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方「白虎湯證」的組成、症狀及應用時機

雲端中醫編輯組 - 最後更新:Invalid Date

白虎湯證的傳統中醫證型介紹

同名證候:

白虎湯之組成

白虎湯之組成是:知母(六兩),石膏(一斤/碎),甘草(二兩/炙),粳米六合。是將這四味藥煮後去渣溫服。
白虎湯是《傷寒論)中「辛寒清氣」的代表方。知母苦寒,清熱瀉火,滋陰潤燥。石膏辛甘大寒,清熱瀉火,善清肺胃之熱。兩者相配既能清陽明氣分之熱,又能潤燥以滋陰。
甘草甘平,補中益氣,調和諸藥。梗米甘平,益氣和胃,與甘草同用,具有和中養胃之功。全方具有清燥熱,救陰液之效,旨在清氣分之熱。
白虎湯的煎服法,以煮至米熟湯成即可。從中醫臨床應用來看,石膏可打成細末,並宜先煎,並宜大劑量應用。方中梗米也不能少,除能養胃氣外,還有助於石膏作用的發揮。

白虎湯證之《傷寒論》原文主要內容與解釋

白虎湯的運用時機,主要出自於以下《傷寒論》條文:
三陽合病,腹滿、身重,難以轉側,口不仁、面垢、譫語、遺尿。發汗則譫語。下之,則額上生汗、手足逆冷。若自汗出者,白虎湯主之(219)。
此條文中首先提到,白虎湯是三陽合病,此方劑散見在太陽、陽明、厥陰病篇,而基本病機是一致的,都是陽明裡熱熾盛,邪熱充斥表裡,基本症狀就是嚴重發熱、流大汗、心煩、口渴、脈滑數,有時候會手足逆冷。所以後代醫家認為主要是「身大熱、大汗出、大煩渴、脈洪大」四大症狀
當外邪入侵體內之後,逐步往少陽、陽明的階段,最後進入陽明病,表現出陽明裡熱獨盛之證。陽明經就是胃經、大腸經,因此肚子會脹滿。
熱盛耗氣,經脈不利,因此身重,難以轉側。里熱熾盛,津液被灼,所以食不知味,語言障礙,臉部如蒙塵垢。由於熱擾神昏,則胡言亂語(譫語)。熱擾神明,膀胱失約,則見遺尿。
用白虎湯清陽明裡熱,如果誤認為有表證而用汗法(麻黃類),會使譫語更加嚴重,而出現亡陽症狀(額上生汗、手足逆冷)。
腹滿、澹語、遺尿這些症狀,在「陽明腑實證」也會出現,但是本條既沒有潮熱、便秘、脈沉實等症,又出現「自汗出」,所以不用承氣湯而用白虎湯,因此「自汗出」是本證的辨證要點。不過後代對於白虎湯的四大症狀是有爭議的
白虎湯證主要位於陽明病階段
白虎湯證主要位於陽明病階段
這裡雖然敘述了三陽合病,卻是「有三陽合病之名,而無三陽合病之實」,歷代通常認為這些症狀,就是陽明病的症狀。後世醫家對白虎湯進行更深入研究,把它作為主治「氣分熱盛證」的代表方。
以本方為基礎的加減方有白虎加人參湯、白虎加桂枝湯、白虎加蒼朮湯等,臨證可選擇應用。

張仲景於傷寒論中運用本方時機

  • 服桂枝湯,大汗出後,大煩渴不解,脈洪大者,白虎加人參湯主之。(26)
  • 傷寒若吐若下後,七八日不解,熱結在裡,表裡俱熱,時時惡風、大渴、舌上乾燥而煩、欲飲水數升者,白虎加人參湯主之。(168)
  • 傷寒無大熱、口燥渴、心煩、背微惡寒者,白虎加人參湯主之。(169)
  • 傷寒脈浮、發熱、無汗,其表不解,不可與白虎湯。渴欲飲水,無表證者,白虎加人參湯主之。(170)
  • 若渴欲飲水,口乾舌燥者,白虎加人參湯主之。(222)
  • 太陽中熱者,暍是也。汗出惡寒,身熱而渴,白虎加人參湯主之。[2.45]
  • 渴欲飲水,口乾舌燥者,白虎加人參湯主之(方見中暍中)。[13.27]
  • 傷寒脈浮、發熱、無汗,其表不解,不可與白虎湯。渴欲飲水,無表證者,白虎加人參湯主之。(170)
  • 傷寒脈浮滑,此以表有熱、裡有寒,白虎湯主之。(176)==> 此條文可能有誤,應該是表裡俱熱。
  • 三陽合病,腹滿、身重,難以轉側,口不仁、面垢、譫語、遺尿。發汗,則譫語下之,則額上生汗、手足逆冷若自汗出者,白虎湯主之。(219)
  • 傷寒脈滑而厥者,裡有熱,白虎湯主之。(350)

現代中醫運用白虎湯之疾病

  • 呼吸系統:廣泛用於治療急性熱病,例如:普通感冒、流行性感冒、病毒性感染、大葉性肺炎等急性感染性病證。辨證要點以氣分熱盛為主,其機理與本方有抗炎、退熱、解毒作用有關。
  • 神經系統:腦血管意外患者常伴有陽明腑實證,對於此類病證張錫純多先投大劑白虎湯或白虎加人參湯,如果依然便秘,則繼服大黃或芒硝少許,並認為此法的功效妙於承氣湯類。有醫家運用大劑量白虎湯加味(常加大黃等),治療腦出血昏迷,可以縮短時間、降低血壓,防止再次腦出血。
  • 傳染病:近代運用白虎湯於「流行性乙型腦炎」、流行性出血熱、鉤端螺旋體病...等等高發熱病,有一定的效果。
  • 內科其他疾病:臨床運用白虎湯治療風濕性關節炎有一定效果,以風濕熱痹,關節紅腫熱痛,運用白虎湯加減蒼朮、桂枝湯...等等,各種加減法有一定效果。此外對於風濕性心臟病、變應性亞急性敗血症、高血壓、中暑等,取得一定療效。
  • 糖尿病:糖尿病臨床主要症狀是「多飲、多食、多尿、消瘦」,這通常是內熱熾盛,傷津耗氣所造成,所以中醫在臨床上運用白虎湯有效果。
  • 不明原因發燒:中醫臨床發現,對於不明原因的高熱,只要沒有陽明腑實證,用白虎湯加味能達到退燒效果。有醫家運用白虎湯加減治療肺癌、肝癌、白血病、鼻咽癌、乳腺癌術後感染的高熱,認為用本方退熱,不限於陽明證。
  • 小兒科:白虎湯也常用於小兒疾病,主要治療上呼吸道感染、高熱、夏季熱、麻疹、大葉性肺炎等病證。
  • 眼科:白虎湯廣泛應用於古代中醫眼科,例如脹大頭、天行赤眼、陷翳、銀星玉粒、涌波翳等多種外障眼病。
  • 皮膚科:皮膚發斑發疹,只要是屬於實熱性質的,如肺胃之熱、熱毒之邪鬱千氣分,出現急性皮炎、痤瘡、藥疹、毒性紅斑、皮膚搔癢症、夏季皮炎、日曬傷等皮膚病,白虎湯加減輕熱解藥,可取得一定效果。

現代實驗室對白虎湯之研究

  • 解熱作用:硫酸鈣是石膏的主要成分,其解熱強度與氨基比林類似,解熱作用快,但不持久。而知母解熱效果較長,兩藥配伍則效果最佳,體現了中藥配伍的科學性。白虎湯中移除知母,解熱作用消失,因此才有人認為白虎湯君藥是知母。
  • 抗病毒作用:研究發現將白虎湯用於流行性乙型腦炎病毒皮下感染的小鼠,於感染後24小時灌服本方,與對照組比較,可顯著降低實驗小鼠的死亡率,證明本方有抗病毒作用。此外白虎湯中知母煎劑對葡萄球菌、傷寒桿菌有較強的抑菌作用,對痢疾桿菌、大腸桿菌、霍亂弧菌也有抑制作用。
  • 降血糖:白虎湯加減方對四氧嘧啶糖尿病小鼠有降血糖作用。
  • 降血脂:白虎湯可降低血脂異常小鼠的總膽固醇及甘油三酯。

造成白虎湯證的5種主要原因

白虎湯證的舌相與脈相

舌相

脈相

白虎湯證的臨床症狀或疾病

白虎湯證的相關證型

白虎湯證的可能經絡型態或現象

白虎湯被稱為白虎,就是很威猛甚至兇惡的意思,因為擔憂此中藥太寒,所以很多醫家畏懼於醫療事故而不敢運用。有些比較大膽的醫家如「張錫純」就大量運用。白虎湯究竟可不可以解除陽明病?在2022年夏天時就有一位會員親身實驗過。

當北半球進入夏季之後天氣炎熱,尤其到了6月之後更加明顯,這時候許多人的經絡型態就會自然出現所謂的「鐵三角經絡型態」,同時出現一種變化型(三焦經、大腸經實證、胃經實證),這很有可能就是少陽病、陽明病的模型。

在2022年6月2日時,某男性會員感到嚴重口渴,身體感到發熱但沒有發燒,身體有流汗、也感到心煩,幫自己檢測經絡出現上圖,胃經明顯出現實證。

服用白虎湯前後經絡圖比較
服用白虎湯前後經絡圖比較

他剛好看到家中有「白虎湯」科學中藥,想說來實驗一下,只有服用大約3平匙而已,沒過多久之後就感到口不渴了,發熱的感覺消退,再度經絡檢測出現胃經正常,而體能數值有下降趨勢。

由此案例可見白虎湯可以改善「胃經實證」現象,同時也可以改善相關症狀。才服用白虎湯一點點,就把胃經實證的能量給壓下來了,難怪此中藥威猛十足。反過來看,如果原本就是「寒性陽虛體質」,胃經長期虛證的人誤服,還真的會傷身!此案例提供相關研究人士參考。

白虎湯證的個人化分析

你認為自己有符合這個證候嗎?

沒有

白虎湯證的相關典籍

本文參考之現代書籍

  • 熊曼琪主編,中醫藥學高級叢書《傷寒論》,人民衛生出版社
  • 中國中醫研究院《中醫證候鑑別診斷學》,人民衛生出版社

傷寒論原文

  • 柯韻伯:此本陽明病而略兼太少也。胃氣不通故腹滿。陽明主內,無氣以動故身重。難以轉側者,少陽行身之側也。口者,胃之門戶,胃氣病則津液不能上行故不仁。陽明病則顏黑,少陽病則面微有塵,陽氣不榮於面故垢。膀胱不約為遺溺,遺尿者太陽本病也。雖三陽合病而陽明證多,則當獨取陽明矣。尤表證則不宜汗,胃未實則不當下。此陽明半表裡證也,里熱而非里實,故當用白虎而不當用承氣。若妄汗則津竭而譫語。誤下則亡陽而額汗出手足厥也。此自汗出為內熱甚者言耳,接遺尿句來。若自汗而無大煩大渴證,無洪大浮滑脈,當從虛治,不得妄用白虎。若額上汗出手足冷者,見煩渴譫語等證與洪滑之脈,亦可用白虎湯。《傷寒來蘇集.傷寒論註.白虎湯證》
  • 《醫宗金鑒》:三陽合病者,太陽、陽明、少陽合而為病也。必太陽之頭痛、發熱,陽明之惡熱、不眠,少陽之耳聾,寒熱等證皆具也。太陽主背,陽明主腹,少陽主側,今一身盡為三陽熱邪所困,故身重難以轉側也。胃之竅出於口,熱邪上攻,故口不仁也。陽明主面,熱邪蒸越故面垢也。熱結於里則腹滿;熱盛於胃故譫語也。熱迫膀胱則遺尿;熱蒸肌滕故自汗也。證雖屬於三陽,而熱皆聚胃中,故當從陽明熱證中治也。若從太陽之表發汗,則津液愈竭,而胃熱愈深,必更增譫語。若從陽明之里下之,則陰益傷而陽無依則散,故額汗肢冷也。要當審其未經汗下,而身熱自汗出者,始為陽明的證,宜主以白虎湯,大清胃熱,急救津液,以存其陰可也。
  • 《醫宗金鑒.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註.辨合病並病脈證並治》陳修園:譫語亦有三陽合病者,太陽、陽明、少陽合而為病。腹滿,陽明經熱合於前也。身重,太陽經熱合於後也。難以轉側,少陽經熱合於側也。三證見而一身之前後左右俱熱氣瀰漫矣。口不仁而垢,熱合少陽之腑也。譫語,熱合陽明之腑也。遺尿,熱合太陽之腑也。三證見而身內之上中下俱熱氣充塞矣。大抵三陽主外,三陰主內,陽實於外,陰虛於內,故不可發汗,以耗欲絕之陰,若發汗則譫語。陽浮於外,則陰孤於內,故不可下奪,以傷其欲脫之微陽。若下之則額上生汗,手足逆冷。醫者審其未經汁下之誤,兼治太陽少陽,不如專顧陽明。若自汗出一證者,從陽明而得太陽少陽之總歸,白虎湯主之。苟非自汗出,恐表邪抑塞,亦不敢魯莽而輕用也。
  • 《傷寒論淺註.陽明篇》徐靈胎:三陽合病,腹滿身重,難以轉側,口不仁而面垢,譫語遺尿。以上皆陽明熱證之在經者,以三陽統於陽明也。但身重腹滿,則似風濕,宜用術附。面垢譫語,則似胃實,宜用承氣。此處一惑,生死立判。如何辨別,全在參觀脈症,使有顯據,方不誤投。發汗則譫語,陽從此越。下之則額上生汗,手足逆冷,陰從此脫。若自汗出者,白虎湯主之。自汗則熱氣盛於經,非石膏不治。《傷寒論類方.白虎湯類》
  • 成尤己:白虎,西方金神也,應秋而歸肺。熱甚於內者,以寒下之;熱甚於外者.以涼解之;其有中外俱熱,內不得泄,外不得發者,非此湯則不能解之也。夏熱秋涼,暑喝之氣,得秋而止,秋之令曰處暑,是湯以白虎名之,謂能止熱也。知母味苦寒,(內經〉曰:熱淫所勝,佐以苦甘。又曰:熱淫於內,以苦發之。欲撤表熱,必以苦為主,故以知母為君。石膏味甘微寒,熱則傷氣,寒以勝之.甘以緩之。欲除其熱,必以甘寒為助,是以石膏為臣。甘草味甘平,梗米味甘平。脾欲緩,急食甘以緩之。熱氣內蘊,消爍津液,則脾氣燥,必以甘平之物緩其中,故以甘草、梗米為之使。是太陽中喝,得此湯則頓除之,即熱見白虎而盡矣。
  • 《傷寒明理論.藥方論.白虎湯方》柯韻伯:......石膏大寒,寒能勝熱,味甘歸脾,質剛而主降,備中土生金之體,色白通肺,質重而含脂,具金能生水之用,故以為君。知母氣寒主降,苦以泄肺火,辛以潤肺燥,內肥白而外皮毛,肺金之象,生水之源也,故以為臣。甘草皮赤中黃,能土中瀉火,為中宮舟揖,寒藥得之緩其寒,用此為佐。沉降之性,亦得留連於脾胃之間矣。梗米稼穡作甘,氣味溫和,稟容平之性,為後天養生之資,得此為佐。陰寒之物,則無傷損脾胃之慮也。煮湯入胃,輸脾歸肺,水精四布,大煩大渴可除矣。白虎主西方金也e用以名湯者,秋金得令,而暑清陽解,此四時之序也。
  • 《傷寒來蘇集.傷寒論註.白虎湯證》汪訶庵:此足陽明手太陰藥也。熱淫於內,以苦發之,故以知母苦寒為君。熱則傷氣,必以甘寒為助,故以石膏為臣。津液內爍,故以甘草梗米甘平益氣,緩之為使。不致傷胃也。又煩出於肺,燥出於腎。石膏清肺而瀉胃火,知母清肺而瀉腎火,甘草和中而瀉心脾之火。或瀉其子,或瀉其母。不專治陽明氣分熱也。
  • 《醫方集解.瀉火之劑.白虎湯》張錫純:方中重用石膏為主藥,取其辛涼之性,質重氣輕,不但長於清熱,且善排擠內蘊之熱息息自毛孔達出也。用知母者,取其涼潤滋陰之性,既可佐石膏以退熱,更可防陽明熱久者之耗真陰也。用甘草者,取其甘緩之性,能逗留石膏之寒涼不至下趨也用梗米者,取其汁漿濃郁能調石膏金石之藥使之與胃相宜也。藥止四味,而若此相助為理,俾猛悍之劑歸於和平,任人放膽用之,以輓回人命於垂危之際,真無尚之良方也。何猶多畏之如虎而不敢輕用哉?《醫學衷中參西錄.醫論.陽明病白虎湯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