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方「麻杏石甘湯證」的組成、症狀及應用時機

雲端中醫編輯組 - 最後更新:2021-09-01

麻杏石甘湯證的傳統中醫證型介紹

同名證候:

麻杏石甘湯之組成

麻杏石甘湯之組成是:麻黃四(去節),杏仁五十個(去皮尖),甘草二兩(炙),石膏半斤(碎/綿裹)
古法服用麻杏石甘湯的程序,是將這四味藥拿依照程序煎煮,麻黃必須先煮去除泡沫,而後再與其他3味藥一起煎煮。
本方是麻黃湯移除去桂枝,加上石膏而成,在劑量上與麻黃湯有差異。例如:麻黃增至四兩,杏仁減為五十個,炙甘草增至二兩,加石膏者為半斤,所以用法與麻黃湯不同。

麻杏石甘湯證之《傷寒論》原文主要內容與解釋

發汗後,不可更行桂枝湯。汗出而喘,無大熱者,可與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63)
下後,不可更行桂枝湯 若汗出而喘,無大熱 者,可與麻黃 杏子甘草石膏(162)
太陽病如果是「桂枝湯證」,表證依然在的話可以繼續服用桂枝湯,如果不是的話,就要換成其他的方劑。當主證是「汗出而喘,無大熱」時,就是麻杏石甘湯證。
麻杏石甘湯證,主要應用於太陽病範疇
麻杏石甘湯證,主要應用於太陽病範疇
此證是外感傷寒發汗後,外邪進入體內化熱,造成肺熱熾盛,氣逆發喘,所以又被稱為「太陽熱邪迫肺」。這是由於「肺主皮毛」,肺熱將使體內津液向外走,因此會流汗而氣喘。
這裡所謂的「無大熱」,是表面上無大熱,而熱壅滯在裡造成肺熱,並非熱勢不強烈。在實務臨床上常見的症狀,是發燒、咳嗽有喘、口乾口渴、煩躁、便秘、尿黃、痰黃稠、苔薄黃,脈浮數為主。
本方的麻黃量比麻黃湯還要多,不是用來發散風寒,而是在「宣肺平喘」。然而麻黃性辛溫,不利於肺熱不利,所以加上大寒的石膏,達到相輔相成的目的。加上杏仁宣降肺氣,治療咳嗽與氣喘,炙甘草和中緩急,調和諸藥。

麻杏石甘湯證與其他類似方證辨別

本證以「氣喘」為主症,與麻黃湯證、小青龍湯證、桂枝加厚朴杏子湯證通常會一起比較討論。麻黃湯證之氣喘,屬於「表實無汗」,伴隨全身痛、腰痛、骨節疼痛。
小青龍湯證之氣喘,也是具備「表實無汗」特徵,而有水飲內停,沒有裡熱。桂枝加厚朴杏子湯證之氣喘,屬於汗出,沒有內熱。因此「內熱」是運用本方的關鍵辨別下手處。

現代中醫運用麻杏石甘湯之相關疾病

  1. 內科呼吸系統:此方大量運用在各種急性感冒及肺炎,效果顯著!諸如:風熱型感冒、肺心病、肺炎、支氣管炎與哮喘、嗜酸細胞增多性肺炎、夏季發熱、咽喉炎、小兒肺炎。臨床上治療小兒肺炎,在退熱、平喘、止咳、消羅音等方面均較西藥組為快。
  2. 消化系統:慢性結腸炎、口瘡。
  3. 泌尿系統:膀胱炎、夜間遺尿。
  4. 皮膚病:風疹塊(風熱型)、蕁麻疹、皮膚搔癢、幼兒風疹、接觸性皮炎...等皮膚病,臨床療效佳
  5. 肛腸排泄系統:痔瘡、混合痔、內痔、內痔脫出便血、炎性外痔、血栓外痔、靜脈曲張性外痔、肛旁膿腫、痔瘡後尿渚留。

現代實驗室對麻杏石甘湯之研究

  1. 改善心肺功能:經觀察,本方對心動過速、肺型P波、順鐘向轉位、左室流出道寬度、左室內徑以及pH、氧分壓、二氧化碳分壓都具有顯著的療效,表明本方具有改善呼吸功能、調節酸鹼平衡和緩解心臟病變等作用。
  2. 清熱解毒作用:實驗發現麻杏石甘湯對於解熱抗炎、解痙平喘、降低血清鉀、降低血粘度的效應明顯,對於傷寒與副傷寒三聯菌苗所致動物體溫升高有顯著降低作用,對於雞胚流感病毒有抑製作用。麻杏石甘湯不能明顯地降低肺炎病毒感染小鼠肺升高的指數,卻能顯著降低鼠肺病毒所致小鼠的死亡率。能明顯改善病毒性肺炎小鼠症狀,減輕肺水腫,
  3. 解熱抗炎作用:實驗室觀察麻杏石甘湯不論湯劑或散劑,均有解熱抗炎作用。發現對發熱大鼠有較好的退熱作用。對於小鼠耳部炎症均有明顯抑製作用。
  4. 對於甲型流感病毒等病原微生物的影響:實驗室發現,此方藥煎劑具有抗甲型流感病毒作用,其組成單味中藥中以麻黃煎劑抗病毒作用最強,甘草煎劑亦顯示了一定的抗病毒作用,而杏仁和石膏煎劑均未顯示出抗病毒作用。
  5. 鎮靜作用:日木學者研究發現,此該起止咳作用的主要藥物是麻黃,按古方配制的標準煎劑,效果與作用時間都是最佳的。諸藥合煎比分煎時增高了麻黃鹼的提取率,杏仁、甘草、石膏並非為減輕麻黃鹼之毒性而設。由此可見,中藥復方的作用不僅是中藥原有藥理作用相加減的結果,而且是這些藥理作用的複雜結合以及相互作用的結果。
  6. 增強免疫功能:實驗研究發現,此方能提高小白鼠血清溶酶體含量,增強小白鼠腹腔巨噬細胞的吞噬功能,明顯提高巨噬細胞的吞噬率,促進淋巴細胞轉化,從而提高機體的免疫功能。

造成麻杏石甘湯證的1種主要原因

麻杏石甘湯證的舌相與脈相

舌相

脈相

麻杏石甘湯證的臨床症狀或疾病

麻杏石甘湯證的相關證型

麻杏石甘湯證的常用方劑

麻杏石甘湯證的可能經絡型態或現象

探討「麻杏石甘湯證」的經絡型態之前,必須先理解「有汗」與「無汗」的判斷方法,請先閱讀本文(點選閱讀)。

「麻杏石甘湯證」的經絡型態,常見於「腳部陽虛」及「手三陽實證」之相關經絡體質現象,列舉幾種如下:

麻杏石甘湯證的個人化分析

你認為自己有符合這個證候嗎?

沒有

麻杏石甘湯證的相關典籍

本文參考之現代書籍

  • 熊曼琪主編,中醫藥學高級叢書《傷寒論》,人民衛生出版社
  • 中國中醫研究院,《中醫證候鑑別診斷學》,人民衛生出版社

歷代註解原文

  • 《傷寒論條辨/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中篇》方有執:更行,猶言再用。不可再用桂枝湯,則是巳經用過,所以禁止也。蓋傷寒當發汗,不當用桂枝,桂枝固衛,寒不得洩,而氣轉上逆,所以喘益甚也。無大熱者.郁伏而不顯也,以傷寒之表猶在,故用麻黃以發之。杏仁下氣定喘,甘草退熱和中,本麻黃正治之佐使也。石膏有徹熱之功,尤能助下喘之用,故易桂枝以石膏,為麻黃湯之變制,而太陽傷寒,誤汗轉喘之主治,所以必以四物者,而後可行也。前第十五條(指63條)發汗後不可更行桂枝湯云云,與此只差一字,余皆同。夫以汗下不同而治同者,汗與下雖殊,其為反誤而致變喘則一,惟其喘一,所以同歸於一治也。
  • 《醫宗金鑒/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注/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上篇》太陽病,下之後微喘者,當以桂枝加厚朴杏子湯,解太陽肌表,而治其喘也。太陽病桂枝證,醫反下之,下利脈促,汗出而喘,表未解者,當以葛根黃芩黃連湯,解陽明之肌熱,而治其喘也。今太陽病發汗後,汗出而喘,身無大熱而不惡寒者,知邪已不在太陽之表;且汗出而不惡熱,知邪已不在陽明之里其所以汗出而喘,既無大熱,又不惡寒,是邪獨在太陰肺經,故不可更行桂枝湯,可與麻黃杏子甘草石膏湯,發散肺邪,而汗、喘止矣。此(指162條)詳上條(指63條),受病兩途,同乎一治之法也。又有下後身尤大熱,汗出而喘者,亦知邪不在表而在肺,故亦不可更行桂枝湯,可與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以治肺也。彼之汗後喘,此之下後喘,雖其致病之因不同,而其所見之證不異,所以從其證,不從其因,均用此湯,亦喘家急則治其標之法也。
  • 《傷寒貫珠集/太陽下篇》尤在涇:發汗後,汗出而喘,無大熱者,其邪不在肌腠,而入肺中,緣邪氣外閉之時,肺中已自蘊熱,發汗之後,其邪不從汗而出之表者,必從內而入之肺耳,故以麻黃杏仁之辛而入肺者,利肺氣,散邪氣。甘草之甘平,石膏之甘辛而寒者,益肺氣,除熱氣,而桂枝不可更行矣3蓋肺中之邪,非麻黃、杏仁不能發,而寒郁之熱,非石膏不能除,甘草不特救肺氣之固,抑以緩石膏之悍也。
  • 《傷寒懸解/太陽經中篇》黃坤載:下後表未解,郁其肺氣,肺郁生熱,蒸發皮毛而不能透洩,故汗出而喘。表寒里熱,宜麻杏甘石湯雙解之可也。下後不可更行桂枝湯,亦大概言之,他如傷寒下之,續得下利清谷章(指91條),救表宜桂枝湯;又傷寒大下後復發汗,心下瘡章(指164條),解表宜桂枝湯;太陽病先發汗不解,而復下之,脈浮者不愈章(指45條),當須解外則愈,桂枝湯主之,未嘗必禁桂枝也。
  • 《傷寒論今釋/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中》陸淵雷:行,用也。發汗後表未盡者,當用桂枝湯更發之,亦有不可用桂枝湯者,其證汗出而喘無大熱者是。蓋本是呼吸器官病,有喘咳為主證,故發汗劑僅能略解表熱,不能恰中病情,此與小青龍湯之傷寒表不解同一事理,二方亦治呼吸器病之主方,惟彼屬寒,此屬熱......。汗出而用麻黃,無大熱而用石膏,或疑經文有誤,今考本論,麻杏甘石證兩條,皆云汗出而喘,無大熱,知非傳寫之錯誤。又本方即(金匱〉越婢湯去姜棗加杏仁,越婢湯證云,續自汗出,尤大熱。越婢加朮湯證云,腠理開,汗大洩。(千金/肉極門)解風湯、西州續命湯,皆君麻黃,其證皆云大汗洩。解風痹湯且云,麻黃止汗通肉,《外台〉引《刪繁〉同,是知汗出者不必禁麻黃,無大熱者,不必禁石膏矣。凡言汗出禁麻黃者,懼其放體溫,汗多亡陽也。無熱禁石膏者,懼遏製造溫也,今考仲景用麻黃諸方,欲兼放散體溫者,必合桂枝,不合桂枝則但治喘咳水氣。用石膏諸方,欲抑製造溫者,必合知母或麻桂(惟麻黃升麻湯可疑證亦不具),不合知母麻桂則但治煩渴。方藥之用,因其配合而異,豈拘拘一味之宜異乎?
  • 《尚論後篇/卷二》喻嘉言:蓋太陽之邪,雖從汗解,其熱邪襲入肺中者,無由得解,所以熱雖少止,喘仍不止,故用麻黃發邪,杏仁下肺氣,甘草緩肺急,石膏清肺熱,即以治足太陽膀胱經藥,通治手太陰經,亦為天造地設之良法。
  • 《傷寒溯源集/太陽上篇》錢天來:此所謂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者,所以解肺家之邪熱,非所以發太陽之汗也。若仍用麻黃以發之,則不必另立一名,當命之曰麻黃去桂枝加石膏湯,不然則又當曰青龍去桂枝芍藥湯矣,何必另立名乎?其別立一名者,所以別青龍、麻黃之汗劑耳。李時珍云:麻黃乃肺經專藥,雖為太陽發汗之重劑,實發散肺經火郁之藥也;杏仁利氣而能洩肺;石膏寒涼,能肅西方金氣,乃瀉肺肅肺之劑,非麻黃、大青龍之汗劑也。世俗不曉,感於(活人書〉及陶節庵之說,但見一味麻黃,即以為汗劑,畏而避之,唯恐不及,不知麻黃湯之劑,欲用麻黃以洩營分之汗,必先以桂枝,開衛分之邪,則汗出而邪祛矣。......所以麻黃不與桂枝同用,只能洩邪而不能主大汗洩也。
  • 《王旭高醫書六種/退思集類方歌注》王旭高:......外無大熱,非無熱也,熱在里也,必有煩渴,舌紅見證。用麻黃是開達肺氣,不是發汗之謂。重用石膏,急清肺熱以存陰,熱清喘定,汗即不出而陽亦不亡矣。且病喘者,雖服麻黃而不作汗,古有明訓,則麻黃為治喘之要藥,寒則佐桂枝以溫之,熱則佐石膏以清之,正不必執有汗無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