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圖表 最後更新日:2021-12-27

麻黃湯

Ma Huang Tang

主治功效

外感風寒表實證,太陽病見惡寒發熱,頭痛,身疼腰痛,骨節疼痛,無汗而喘,脈浮緊;太陽與陽明合病,喘而胸滿者。

本方是治療外感風寒表實證的基礎方,臨床應用以惡寒發熱,無汗而喘,脈浮緊為辨證要點。

若喘急胸悶、咳嗽痰多、表證不甚者,去桂枝,加蘇子、半夏以化痰止咳平喘;若鼻塞流涕重者,加蒼耳子、辛夷以宣通鼻竅;若夾濕邪而兼見骨節酸痛,加蒼朮、薏苡仁以祛風除濕;兼里熱之煩躁、口乾,酌加石膏、黃芩以清瀉鬱熱。

本方常用於感冒、流行性感冒、急性支氣管炎、支氣管哮喘等屬風寒表實證者。

傳統服藥法

傷寒論: 麻黃三兩(去節)桂枝二兩(去皮)甘草一兩(炙)杏仁七十個(去皮尖)右四味,以水九升,先煮取麻黃減二升,去上沫,內諸藥,煮取二升半,去滓,溫服八合,覆取微似汗,不須啜粥。餘如桂枝法將息。

方劑組成解釋

麻黃性辛微苦溫。主治宣肺氣、散風寒、發汗解表、平喘止咳、利水消腫。可治療風濕痹痛關節痛、頭痛鼻塞、咳嗽氣喘、風疹瘙癢...等等。

桂枝性辛甘溫、主治發汗解表、調和營衞、溫經通脈止痛、助心陽且通陽利水、常用於治療風寒感冒。

杏仁性苦、溫、有毒。主治止咳平喘、潤腸通便、喉痹、食滯脘痛、血崩、耳聾、疳腫脹。

甘草性甘、平。主治補脾益氣、清熱解毒、祛痰止咳、緩急止痛、調和諸藥。用於脾胃虛弱、倦怠乏力、心悸氣短、咳嗽痰多、四肢攣急疼痛、癰腫瘡毒、緩解藥物毒性、烈性。

本方證為外感風寒,肺氣失宣所致。風寒之邪侵襲肌表,營衛首當其沖,寒邪收引凝滯,使衛陽被遏,腠理閉塞,營陰郁滯,經脈不通,故惡寒,發熱,無汗,頭身痛。

肺主氣屬衛,外合皮毛。寒邪外束於表,影響肺氣的宣肅下行,則上逆為喘。余如舌苔薄白,脈浮緊,皆是風寒襲表的反映。法當發汗解表,宣肺平喘。

方中麻黃味苦辛性溫,歸肺與膀胱經,善開腠發汗,驅在表之風寒宣肺平喘,泄閉郁之肺氣,故本方用以為君藥。

由於本方證屬衛郁營滯,單用麻黃發汗,只能解衛氣之閉郁,所以又用透營達衛的桂枝為臣藥,解肌發表,溫通血脈,既助麻黃解表,使發汗之力倍增又暢行營陰,使疼痛之癥得解。二藥相須之用,是辛溫發汗的常用組合。

杏仁降利肺氣,與麻黃相伍,一宣一降,以恢復肺氣之宣降,加強宣肺平喘之功,是為宣降肺氣的常用組合,為佐藥。炙甘草既能助麻、杏以止咳平喘,又能益氣和中,調和藥性,是使藥而兼佐藥之用。四藥配伍,表寒得散,營衛得通,肺氣得宣,則諸證可愈。

本方配伍特點有二:一為麻、桂相需,發衛氣之閉以開腠理,透營分之郁以暢營陰,則發汗解表之功益彰。二為麻、杏相使,宣降相因,則宣肺平喘之效甚著。

注意事項及副作用

飯後熱服,溫覆取汗;但要防止大汗出,而反造成虛脫;或汗出不徹,病反不解。 本方為辛溫發汗之峻劑,故《傷寒論》對「瘡家」、淋家,衄家,「亡血家」,以及外感表虛自汗、血虛而脈兼「尺中遲」、誤下而見「身重心悸」等,雖有表寒證,亦皆禁用。

麻黃湯藥味雖少,但發汗力強,不可過服,否則,汗出過多必傷人正氣。正如《傷寒來蘇集》柯琴指出:「此乃純陽之劑,過於發散,如單刀直入之將,投之恰當,一戰成功。不當則不戢而召禍。故用之發表,可一而不可再。」

現代藥理研究

  1. 抗菌試驗:〈麻黃、桂枝、甘草〉對流行性感冒病毒有較強的抑制作用。
  2. 〈麻黃、桂枝〉能使皮膚血管擴張,同時使汗腺分泌增加,因而其發汗作用較強;〈杏仁、麻黃〉平喘鎮咳;〈甘草〉矯味。
  3. 綜觀全方,〈麻黃〉與〈桂枝〉配伍,發汗、解熱、止痛之力甚強;〈杏仁、甘草〉與〈麻黃〉配用,又使本方長於平喘鎮咳。 其主要作用有: A.發汗:中樞神經興奮發汗及抑制汗腺導管對鈉離子的再吸收。 B. 平喘:緩解支氣管平滑肌痙攣,機轉為促進腎上腺素及直接興奮平滑肌上受體。 C. 鎮咳:抑制口腔粘膜上皮絨毛運動及中樞鎮咳作用。D. 抗病毒作用。

相關證候

麻黃湯證

麻黃湯證

太陽表實,太陽傷寒

外感風寒

外感風寒

風寒犯肺,風寒束表,風寒閉肺,風寒襲表,風寒,風寒外侵,風寒外襲,風寒侵襲,風寒入表,風寒束表,風寒表實,風寒束肺

相關疾病

相同名稱方劑

相似配方組成方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