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方「當歸四逆湯證」(吳茱萸生薑)的症狀及應用時機!

雲端中醫編輯組 - 最後更新:2021-11-21

當歸四逆湯證的傳統中醫證型介紹

同名證候:

當歸四逆湯之組成

「當歸四逆湯」有兩種組成,體內寒氣較重,累積時間較久者服用「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
  1. 當歸四逆湯之組成是:當歸(三兩)、桂枝(三兩去皮)、芍藥(三兩)、細辛(三兩)、甘草(二兩/炙)、通草(二兩)、大棗(二十五枚,剝)。將這七味藥煮後去渣,以溫熱時服用,一天服用三次。
  2. 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之組成是:當歸(三兩)、桂枝(三兩去皮)、芍藥(三兩)、細辛(三兩)、甘草(二兩/炙)、通草(二兩)、大棗(二十五枚,剝)、生薑(半斤切)、吳茱萸(二升)。將這九味藥以水六升,酒九升的比例煮後去渣,以溫熱時服用,分五次服用。
當歸四逆湯其實就是「桂枝湯去生薑」,倍用大棗,加當歸、細辛、通草而成。方中當歸辛甘溫,養血補血。桂枝辛甘溫,散寒通脈,二藥相須為主。配合芍藥益陰和營,助當歸補血通痹。細辛直入三陰,助桂枝溫經散寒。甘草、大棗補益中氣,通草通利血脈。
此方以養血,溫熱為主,以通為要,有利血脈以散寒邪之功,調營衛以通陽氣之效,因主治「血虛寒凝」,故名當歸四逆湯。
體內寒邪深重且時日過久之人,則在本方的基礎之上,再加上「吳茱萸」溫肝散寒,再加「生薑」去寒,鼓舞營衛以助血行。加酒與水合煎,更增溫運血行之力,是驅除體內久寒的良方!

當歸四逆湯證之《傷寒論》原文主要內容與解釋

當歸四逆湯的運用時機,主要出自於以下《傷寒論》條文:
手足厥寒,脈細欲絕者,當歸四逆湯主之。(351)。
本證的辨證要點是「脈細欲絕」,因為脈細是血虛、厥陰肝血不足,血虛寒郁,脈道失充,運行不利,所以脈細欲絕。四肢陽氣不足,所以四肢冰冷,同時伴見四肢關節疼痛、身痛、腰痛...等等寒邪凝滯經絡的症狀。
當歸四逆湯證位於厥陰階段
當歸四逆湯證位於厥陰階段
既然血虛、體寒、氣血凝滯,經脈不通,治療方法就要養血散寒,溫通經脈,主要使用「當歸四逆湯」。如果是陽虛體質,寒邪久伏臟腑,或寒凝子宮導致月經不調、白帶清稀、宮寒不孕。
或是寒滯胃腸而導致腹痛、嘔吐、腹瀉,或是寒積下焦而導致下腹部冷痛,疝氣...等等,可在當歸四逆湯的基礎上,再加入吳茱萸、生薑,藉以溫中散寒,煎煮法以清酒扶助藥力,驅散久伏在體內的陰寒之氣。

當歸四逆湯證之症狀辨別

當歸四逆湯就成分組成而言,其實是「桂枝湯類方」,主要功能是溫經散寒,養血通脈,外可助衛固表,內可溫臟散寒、通調血脈。此方卻位於《傷寒論》之「厥陰病」,可見這是太陽病傷寒傳變,寒氣深入體內之後所產生的一系列症候群
雖然《傷寒論》針對此方只有短短幾個字,所有太陰、少陰與厥陰的相關症狀都可以輔助辨證。由於血虛寒凝、陽虛臟腑寒冷,會出現脈細、手腳冰冷、暈眩、憂鬱、疲勞且精神不佳、肚子痛、腹瀉、女性子宮寒冷相關一系列症狀(痛經、不孕、白帶...等等)。
現代人體質因含
當歸四逆湯可改善現代人體質陰寒之症狀或疾病
由於經脈不通,主要是陽經不通暢(膀胱經、膽經、胃經、三焦、大腸與小腸經),主要出現:頭痛、脖子痛、肩頸酸痛、背痛、腰痛、坐骨神經痛、膝蓋痛、腳踝痛...等等。
只要是因為體內短期或長期因為陽虛、血虛、經脈不通所造成的症狀都可運用此方,所以可以治療的疾病可謂無所不包!
歷代醫家皆在辯論當歸四逆湯應該是「四逆湯」加當歸,然而,這其實是不同的治療方向。四逆湯偏重於「腎陽虛」,是大辛大熱之藥,是著重於快速提升的療法。而當歸四逆湯藥性溫和,養血通脈、溫經散寒,意在緩慢改善體質,並不在急攻!

現代中醫運用當歸四逆湯之疾病

  1. 循環系統:現代運用本方加減,用以治療動脈硬化、大動脈炎、畢夏氏綜合徵、Q-T間期延長綜合徵、病態竇房結綜合徵、陳舊性前壁心肌梗塞、心力衰竭、無脈症、心動過緩、高血壓、腦血栓形成、冠心病、心絞痛、雷諾氏病(末梢血管痙攣性疾病)、血栓閉塞性脈管炎等病症時,均以手足厥冷,脈細欲絕為辨證要點。
  2. 呼吸系統:現代曾運用本方加減,治療慢性支氣管炎、肺氣腫、肺源性心臟病等證屬陽虛寒凝、痰飲內阻者。
  3. 消化系統:現代曾運用本方於慢性淺表性萎縮性胃炎、霉菌性腸炎、十二指腸球部潰瘍、胃痙攣、胃神經官能症等病證。以寒邪久積,氣血不暢,脾胃運化失職為病機要點。
  4. 精神、神經系統:現代曾運用本方用於運動性癲病、神經性頭痛、坐骨神經痛、未梢神經炎、多發性周圍神經炎、急性感染性神經炎、尺神經麻痹、偏頭痛、頑固性頭痛等病證時,以血虛有寒、經脈瘀阻為病機要點。
  5. 運動系統:現代曾運本方於類風濕性關節炎、肥大性脊柱炎、肩關節周圍炎、風濕性關節炎、關節僵硬症、頸椎綜合徵、頑固性排腸肌痙攣症、下肢肌肉痛、骨衙炎及骨缺血性壞死、骨折愈合遲延、腰椎間盤突出症等,以血虛寒凝、筋脈失養、關節不利為病機特點。
  6. 泌尿生殖系統:本方常用於精索靜脈曲張、精索鞘膜積液、睪丸炎、附睪炎、輸精管結扎後遺症、腹股溝斜茄、前列腺肥大、外傷性陰襄腫大、陽痿、縮陰症、精液不液化等病證,以下焦虛寒、少腹冷痛為辨證要點。
  7. 婦科:本方可用於痛經、閉經、不孕症、附件炎、盆腔炎、子宮下垂、妊娠腹痛、妊娠甲下衄淤、月經週期性水腫、產後腰腿痛、產後腹痛、產後旁等病證,以寒凝胞宮,氣血淤滯,絡脈失用等為病機特點。
  8. 皮膚科:本方可用於治療凍瘡、蕁麻疹、進行性指掌角化症、局限性硬皮病、結節性紅斑、寒冷性脂膜炎、老年性冬季皮膚懂癢症、老年性黃褐斑、風寒型銀屑病、多形紅斑等病證。
  9. 兒科:用本方加減曾用於治療小兒麻痹後遺症、新生兒硬腫症等。

現代實驗室對當歸四逆湯之研究

據現代藥理實驗及臨床研究,當歸四逆湯調整血液循環、改善末梢循環障礙的作用最為突出,鎮靜、鎮痛作用亦較顯著,並有促進消化功能、緩解胃腸痙攣及調節子宮機能、緩解子宮攣痛等多種作用。
日本學者西澤芳男用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投與10名健康人,年齡18-26歲,性別男女各5名。服藥後進行深部體溫測定和兒茶酚胺代謝產物測定。實驗結果表明:本方劑激活全部兒茶酚胺代謝產物,通過腎上腺素、正腎上腺素的增加使深部體溫上升。並用兒茶酚胺代謝產物的全數店化多巳胺等擴張未端血管,起到改善四肢寒冷的效果。
近代針對吳茱萸湯研究發現,此方可以強心、升高血壓、抗休克、改善微循環,具有鎮吐、止瀉、抗潰瘍,增強免疫力作用。

造成當歸四逆湯證的4種主要原因

當歸四逆湯證的舌相與脈相

舌相

脈相

當歸四逆湯證的臨床症狀或疾病

當歸四逆湯證的相關證型

當歸四逆湯證的可能經絡型態或現象

由於「當歸四逆湯證」屬於三陰病,因此陽虛經絡型態必然離不開此證,只要一年四季都呈現「陽虛經絡型態」者,都是屬於陽虛體質,高機率符合「當歸四逆湯證」,由其是肝經虛證者更為適合,在此列出幾種常見的經絡型態如下:

當歸四逆湯證的個人化分析

你認為自己有符合這個證候嗎?

沒有

當歸四逆湯證的相關典籍

本文參考之現代書籍

  • 熊曼琪主編,中醫藥學高級叢書《傷寒論》,人民衛生出版社
  • 中國中醫研究院,《中醫證候鑑別診斷學》,人民衛生出版社

歷代註解原文

  • 成無己:手足厥寒者,陽氣外虛,不溫四未,脈細欲絕者,陰血內弱,脈行不利,與當歸四逆湯助陽生陰也。《註解傷寒論.辨厥陰病脈證並治》
  • 汪苓友:此條乃寒中厥陰血分之證。手足厥寒,與厥逆厥冷略異。逆冷者,寒深入髒,故手足不順利而如冰,斯為厥逆厥冷。厥寒者,手足厥而自覺畏寒之甚,乃寒中於經。《傷寒論辨證廣注.中寒脈證》
  • 柯韻伯:此條為在里,當是四逆本方加當歸,如茠芩四洩之例。若反用桂枝湯攻表,誤矣。既名四逆湯,豈得無姜附。《傷寒來蘇集.傷寒論注.四逆湯證下》
  • 錢天來:四肢為諸陽之本,邪入陰經,致手足厥而寒冷,則真陽衰弱可知,其脈微細欲絕者,(素間.脈要精微論)雲,脈者,血之府也。蓋氣非血不附,血非氣不行,陽氣既已虛衰,陰血自不能充實,當以四逆湯溫復其真陽,而加當歸以朵養其陰血,故以當歸四逆湯主之。《傷寒溯源集.厥陰篇》
  • 章虛谷:手足厥寒,脈細欲絕者,厥陰氣血兩虛,故主以當歸四逆,養血以通經脈。若內有久寒,再加吳榮萸、生薑辛溫散寒。蓋肝以酸為體,以辛為用也,若少陰手足厥寒、脈細若絕,必兼下利,以腎為胃關,關閘不固也,必用姜附四逆等湯。若厥陰屬木而挾相火,其下利由邪熱下迫,或寒熱錯雜,致陽明不間,故熱利用白頭翁湯,寒熱錯雜者烏梅丸,寒多者加吳萊萸、生薑足矣。若過用大熱,反助相火以焚木也。柯韻伯不明此理,言既名四逆湯,豈得無姜附,吳萸配附子,生薑佐乾姜,久寒方能去。而不知少陰寒厥,方用姜附四逆湯,其熱厥用四逆散,又豈可用姜附乎?其四逆雖同,而有寒熱不同,豈必用姜附,方可名四逆湯乎?何不思之甚哉!且如同名承氣,而有大小調胃之不同;同名瀉心,而有五方之各異,法隨病變,因宜而施者也。若憑粗疏之見,而論仲景之法,非但不能發明其理,反致迷惑後學無所適從。每皆王叔和編輯之誤,而不自知其謬也。若無王叔和,則仲景之法湮沒無傳,後世不表其功,反多吹毛求疵,殆非君子之道矣。《傷寒論本旨.厥陰篇》
  • 陳平伯:仲景治四逆,每用姜、附,今當歸四逆湯中並無溫中助陽之品,即遇內有久寒之人,但加吳榮萸、生薑,不用乾姜、附子,何也?蓋厥陰肝臟,藏營血而應肝木,膽火內寄,風火同源,苟非寒邪內犯,一陽生氣欲寂者,不得用辛熱之品以擾動風火;不比少陰為寒水之髒,其在經之邪,可與麻、辛、附子合用也。是以雖有久寒,不現陰寒內犯之候者,加生薑以宜洩,不取乾姜之溫中,加吳萸以苦降,不取附子之助火,分經投治,法律精嚴,學者所當則效也。《傷寒論淺注.辨厥陰病脈證篇》
  • 陸淵雷:手足厥寒,脈細欲絕,則四逆湯為正方。今當歸四逆湯雖以四逆名,其方乃桂枝湯去生薑,加當歸、細辛、通草,故前賢多疑之,錢氏、柯氏以為四逆湯中加當歸,如獲芩四逆之例。今案本方方意,實為肌表活血之劑,血被外寒凝束,令手足厥寒,脈細欲絕,初非陽虛所致。日本醫以本方治凍瘡,大得效驗,可以見其活血之功爵。《傷寒論今釋.辨厥陰病脈證並治》
  • 柯韻伯:此方用桂枝湯以解外,而以當歸為君者,因厥陰主肝,為血室也。肝苦急,甘以緩之,故倍加大棗,猶小建中加怡糖法。肝欲散,當以辛散之,細辛之辛能通三陰之氣血,外達於毫端,比麻黃更猛,可以散在表之嚴寒。不用生薑,不取其橫散也。通草即木通,能通九竅而通關節,用以開厥陰之闔而行氣於肝)夫陰寒如此,而仍用芍藥者,須防相火之為患也。是方桂枝得歸芍,生血十營,細辛同通華,行氣丁衛,甘草得棗,氣血以和,且緩中以調肝,則營氣得至手太陰,而脈自不絕溫表以逐邪,則衛氣行四未而手足自溫。不須參術之補,不用姜附之燥,此厥陰之四逆,與太少不同治,而仍不失辛甘發散為陽之理也。《傷寒來蘇集.傷寒附翼.厥陰方》
  • 陳亮斯:四逆之名多矣,此當歸四逆湯固不如四逆湯及通脈之熱,亦不若四逆散之涼,蓋四逆之故不同,有因寒而逆,有因熱而逆,此則因風寒中於血脈而逆,當歸四逆所由立也。風寒中於血脈,則巳入營氣之中,陰陽雖欲相順接而不可得,邪澀於經,萱氣不流,非通其血脈不可。當歸辛溫,血中氣藥,能散內寒而和血,故以為君。然欲通血脈,必先散血中之邪,桂枝散厥陰血分之風者也,細辛洩厥陰血分之寒者也,故以二物為輔。芍藥、大棗、甘草,調和營衛者也,未有營不與衛和而脈能通者,桂枝湯治衛不與營和諧,此方治營不與衛和諧。而大棗之用,多於桂枝湯一倍有奇,以大棗能助經脈和陰陽而調營衛也。且邪並肝經,木盛則侮土,甘草、大棗之用,倘兼有厚脾土而御侮之意耶?通草者,(本經〉稱其通九竅血脈關節,蓋邪氣阻塞於血分,吾以通草之入血分而破其阻塞者治之,即眾藥亦借通草之力而無不通矣,制方之神奇有如是哉!《傷寒論辨證廣注.中寒脈證》
  • 汪芩友:按上湯內加清酒和煮者,酒之性大熱,味甘而辛,海藏雲,其能引諸經,不止與附子相同,其力能潤肝燥,通血脈,散寒邪,病人內有久寒者,湯中大宜用之。或間內有久寒,何以不用四逆湯?余答雲,上條證本系血虛,厥陰經中風寒,在少陰並無兼證。若用四逆,則湯中附子、乾姜,過於燥烈,大非血虛所宜。故(後條辨〉亦雲,少陰所主者氣,厥則為寒,當納氣歸腎,厥陰所主者血,厥則為虛,當溫經復營,此大法也。愚按厥則為虛,虛字當兼寒燥看。《傷寒論辨證廣注.中寒脈證》
  • 王晉三:當歸四逆湯不用姜附者,陰血虛微,恐重竭其陰也。且四逆雖寒而不至十冷,亦惟有調和厥陰,溫經復營而已,故用酸甘以緩中,則營氣得至太陰而脈生,辛甘以溫表,則衛氣得行而四末溫,不失辛甘發散之理,仍寓治肝四法,如桂枝之辛,以溫肝陽,細辛之辛,以通肝陰,當歸之辛以補肝,甘棗之甘以緩肝,白芍之酸以瀉肝,復以通草利陰陽之氣,開厥陰之絡。厥陰四逆證,有屬絡虛不能貫於四末而厥者,當用歸芍以和營血。若內有久寒者,無陽化陰,不用姜附者,恐燥劫陰氣,變出涸津亡液之證。只加吳榮萸從上達下,生薑從內發表,再以清酒和之,何患陰陽不和,四逆不溫也耶!《絳雪園古方選注.和劑》
  • 羅東逸:若其人內有久寒,非辛溫之品不能兼治,則加吳萸、生薑之辛熱,更用酒煎,佐細辛,直通厥陰之髒,迅散內外之寒,是又救厥陰內外兩傷於寒之法也。《長沙方歌括.厥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