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笏

《中風論》~ 序

回本書目錄

1.

《中風論》一書,安義熊叔陵先生著,聞向無刊本也。戊寅夏間,余從里中世醫郭君秋泉借閱其家藏抄本,喜是書明於內景,不獨為中風立論,即中風一症,灼有見地,全卷無一模稜語,因手錄之。嗣詢此書所由來,秋泉云:嘉慶季年,吾閩陳修園先生治療出,一時名醫右熊君耳其名,不遠千里來證所學,修園下榻欽其緒論,即知熊有撰述,奈深自謙,秘不肯示人。一日熊外出,修園門下士私發其簏,得此書傳鈔之,欲再檢他本,詰朝熊束裝歸矣。

白話文:

《中風論》一書,是由安義熊叔陵先生所著,聽說之前沒有刻印成書過。戊寅年的夏天,我從裏中的老醫生郭君秋泉那裡借閱了他家收藏的抄本。我很喜歡這本書,它對內景的闡述很清楚,不只對中風提出理論,就連對中風這個病症的灼見也很有見地。整本書沒有模稜兩可的語言,所以我親手抄錄下來。之後我詢問這本書的來源,秋泉說:在嘉慶年尾,我們福建的陳修園先生治療好了一個病人,一時之間名聲大噪,熊君也因此聽聞到他的名字。熊君跋涉千里到修園門下求教,修園非常敬仰他的學問,就知道熊一定有撰寫文章。但熊君個性謙虛,不願把自己的作品給人看。有一天熊君外出,修園的學生們趁機打開熊君的行李,得到了這本書後就將其傳抄出去。他們想再找其他的抄本,但第二天熊君就帶著行李回家了。

余於客冬購得叔陵《輯注難經》,讀其中精義名言,悉從《靈》、《素》體會而出,與《中風論》相表裡,欲合刻而公諸世,未逮也。今夏,家端植兄擬刊醫書,余以此論告,即欣然出資付梓,並自任校讎之役,一字之疑,必來參酌。

白話文:

去年冬天,我買到了叔陵的《輯注難經》。讀到其中的精要名言,都是從《靈樞》、《素問》中體會而來的,與《中風論》互相發明,想把它們合在一起刻印,公諸於世,但還沒能做到。今年夏天,家兄端植打算刊刻醫書,我把這個想法告訴他,他很欣然地拿出資金交給刻書的人,並且親自擔任校對的工作。一個字有疑問,一定來請教我。

剞劂竣事,屬敘緣起,余思熊氏書出,當有目共賞,固無待余之表彰,而端植隱於市廛,能不《醫案一隅錄》兩種,肆中遍訪無此書,端植能——蒐羅,襄刻《熊氏全集》,尤余之厚望也夫。

白話文:

針灸治療結束,應該敘述緣由,我認為熊氏的書出版後,一定會受到大家的賞識,本來不需要我來表彰,但是端植隱居在市鎮中,竟然得到這兩本《醫案一隅錄》,在市集裡到處尋找也找不到這本書,端植能夠蒐集這些書,同時協助雕刻《熊氏全集》,更是我的厚望啊。

時光緒甲申八月子莊林慶祺謹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