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笏

《中風論》~ 論八風

回本書目錄

論八風

1. 論八風

其法分東、西、南、北為四正,又分東南、西南、東北、西北為四維,合計為八方,各有主氣,南風熱、東風溫、西風燥、北風寒,東南風溫而熱、西南風燥而熱、東北風寒而溫、西北風寒而燥,此其平也,太過者則賊風矣。賊風輕,其中於人也,亦輕;賊風重,其中於人也,亦重。乘衛氣之隙而襲入之也(賊風又名邪風)。

白話文:

此方法將方位分為東、西、南、北四正,又將東南、西南、東北、西北分為四維,合計為八方,各自都有主氣:南風炎熱、東風溫和、西風乾燥、北風寒冷;東南風溫和且炎熱、西南風乾燥且炎熱、東北風寒冷且溫和、西北風寒冷且乾燥,這是風的正常狀況。如果過度了就是邪風。邪風微小,對人的傷害也輕微;邪風嚴重,對人的傷害也嚴重,邪風乘虛而入侵襲人體(邪風也稱為邪風)。

八方之溫熱寒燥,只以東西南北辨之,不論四時皆有,與六氣之春溫、夏熱、秋燥、冬寒各主一時者不同也。

衛氣溫養形體,《內經》所謂衛外而為固,《難經》所謂守邪之神也。衛氣固密,則百邪不能侵,若少有罅隙,則邪即襲之矣。其隙在頭,則中於面,但為口眼喎而已,其手足固無恙也。其隙在手經,則中於臂,但為腕臂不舉而已,其頭足固無恙也。其隙在足經,則中於髀樞,但為步履遲重而已,其頭手固無恙也。

白話文:

衛氣溫養形體,正如《內經》所說的「衛外而為固」,《難經》所說的「守邪之神」也是這個意思。衛氣固密,則百邪不能侵犯,若稍有縫隙,邪氣就會乘虛而入。其縫隙在頭部,則中於面部,但只是使口眼歪斜而已,手足並無恙。其縫隙在手經,則中於臂部,但只是使腕臂不能舉起而已,頭足並無恙。其縫隙在足經,則中於大腿樞紐,但只是使步履遲緩沉重而已,頭手並無恙。

其隙在左,則中左而右無恙;其隙在右,則中右而左無恙。中足少陰,則舌枯而語言蹇澀(少陰之脈上縈舌本);中手厥陰,則神倦而多健忘(手厥陰心主本代心君行事也);中手少陽,則三焦不利而多噎氣,且大便不行;中足太陽,則膀胱不清而多溲濁,甚至小便癃閉而不能出,以膀胱氣化全憑衛氣滲利,衛氣為邪風所襲,不能滲利,故癃閉也。種種諸症,難以枚舉,總各視其隙之所在耳。

白話文:

如果風寒邪氣的空隙在左側,那麼左側就會受到傷害,右側則安然無恙;如果空隙在右側,那麼右側就會受到傷害,左側則安然無恙。

如果傷害了足少陰經,那麼舌頭就會乾燥,說話也會遲鈍(因為少陰經的經脈上連著舌根)。如果傷害了手厥陰經,那麼精神就會倦怠,而且容易健忘(因為手厥陰經的心經主導著心神,代替心臟來處理事務)。

如果傷害了手少陽經,那麼三焦就會不利,經常會出現噎氣,而且大便不通暢。如果傷害了足太陽經,那麼膀胱功能就會不暢,小便會混濁,甚至會出現小便閉塞,無法排出,因為膀胱的氣化作用完全依賴衛氣的滲透和通利,而衛氣被邪風所侵襲,不能滲透和通利,所以導致小便閉塞。

這些症狀有很多種,很難一一列舉,總之要根據風寒邪氣的空隙所在來判斷。

《內經》曰:邪之所湊,其正必虛。以比斫材,木堅者不入,脆者皮弛,正謂此也。是以此症多發於中年以後之人,以其衛氣不無少衰也。若少壯之人,則百中無一,以其衛氣正盛也。後人不明衛氣之義,乃有左血右氣之說,失之遠矣。又有謂血虛生內風者,亦不甚切,殊不知內風之生,乃衛氣之虛而有隙,如谷虛則生風耳。

白話文:

《內經》中說,邪氣最容易侵襲的人,通常都是抵抗力較弱的人。就像砍伐木材一樣,堅固的木頭不易砍入,而脆弱的木頭,樹皮都很容易會鬆弛。這是因為中年以後的人,衛氣會逐漸衰退,所以容易患上這種疾病。而年輕力壯的人,衛氣正盛,所以患病的機率極低。有些人不明衛氣的含義,提出了「左血右氣」的說法,這完全是錯誤的。還有人認為血虛會生內風,這種說法也不太正確。其實內風的產生,是衛氣虛弱而出現空隙,就好像山谷空曠就會產生風一樣。

非血虛也。虛則有隙,而邪風入之,故曰內風感召外風也。衛氣出於下焦,為生風之根,即《內經》所謂腎間動氣也。其開合寤寐出入間,皆以足少陰經為門戶,少陰即腎之經脈也。其經有兩條,左右各一,故衛氣之行軀殼、行於臟腑者,亦左右分布。凡人之始,初結胎時,其形如兩甲,即兩腎也,而衛氣寓焉,故其開合寤寐出入間,行亦必左右分布,此內景之確而可信者,特粗工不能識耳。

白話文:

這不是血虛的緣故。虛則有隙,而邪風入之,故曰內風感召外風也。衛氣出於下焦,為生風之根,即《內經》所謂腎間動氣也。其開合寤寐出入間,皆以足少陰經為門戶,少陰即腎之經脈也。其經有兩條,左右各一,故衛氣之行軀殼、行於臟腑者,亦左右分佈。凡人之始,初結胎時,其形如兩甲,即兩腎也,而衛氣寓焉,故其開合寤寐出入間,行亦必左右分佈,此內景之確而可信者,特粗工不能識耳。

翻譯成

這不是血虛的緣故。虛則有隙,而邪風入之,所以說內風感召外風。衛氣出於下焦,是生風之根,即《內經》所謂腎間動氣。其開合寤寐出入間,皆以足少陰經為門戶,少陰即腎之經脈。其經有兩條,左右各一,所以衛氣之行軀殼、行於臟腑者,亦左右分佈。凡人之始,初結胎時,其形如兩甲,即兩腎也,而衛氣寓焉,所以其開合寤寐出入間,行亦必左右分佈,此內景之確而可信者,特粗工不能識耳。

動氣之根,即是腎氣,然必曰腎間動氣者,以其為知覺運動之主,故加一動字以稱之。若兩邊衛氣平均,則知覺運動自然爽健精明。若一邊衛氣無病,一邊衛氣有病,則知覺運動必不能如平日之爽健精明矣。語云:眾擎易舉,獨力難勝。可以為譬。

白話文:

腎氣是人體運動的根本。之所以說「腎間動氣」,是因為腎臟是知覺與運動的主要器官,所以加上了「動」這個字來稱呼它。如果身體兩邊的氣血均勻,那麼知覺和運動自然就會敏捷而靈敏。如果身體一邊的氣血健康,另一邊的氣血出現問題,那麼知覺和運動就一定不能像平常那樣敏捷而靈敏了。俗話說:「眾人齊心合力容易完成,單獨一人很難取勝。」可以用這個道理來比喻。

風中於左,則病在左;中於右,則病在右。獨口角之喎斜則不然,中左者,口必喎右;中右者,口必喎左。所以然者,左則左邊衛氣不用,而經脈弛緩不收,右邊衛氣獨用,而經脈牽引拘急,故必喎右(口角經脈是陽明經環於唇口者,左右各一)。其中右者仿此。

白話文:

風邪侵入人體的左側,則疾病就會在左側發作;風邪侵入人體的右側,則疾病就會在右側發作。但只有嘴角歪斜的情況例外,風邪侵入人體的左側,嘴角必定會歪斜到右側;風邪侵入人體的右側,嘴角必定會歪斜到左側。之所以這樣,是因為左側的衛氣失去功能,經絡鬆弛不收,右側的衛氣獨自作用,導致經絡牽引緊繃,所以嘴角必定會歪斜到右側(嘴角的經絡是陽明經圍繞著嘴脣,左右各一條)。其中右側的情況也跟左側的情況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