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擾胸膈的原因,症狀與經絡,運用穴道及中藥加以改善!

雲端中醫編輯組 - 最後更新:2022-06-18

熱擾胸膈的傳統中醫證型介紹

同名證候:

熱擾胸膈證是屬於中醫「傷寒學派」與「溫病學派」都曾經共同探討過的一種證候。在溫病學派中,是指太陰溫病,衛分表證巳解,邪熱初入氣分,鬱於胸膈的一種現象。
在「傷寒學派」中,太陽熱擾胸脤證是傷寒汗吐下後沒有治療正確,正氣內虛,陽邪內陷,結於心胸之間,鬱悶不行,輕則虛煩懊儂,重則痞滿結胸。邪熱留擾胸膈,導致心中懊憹,睡眠障礙之現象。
一般疾病經過發汗或吐下或大病痊癒後,由於正氣受損,餘熱內擾胸隔,容易出現虛煩不得眠,心中煩熱、或少氣嘔吐,則屬「虛煩」範疇。如熱病初癒後,由於氣血尚虛,餘熱未盡,過度勞累之後又會發熱,也會出現此證。
此證的病機為「邪熱鬱阻胸膈氣分」,常易內傳陽明經,成為壯熱、煩渴、大汗出、脈洪大之傷寒派「陽明經證」。本證邪雖內傳胸隔,但裡熱不嚴重,還沒有傷津,所以故舌苔僅微黃,並無舌燥、口渴之象。
夏季容易出現心胸煩熱現象
夏季容易出現心胸煩熱現象
綜合以上,常見症狀是:心中懊憹(心中煩熱)、虛煩失眠坐臥不安、想要嘔吐卻吐不出來、胸悶胸痛、舌苔黃、脈數。主要症狀是。身熱、心中煩熱、睡眠障礙、欲嘔吐而不得嘔、舌苔微黃,脈數
以上抽象理論,中國人閱讀了上千年,也沒幾個人看得懂。若從經絡數據圖表來看,就超級簡單了!此證很容易出現在炎熱的夏天,當天氣愈熱時,多數人體內的三焦經、大腸經能量愈強旺,而心經與心包經能量卻愈弱
由於這4條經絡全部通往胸部,三焦經、大腸經實證時出現心胸煩熱,心經與心包經出現胸悶胸痛,這個一實一虛之間,就可以形成「熱擾胸膈證」,這看起來不是很簡單且容易理解嗎?
夏天容易出現熱擾胸膈的經絡型態
夏天容易出現熱擾胸膈的經絡型態
《傷寒論》提到:「發汗吐下後,虛煩不得眠,若劇者,必反覆顛倒,心中懊憹,梔子豉湯主之;若少氣者,梔子甘草豉湯主之;若嘔者,梔子生薑豉湯主之。 」
此證散見於《傷寒論》太陽病篇、陽明病篇和厥陰病篇。而梔子豉湯卻廣泛地用於治療「胃院痛」、「失眠」、「嘈雜」、「鬱證」、「虛勞」等雜病。
太陽熱擾胸脤證在病機演變過程中,可因邪熱損傷中氣而兼少氣等「中氣不足」之「中焦氣滯證」,或因熱擾於胃而兼嘔吐等「胃氣上逆」之候,或因熱邪壅滯,氣機不暢而兼挾脾胃氣滯之徵,亦可因下後傷中而兼挾中焦虛寒之象。
太陽熱擾胸隔證常常與「大結胸證」、「陽陰濕熱里實證」、「陽明經證」、「陽明腑實證」、「少陽半表半里證」、「少陰陰虛火旺證」、「病後餘熱未盡勞復證」、「膽鬱痰擾證」、「太陽熱擾胸隔中焦虛寒證」、「氣熱爍津證」、「暑傷津氣證」、「邪熱壅肺證」一起討論。
尤其是「大結胸證」是一種實證,出現胸脅疼痛、心下硬滿,同時心中也會出現煩躁。熱擾胸隔的胸痛類似結胸證,但是按下去濡軟,不是很嚴重,結胸證的胃痛,按下去時很難受。
另帶一提的是,《傷寒論》提到下之寒氣留中,脾胃虛寒,邪熱內陷,擾於胸隔,或平素中陽不振,復感外邪,形成上焦有熱,中焦有寒之「太陽熱擾胸隔中焦虛寒證」,就必須運用梔子乾薑湯或大建中湯。
以上抽象的文字描述,讀者臉上又冒出三條線,要從經絡數據來理解,其實一點也不難,這時候就要看到腳的經絡了。熱擾胸膈經絡型態,常常伴隨腳部陽虛經絡型態,體內呈現寒熱夾雜現象
熱擾胸膈經絡型態,常常伴隨陽虛經絡型態
熱擾胸膈經絡型態,常常伴隨陽虛經絡型態
這個時候,就會出現明明體內很熱,本質卻是很寒,必須要同時運用熱藥+寒藥。這種現象久了就有機會出現「結胸證」、「太陽熱擾胸隔中焦氣虛寒證」、「太陽熱擾胸隔中焦虛寒證」...等等。
暑傷津氣證也是夏季常見之證,暑熱之邪入裡,熱邪逼汗外出,耗氣傷津,故發熱汗出、氣粗、口渴、心煩、神疲、肢軟、小便黃赤、脈虛無力。「陽明濕熱里實證」會出現黃疸,屬於陽黃範疇。無汗、小便不利、心中懊憹、皮膚發黃。
邪熱壅肺證是指肺失宣肅,導致發熱煩渴、汗出氣粗、鼻煽、咳喘、苔黃、脈數為主。而本證是熱邪入胸隔氣分,餘熱留於胸膈所致,這些證候經絡型態都是類似。

造成熱擾胸膈的7種主要原因

熱擾胸膈的舌相與脈相

舌相

脈相

熱擾胸膈的臨床症狀或疾病

熱擾胸膈的相關證型

熱擾胸膈的可能經絡型態或現象

本文有提到,熱擾胸膈證常見於「三焦經」與「大腸經」實證相關經絡型態,天氣愈熱時出現的機率愈高。然而,天氣愈熱時 「心經」與「心包經」卻容易出現虛證,導致熱擾胸膈證出現的機率大增,列出幾種經絡型態參考如下:

熱擾胸膈的個人化分析

你認為自己有符合這個證候嗎?

沒有

熱擾胸膈的相關典籍

  • 本文主要參考《中醫證候鑑別診斷學》所撰寫而成。
  • 《傷寒論》:「發汗後,水藥不得入口為逆,若更發汗,必吐下不止。發汗吐下後,虛煩不得眠,若劇者,必反復顛倒,心中懊憹,梔子鼓湯主之,若少氣者,梔子甘草鼓 湯主之;若嘔者,梔子生薑鼓湯主之。」
  • 《溫病條辨.上焦篇》:「太陰病得之二、三日,舌微黃,寸脈盛,心煩懊憹,起臥 不安,欲嘔不得嘔,無中焦證,梔子鼓湯主之。」
  • 《傷寒貫珠集.卷二》:「發汗吐下後,正氣既虛,邪氣亦衰,乃虛煩不得眠,甚則反覆顛倒,心中懊憹者,未盡之邪,方入里而未集,巳虛之氣,欲勝邪而不能,則煩亂不寧,甚則心中懊憹鬱悶而不能自巳也。」
  • 《醫宗金鑒.訂正傷寒論註》:「未經汗吐下之煩多屬熱,謂之熱煩;巳經汗吐下之煩多屬虛,謂之虛煩。不得眠者,煩不能卧也。若劇者,較煩尤甚,必反覆顛倒心中懊憹也。煩,心煩也。躁,身躁也。身之反覆顛倒,謂之躁無寧時,三陰死證也,心之反復顛倒,謂之懊憹,三陽熱證也。懊憹者,即心中欲吐不吐,煩擾不寧之象也。因汗吐下後,邪熱乘虛客於胸中所致。既無可汗之表,又無可下之里,故用梔子鼓湯,順其勢而涌其熱,自可愈也。
  • 《傷寒大白.卷三》:「《傷寒論》言懊憹,恰太陽陽明發開吐下後有此證,則知是三陽經陽邪內陷,鬱結心胸,而為半表半里之證,非三陰證。故仲景雖言大陷胸湯、人參白虎湯、豬芩湯等,然於懊憹歸重於梔子鼓湯。今餘分經見證施治,如太陽表邪,用羌活湯合梔子豆鼓湯。陽明表證,用葛根湯合梔子豆鼓湯。少陽見症,以小柴胡湯合梔子豆鼓湯。不見表症,而有熱邪內結,則以清里藥合梔子豆鼓湯,若食滯中焦,梔子豆鼓湯加陳機實;兼有痰凝,小陷胸湯合梔子豆鼓湯,此餘推廣之法也」。
  • 《註解傷寒論.卷三》:「下後,但腹滿而不心煩,則邪氣入里為實,但心煩而不腹滿,即邪氣在胸中為虛煩。既煩且滿,則邪氣壅於胸腹之間也。滿則不能坐,煩則不能卧,故卧起不安。與梔子厚樸湯,吐煩泄滿。」
  • 《傷寒論註.卷三.梔子鼓湯證》:「心煩則難卧,腹滿則難起。起卧不安是心移熱於胃,與反覆顛倒之虛煩不同,梔子以除煩,積樸以拽滿,此兩解心腹之妙劑也。熱巳入胃則不當吐,便未燥則不可下,此為小承氣之先著。」
  • 《傷寒貫珠集.卷二.太陽篇下》:「下後心煩,證與上同,而加腹滿,則邪入較深矣。成氏所謂邪氣壅於心腹之間者是也。故去香鼓之升散,而加積樸之降泄。若但滿而不煩,則邪入更深,又當去梔於之輕清,面加大黃之譏下矣。此梔子厚朴湯所以重於梔鼓而輕於承氣也。」
  • 《傷寒大白.卷二》:「煩而腹不滿,表症也,腹滿不煩,里症也。既煩且滿,雖經下後,邪在半表半里,故以梔子去煩,厚樸泄滿。”太陽熱擾胸脫中焦虛寒證,是大下之後,損傷脾胃,或中焦虛寒,復感邪熱,而致身熱,微煩,大便塘等上熱下寒之候。張仲景曰$“傷寒,醫以丸藥大下之,身熱不去,郤煩者,梔子乾薑湯主之。」
  • 《傷寒述義.卷四》:「梔子乾薑湯證,是丸藥大下,兼中焦生寒者也......就方意考之,當是他有胃寒證候。要邪本不劇,故被誤治不至大逆,故煩既微,而胃寒亦輕,是以僅須梔子乾薑而足矣。」
  • 《傷寒約篇》:「攻里不遠寒,用寒藥大下之,寒氣留中可知,心微煩而身熱不去,里寒格熱之象也......用梔子以解內煩,倍於薑以逐里寒而表熱自散。」
  • 《傷寒懸解.卷四》:「大下其中氣,濁陰上逆,疻生腐敗,阻格君火不得下行,故身熱而心煩,梔子於薑湯,乾薑降逆而溫中,梔子吐瘀而除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