮約4小時,熬汁約15斤,豆渣再加水煮約3小時,熬汁約10斤,兩次共熬汁約25斤)。


注意事項及副作用

  • 大便溏瀉及有濕痰者不宜。
  • 《何首烏錄》:忌豬、羊肉血。
  • 《開寶本草》:忌鐵。
  • 《醫學入門》:茯苓使。忌蘿蔔。得牛膝則下行。
  • 《綱目》:忌蔥、蒜。

古代中醫典籍摘錄

  1. 《本草綱目》:何首烏,白者入氣分,赤者入血分。腎主閉藏,肝主疏洩,此物氣溫味苦澀,苦補腎,溫補肝,能收斂精氣,所以能養血益肝,固精益腎,健筋骨,烏發,為滋補良藥,不寒不燥,功在地黃、天門冬諸藥之上。氣血太和,則風虛、癰腫、瘰癧諸疾可知(除)矣。
  2. 《本草匯言》:何首烏,前人稱為補精益血,種嗣延年,又不可盡信其說。但觀《開寶》方所雲,治瘰癧,消癰腫,滅五痔,去頭面熱瘡,蘇腿足軟風,其作用非補益可知矣。惟其性善收澀,其精滑者可用,痢洩者可止,久瘧虛氣散漫者可截,此亦莫非意擬之辭耳。倘屬元陽不固而精遺,中氣衰陷而洩痢,脾元困疲而瘧發不已,此三證,自當以甘溫培養之劑治之,又不必假此苦澀腥劣,寒毒損胃之物所取效也。
  3. 《本經逢原》:何首烏,生則性兼發散,主寒熱瘧,及癰疽背瘡皆用之。今人治津血枯燥及大腸風秘,用鮮者數錢,煎服即通,以其滋水之性最速,不及封藏,即隨之而下洩也,與蓯蓉之潤燥通大便無異,而無助火之虞。腸風臟毒,用乾者為末,米飲日服二、三錢有效,蓋其內溫肝腎,外祛少陰風熱之驗也。丹方治久瘧,用生乾何首烏一兩,柴胡三錢,黑豆隨年數加減,煎成露一宿,清晨熱服,若夜瘧尤效,乃散中寓收,補中寓散之法。
  4. 《本草求真》:何首烏,諸書皆言滋水補腎,黑髮輕身,備極贊賞,與地黃功力相似。獨馮兆張辯論甚晰,其言首烏苦澀微溫,陰不甚滯,陽不甚燥,得天地中和之氣。熟地、首烏,雖俱補陰,然地黃蒸雖至黑,則專入腎而滋天一之真水矣,其兼補肝腎者,因滋腎而旁及也。首烏入通於肝,為陰中之陽藥,故專入肝經以為益血祛風之用,其兼補腎者,亦因補肝而兼及也。一為峻補先天真陰之藥,故其功可立救孤陽亢烈之危;一系調補後天營血之需,以為常服,長養精神,卻病調元之餌。先天、後天之陰不同,奏功之緩急輕重,亦有大異也。況補血之中,尚有化陽之力,豈若地黃功專滋水,氣薄味厚,而為濁中濁者,堅強骨髓之用乎?斯言論極透辟,直冠先賢未有,不可忽視。
  5. 《本草經讀》:何首烏,余於久瘧久痢多取用之。蓋瘧少陽之邪也,久而不愈,少陽之氣慣為瘧邪所侮,俯首不敢與爭,任其出入往來,絕無忌憚,縱舊邪已退,而新邪復乘虛入之,則為瘧,縱新邪未入,而榮衛不調之氣自襲於少陽之界亦為瘧。首烏妙在直入少陽之經,其氣甚雄,雄則足以折瘧邪之勢;其味甚澀,澀則足以堵瘧邪之路,邪若未淨者,佐似柴、苓、橘、半,若已淨者,佐以參、術、耆、歸,一、二劑效矣。設初瘧而即用之,則閉門逐寇,其害有不可勝言者矣。久痢亦用之者,以土氣久陷,當於少陽求其生發之氣也,亦以首烏之味最苦而澀,苦以堅其腎,澀以固其脫;宜溫者與薑、附同用,宜涼者與芩、連同用,亦捷法也。此外,如疽瘡、五痔之病,則取其通經絡;瘰癧之病,則取其入少陽之經;精滑、洩瀉、崩漏之病,則取其澀以固脫。若謂首烏滋陰補腎,能烏須發,益氣血,悅顏色,長筋骨,益精髓,延年,皆耳食之誤也。凡物之能滋潤者,必其脂液之多也;物之能補養者,必氣味之和也。試問澀滯如首烏,何以能滋?苦劣如首烏,何以能補?今之醫輩,竟奉為補藥上品者,蓋惑於李時珍《綱目》不寒不燥,功居於地黃之上之說也。
  6. 《重慶堂隨筆》:何首烏,內調氣血,外散瘡癰、功近當歸,亦是血中氣藥。第當歸香竄,主血分風寒之病,首烏不香,主血分風熱之疾為異耳。故同為婦科要藥,兼治虛瘧,並滑大腸,無甚滋補之力,昔人謂可代熟地,實未然也。
  7. 《本草正義》:首烏,專入肝腎,補養真陰,且味固甚厚,稍兼苦澀,性則溫和,皆與下焦封藏之理符合,故能填益精氣,具有陰陽平秘作用,非如地黃之偏於陰凝可比。好古謂瀉肝風,乃是陰不涵陽,水不養木,乃致肝木生風,此能補陰,則治風先治血,血行風自滅,亦其所宜。但此是滋補以息風,必不可誤以為瀉肝。
  8. 《日華子本草》:治一切冷氣及腸風。
  9. 《開寶本草》:主瘰癧,消癰腫,療頭面風瘡,五痔,止心痛,益血氣,鬢,悅顏色,亦治婦人產後及帶下諸疾。
  10. 《滇南本草》:澀精,堅腎氣,止赤白便濁,縮小便,入血分,消痰毒。治赤白癜風,瘡疥頑癬,皮膚瘙癢。截瘧,治痰瘧。
  11. 《藥品化義》:益肝,斂血,滋陰。治腰膝軟弱,筋骨酸痛,截虛瘧,止腎瀉,除崩漏,解帶下。
  12. 《本草述》:治中風,頭痛,行痹,鶴膝風,癇證,黃疸。
  13. 《本草再新》:補肺虛,止吐血。
  14. 廣州部隊《常用中草藥手冊》:治神經衰弱,慢性肝炎。

何首烏相關的方劑


何首烏可治療的相關疾病

動脈粥樣硬化原發性高血壓甲狀腺腫四肢麻痺癱瘓高血壓性心臟病高血壓性腎臟病腦內出血腦動脈阻塞腦血栓塞胃腸出血神經衰弱症膝部腫大疼痛耳鳴痔瘡腦中風遺精慢性肝炎心悸黃疸頭痛鬚髮早白皮膚顏色發黃半身或下肢麻木四肢關節疼痛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