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方「小青龍湯證」的組成、症狀及應用時機

雲端中醫編輯組 - 最後更新:2021-09-10

小青龍湯證的傳統中醫證型介紹

同名證候:

小青龍湯之組成

小青龍湯之組成是:麻黃(去節)、芍藥、細辛、乾薑、甘草(炙)、桂枝(各三兩,去皮)、五味子(半升)、半夏(半升洗)
先煮麻黃去上沫之後,將所有中藥煎煮,去渣後溫服。
本方從藥物組成來看,是由麻黃湯、桂枝湯加總,去杏仁、生薑,大棗,加乾薑、細辛、半夏、五味子而成。目的在辛溫解表,以散外感之風寒。辛散溫化,而驅除體內之痰飲。
麻黃有發汗、平喘、利水之功效,桂枝與芍藥調和營衛。尤其本方有乾薑、細辛這兩種大辛大熱之中藥,可以散寒宣肺,五味子斂肺止咳,半夏降逆去痰。甘草調和諸藥,又配上乾薑,又是「二神湯」,基於此,小青龍湯可謂溫脾肺、去寒邪、化痰飲之極品!

小青龍湯證之《傷寒論》原文及症狀辨別

  • 傷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氣,乾嘔、發熱而咳,或渴,或利,或噎,或小便不利、少腹滿,或喘者,小青龍湯主之。(40)
  • 傷寒,心下有水氣,咳而微喘、發熱不渴。服湯已渴者,此寒去欲解也,小青龍湯主之。(41)
小青龍湯證也被稱為「太陽表寒裡飲證」,是用來治療太陽傷寒兼水飲內停的狀況。
小青龍湯證,主要應用於太陽病範疇
小青龍湯證,主要應用於太陽病範疇
得到外感傷寒後,因為胃脘的部位(心下)有水氣,也就是中醫所說的痰飲停留在心下胃院部。與外感之風寒相激盪,導致氣逆水升,上逆犯肺就會咳嗽,橫犯胃腑則乾嘔,這是主要症狀。有時候也會發喘,因此小青龍湯可以治療咳嗽與氣喘
小青龍湯是麻黃湯證的變化型,這裡提到的「發熱」是泛指太陽表實證的所有典型症狀,例如:惡寒、無汗、頭痛、身痛....等等證。
體內有痰飲者,通常是不會口渴的,但是如果因為水飲停聚阻礙體內氣機,導致「氣不化津」者,也會出現口渴,但不是很嚴重的渴,只是想要小喝一下水,不是那種體內有熱證的渴。
因為體內水氣運作不暢,所以也會影響膀胱氣化功能,則小便不利,小腹脹滿。水氣上逆,咽喉部位有氣逆阻塞、梗塞感。如果服用小青龍湯後反而開始口渴,這是體內津液調整,快要康復的正常狀況,等待正氣恢復之後,口渴就會消失。

張仲景於傷寒論中運用本方時機

除了傷寒論之外,在其他篇章也有提到:
  • 肺癰胸滿脹,一身面目浮腫,鼻塞清涕出,不聞香臭酸辛,咳逆上氣,喘鳴迫塞,葶藶大棗瀉肺湯主之。(方見上,三日一劑,可至三四劑,此先服小青龍湯一劑,乃進。小青龍湯方見咳嗽門中)[7.63]
  • 病溢飲者,當發其汗,大青龍湯主之,小青龍湯亦主之。[12.36]
  • 咳逆倚息,不得臥,小青龍湯主之(方見上文肺癰中)。[12.82]
  • 青龍湯下已,多唾口燥,寸脈沉,尺脈微,手足厥逆,氣從小腹上衝胸咽,手足痺,其面翕熱如醉狀,因復下流陰股,小便難,時復冒者與茯苓桂枝五味甘草湯,治其氣沖。[12.83]
  • 婦人雜病:婦人吐涎沫,醫反下之,心下即痞,當先治其吐涎沫,小青龍湯主之涎沫止,乃治痞,瀉心湯主之。[22.15]
  • 肺脹,咳而上氣,煩躁而渴,脈浮者,心下有水,小青龍加石膏湯主之

現代中醫運用小青龍湯之疾病

從古代現代大量資料發現,小青龍湯可以明顯治療肺系相關疾病,現代臨床將之廣泛用於呼吸系統病症的治療,並取得滿意效果,簡易分類如下:
  1. 氣管與鼻炎疾病:慢性氣管炎、肺氣腫、肺心病、小兒氣喘支氣管哮喘、支氣管肺炎、大葉性肺炎、結核性胸膜炎、慢性鼻炎、過敏性鼻炎...等。以小青龍湯加減治療老年慢性支氣管炎急性發作效果很好。
  2. 心肺及腎臟疾病:臨床曾用來治療失音、心悸、氣胸、急性腎炎、腎病綜合徵、卡他性眼炎、蕁麻疹、腦血管疾病...等,皆以體內「陽虛痰飲」為診斷依據。
  3. 泌尿系統疾病:以本方加味治療泌尿系感染8例,全部病例均經尿檢確診。以小青龍加茯苓、澤瀉,氣虛者酌加黨參、黃耆,結果全部治癒,服藥最少者3劑,最多者12劑,平均8劑
  4. 藥物過敏:小青龍湯配合脫敏湯治療藥物過敏86例,並設西藥對照組(對症支待療法)88例,中藥組治療前後自身對照及治療後兩組比較,均有顯著差異。

現代實驗室對小青龍湯之研究

現代實驗室研究小青龍湯具有顯著的藥理效應,分列如下:
  • 平喘效應:大量研究結果表明,本方能有效地拈抗組織胺、乙酰膽鹼和氯化鋇所致的離體豚鼠支氣管平滑肌痙攣,並直接鬆弛平滑肌,具有顯著的平喘作用。
  • 過敏效應:實驗結果證實,本方對多種因素引起的變態反應具有多環節的調節作用,抑制抗體生成和過敏介質的釋放,對抗過敏介質作用和炎性反應等,由此表現出較強的抗過敏作用。
  • 防癌效應:小鼠致癌抑制實驗表明,本方具有較為明顯的抑制癌腫形成的作用。能改善腎上腺皮質功能,擴張外周血管,增加血流量等。

造成小青龍湯證的1種主要原因

小青龍湯證的舌相與脈相

舌相

脈相

小青龍湯證的臨床症狀或疾病

小青龍湯證的相關證型

小青龍湯證的常用方劑

小青龍湯證的可能經絡型態或現象

小青龍湯證的經絡型態,常見於秋冬季節常見的經絡現象,如果一年四季經常皆呈現這種經絡體質,在感冒的時候就有很高的機率出現小青龍湯證,列舉幾種經絡型態如下:

小青龍湯證的個人化分析

你認為自己有符合這個證候嗎?

沒有

小青龍湯證的相關典籍

本文參考之現代書籍

  • 熊曼琪主編,中醫藥學高級叢書《傷寒論》,人民衛生出版社
  • 中國中醫研究院,《中醫證候鑑別診斷學》,人民衛生出版社

歷代註解原文

  • 《註解傷寒論/辨太陽病脈證並治法中》成元已注40條云:傷寒表不解,心下有水飲,則水寒相搏,肺寒氣逆,故乾嘔發熱而咳。針經曰:形寒飲冷則傷肺,以其兩寒相感,中外皆傷,故氣逆而上行,此之謂也。與小青龍湯發汗散水,水氣內漬,則所傳不一,故有或為之證,隨證增損,以解化之。又注41條云:咳而微喘者,水寒射肺也;發熱不渴者,表證未罷也,與小青龍湯發表散水。服湯己,渴者,里氣溫,水氣散,為欲解也。
  • 《傷寒來蘇集/傷寒論注/大青龍湯證》柯韻伯:發熱是表未解,乾嘔而咳,是水氣為患。水氣者,是太陽寒水之氣也。太陽之化,在天為寒,在地為水,其傷人也,淺者皮肉筋骨,重者害及五臟。心下有水氣,是傷臟也。水氣未入胃故於嘔。咳者,水氣射肺也。皮毛者,肺之合,表寒不解,寒水己留其合矣。心下之水氣,義上至於肺則肺寒,內外合邪,故咳也。水性動,其變多,水氣下而不上,則或渴或利;上而不下,則或喳或喘;留而不行,則小便不利,而小腹因滿也。
  • 《傷寒貫珠集/太陽篇上》尤在涇注40條云:傷寒表不解,而心下有水飲,飲寒相搏,逆於肺胃之間,為乾嘔發熱而咳,乃傷寒之兼證也。夫飲之為物,隨氣升降,無處不到,或壅於上,或積於中,或滯於下,各隨其所之而為病,而其治法,雖各有加減,要不出於小青龍湯一法。又注41條云:內飲外寒,相得不解,氣凌於肺為咳而微喘,發熱不渴,如上條之證也,是必以小青龍湯內消水飲為主矣。若服湯已渴者,是寒外解而水內行也,故為欲解,小青龍湯主之六字,當在發熱不渴下。或問:水飲之證,或渴或不渴云何?曰:水積於中,故不渴也。其渴者,水積一處,而不得四布也,然而不渴者常也,其渴者,變也。服小青龍湯巳渴者,乃寒去飲消之常道也。
  • 《柯氏傷寒論附翼箋正/上卷太陽方總論》李培生:傷寒表不解,當指有頭痛惡寒發熱無汗等太陽表證;心下有水氣,當括乾嘔而咳等里證。病因心下素蘊寒飲,又因風寒束表,遂致肺氣不利,胃氣上逆,實即外寒內飲所致。因水飲變動不居,故有或渴、或利等或然證。其喘當屬主證,細參傷寒論、金匱自知。
  • 《醫宗金鑒/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注/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下篇》:太陽停飲有二,一中風有汗為表虛,五苓散證也;寸傷寒無汗為表實,小青龍湯證也。表實無汗,故合麻桂二方以解外。去大棗者,以其性滯也;去杏仁者,以其無喘也,有喘者,仍加之;去生薑者,以有乾薑也,若嘔者,仍用之。佐乾薑、細辛,極溫極散,使寒與水俱得從衝而解;佐半夏逐痰飲,以清不盡之飲;佐五味子收肺氣,以斂耗傷之氣。
  • 《傷寒溯源集/太陽下篇》錢天來:既見微利,則知水氣下走,當因其勢而導之使下瀉。去麻黃者,恐內外兩傷津液也。此說亦通,然表寒重而全未解者,尚當斟酌,若竟去麻黃而留芍藥、五味子之酸收,其如傷寒表不解何......,夫渴雖一症而各經不同......本條或渴之症,乃水寒在胃,下焦之氣液小得上騰而為涕唾,故渴,心下既有水氣,豈可亦以栝萎根為生津而用之耶?若未以為然,觀下文服湯己而渴,為寒去欲解,則知不必以撤熱生津為治矣..…喳者,心下有水氣而胃氣不通也,所謂水寒相搏,其人必憫,嗟與憫同)蓋呃逆也。...…此水寒相搏,故加附子以溫之,若寒甚而陽氣虛者,去麻黃不使汗洩其虛陽亦可。……若小便不利而少腹滿者,為下焦尤火,不能化氣而出也。真陽不足,去麻黃而不使汗洩,則可矣。茯苓不過味淡,滲洩而已,豈能助下焦氣化之功哉。......喘為肺氣逆滿之症,加杏仁以助麻黃利肺氣可也,若加杏仁而去麻黃,施之於表不解之傷寒,恐未切當。若肺虛而喘,則又宜補不宜瀉,非為麻黃當去,並杏仁亦不可加矣。
  • 《柯氏傷寒論附翼箋正/上卷太陽方總論》李培生:小青龍用麻、桂、芍、草,解肌表,和營衛,以辛散外寒;姜、辛、夏、味,散水氣,宣氣道,以溫化里飲。是表裡雙解之劑。其用乾姜,正與《內經〉「脾氣散精,上歸於肺」蓋脾為生痰之源,肺為貯痰之器。脾氣失其健運之常,則易滋生痰飲,拔飲上逆.則為咳喘,為嘔逆。若得中氣健運,寒飲自化。乾姜是溫中藥,亦即《金匱》「病痰飲者,當以溫藥和之」《痰飲咳嗽病篇》是也。外感咳喘,多忌五味子、白芍等酸斂止澀之品.此則與麻、桂、細辛等溫宣藥同用,正使藥力不純然外散,而欲取其內宣之功。與單純月酸收止咳之義,又有不同,可見經方用藥配伍之妙。其小青龍湯加減法,疑為後人所補,與仲景用藥之准則,似不甚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