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方「桂枝湯證」的組成、症狀及應用時機

雲端中醫編輯組 - 最後更新:2021-08-08

桂枝湯證的傳統中醫證型介紹

同名證候:

桂枝湯之組成

桂枝湯之組成是:桂枝三兩,去皮,芍藥三兩,甘草二兩(炙),生薑三兩(切),大棗十二枚(擘)。
古法服用桂枝湯的程序,是將這五味藥煮後去渣,之後喝一碗熱稀飯可以助藥力。蓋棉被之後,全身微汗,皮膚濕潤即可停止服用藥。不能讓大汗淋漓,否則不會痊癒。如果汗不出,再次服用1-2劑。由此可見,桂枝湯本身並非發汗劑,需要借助熱粥或溫覆使汗出。
服用桂枝湯藥的時候,不能吃生冷、黏膠不易消化、肉麵、酒類、乳酪、惡臭相關食物,也不能吃五辛(大蒜、蔥、薤、小根蒜、韭菜、興渠),主要是避免損傷胃氣。(原文見參考典籍)。

桂枝湯證之《傷寒論》原文主要內容與解釋

桂枝湯的運用時機,主要出自於以下《傷寒論》條文:
  1. 「太陽中風,陽浮而陰弱。陽浮者,熱自發陰弱者,汗自出。嗇嗇惡寒,淅淅惡風,翕翕發熱,鼻鳴乾嘔者,桂枝湯主之。」
  2. 「太陽病,頭痛、發熱、汗出、惡風,桂枝湯主之。」
陽浮陰弱,指出桂枝湯證是外感風寒之後,營衛不和,衛強營弱的病機。因為「衛氣」陽性浮盛,故稱「衛強」,衛陽浮盛失卻固外的作用。陰弱代表「營氣」陰性不能內守,以致營陰不能內守而汗出。
「營氣」的主要職能是營養滋潤人體臟腑及各部組織,營氣行於脈中,衛氣行於脈外,衛陽為營陰之使,營陰為衛陽之守,各司其職,營衛調和。
當人體在衛陽不足的情況下,風寒外襲於皮毛,則體表的營衛之氣受邪,衛氣奮起抗邪,表現為衛陽浮盛,衛陽與邪相爭出現發熱、脈浮等亢奮的現象,故稱「衛強」。
因衛陽浮盛於外,而失於固密,則營陰不能內守,所以會流汗。衛氣為風寒之邪所襲,失其「溫分肉」的正常功能,加上流汗所以「惡風惡寒」,風性輕揚,上犯頭部又可出現頭痛。外邪襲表,肺氣不利就會出現鼻子症狀,若胃氣上逆就會出現乾嘔。
研究脈象者認為,這裡的陽浮陰弱,指的是脈象浮緩,輕按明顯,所以稱為「陽浮」,重按見弱,所以稱為「陰弱」。
桂枝湯證也常被稱為「太陽表虛證」,這是指外感風邪以後,由於汗出而肌腠酥鬆,衛表不固,營陰不足所造成,所以稱之為「表虛」,而這個虛只是衛陽相對的虛,非絕對的虛證。此證亦被稱為「太陽中風證」,屬於邪在肌表的太陽病之一。
桂枝湯屬於太陽病
桂枝湯證,主要應用於太陽病範疇
桂枝湯雖然是太陽中風證的主方,但在《傷寒論〉中,桂枝還用於陽明病、少陽病、太陰病兼有表證,證似太陽中風者及里虛寒而表未解者,凡表證見發熱、汗出、惡風均可用桂枝湯治療,其中發熱較為輕淺是桂枝湯證發熱的特點。
此外,桂枝湯還是治療雜病營衛不和「發熱自汗出者」之良方,臨證又以「脈弱自汗」為審證要點。

桂枝湯證之症狀辨別

桂枝湯證的主要症狀症是: 發燒、惡風寒、頭痛、汗出4個主症。還可見鼻鳴(鼻塞、打噴嚏)、乾嘔等症狀。尤其是「汗出」是用來區分桂枝湯證的特徵症狀。其他如惡風、發燒、頭痛為,在其他太陽病方證中也會出現。
後世醫家廣泛應用本方,即使是溫病學家也不例外。現代應用桂枝湯及其加味的範圍更為廣闊,足見本方是秘陰和陽、內和脾胃、外調營衛、解肌去風、溫通降逆、扶正祛邪的方劑。

張仲景於傷寒論中運用本方時機

這裡將張仲景於傷寒論中運用本方時機列出,請參考本文相關典籍之原條文:
  1. 主治「太陽中風證」,見12條、13條。
  2. 用於營衛不和常自汗出證,見53條。
  3. 用於臟無他病,時發熱自汗出而不愈者,見54條。
  4. 用於傷寒發汗已解,半日許復煩,脈浮數者,見57條。
  5. 用於太陽病雖經誤下而表證不罷者,見15條、164條。
  6. 用於太陽病外證未解,脈浮弱者,見42條。
  7. 用於太陰病表未解者,見276條。
  8. 脾腎陽氣大虛兼表證,以四逆湯先溫其里,里和而表未解者,用桂枝湯,條、372條、387條。
  9. 陰陽病,脈遲,汗出多,微惡寒,表未解者,仲景仍以桂枝湯治之,見208條。
  10. 《金匱要略》桂枝湯一用於婦人妊娠嘔吐,一用於產後中風。

現代中醫運用桂枝湯之疾病

  1. 呼吸系統:常用於普通感冒、流行性感冒、呼吸道炎症等。
  2. 消化系統:現代臨床發現,桂枝湯對大腸功能有雙向調節作用,能治脾虛運化不利的久利,又能治氣郁、結腸痙攣引起的便秘。
  3. 循環系統:桂枝湯及其類方,能治療心血管疾病巳被臨床所證實。
  4. 運動系統:頸肌勞損、肩肌損傷、急性腰背扭傷、慢性腰肌勞損、腰椎病、梨狀肌綜合徵、骨關節炎、肩關節周圍炎、慢性滑膜炎及肢體麻木疼痛等病證。
  5. 神經系統:臨床上多用桂枝湯加味及其類方,治療遺精、夢交、陽痿、失眠、多寐、健忘、脫發、癲病、偏癱、交感神經緊張症、耳聾等神經系統疾病。
  6. 內分泌系統:經常性自汗、盜汗、頭汗、半身汗(偏沮)、非黃疽性黃汗及無汗症等,皆可用桂枝湯或加味治療,桂枝湯既能發汗,又能止汗,對汗液有雙向調節作用。
  7. 婦科:桂枝湯或加味可用於下列病證:月經病(寒滯痛經、經行後期、經行頭痛、經行身癢、經行浮腫、崩漏等),妊娠病(妊娠惡阻、水腫、癃閉、低熱、滑胎等),產後病(產後發熱、自汗、身痛、惡露不絕、乳汁自出等),手術後病(人流或絕育術後低熱),絕經期綜合徵及白帶陰癢等。
  8. 兒科:小兒厭食症、營養不良症、遺尿症、夜尿症、多動症、地圖舌、過敏性紫斑症...等等。
  9. 皮膚科:桂枝湯可改善多形性紅斑、濕疹、皮膚搔癢症、冬季皮炎、凍瘡、蛇皮癬、過敏性紫斑症等多種皮膚病。
  10. 其他方面:虛勞綜合徵、暈眩、過敏性鼻炎、無脈症、痿症、奔豚氣、慢性闌尾炎、淺層點狀角膜炎...等,只要符合桂枝湯證的病因病機特點的,即可用之。

現代實驗室對桂枝湯之研究

  1. 對體溫雙向調節作用:桂枝湯的解肌去風、調和營衛的功能,實際上是桂枝湯對機體功能的雙向調節作用,可對於「體溫」的雙向調節作用,降體溫或發熱。
  2. 對汗腺分泌的雙相調節作用:研究於大鼠後發現,桂枝湯能使汗腺分泌減少至正常範圍,也可使汗腺分泌增加。
  3. 對腸蠕動的雙相調節作用:研究發現,桂枝湯能顯著抑制小鼠腸蠕動亢進,興奮腎上腺素引起的腸蠕動減慢,使之恢復到正常範圍。
  4. 對免疫功能的雙向調節:研究發現,流感病毒感染小鼠引起其免疫功能受到抑制時,桂枝湯能使其體液、細胞免疫參數上升,能使其恢復到正常動物的相應水平
  5. 抗病毒、抗炎、鎮痛及鎮靜作用:研究發現,桂枝湯能顯著抑制流感病毒所致肺病變的發展,減輕肺病變的嚴重程度
  6. 止咳祛痰作用:研究發現桂枝湯呈現顯著的祛痰和鎮咳效果,但無平喘作用。而同一實驗表明,麻黃湯有顯著的平喘作用。
  7. 抗過敏作用:研究發現,桂枝湯及桂枝湯去芍藥、桂枝加桂湯和桂枝加芍藥湯具有抑制「延遲性過敏反應」的作用,其作用強弱依次是桂枝湯、桂枝去芍藥湯、桂枝加桂和桂枝加芍藥湯,其中桂枝湯呈明顯的量效關係。
  8. 改善消化功能作用:研究發現,桂枝湯在整體水平上能極其顯著地激活胃消化酶的活力,印證桂枝湯具備調整胃功能的機理。
  9. 時間藥理學及毒性研究:研究發現,桂枝湯用藥時間晚上較佳,其鎮痛及解熱作用夜間高於白晝。
  10. 組方配伍研究:研究發現,將五味藥合煎,無論在抑制病毒性肺炎和對抗炎性滲出、腫脹以及鎮痛作用上,合煎的作用均顯著強於分煎。

造成桂枝湯證的1種主要原因

桂枝湯證的舌相與脈相

舌相

脈相

桂枝湯證的臨床症狀或疾病

桂枝湯證的相關證型

桂枝湯證的常用方劑

桂枝湯證的可能經絡型態或現象

桂枝湯證之經絡型態,常見於「膀胱經虛證」之相關經絡體質現象,列舉幾種如下:

桂枝湯證的個人化分析

你認為自己有符合這個證候嗎?

沒有

桂枝湯證的相關典籍

本文參考之現代書籍

  • 熊曼琪主編,中醫藥學高級叢書《傷寒論》,人民衛生出版社
  • 中國中醫研究院,《中醫證候鑑別診斷學》,人民衛生出版社

傷寒論原文

  • 太陽中風,陽浮而陰弱。陽浮者,熱自發陰弱者,汗自出。嗇嗇惡寒,淅淅惡風,翕翕發熱,鼻鳴乾嘔者,桂枝湯主之。(12) 上五味,(口父)咀,以水七升,微火煮取三升,去滓,適寒溫,服一升。服已須臾,啜熱稀粥一升余,以助藥力。溫覆令一時許,遍身漐漐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灕,病者必不除。若一服汗出病瘥,停後服,不必盡劑;若不汗,更服依前法,又不汗,後服小促其間,半日許令三服盡。若病重者,一日一夜服,周時觀之。服一劑盡,病證猶在者,更作服;若汗不出,乃服至二三劑。禁生冷、黏滑、肉麵、五辛、酒酪、臭惡等物。
  • 太陽病,頭痛、發熱、汗出、惡風,桂枝湯主之。(13)
  • 太陽病,下之後,其氣上衝者,可與桂枝湯,方用前法若不上衝者,不得與之。(15)
  • 若酒客病,不可與桂枝湯,得之則嘔,以酒客不喜甘故也。(17)
  • 喘家,作桂枝湯,加厚朴、杏子佳。(18)
  • 凡服桂枝湯吐者,其後必吐膿血也。(19)
  • 太陽病,初服桂枝湯,反煩,不解者,先刺風池、風府,卻與桂枝湯則愈。(24)
  • 服桂枝湯,大汗出,脈洪大者,與桂枝湯,如前法。若形似瘧,一日再發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黃一湯。(25)
  • 服桂枝湯,大汗出後,大煩渴不解,脈洪大者,白虎加人參湯主之。(26)
  • 服桂枝湯,或下之,仍頭項強痛、翕翕發熱、無汗、心下滿微痛、小便不漐漐利者,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朮湯主之。(28)
  • 太陽病,外證未解,脈浮弱者,當以汗解,宜桂枝湯。(42)
  • 太陽病,外證未解,不可下也,下之為逆欲解外者,宜桂枝湯。(44)
  • 太陽病,先發汗不解,而復下之,脈浮者不癒。浮為在外,而反下之,故令不癒。今脈浮,故在外,當須解外則愈,宜桂枝湯。(45)
  • 病常自汗出者,此為榮氣和。榮氣和者,外不諧,以衛氣不共榮氣諧和故爾。以榮行脈中,衛行脈外。復發其汗,榮衛和則愈。宜桂枝湯。(53)
  • 病人臟無他病,時發熱,自汗出而不癒者,此衛氣不和也。先其時,發汗則愈,宜桂枝湯。(54)
  • 傷寒不大便六七日,頭痛有熱者,與承氣湯其小便清者,知不在裡,仍在表也,當鬚髮汗若頭痛者必衄。宜桂枝湯。(56)
  • 傷寒發汗已解,半日許復煩,脈浮數者,可更發汗,宜桂枝湯。(57)
  • 發汗後,不可更行桂枝湯。汗出而喘,無大熱者,可與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63)
  • 太陽病,發熱、汗出者,此為榮弱衛強,故使汗出。欲救邪風者,宜桂枝湯。(95)
  • 下後,不可更行桂枝湯若汗出而喘,無大熱者,可與麻黃杏子甘草石膏湯。(162)
  • 傷寒大下後,復發汗,心下痞,惡寒者,表未解也,不可攻痞,當先解表,表解乃可攻痞,解表宜桂枝湯,攻痞宜大黃黃連瀉心湯。(164)
  • 陽明病,脈遲,雖汗出不惡寒者,其身必重,短氣,腹滿而喘,有潮熱者,此外欲解,可攻裡也。手足濈然汗出者,此大便已鞕也,大承氣湯主之若汗多,微發熱惡寒者,外未解也(一法與桂枝湯)其熱不潮,未可與承氣湯若腹大滿不通者,可與小承氣湯,微和胃氣,勿令至大洩下。(208)
  • 陽明病,脈遲、汗出多、微惡寒者,表未解也,可發汗,宜桂枝湯。(234)
  • 病人煩熱,汗出則解又如瘧狀,日晡所發熱者。屬陽明也。脈實者,宜下之脈浮虛者,宜發汗。下之與大承氣湯,發汗宜桂枝湯。(240)
  • 太陰病,脈浮者,可發汗,宜桂枝湯。(276)
  • 下利腹脹滿,身體疼痛者,其表溫裡宜四逆湯,攻表宜桂枝湯。(372)
  • 吐利止而身痛不休者,當消息和解其外,宜桂枝湯小和之。(387)
  • 下利腹脹滿,身體疼痛者,先溫其裡,乃攻其表。溫裡宜四逆湯,攻表宜桂枝湯。[17.79]
  • 師曰:婦人得平脈,陰脈小弱,其人渴,不能食,無寒熱,名妊娠,桂枝湯主之(方見利中)。於法六十日當有此證,設有醫治逆者,卻一月,加吐下者,則絕之。[20.3]
  • 產後風,續之數十日不解,頭微痛,惡寒,時時有熱,心下悶,乾嘔汗出,雖久,陽旦證續在耳,可與陽旦湯(桂枝湯)[21.16]

歷代註解原文

  • 《註解傷寒論·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上》成無己:陽以候衛,陰以候營。陽脈浮者,衛中風也;陰脈弱者,營氣弱也。風並於衛,則衛實而營虛,故發熱汗自出也。經曰:太陽病,發熱汗出者,此為營弱衛強者是也。嗇嗇者,不足也,惡寒之貌也。浙浙者,灑浙也,惡風之貌也。衛虛則惡風,營虛則惡寒,營弱衛強,惡寒復惡風者,以自汗出,則皮膚緩,滕理疏,是亦惡風也。翁翁者,燭嫡然而熱也,若合羽所覆,言熱在表也。鼻鳴乾嘔者,風壅而氣逆也。與桂枝湯和營衛而散風邪也。
  • 《傷寒論尋源·下集》呂搽村:衛強故陽脈浮,營弱故陰脈弱。衛本行脈外,又得風邪相助,則其氣愈外浮,陽主氣,風為陽邪,陽盛則氣易蒸,故陽浮者熱自發也。營本行脈內,更與衛氣不諧,則其氣愈內弱,陰主血,汗為血液,陰弱則液易洩,故陰弱者汗自出也。嗇嗇惡寒,內氣虛也;漸浙惡風,外體疏也;惡寒未有不惡風,惡風未有不惡寒,二者相因,所以經文互言之。翁翁發熱,乃就皮毛上之形容。鼻鳴,陽邪壅也,乾嘔,陽氣逆也,太陽中風之病狀如此。諦實此證,宜用上方。凡欲用仲景方,先須辨證也。
  • 《傷寒貫珠集·太陽篇上》尤在涇:太陽中風者,陽受風氣而未及乎陰也,故其脈陽浮而陰弱,陽浮者,不待閉郁而熱自發,陰弱者,不必攻發而汗自出。所以然者?風為陽邪而上行,衛為陽氣而主外,以陽從陽,其氣必浮,故熱自發;陽得風而自強,陰無邪而反弱,以弱從強,其氣必俀,故汗自出。嗇嗇惡寒,浙浙惡風者,肌胰疏緩,衛氣不諧,雖無寒若不能御,雖無風而常覺灑浙也。翁,越也,動也,盛也,言其熱時動而盛,不似傷寒之一熱至極也。鼻鳴乾嘔,不特風氣上壅,亦邪氣暴加,里氣上爭之象。是宜桂枝湯助正以逐邪,抑攘外以安內也。
  • 《傷寒論後條辨·辨太陽病脈證篇》程郊倩:陽浮而陰弱,釋緩字之體狀也,陰陽以浮沈言,非以尺寸言,觀傷寒條只曰脈陰陽俱緊,並不著浮字可見。惟陽浮同於傷寒,故發熱同於傷寒;惟陰弱異於傷寒,故汗自出異於傷寒,虛實之辨在此。熱自表發,故浮以候之;汗自里出,故沈以候之。得其同與異之源頭,而歷歷諸證自可不爽。
  • 《注解傷寒論·辨太陽病脈證並治法上》成無己《內經》曰:風淫所勝,平以辛,佐以苦甘,以甘緩之,以酸收之。是以桂枝為主,芍藥甘草為佐也。《內經》曰:風淫於內,以甘緩之,以辛散之。是以生薑大棗為使也。
  • 《傷寒來蘇集·傷寒附翼》柯韻伯:此為仲景群方之魁,乃滋陰和陽,調和營衛,解肌發汗之總方也。凡頭痛發熱,惡風惡寒,其脈浮而弱,汗自出者,不拘何經,不論中風、傷寒、雜病,咸得用此發汗。若妄汗妄下而表不解者,仍當用此解肌。如所雲頭痛發熱,惡寒惡風,鼻鳴乾嘔等病,但見一證便是,不必悉具,惟以脈弱自汗為主耳。……愚常以此湯治自汗、盜汗、虛疤、虛痢,隨手而愈。
  • 《醫宗金鑒·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注·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上》(醫宗金鑒〉:名曰桂枝湯者,君以桂枝也。桂枝辛溫,辛能發散,溫通衛陽,芍藥酸寒,酸能收斂,寒走陰營。桂枝君芍藥,是於發汗中寓斂汗之旨;芍藥臣桂枝,是於和營中有調衛之功。生薑之辛,佐桂枝以解表;大棗之甘,佐芍藥以和中。甘草甘平,有安內攘外之能,用以調和中氣,即以調和表裡,且以調和諸藥;以桂芍之相須,姜棗之相得,借甘草之調和,陽表陽里,氣衛血營,並行而不悖,是剛柔相濟以相和也。而精義在服後須臾,啜稀粥以助藥力。蓋谷氣內充,不但易為釀汗,更使已入之邪,不能少留,將來之邪,不得復入也。又妙在溫覆令一時許,禁榮微似有汗,是授人以微汗之法也。不可令如水流灕,病必不除,是禁入以不可過汗之意也。此方為仲景群方之冠,乃解肌發汗,調和營衛之第一方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