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笏

《中風論》~ 論寒熱

回本書目錄

論寒熱

1. 論寒熱

偏枯之風,以四方之位定八風之寒熱,傷寒之風,以四時之序分六氣之寒熱者絕然不同。蓋八風之寒熱,不拘四時皆有也。夫八方之風,其幾微渺,非神聖不能察識。如黃帝明堂一篇,後來諸傢俱茫然,不知其所指,又安能察識八風哉?吾輩雖不能審之於未形,未嘗不可辨之於已著,則當據初起之症為斷。如風之變乎常者:從東來,則面必青,舌必紫,甚者舌卷囊縮,筋必惕(惕者,動也。

白話文:

中醫裡有八風這一個說法,用四方方位來鑑定寒熱。

而傷寒的風邪則是根據四季順序來區分六氣的寒熱,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分類方法。因為八風的寒熱,不拘泥於四季,隨時都有。不過,八種風的輕微細微之處,不是神聖之人很難察覺。像黃帝明堂篇的內容,後來的學者們大多迷惑不解,不知道所指為何,更別想察覺八風了。我們現在雖然不能在疾病發生之前診斷,但還是可以在疾病出現後分辨清楚,所以應該根據疾病初期的症狀來判斷。像是風邪的變化如果與平常不一樣時:如果是從東方來的風邪,病人的臉一定會發青,舌頭一定會發紫,病情嚴重的話舌頭會捲起來並縮小,筋脈一定會抽動和顫抖。

俗言肉跳),目珠多斜轉。從南來,則面必赤,舌必焦,甚者生芒刺,肌必熱,目之白珠必有紅處。從西來,則面必白,舌必燥,甚者如白霜、積粉,皮必粟起(謂毛髮豎立也),目珠多上視翻白。從北來,則面必紫,舌必黑,甚者裂縫,息必鼾(如寐者呼吸有聲,俗言寒睡也),目之白珠必有黑處。

白話文:

俗話說肌肉跳動,眼睛斜視轉動。從南方來的人,臉色一定紅潤,舌頭一定焦黑,嚴重的會長出尖刺,皮膚一定發熱,眼睛的白色部分一定有紅色。從西方來的人,臉色一定蒼白,舌頭一定乾燥,嚴重的像白霜、積粉,皮膚一定會起粟粒(即毛髮豎立),眼睛經常向上翻白。從北方來的人,臉色一定發紫,舌頭一定發黑,嚴重的會開裂,呼吸一定會打鼾(像睡覺的人呼吸有聲,俗話說寒睡),眼睛的白色部分一定有黑色

從中央來(此四維合併者也),則面必黃,舌必黃黑,甚者多涎垢,肌必潮濕黏手,目之白珠必黃。其東南、西南、東北、西北來者,各以其方之法為斷。

白話文:

從中部地區而來的病人(這四個區域統合起來的),那他的臉部一定黃,舌頭一定黃黑色,嚴重的話會有很多口水和污垢,皮膚一定潮濕黏手,眼睛的白眼一定黃。至於東南、西南、東北、西北地區而來的病人,則各以該區域的方式來判斷。

以上諸症,但見一二症便是,不必悉具也。此皆從所受之風而定其寒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