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方「葛根湯證」的組成、症狀及應用時機

雲端中醫編輯組 - 最後更新:2021-08-22

葛根湯證的傳統中醫證型介紹

同名證候:

葛根湯之組成

葛根湯之組成是:葛根四兩、麻黃三兩(去節)、桂枝二兩(去皮)、芍藥二兩、生薑三兩(切)、炙甘草二兩、大棗十二枚(擘)
古法服用葛根湯的程序,是先煮麻黃、葛根,去除沫之後,再將這七味藥煎煮後去渣,微發汗即可。其餘調養方法與桂枝湯一樣。
禁忌:不能吃生冷、黏膠不易消化、肉麵、酒類、乳酪、惡臭相關食物,也不能吃五辛(大蒜、蔥、薤、小根蒜、韭菜、興渠),主要是避免損傷胃氣。(原文見參考典籍)。

葛根湯證之《傷寒論》原文主要內容與解釋

葛根湯證的運用時機,主要出自於以下《傷寒論》條文:
太陽病,項背強幾幾、無汗、惡風,葛根湯主之。
太陽與陽明合病者,必自下利,葛根湯主之。
原文意思是:得到太陽病之後,若是為「無汗惡風」,就是葛根湯證,主要症狀就是:發熱、惡風寒、頭痛、脖子緊痛、上背緊痛、無汗、脈浮緊等。
葛根湯證,主要應用於太陽病範疇
葛根湯證,主要應用於太陽病範疇
另一個運用時機是:「太陽與陽明合病」,指的是「太陽病」與「陽明病」同時發病。從葛根湯證來看,仍然以太陽表證為主,有發熱、惡風寒、頭痛、無汗症狀,其下利不是裡虛、裡熱的下利,屬於風寒表證下利,則多為水糞雜下,而無臭穢及肛門灼熱感,仍以解表為先。

葛根湯證之症狀辨別

葛根湯證又稱為「太陽表實經輸不利證」或「太陽傷寒兼經氣不舒證」。此方證主要病機是麻黃湯證的「風寒束表,衛陽被遏」,加上「項背強几几」,脖子與背部很緊不舒服,不能活動自如,是風寒之邪侵犯太陽經(膀胱經),經絡氣血不通所造成的症狀
此方證一定要與「桂枝加葛根湯證」相比較,症狀幾乎都是一樣的,關鍵差異是「桂枝加葛根湯證」是「有汗」,葛根湯證為「無汗」。就脈學而言,「桂枝加葛根湯證」是脈浮緩,而葛根湯證是脈浮緊。
葛根湯治療下利,其中「葛根」這味藥是關鍵,此藥既可辛散解表,又可升津止利,後世稱「逆流挽舟法」,由此可見太陽病會影響胃腸之證候。
另外一方提到太陽與陽明合病時,不下利而出現「嘔」,這是運用「葛根加半夏湯」,可見項強、嘔、利,均以「葛根湯」為主,解散風寒, 如果還有嘔吐者,加上「半夏」以降其逆。

張仲景於傷寒論中運用本方時機

這裡將張仲景於傷寒論中運用本方時機列出,請自行參考本文相關典籍之原條文:
  1. 葛根湯治療太陽傷寒項背強几几。見31條
  2. 用於治療太陽陽明合病之下利或嘔。見32、33條
  3. 《金匱要略》治療雜病時,運用本方治療欲作剛痙。

現代中醫運用葛根湯之疾病

現代臨床,每多用於呼吸系統、神經系統病症的治療,同時亦可用於其他系統病症的治療,分類如下:
  1. 呼吸系統:以發熱惡寒、頭痛頸強、脈浮為臨床應用要點。臨床上諸多呼吸系統病症如流行性感冒、急性支氣管炎、肺炎、過敏性鼻炎、慢性副鼻竇炎等,如符合上述表寒病機者,均可酌情選用本方治療。
  2. 神經運動系統:現代臨床將之廣泛運用葛根湯於各類神經運動系統功能障礙,例如:頸椎病、面神經麻痹、纖維肌痛症、各類神經性疼痛、各類病症所致的運動功能障礙、梨狀肌綜合症、坐骨神經痛、五十肩、肩凝證,多發於中老年期,其病機不離氣血失調、經脈不和,而其病因每與寒濕凝滯經絡密切相關。
  3. 消化系統:依照傷寒論所述,葛根湯可治療太陽、陽明合病之下利證,所以現代臨床常用於治療多種消化系統病症,例如:痢疾、腸炎、胃腸型感冒、小兒秋季腹瀉...等。
  4. 五官科病症:五官科相關疾病,亦可運用葛根湯。例如:牙痛、麥粒腫、眼臉膿腫、重聽、口鼻燥熱、失音...等等。

現代實驗室對葛根湯之研究

  1. 發汗作用差異研究:日本學者曾對10例患者分別投與「葛根湯」、「麻黃湯」與「桂枝湯」,並於服藥後5、10、15、20、30分鐘以醫用熱像儀觀察其項背部溫度變化。結果「葛根湯」組投與後5~20分鐘皮膚溫度逐漸上升,30分鐘時有下降趨勢。麻黃湯投藥10分鐘後開始出汗,熱象圖皮膚溫度下降。桂枝湯組服藥後皮膚溫度上升,未見汗出,且至測試結束時皮膚溫度亦未見明顯變化。說明三方雖同為發汗退熱之劑,但亦存在差別。
  2. 抗炎作用及對支氣管平滑肌作用:針對大鼠研究,發現本方具有抗炎作用,對多種平滑肌具有收縮抑製作用。從離體心臟方試驗顯示,本方有減少心搏次數的傾向,但心收縮力明顯增強,提示其有強心作用。
  3. 抗過敏及免疫反應:研究發現葛根湯可抗過敏,使T3細胞(免疫細胞)活化。
  4. 抗血栓形成:實驗發現葛根湯對血小板聚集有明顯的量效關係,隨劑量的增大,作用增強,並可顯著對抗血栓形成。
  5. 活化巨噬細胞:研究發現葛根湯可以活化白血球內的巨噬細胞,對於死亡細胞、細胞殘片及病原體進行噬菌作用(吞噬與消化),並活化淋巴球或其他免疫細胞,加快其對病原體作出反應的時間。

造成葛根湯證的1種主要原因

葛根湯證的舌相與脈相

舌相

脈相

葛根湯證的臨床症狀或疾病

葛根湯證的相關證型

葛根湯證的常用方劑

葛根湯證的可能經絡型態或現象

探討「葛根湯證」的經絡型態之前,必須先理解「有汗」與「無汗」的判斷方法,請先閱讀本文(點選閱讀)。

「葛根湯證」的經絡型態,常見於「膀胱經虛證」及陽虛之相關經絡體質現象,偶爾伴隨腎經虛證,列舉幾種如下:

葛根湯證的個人化分析

你認為自己有符合這個證候嗎?

沒有

葛根湯證的相關典籍

本文參考之現代書籍

  • 熊曼琪主編,中醫藥學高級叢書《傷寒論》,人民衛生出版社
  • 中國中醫研究院,《中醫證候鑑別診斷學》,人民衛生出版社

傷寒論原文

  • 太陽病,項背強几几,反汗出惡風者,桂枝加葛根湯主之。(14)
  • 太陽病,項背強几几、無汗、惡風,葛根湯主之。(31)
  • 太陽與陽明合病者,必自下利,葛根湯主之。(32)
  • 太陽病,無汗而小便反少,氣上衝胸,口噤不得語,欲作剛痙,葛根湯主之。
  • 太陽與陽明合病,不下利,但嘔者,葛根加半夏湯主之

歷代註解原文

  • 《註解傷寒論·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中》成無己:太陽病項背強几几,汗出惡風者,中風表虛也。項背強几几,無汗惡風者,中風表實也。表虛宜解肌,表實宜發汗,是以葛根湯發之也。
  • 《傷寒論條辨·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中》方有執:太陽病項背強几几與上篇(指笫14條桂枝加葛根湯證)同者,風寒過太陽之營衛,初交陽明之經絡,經絡同,所以風寒皆然也。無汗者,起自傷寒,故汗不出,乃上篇之反對,風寒之辨別也。惡風乃惡寒之互文,風寒皆通惡,而不偏有無也。夫以太陽中風,項背強几几,汗出,惡風,用桂枝加葛根湯論之,則此太陽傷寒,無汗惡風,項背強几几,當用麻黃加葛根,而用葛根湯者何哉?蓋几几乃加陽明之時,喘已不作,故去杏仁,不用麻黃湯之全方,不可以麻黃加為名,而用麻黃、桂枝、甘草、葛根以為湯者,實則是麻黃加之規制也。用姜、棗、芍藥者,是以陽明屬胃,胃為中宮,姜棗皆和中之物,芍藥有緩中之義也。不須啜粥,麻黃類例也。
  • 《醫宗金鑒·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注·辨痙濕喝脈證並治》:此略其證脈,單舉痙之頸項強急者,以明其治也。太陽脈下項循肩挾脊;陽明脈循喉嚨入缺盆,貫隔,下乳內廉。太陽主後,前合陽明;陽明主前,後合太陽,今邪壅於二經之中,故有几几拘強之貌也。太陽之強,不過頸項強;此痙之強,則不能俯仰,連項胸背而俱強,故曰項背強几几也。無汗、惡風,實邪也,宜葛根湯發之,即桂枝湯加麻黃、葛根,兩解太陽陽明之邪也。
  • 《傷寒論集注·辨太陽病脈證篇並治第一》張隱庵:自此以下凡四節皆論太陽分部之表,陽邪薄之而下入也。夫邪薄於太陽之表,而為太陽病項背強几几,則循於太陽之分部矣。邪拒於表,故無汗。從表而入於肌,故惡風,葛根湯主之。
  • 《傷寒來蘇集/傷寒附翼/太陽方總論》柯韻伯:......几几更甚於項強,而無汗不失為表實,脈浮不緊數,是中於鼓動之陽風,故以桂枝湯為主,而加麻葛以攻其表實也。葛根味甘氣涼,能起陰氣而生津液,滋筋脈而舒其牽引,故以為君。麻黃、生薑能開玄府腠理之閉塞,祛風而發汗,故以為臣。寒熱俱輕,故少佐桂、芍,同甘棗以和里。此於麻桂二方之間,衡其輕重,而為調和表裡之劑也。......要知葛根秉性輕清,賦體厚重,輕可去實,重可鎮動,厚可固里,一物而三美備,然惟表實里虛者宜之,胃家實者,非所宜也。故仲景於陽明經中不用葛根。
  • 《絳雪園古方選注/汗劑》王晉三:葛根湯即桂枝湯加麻黃、倍葛根以去營實,小變麻桂之法也。獨是葛根、麻黃治營衛實,桂枝、芍藥治營衛虛,方中虛實互復者,其微妙在法。先煮麻黃葛根減二升,後納諸藥,則是發營衛之汗為先,而固表收陰襲於後,不使熱邪傳入陽明也。故仲景治太陽未入陽明者,用以驅邪,斷入陽明之路,若陽明正病中,未嘗有葛根之方。
  • 《曹氏傷寒金匱發微合刊·傷寒發微·太陽篇》曹穎甫:太陽之氣,衛外之陽氣也,合營衛二氣以為用者也。氣之化為水者,汗也,故稱太陽寒水。寒水者,里氣為表寒所化,與病邪俱去之大機轉也。設寒水不能外洩為汗,郁於經輸之內,為強為痛;陷於足陽明胃,下洩而為利;上泛而為嘔,故必用升提之品,將內陷之邪提出,然後太陽寒水乃能從肌滕皮毛外洩而為汗,此葛根湯之作用也。獨怪近世庸工,於大熱之陽明腑證,往往漫投葛根。夫清陽明之熱,自有白虎承氣二方,安用此升提之品乎?元人張潔古妄以為陽明仙藥,並言邪未入陽明,不可輕用。不知桂枝加葛根湯及葛根湯二方,果為邪入陽明證乎?抑邪入陽明之後,可用麻黃、桂枝以發皮毛肌腠之汗乎?李時珍本草猶採其說,真所謂大惑不解矣。按次節下利(指32條)與首節(指本條)下陷經輸同,故但用葛根湯本方以升提之,三節(指33條)不下利但嘔,為水氣上逆,故加生薑、半夏以抑之,所謂同中求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