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方「柴胡桂枝湯證」的組成、症狀及應用時機

雲端中醫編輯組 - 最後更新:2021-10-10

柴胡桂枝湯證的傳統中醫證型介紹

同名證候:

柴胡桂枝湯之組成

桂枝湯之組成是:桂枝(一兩半)、黃芩(一兩半)、人參(一兩半)、甘草(一兩,炙)、半夏(二合半)、芍藥(一兩半)、大棗(六枚)、生薑(一兩半)、柴胡(四兩)
將這九味藥煮後去渣,溫水服用。柴胡桂枝湯取「小柴胡湯」、「桂枝湯」各半,合起來組成而成。用桂枝湯調和營衛、解肌辛散,以解太陽之表。用小柴胡湯和解少陽、暢達樞機,以治半表半里。
因為症狀不嚴重,用藥的劑量也較輕,屬於太陽、少陽表裡雙解之輕劑。

柴胡桂枝湯證之《傷寒論》原文主要內容與解釋

柴胡桂枝湯的運用時機,主要出自於以下《傷寒論》條文:
傷寒六、七日,發熱、微惡寒、支節煩痛、微嘔、心下支結、外證未去者,柴胡桂枝湯主之。(146)
傷寒六七日,發熱、微惡寒、四肢關節疼痛,可見太陽表證尚未被治癒,同時又見輕微嘔吐,感到胸脅悶、胃脘部悶,這是少陽病證巳見,膽熱犯胃,少陽經氣不利。因此,本證是比較典型的太陽少陽並病,治宜採用太陽、少陽兼顧的方法。
h
桂枝湯證,應用於太陽與少陽並病時

柴胡桂枝湯證之症狀辨別

從原文中,微惡寒,可知發熱亦微,只有四肢疼痛,而沒有頭痛、脖子痛及全身痛,說明太陽表邪已輕。輕微噁心想吐、胸脅悶,可見雖然有少陽證卻不嚴重。所以不論太陽、少陽都不嚴重,用桂枝湯原劑之半治太陽,小柴胡湯原劑之半治少陽,合成柴胡桂枝湯。
《傷寒論〉原文101條提出:「傷寒中風,有柴胡證,但見一證便是,不必悉具。」在實務判別上,患者雖然已經有小柴胡湯的噁心嘔吐、胸脅肋間滿悶,但是病情較輕。而發熱微惡寒、四肢關節疼痛,雖然不嚴重,卻是明顯的太陽表證,所以應該考慮表裡兼顧的方法。
用柴胡桂枝湯既治少陽又治太陽,雙解太少表裡之邪,所以又稱「少陽兼表證」或「太陽少陽並病」。這種治法不僅符合「有柴胡證,但見一證便是,不必悉具」的理論,更符合表裡先後的原則,是一種比較周全的治療方法。
更簡單的解釋是,如果太陽病桂枝湯證不嚴重,卻開始出現一點點小柴胡湯證,就可以運用此方。現代應用發現背部不明原因發冷且四肢發涼時,運用此方效果也很好。

現代中醫運用柴胡桂枝湯之疾病

柴胡桂枝湯是小柴胡湯與桂枝湯的合方,全方有和解表裡、調和內外、調和肝脾、舒肝和胃以及調節神經功能的作用,臨床應用非常廣泛,現代主要用於下列病證:
  1. 精神、神經系統:日本醫學家善用本方治療癲癇,並取得良好效果。在臨床發現癲癇患者多有胸脅苦滿、腹肌痙攣等症狀,應用超聲波診斷技術對癲癇患者進行服藥前後對照觀察,發現內服柴胡桂枝湯可使癲病患者的腦電波改善。本方對學齡前期、學齡期及青年期患者的效果更好,且對小兒的智力亦有一定的提高。此外對於自律神經失調、神經衰弱、失眠、精神官能症、耳鳴、精神分裂症、憂鬱症等亦有效果。
  2. 消化系統:柴胡桂枝湯可治療消化性潰瘍疾病,預防消化性潰瘍復發,對慢性胃炎、胃下垂、慢性胰腺炎、慢性肝膽疾病、膽襄炎、膽石症、肝炎、胰腺炎、胸膜炎、肋間神經痛、眩暈證、肋軟骨炎有一定療效,其中以肝膽疾病為多。有學者用本方加減治療慢性胰腺炎患者,獲得良好療效。
  3. 循環系統:有學者運用柴胡桂枝湯加減治療多種心律失常、胸痛、心絞痛,效果良好。
  4. 呼吸系統:醫家運用用柴胡桂枝湯加減治療感冒、流感、小兒扁桃腺炎、老年性慢性支氣管炎等,均取得較好療效。針對纏綿難愈之感冒合併證,例如:眩暈、嘔吐、感冒周餘胃痛、滿悶不思飲食、感冒十餘日全身酸痛關節痛甚等病癥,用本方加減,均收效滿意。
  5. 婦女更年期綜合症:應用柴胡桂枝湯治療婦女更年期出現的自覺燥熱面赤、頭痛、肩酸痛、疲乏倦怠感、食欲減退等證候者,可取得較滿意的效果。有學者指出,柴胡桂枝湯是植物神經紊亂症的有效方。若患有頭痛燥熱、面部潮紅、煩躁出汗、汗出以後面色蒼白、畏寒等證,應用本方常有效。此外,本方對婦女經前期緊張症亦有較好療效。
  6. 其它:一些醫家運用此方加減治療過敏性紫瘢、夜半盜汗、急性腎炎、急性胃炎、急性泌尿系統感染、各種發熱性疾病、面癱、失眠、坐骨神經痛、腹痛發熱、無名高熱及多囊腎,均獲顯著療效。
綜合以上,不論何種疾病,特別是在一些發熱性疾病中,不管它的長短、輕重、緩急,只要具備有發熱惡寒、口乾口苦、不欲飲食、心煩喜嘔,均可用柴胡桂枝湯加減治療。

現代實驗室對桂枝湯之研究

  1. 抗驚厥作用:柴胡桂枝湯能延長巴比妥酸鹽的睡眠作用,動物實驗證實可控制痙攣發作。神經化學研究證實本方能使延髓、中腦的5-羟色胺和視丘下部的兒茶酚胺濃度增加,抑制N-眯苯酰胺誘發的發作波,使大腦半球的多巴胺增加。
  2. 抗潰瘍作用:柴胡桂枝湯有抑制胃蛋白酶的分泌作用,故可減低胃液對粘膜的損害作用。柴胡桂枝湯不僅能影響促胃液素的分泌,而且可以防止由於半胱胺引起的促胰液素的分泌的減少,並可使Brunner腺分泌鹼性粘液減少得到糾正,從而加強十二指腸粘膜的防禦功能,使半胱胺引起的潰瘍形成得以防止。
  3. 機活免疫功能:動物實驗結果顯示,柴胡桂枝湯可激活正常幼鼠的免疫功能。
  4. 對臟器的作用:動物實驗結果表明,柴胡桂枝湯可使大鼠的腎上腺肥大及胸腺萎縮,很可能是由方中的柴胡皂貳所致。
  5. 抗炎作用:柴胡桂枝湯對實驗性大鼠炎症的作用表明,本方具有較強的抗炎作用,對慢性炎症較急性炎症顯著,並認為其抗炎作用主要與柴胡、黃芩、芍藥、桂枝有關。
  6. 其它作用:有文獻報道柴胡桂枝湯還具有解熱鎮痛作用,對血壓有一定的降壓作用,對肝損傷具有一定的保護作用。

造成柴胡桂枝湯證的2種主要原因

柴胡桂枝湯證的舌相與脈相

舌相

脈相

柴胡桂枝湯證的臨床症狀或疾病

柴胡桂枝湯證的相關證型

柴胡桂枝湯證的可能經絡型態或現象

現在人常見之「鐵三角經絡體質」,長期膀胱經虛證,肝經實證且脾經虛證。在外感傷寒時,除了得到太陽病之外,更容易觸發少陽病,因此很容易出現這種「柴胡桂枝湯證」,可以說是這種經絡體質面對感冒時的主要中藥方劑之一

由於這種經絡體質從年輕就開始形成,如果沒有適當養生的話,幾乎穩定延續至終老。因此一輩子可能出現的症狀或疾病,幾乎都可以運用「柴胡桂枝湯」加以改善,可見此方是非常重要且值得學習的方劑。

 

柴胡桂枝湯證的個人化分析

你認為自己有符合這個證候嗎?

沒有

柴胡桂枝湯證的相關典籍

本文參考之現代書籍

  • 熊曼琪主編,中醫藥學高級叢書《傷寒論》,人民衛生出版社
  • 中國中醫研究院,《中醫證候鑑別診斷學》,人民衛生出版社

傷寒論原文

  • 《外台》柴胡桂枝湯方:治心腹卒中痛者[10.62]

歷代註解原文

  • 《傷寒來蘇集·傷寒論註·卷三》柯韻伯:傷寒六七日,正寒熱當退之時,反見發熱惡寒證,此表證而兼心下支結之里證,表裡未解也。然惡寒微,則發熱亦微。但肢節煩疼,則一身骨節不煩疼可知。支,如木之支,即微結之謂也。表證微,故取桂枝之半,內證微,故取柴胡之半,此因內外俱虛,故以此輕劑和解之。
  • 《醫宗金鑒·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註·辨少陽病脈證並治》:傷寒六、七日,發熱微惡寒,支節煩疼,微嘔,心下支結者,是太陽之邪傳少陽也。故取桂枝之半,以散太陽未盡之邪;取柴胡之半,以散少陽嘔結之病。而不名桂枝柴胡湯者,以太陽外證雖未去,而病機已見於少陽里也,故以柴胡冠桂枝之上,意在解少陽為主而散太陽為兼也。
  • 《醫宗金鑒·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註·辨少陽病脈證並治》程郊倩:此邪入少陽,而太陽證未去者也。發熱惡寒,支節煩疼,太陽證也,乃惡寒而微,但支節煩痛,而不頭項強痛,則太陽證亦稍減矣。嘔而支結,少陽證也,乃嘔逆而微,但結於心下之偏旁,而不結於兩脅之間,則少陽亦尚淺也。若此者,惟當以柴胡湯和解少陽,而加以桂枝湯發散太陽,此不易之法也。
  • 《傷寒古方通·和劑》王晉三:桂枝湯重於解肌,柴胡湯重於和里,仲景用此二方最多,可謂表裡之權衡,隨機應用,尤往不宜。即如支節煩疼,太陽之邪雖輕未盡;嘔而支結,…不必另用開結之方,佐以桂枝,即為解太陽未盡之邪;仍用人參、白芍、甘草,以安營氣,即為輕劑開結之法。
  • 《傷寒來蘇集》柯韻伯:桂、芍、甘草,得桂枝之半,柴、參、芩、夏,得柴胡之半,薑、棗得方之半,是二方合半非各半也。與麻黃桂枝各半湯又不同。
  • 《傷寒大白·惡寒》:「此申明傷寒不拘日數,但以微惡寒,骨節煩痛,心下支結,外症未去。當從桂枝柴胡等,散太陽少陽表邪,不用桂枝柴胡湯,用柴胡桂枝湯,以少陽症多於太陽耳。」
  • 《冉注傷寒論·少陽病篇》:「本條傷寒六七比過經不解,巳顯里證,心下支結,脫令邪全內陷,必做結胸。必正當心下,何支之可云,今不大結,僅似微結,而成支結。邪微正亦微,外微里亦微。惟寒與嘔,可衡量內外,曰微惡寒,曰微嘔。兩微字病情如繪,際此邪正俱衰,體工猶能與奮,拿出最後力最,熱而能發,幸中之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