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黃附子細辛湯證,現代人陽虛體質面對感冒必學!

雲端中醫編輯組 - 最後更新:2021-11-14

麻黃附子細辛湯證的傳統中醫證型介紹

同名證候:

麻黃附子細辛湯之組成

麻黃附子細辛湯之組成是:麻黃(二兩,去節)、細辛(二兩)、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
古法服用麻黃附子細辛湯的程序,是將麻黃先煮,去沫之後與剩餘的兩味藥煮後去渣,溫熱服用。由於附子有毒,必須先炮製後才能服用。
關於附子的炮製方法有很多種。從漢代至唐代均沿用「炮、燒、煨、炒」為主,宋代以後運用液體輔料炮製,包括:水洗,水浸、鹽浸、醋浸、薑汁浸、黃連炒、黑豆煮、甘草制...等等,目代在於去除毒性。
本方由麻黃、附子、細辛三味藥組成。方中麻黃解表邪,附子溫腎陽,細辛氣味辛溫雄烈,佐附子以溫經,佐麻黃以解表,三藥合用,於溫經中解表,於解表中溫陽。
本方雖為雖然主要用於少陰病與太陽病並病而設立,但因其主要作用是溫經通陽散寒,所以任何因為寒邪痹阻,陽氣失展的病證,用之多有良效,並不限於治療感冒

麻黃附子細辛湯證之《傷寒論》原文主要內容與解釋

麻黃附子細辛湯的運用時機,主要出自於以下《傷寒論》條文:
少陰病始得之,反發熱,脈沈者,麻黃細辛附子湯主之。(301)
少陰病是屬於「寒證」,是不會發燒的,但是這時候卻發燒了,可見這不是單純的少陰病。發燒是太陽病的典型症狀,是典型「表證」,脈象應該是浮脈,但是現在反而是沉脈(少陰病脈象),所以也不是單純的太陽病,所以這是屬於太陽、少陰並病,這時候就運用「麻黃附子細辛湯」
太陽與少陰並病
太陽與少陰並病時,運用麻黃附子細辛湯
因為是太陽、少陰並病,稱之為「太陽與少陰兩感證」,兩經兼病,亦即「表裡同病」,此證出現少陰里虛之脈,但沒有出現腹瀉、手腳冰冷等少陰陽虛陰盛之症狀,所以少陰陽雖虛,但是不嚴重,所以用表裡同治,運用溫陽發汗法。
如果出現腹瀉、手腳冰冷,代表少陰陽虛嚴重,里證為主,治療方法就應該溫里,急救少陰之陽(例如:四逆湯),就不應該運用此方。此證還出現太陽表證,所以應該還有惡寒、無汗症狀,這應該是張仲景認為大家都知道,所以沒有寫出來。
為什麼太陽病會與少陰病同時存在呢?這是因為原本陽虛體質的人,感受到外寒之邪,陽氣本來就虛弱,所以脈不浮而沈,但未全陷入少陰狀態,所以出現發燒。用太陽病去治不對,用少陰病治也不對,所以就運用此方。所以這會是陽虛體質的感冒常用方!
由於每個人陽虛程度不同,實務上運用此方時,經常與「四逆湯」交替運用,因為有時候運用此方之後,病仍然沒有痊癒,出現全身痛等表證存在,運用四逆湯溫里壯陽,固其根本。

麻黃附子細辛湯證之症狀辨別

此方只有短短幾個字,但是歷朝分析在運用此方時,還提出幾個關鍵症狀,列之如下:
  1. 頭痛、偏頭痛:《醫貫》提到:「有頭痛連腦者,此系少陰傷寒,宜本方不可不知」。《十便良方》也提出:「麻黃附子細辛湯治頭痛,痛連腦戶,或但額頭與眉相引,如風所吹,如水所濕,遇風寒則劇,常欲得熱物責,此是風寒客於足太陽之經,隨經入腦,搏於正氣,其脈微弦而緊,謂之冷風頭痛。」《蘭室秘藏》也提到:「少陰經頭痛,三陰三陽經不流行,而足寒氣逆為寒厥,其脈沈細,麻黃附子細辛湯為主。」
  2. 咳嗽、背痛背冷、腰痛、牙齒痛:《證治準繩》提到:「麻黃附子細辛湯,治腎臟發咳,咳者腰背相線而痛,甚則咳涎。又治寒邪犯腦齒,致腦齒痛,宜急用之,緩則不救。」
  3. 喉嚨痛、失音:《張氏醫通》提到:「暴啞聲不出,咽痛異常,卒然而起,或欲咳而不能咳,或尤痰,或清痰上溢,脈多弦緊,或數急無倫,此大寒犯腎也。麻黃附子細辛湯溫之,並以蜜制附子含之,慎不可輕用寒涼之劑」。
  4. 腳冷、腳痛:《張氏醫通》又提到:「腳氣冷痹,惡風者,非朮附麻黃並用必不能開,麻黃附子細辛加桂枝、白朮。」

現代中醫運用麻黃附子細辛湯之疾病

麻黃附子細辛湯原本被用來治療感冒(流感),後人發現竟然不只有這麼簡單的功效,臨床還用於改善各種疼痛、氣喘、難治性頭痛、心臟疾患、高血壓、腎炎、關節風濕病、鼻炎...等多種疾病。可以說是各種傷寒感冒遺留下的後遺症皆可改善,列之如下:
  1. 呼吸系統:常用於感冒、支氣管哮喘、慢性支氣管炎、肺氣腫及肺氣腫合併感染、肺脹、間質性肺炎等。以發熱、惡寒、咳、喘、苔白、脈沈等為審證要點。
  2. 心血管循環系統:此方常用於病竇綜合徵、冠心病右束支傳導阻滯、心律失常性冠心病、病毒性心肌炎後遺症、風心病房顫併發循環障礙、竇性心動過速、高血壓等。以胸悶、心悸、頭昏、短氣、無力、或胸疼、舌淡、苔白、脈沈等為審證要點。
  3. 泌尿系統:此方常用於急性腎炎、慢性腎炎急性發作、腎絞痛、遺尿、排尿障礙等。以腰痛、肢冷、尿液清長、脈沈為審證要點。
  4. 各種疼痛:此方常用於難治性頭痛、四肢疼痛、腰痛、脫疽、陰疽(多發性肌肉深部膿腫、膿毒血症)、穿踝疽(化膿性踝關節炎)、附骨疽(急性骨髓炎)、委中毒(化膿性淋巴結炎)、腰肌炎、骨質增生、肥大性關節炎等。以肢體疼痛、活動不便、舌淡、苔白等為審證要點。
  5. 皮膚病:本方常用於蕁麻疹、全身奇癢證、帶狀皰疹、皮膚搔癢證等。以發熱、惡寒、皮膚或癢或痛等為審證要點。
  6. 婦科:本方常用於乳結、乳腺炎、乳房脹痛、帶下等。以惡寒、發熱、疼痛、舌淡、苔白、脈沈細等為審證要點。
  7. 五官科:本方常用於慢性咽喉痛、過敏性鼻炎、暴盲、涕淚不止、面神經麻痹、咽痛、失音、牙齦腫痛、慢性肥厚性咽炎、面癱等。
  8. 其他:此方運用甚廣,其他如:高熱無汗、前額頭痛、寒痹、腳攣急、腳跟痛、陽痿...等等,凡符合此證候相關辨證要點,皆可運用。

現代實驗室對麻黃附子細辛湯之研究

本方雖僅麻黃、附子、細辛三藥組成,但其藥理作用非常廣泛,針對這三味藥來進行個別分析:
  1. 麻黃具有顯著的發汗解熱、平喘鎮咳、抗炎、抗過敏、鎮痛以及中樞興奮等作用,而且尚具顯著的腎上腺素能神經興奮效果,使血壓升高、心搏增加、血糖升高。
  2. 附子有顯著的強心、擴張外周肌肉血管、抗炎、鎮痛、興奮腎上腺皮質及抗寒冷作用。附子的強心作用與其所含「去甲基烏藥鹼」有關,有助於改善四肢厥冷狀態。心肌功能改善及外周血管擴張,對脈沈也有有利的影響。其延遲寒冷環境中實驗動物凍死時間的抗寒冷作用,也是其「大熱」藥性所造成,顯示可增加人體的抗寒能力,有助於解除「里寒」證候。
  3. 細辛含有較多之「去甲基烏藥鹼」,而能提高機體新陳代謝,其有顯著的鎮痛、抗炎、解熱、解除支氣管痙攣以及抗組織胺、抗變態反應等作用,故既能增強麻黃之解熱、平喘、抗炎抗過敏等作用,又能增強附子的振奮新陳代謝、強心、擴張外周血管、提高血糖、鎮痛抗炎等效果。這樣三藥便能共奏溫陽解表之效。

造成麻黃附子細辛湯證的2種主要原因

麻黃附子細辛湯證的舌相與脈相

舌相

脈相

麻黃附子細辛湯證的臨床症狀或疾病

麻黃附子細辛湯證的相關證型

麻黃附子細辛湯證的常用方劑

麻黃附子細辛湯證的可能經絡型態或現象

麻黃附子細辛湯證的經絡型態,常見於陽虛體質的經絡型態,只要是常年手三陽經、腳三陽經能量不足,就容易形成「陽虛體質」,當外感傷寒時就容易自然出現「麻黃附子細辛湯證」,此證相當常見,是現代多數人感冒時的基本模型。

以下列出最常見的幾種經絡型態如下:

麻黃附子細辛湯證的個人化分析

你認為自己有符合這個證候嗎?

沒有

麻黃附子細辛湯證的相關典籍

本文參考之現代書籍

  • 熊曼琪主編,中醫藥學高級叢書《傷寒論》,人民衛生出版社
  • 中國中醫研究院,《中醫證候鑑別診斷學》,人民衛生出版社

歷代註解原文

  • 成無已:少陰病,當無熱,惡寒;反發熱者,邪在表也。雖脈沈,以始得,則邪氣未深,亦當溫劑發汗以散之。《註解傷寒論.辨少陰病脈證並治》
  • 尤在涇:此寒中少陰之經,而復外連太陽之證。以少陰與太陽為表裡,其氣相通故也。少陰始得本無熱,而外連太陽則反發熱,陽病脈當浮,而仍系少陰則脈不浮而沈,故與附子、細辛,專溫少陰之經,麻黃兼發太陽之表,乃少陰溫經散寒,表裡兼治之法也。《傷寒貫珠集.少陰篇》
  • 程郊倩:一起病便發熱,兼以陰經無汗,世醫計日按證,類能恣意於麻黃,而所忌在附子,不知脈沈者,由其人腎經素寒,雖表中陽邪,而里陽不能協應,故沈而不能浮也。沈屬少陰,不可發汗,而始得即發熱屬太陽,又不得不發汗,須以附子溫經助陽托住在里,使真陽不至隨汗而升,其麻黃始可合細辛用耳。《傷寒論後條辨.辨少陰病脈證篇》
  • 徐靈胎:少陰病三字,所該者廣,必從少陰諸現證,細細詳審,然後反發熱知為少陰之發熱,否則何以知其非太陽、陽明之發熱耶?又必候其脈象之沈,然後益知其為少陰無疑也。凡審證皆當如此。附子、細辛,為少陰溫經之藥,夫人知之。用麻黃者,以其發熱,則邪猶連太陽,未盡入陰,猶可引之外達。不用桂枝而用麻黃者,蓋桂枝表裡通用,亦能溫里,故陰經諸藥皆用之。麻黃則專於發表,今欲散少陰始入之邪,非麻黃不可,況巳有附子,足以溫少陰之經矣。《傷寒論類方.麻黃湯類》
  • 唐容川:此兩節(指301、302兩條)總言少陰之表,即是太陽,若始得病,邪從表入,合於太陽經,而惡寒發熱,且並無煩躁下利諸里證者,仍當從表以汗解之,使隨太陽之衛氣,而從衛以解,故用麻黃以解外也;再用附子以振腎中之陽,內陽既振,乃能外達也。……惟脈沈為陽陷不升,則用細辛一莖直上者以升之也。《傷寒論淺注補正.辨少陰病脈證並治》
  • 趙嗣真:仲景太陽篇云,病發熱頭痛脈反沈,身體疼痛,當救其里,宜四逆湯;少陰篇云,少陰病,始得之,反發熱,脈沈者,麻黃附於細辛湯。均是發熱脈沈,以其頭痛故屬太陽,陽證脈當浮,而反不能浮者,以里久虛寒,正氣衰微,又身體疼痛,故宜救里,使正氣內強,逼邪外出,而乾姜附子亦能出汗以散寒邪,假令里不虛寒而脈浮,則證屬太陽麻黃證矣。均是脈沈發熱,以無頭痛,故名少陰病,陰病當無熱,今反熱則寒邪在表,未全傳里,但皮滕郁閉為熱,而在里無熱,故用麻黃細辛以發表間之熱,附子以溫少陰之經,假使寒邪入裡,則外必無熱,當見吐利厥逆等證,而正屬少陰四逆湯證矣。由此觀之,表邪浮淺,發熱之反猶輕,正氣衰微,脈沈之反為重,此四逆湯不為不重於麻黃附子細辛湯也,又可見熟附配麻黃,發中有補,生附配乾姜,補中有發,仲景之旨微矣。《傷寒論集注.辨少陰病脈證並治》
  • 陳亦人:從條文(指92條與301條)表面來看,都有發熱脈沈,只是一以少陰病為主,故稱「反發熱」,一以太陽病為主,故稱"脈反沈"。何以一是表裡同治,一是先溫其里,主要取決於陽虛的程度。但92條僅提到「脈反沈",與301條的脈沈一樣,怎麼能作為先溫其里的依據?必須前後聯繫起來比較分析,才能有比較全面深入的認識。92條先溫其里,與302條的「無里證」相較,必然還有其他里陽虛證,只是未明言罷了。因為91條「傷寒醫下之,續得下利清谷不止,身疼痛者,急當救里,後身疼痛,清便自調者,急當救表,救里宜四逆湯,救表宜桂枝湯。」已經明確交待了救表、救里的標準,所以本條舉脈略證,這是(傷寒論〉互文見義的特點,必須聯繫互勘,才能避免局限片面。《傷寒論求是.少陰病篇》
  • 劉渡舟:少陰初病,不當見發熱,今反發熱,知非單純少陰為病。初病即見發熱,多為太陽受邪,太陽受邪,其脈當浮,今不浮而沈,則知非單純太陽為病。因此當為太陽、少陰兩感為病。故治用溫經發汗,表裡兩解之法。《傷寒論講解.辨少陰病脈證並治第十一》
  • 錢天來:麻黃發太陽之汗,以解其在表之寒邪;以附子溫少陰之里,以補其命門之真陽;又以細辛之氣溫味辛,專走少陰者,以助其辛溫發散,三者合用,補散兼施,雖發微汗,無損於陽氣矣,故為溫經散寒之神劑云。《傷寒溯源集.少陰篇
  • 汪笭友:炮附子之辛熱,用以溫少陰之里,細辛之辛熱,專以走少陰之經,麻黃之辛甘熱,大能發表,三者相合,使里溫而陽氣不脫,表透而寒邪得散。傷寒論辨證廣注.中寒脈證
  • 張隱庵:炮熟附子助太陽之表陽,而內合於少陰,細辛、麻黃啓少陰之水陰,而外合於太陽。按本草細辛氣味辛溫,一莖直上,端生一葉,其色赤黑,黑屬水而赤屬陽,一主天而辛上達,能啓水中之生陽,上與天氣相合;植麻黃之地,冬不積雪,其體空通,亦主從里陰而外達於毛竅,蓋少陰之氣主水陰,太陽之氣主天表也。傷寒論集注辨少陰病脈證並治
  • 王旭高:少陰主里,應無表證,今始受風寒,即便發熱,則邪猶連太陽,未盡入陰,猶可引之外達,故用細辛引麻黃入於少陰,以提始入之邪,仍從太陽而解。然恐腎中真陽隨汗外亡,必用熟附溫經固腎,庶無過汗亡陽之慮。此少陰表病無里證者發汗之法也。王旭高醫書六種.退思集類方歌注.麻黃湯類
  • 劉渡舟:麻黃附子細辛湯由麻黃、附子、細辛三藥組成,方中麻黃發汗以解太陽之表,附子扶陽以溫少陰之里,細辛則既能解在表之寒,尤能散少陰之邪,與麻黃、附子相伍,可兼有表裡兩治之功,三藥合用,溫少陰之經而發太陽之表,具有扶正祛邪,溫經解表作用。但麻黃、細辛畢竟辛散有熱,走而不守,易傷正氣,故本方只適用於少陰病始病之時而以正虛不甚者為宜。傷寒論詮解.辨少陰病脈證並治法
  • 黃廷佐:本方所治證屬「太少兩感證」,治宜助陽發汗,解表散寒。方用麻黃辛透發汗解表;附子溫經助陽,以散邪外出,兩藥相合,溫散寒邪而復陽氣;細辛之通徹表里,協附子內散少陰寒邪,助麻黃外解太陽之表,三藥相合,是在溫經助陽之中微微發汗,以散寒邪,又在發表祛寒之間維護陽氣,以溫少陰,使外感之風寒得以疏散,而又固護少陰之陽氣。故可用以治療太陽、少陰兩感風寒者。若見少陰陽氣衰微,而見下利清谷者不官用。若誤發其汗,必致厥逆亡陽,應予注意。《中國醫學百科全書.方劑學.解表劑》
  • 鄧文龍:本方以麻黃解表散寒;附子溫里助陽;配細辛通徹表裡,既助麻黃發汗解表,又助附子溫經散寒。三藥合用,補散兼施,既可使外感寒邪從表散,又能固護真陽,使里寒為之散逐,故本方能助陽解表。主用於陽虛表寒之證,並既可祛痰利水而治咳逆上氣又能溫經散寒而除風濕痹痛。《中醫方劑的藥理與應用.解表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