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生薑,甘草)瀉心湯證,應付現代人寒熱錯雜體質!

雲端中醫編輯組 - 最後更新:2021-10-31

半夏(生薑,甘草)瀉心湯證的傳統中醫證型介紹

同名證候:

半夏(生薑、甘草)瀉心湯之組成

  • 半夏瀉心湯的組成是:半夏(半升)、黃芩、乾薑、人參、炙甘草(各三兩)、黃連一兩、紅棗12枚。
  • 生薑瀉心湯的組成,是將半夏瀉心湯的乾薑減為一兩,加入生薑四兩(切)。
  • 甘草瀉心湯的組成,是將半夏瀉心湯的炙甘草增至四兩。
這三個方劑組成幾乎一樣,差異在於乾薑與生薑,以及炙甘草的量大小,可見傷寒論的方劑是相當精確且非常重視比例的。
這三個方劑主要針對體內因為寒熱錯雜,中焦痞塞、升降失常所導致嘔吐為主的證候。「半夏瀉心湯」以半夏為君藥,其性辛滑走散,和胃而降逆氣,止煩嘔,合乾薑之辛溫,能溫中散寒,消痞結。
又用黃芩、黃連之苦寒瀉降,清熱和胃,佐以人參、大棗、甘草之甘溫補中,助脾胃運化以復其升降之職,全方寒溫並用,辛開苦降,佐以甘溫,故能雙解寒熱之邪,令脾胃功能復常。
「生薑瀉心湯」重用生薑為君藥,因為體內水飲食滯較嚴重,運用生薑辛溫善散,宣洩水飲。「甘草瀉心湯」加重炙甘草用量而成,其甘溫補中,健脾和胃,以緩客氣之上逆,使脾胃健而陰陽調而升降協調。

半夏(生薑、甘草)瀉心湯證之《傷寒論》原文主要內容與解釋

  1. 傷寒五六日,嘔而發熱者,柴胡證具,而以他藥下之,柴胡證仍在者,復與柴胡湯。此雖已下之,不為逆,必蒸蒸而振,卻發熱汗出而解。若心下滿而硬痛者,此為結胸也,大陷胸湯主之。但滿而不痛者,此為痞,柴胡不中與之,宜半夏瀉心湯。(149)
  2. 傷寒汗出解之後,胃中不和,心下痞硬,乾噫食臭,脅下有水氣,腹中雷鳴下利者,生薑瀉心湯主之。(157)
  3. 傷寒中風,醫反下之,其人下利日數十行,谷不化,腹中雷鳴,心下痞硬而滿,乾嘔心煩不得安。醫見心下痞,謂病不盡,復下之,其痞益甚,此非結熱,但以胃中虛,客氣上逆,故使硬也,甘草瀉心湯主之。(158)
這三個方劑,是指「柴胡證」仍在,當以柴胡湯和解其邪,而反誤用攻下,所幸正氣較強,病未因誤下致變,柴胡證的相關症狀還有,但因治療不當,損傷脾胃之氣且邪陷入裡,導致「寒熱錯雜」於中,脾胃升降失常,形成「心下痞」的現象,胃部悶脹、食慾不佳、嘔吐、心煩、腹瀉與腸鳴。
傷寒後胃中不和,體內寒熱邪氣滯於中,損傷脾胃,則運化失健,造成水飲內停、穀物不化,障礙中焦氣機流通,水飲食滯所以心下痞滿而硬,水氣橫逆下趨,流走腸間,因此會出現腸鳴腹瀉,運用「生薑瀉心湯」和胃散水而消痞。
半夏瀉心湯證,以心下痞,嘔而腸鳴為主。生薑瀉心湯證,水飲食滯較著,故以心下痞硬,腹中鳴叫、腹瀉為主。甘草瀉心湯證,主要是脾胃虛弱,氣機痞塞較嚴重,所以心下痞硬而滿,乾嘔心煩不得安為主。
這三種方證病機、證候大體相似,只是重點不同,半夏瀉心湯為其代表方劑,生薑瀉心湯重在宣散水氣,甘草瀉心湯重在補中和胃。

張仲景於傷寒論中運用本方時機

這裡將張仲景於傷寒論中運用本方時機列出,請參考本文相關典籍之原條文:
  • 《金匱要略》用治狐惑之為病,狀如傷寒,默默欲眠,目不得閉,臥起不安,蝕於喉為惑,蝕於陰為狐,不欲飲食,惡聞食臭,其面目乍赤、乍黑、乍白。蝕於上部則聲喝。
  • 嘔而腸鳴,心下痞者,半夏瀉心湯主之。(《金匱要略》第十七篇)

現代中醫運用半夏(生薑、甘草)瀉心湯之疾病

  1. 消化系統疾病:凡因寒熱錯雜於中,損傷脾胃,導致中焦升降失司,證見心下痞悶、嘔吐,腸鳴、下利,食慾不振者均可應用半夏(生薑、甘草)瀉心湯或加減治療。近代用於治療很多消化系疾病,例如:胃脘嘈雜、嘔吐酸水、胃食道逆流、口臭、噯氣、厭食、食慾不振、胃炎(急性胃炎、淺表性胃炎、萎縮性胃炎、糜爛性胃炎、膽汁返流性胃炎、幽門梗阻、賁門痙攣)、十二指腸炎、潰瘍(胃潰瘍、胃十二指腸潰瘍、胃竇部潰瘍、胃角部潰瘍、胃大彎潰瘍、胃小彎潰瘍、消化系潰瘍)、上消化道出血、消化系潰瘍大出血、大腸激擾綜合症、賁門痙攣、急性腸炎、腹瀉、慢性結腸炎、小兒暑瀉、小兒消化不良、胃下垂、便秘、胃扭轉、膽襄炎、消化道腫瘤(胰頭腫瘤、賁門癌、食道中段癌術後綜合症)、病毒性肝炎、慢性活動性肝炎轉氨酶持續異常,胃粘膜脫垂、多涎症、假性胰腺襄腫等。
  2. 精神疾病:甘草瀉心湯方劑治尤其可改善各種自律神經失調症狀,包含各種精神病,例如:嚴重失眠、精神官能症、狐惑病、臟躁、歇斯底里、惡夢、夜遊症、癲病,尤其是「白塞氏綜合症」,類似於《金匱要略》之狐惑病之精神恍惚不安,治療效果很好。
  3. 泌尿系統:有醫家將本方用於治療腎病綜合症或腎功能衰竭,因這些病患雖病位在腎,但就臨床證候而言,濕濁瀰漫,寒熱錯雜於中,中焦升降失常,常出現心下痞悶,噁心嘔吐,口乾口苦,大便不調。此外,還有報道,用治尿路感染、腎炎尿毒症尿素性腸炎獲得療效。
  4. 循環系統:凡屬寒熱錯雜,心下滿悶,噁心欲嘔,或嘔吐痰涎,食少腹脹,心悸胸悶,或心律不齊等心血管疾病,可用本方或其加減治療取效。據報道屬此證候之心悸、胸痹、高血壓、病毒性心肌炎、心力衰竭、心肌炎、心律失常,均可用本方治療。
  5. 婦科或男科陰部疾病:由於濕熱或痰熱內阻,致胸院痞悶,噁心嘔吐,或腸鳴腹瀉,寒熱夾雜,脾胃不和,升降失司者,均可用本方或加減治療。較多地用於妊娠惡阻的治療。陽痿、遺精,改善陰部或龜頭潰爛、腫癢有一定效果。
  6. 癌症:有醫家運用半夏瀉心湯治療食道癌、胰頭腫瘤、膽囊癌致肝轉移、賁門癌,均取得滿意療效。近幾年有報道用半夏瀉心湯配合化療,減少化療的毒副作用的。
  7. 其他:有醫家運用半夏瀉心湯還治療呼吸系統的痰熱喘咳、慢性支氣管炎;神經系統的失眠、頭痛、梅核氣。生殖系統的陽痿、早洩、遺精。五官科的過敏性鼻炎、口舌生瘡、梅尼爾氏綜合徵、慢性牙齒疾病。外科的手術後頑固性嘔吐,眼科術後嘔吐;皮膚科的濕疹、帶狀皰疹。此外,亦有報道用本方治療嗜酸性細胞增多症、舞蹈症、午時腋汗等,均有療效。

現代實驗室對半夏瀉心湯之研究

  1. 對胃潰瘍的防治與滅菌作用:半夏瀉心湯可清除幽門螺旋桿菌,明顯降低胃炎的復發率。體外抑菌試驗證實黃連、黃芩、乾姜、黨參、甘草均有不同程度的直接殺滅幽門螺旋桿菌的作用。這些藥物還可以消除胃腸及肝、膽等的慢性炎症,並能拮抗炎性反應物質所致的變態反應和攻擊因子,有利於炎症的消失。。
  2. 抗缺氧作用:李氏報道,本方的水醇法提取液,每10g體重動物給藥200mg,經多種動物模型試驗,均有明顯的抗缺氧作用。可提高腦組織對缺氧的耐受力和降低腦組織的耗氧量,從而產生明顯的抗缺氧作用,使急性缺氧的動物存活時間顯著延長。
  3. 關於心下痞實質的探討:孫氏對75例心下痞病人進行了胃鏡分析,除1例正常、1例胃癌外,余73例均為胃炎。由此推論,心下痞多為胃部炎症引起,其中以淺表性胃炎居多。心下痞偏寒者,多為局部貧血,缺血,微循環障礙的慢性炎症;偏熱者為組織充血、水腫、局部代謝增強的急性炎症,或慢性炎症的急性發作。
  4. 心下痞硬和去甲腎上腺素的關係:日人土佐寬順等對11名患者於禁食3小時進行抽血,並立即進行腹診。結果表明,心下痞硬者,血中去甲腎上腺素水平明顯升高,由此認為,心下痞硬的發生與交感神經功能相關。

造成半夏(生薑,甘草)瀉心湯證的3種主要原因

半夏(生薑,甘草)瀉心湯證的舌相與脈相

舌相

脈相

半夏(生薑,甘草)瀉心湯證的臨床症狀或疾病

半夏(生薑,甘草)瀉心湯證的相關證型

半夏(生薑,甘草)瀉心湯證的常用方劑

半夏(生薑,甘草)瀉心湯證的常用穴道

半夏(生薑,甘草)瀉心湯證的可能經絡型態或現象

從大量現代人的經絡型態發現,多數人三焦經與大腸經實證,而下半身膽經與胃經虛證,很明顯在少陽經、陽明經呈現上實下虛,上熱下寒之經絡現象

而現代人常見的鐵三角經絡型態,本容易出現少陽證,此種經絡型態容易體內化熱,其中一種變化型相當明顯,而若經常食用寒涼食物、或喝冰水,自然體內容易寒熱夾雜,而出現本證。列舉幾種常見經絡型態如下:

半夏(生薑,甘草)瀉心湯證的個人化分析

你認為自己有符合這個證候嗎?

沒有

半夏(生薑,甘草)瀉心湯證的相關典籍

本文參考之現代書籍

  • 熊曼琪主編,中醫藥學高級叢書《傷寒論》,人民衛生出版社
  • 中國中醫研究院,《中醫證候鑑別診斷學》,人民衛生出版社

歷代註解原文

  • 《傷寒論條辨·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中》方有執:若心下滿以下二節,乃復言其變,以出其治,結胸乃其變之重者,以其重而結於胸,故從大陷胸湯,痞則其變之輕者,以其輕而痞於心,故用半夏瀉心湯。
  • 《傷寒來蘇集·傷寒論注·卷二·瀉心湯證》柯韻伯:嘔而發熱者,小柴胡症也。嘔多雖有陽明症,不可攻之。若有下症,亦宜大柴胡而以他藥下之,誤矣。誤下後有二症者,少陽為半表半里之經,不全發陽,不全發陰,故誤下之變,亦因偏於半表者成結胸,偏於半里者心下痞耳。此條本為半夏瀉心而發,故只以痛不痛分結胸與痞,未及他症。
  • 《傷寒貫珠集·太陽篇下》尤在涇:結胸及痞,不特太陽誤下有之,即少陽誤下亦有之,柴胡湯證具者,少陽嘔而發熱及脈弦口苦等證具在也,是宜和解而反下之,於法於逆,若柴胡證仍在者,復與柴胡湯,和之即愈,此雖已下之,不為逆也。蒸蒸而振者,氣內作而與邪爭勝,則發熱汗出而邪解也。若無柴胡證,而心下滿而硬痛者,則為結胸;其滿而不痛者,則為痞。均非柴胡所得而治之者矣,結胸宜大陷胸湯,痞宜半夏瀉心湯,各因其證而施治也。
  • 《傷寒溯源集·太陽中篇》錢天來:他藥者,即承氣之類,非有別藥也……若誤下之後,無他變證,若柴胡證仍在者,當復以前對證之柴胡湯,必身體蒸蒸而振。蒸蒸,身熱汗欲出之狀也。振者,振振然搖動之貌,即寒戰也。言膚體蒸蒸然,卻發熱汗出而邪氣解矣。其所以戰而後汗者,以下後正氣已虛,難於勝邪,故必戰而後汗也。如此,則雖有從前他藥誤下之失,已幸而不為變逆矣。若誤下之後,柴胡證不仍在者,則邪氣必乘虛陷入矣,邪陷而心下滿,按之硬痛者,此為熱入之結胸也,以大陷胸湯主之。若但滿而按之不痛,其非硬結可知,已屬氣痞......宜半夏瀉心湯。
  • 《傷寒論淺注補正·辨太陽病脈證下》唐容川:柴胡是透隔膜而外達滕理;陷胸是攻隔膜而下通大腸;瀉心等湯,則只和隔膜以運行之,皆主隔膜間病,而有內外虛實之分。
  • 《註解傷寒論·辨太陽病脈證並治法第七》成無己:辛入肺而散氣,半夏之辛,以散結氣;苦入心而洩熱,黃芩、黃連之苦,以洩痞熱;脾欲緩,急食甘以緩之,人參、甘草、大棗之甘,以緩之。
  • 《傷寒來蘇集·傷寒附翼·太陽方總論》柯韻伯:蓋瀉心湯方,即小柴胡湯去柴胡加黃連乾薑湯也。不往來寒熱,是無半表症,故不用柴胡。痞因寒熱之氣互結而成,用黃連、乾薑之大寒大熱者,為之兩解,且取其苦先入心,辛以散邪耳。故君以半夏,生薑能散水氣,姜善散寒氣。凡嘔後痞硬,是上焦津液已於,寒氣留滯可知,故去生薑而倍乾薑。痛本於心火內郁,故仍用黃芩佐黃連以瀉心也。乾薑助半夏之辛,黃芩助黃連之苦,痞硬自散。用參、甘、大棗者,調既傷之脾胃,且以壯少陽之樞也。
  • 《傷寒貫珠集·太陽篇下·太陽救逆法第四》尤在涇:痞者,滿而不實之謂,夫客邪內陷,即不可從汗洩,而滿而不實,又不可從下奪,故惟半夏、乾薑之辛,能散其結。黃連黃芩之苦,能洩其滿。而其所以洩與散者,雖藥之能,而實胃氣之使也。用參、草、棗者,以下後中虛,故以益氣,而助其藥之能也。
  • 《傷寒貫珠集·太陽篇下》尤在涇:汗解之後,胃中不和,既不能運行真氣,並不能消化飲食,於是心中痞硬,乾噫食臭,(金匱〉所謂中焦氣未和,不能消谷,故令噫是也。噫,噯食氣也。脅下有水氣,腹中雷鳴下利者,土德不及而水邪為殃也。故以瀉心湯消痞,加生薑以和胃。
  • 《傷寒論淺注·辨太陽病脈證》陳修園:傷寒汗出,外邪已解之後,唯是胃中不和,不和則氣滯內結,故為心下痞硬,不和而氣逆而上衝,故為乾噫。蓋胃為所司者,水谷也,胃氣和則谷消而水化矣,茲則谷不消而作腐,故為食臭,水不化而橫流,故脅下有水氣。腹中雷鳴下利者,水谷不消,糟粕未成而遽下,逆其勢則不平,所謂物不其得平則鳴者是也,以生薑瀉心湯王之。
  • 《傷寒論戌注補正·辨太陽病脈證下》唐容川:水氣二字,仲景明言有水復有氣,若有水不有氣,則水停而氣不鼓之,不雷鳴矣;有氣不有水,則氣行而水不激之,亦不雷鳴矣。惟水與氣爭趨,是以雷鳴下利。
  • 《傷寒論辨證廣注·辨太陽病脈證並治法下》汪芩友:傷寒於表,表病以汗出而得解者,胃中以汗出而欠和,夫胃為津液之主,汗後則津液亡故也。胃不和,則脾氣困而不運,以故心下痞硬,痞硬者,濕與熱結也。噫,飽食息也,食臭,噯饋酸也,傷寒初解,脾胃尚弱,飲食不化,以故乾噫食臭也。脅下有水氣者,中州土准,不能滲濕散熱,以故成水而旁滲於脅下也。腹中雷鳴者,脾為陰,胃為陽,陰陽不和,因搏擊有聲也。夫陰陽不和,則清濁亦不分,濕熱下注而為利也。故與瀉心湯以開痞清濕熱,兼益脾胃之氣。可見痞證,不皆由誤下而成,有汗後津液乾,脾胃氣虛,陰陽不能升降而成痞者,醫人不可以不察也。
  • 《傷寒論譯釋·下編·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下》陳亦人:由於胃虛氣滯,納運失常,水谷停留,濕熱稚聚,所以在心下痞硬的同時,還有消化不良的乾噫食臭,水氣不化而流走腸間的腸鳴下利。所謂"脅下有水氣」,實際是腸中有水氣,因為升降結腸的部位正當兩脅的下方。正由於這種痄證兼有水食不化,所以用生薑瀉心湯苦洩辛開兼和胃散水。
  • 《傷寒論條辨·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中》方有執:生薑、大棗,益胃而健脾,黃芩、黃連,清上而堅下,半夏、乾薑,蠲飲以散痞,人參、甘草,益氣而和中。然則瀉心者,健其脾而脾輸,益其胃而胃化,斯所以為瀉去其心下痞硬之渭也。
  • 《絳雪園古方選注·和劑》王晉三:瀉心湯有五,總不離乎開結、導熱、益胃,然其或虛或實,有邪無邪,處方之變,則各有微妙。先就是方胃陽虛不能行津液而致痞者,惟生薑辛而氣薄,能升胃之津液,故以名湯。乾薑、半夏破陰以導陽,黃芩、黃連洩陽以交陰,人參、甘草益胃安中,培植水谷化生之主宰,仍以大棗佐生薑,發生津液,不使其再化陰邪,通方破滯宣陽,是亦瀉心之意也。
  • 《醫宗金鑒》:名生薑瀉心湯者,其義重在散水氣之痞也。生薑、半夏散脅下之水氣;人參、大棗補中州之土虛;乾薑、甘草以溫里寒,黃芩、黃連以瀉痞熱,備乎虛水寒熱之治,胃中不和下利之痞,焉有不愈者乎?
  • 《傷寒尋源·下集》呂杻村:君以生薑,兩擅散邪逐飲之用,而熱之格於上者,用芩連之苦以瀉之,寒之格於下者,用乾薑半夏之溫以瀉之,復以人參、甘草、大棗和養胃氣,使邪不能犯正而痞自解。以痞在心下,故方以瀉心名,此寒熱錯雜之邪,故以寒熱錯雜之藥治之,而一一對證,制方之義精矣。
  • 《註解傷寒論·辨太陽病脈證並治法第七》成尤己:傷寒中風,是傷寒或中風也。邪氣在表,醫反下之,排其腸胃而氣內陷也。下利日數十行,谷不化,腹中雷鳴者,下後里虛胃弱也。心下痞硬,乾嘔心煩,不得安者,胃中空虛,客氣上逆也。與瀉心湯以攻表,加甘草以補虛,是內損陰氣,故加甘草。
  • 《傷寒來蘇集傷寒論注·瀉心湯證》柯韻伯:上條是汗解後水氣下攻症,此條是誤下後客氣上逆症,總是胃虛而稍有分別矣上條腹鳴下利,胃中猶寒熱相半,故雲不和。此腹鳴而完谷不化,日數十行,則痞為虛痞,硬為虛硬,滿為虛滿也明矣。上條因水氣下趨,故不煩不滿。此虛邪逆上,故心煩而滿。蓋當汗不汗,其人心煩,故於前方去人參而加甘草。下利清谷,又不可攻表,故去生薑而加乾薑。不曰理中仍名瀉心者,以心煩痞硬,病本於心耳。
  • 《傷寒論辨證廣注·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下》汪芩友:其人下利日數十行,則胃中之物已盡,何由而不為虛,況醫復下之而益甚,愈可知其非實證矣,若猶是實證,則仲景當曰,必曰硬而痛,不曰硬而滿矣,只此滿字,而虛實之證瞭然。
  • 《傷寒論淺注·辨太陽病脈證》陳修園:此一節,承上節胃不和而言胃中虛之證也。傷寒中風,醫反下之,虛其腸胃,則水寒在下而不得上交,故其人下利日數十行,谷不化,腹中雷鳴。火熱在上而不得下濟,故其入心下硬而滿,乾嘔心煩不得安,此上下水火不交之理,本來深奧,醫者不知,只見其心下痞,謂邪熱之病不盡,復誤下之,則下者益下,上者益上,其痞益甚,此非結熱,但誤下以致胃中虛,客氣乘虛上逆,故使心下硬也,以甘草瀉心湯主之,此交上下者,調其中之法也。
  • 《傷寒論輯義·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下》丹波元簡:谷不化...…以完谷不化為解,非也。謂胃弱不能轉運,故水谷不得化,留滯於腹中,作響而雷鳴也。
  • 《傷寒論條辨·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中》方有執:甘草大棗之甘,益反下之虛,於姜半夏之辛,散上逆之滿,黃芩、黃連之苦,解邪熱之煩,.....不用參術,惡益氣也,用大棗,取滋乾也。以既誤復誤而益甚,故用芩連以為乾薑之反佐,協同半夏以主散。
  • 《傷寒來蘇集·傷寒附翼·太陽方總論》錢天來:此方以甘草為君,前代名家,皆疑其為甘補緩中之藥,非滿所宜,注中皆含糊抹過,而不能明言其故。余註解素問諸篇,始甘性雖緩,其補瀉之用,於五臟各有不同,故臟氣法時論云,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脾欲緩,急食甘以緩之,此皆用其甘和補緩之性也。((傷寒溯源集·太陽中篇·心下病證治))柯韻伯:本方君甘草者,一以瀉心而除煩,一以補胃中之空虛,一以緩客氣之上逆也。倍加乾薑者,本以散中宮下藥之寒,且以行芩、連之氣而消痞硬,佐半夏以除嘔,協甘草以和中,是甘草得位而三善備,乾薑任重而四美具矣。
  • 《醫宗金鑒》:方以甘草命名者,取和緩之意也。用甘草、大棗之甘,補中之虛,緩中之急;半夏之辛,降逆止嘔;芩、連之寒,瀉陽陷之痞熱;乾薑之熱,散陰凝之塞。緩中降逆,瀉痞除煩,寒熱並用也。
  • 《傷寒論類方·瀉心湯類》徐靈胎:兩次誤下,故用甘草以補胃,而痞自除,俗醫以甘草滿中,為嘔吐禁用之藥,蓋不知虛實之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