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怡

《金匱翼》~ 卷一 (1)

回本書目錄

卷一 (1)

1. 中風統論

中風之病,昔人有真類之分,蓋以賊風邪氣所中者為真,痰火食氣所發者為類也。以愚觀之,人之為病,有外感之風,亦有內生之風。而天人之氣,恆相感召,真邪之動,往往相因。故無論賊風邪氣從外來者,必先有肝風為之內應。即痰火食氣從內發者,亦必有肝風為之始基。

白話文:

中風之病,古人有真病和類病之分,蓋以邪風邪氣所中者為真病,痰火食氣所發者為類病。以我的觀點來看,人之所以會生病,有外感之風,也有內生之風。而天人之氣,恆相感召,真邪之動,往往相因。故無論邪風邪氣從外來者,必定先有肝風為之內應。即痰火食氣從內發者,也必定有肝風為之始基。

設無肝風,亦只為他病已耳。寧有卒倒、偏枯、歪僻、牽引等症哉。經云:風氣通於肝。又云:諸風掉眩,皆屬於肝;諸濕腫滿,皆屬於脾;諸寒收引,皆屬於腎。由此觀之,則中風之病,其本在肝,猶中濕之屬於脾,中寒之屬於腎也。雖五臟各有中風之症,然風在他臟,則又顯他臟之證矣。

白話文:

如果沒有肝風,那也是因為其他疾病已痊癒。難道會有突然倒地、半身不遂、歪斜痙攣、抽搐等症狀嗎?經書上說:風氣通於肝。又說:各種頭暈目眩,都屬於肝病;各種濕熱腫脹,都屬於脾病;各種寒症收引,都屬於腎病。由此看來,中風的疾病,其根本在於肝,就像中濕屬於脾,中寒屬於腎一樣。雖然五臟都有中風的症狀,但風在其他臟器,則又表現出其他臟器的病症了。

豈如今人之所謂中風哉,而其為病,則有臟腑經絡淺深之異。口眼歪斜,絡病也,其邪淺而易治;手足不遂,身體重痛,經病也,邪差深矣,故多從倒僕後見之;卒中昏厥,語言錯亂,腑病也,其邪為尤深矣。大抵倒僕之候,經腑皆能有之。其倒後神清識人者在經,神昏不識人者在腑耳。

白話文:

哪有像現在的人所說的半身不遂呢?這種病症,臟腑經絡的病因有淺有深。口眼歪斜,是經絡受損引起的,邪氣淺而容易治療;手腳不靈活,身體沉重疼痛,是經脈受損引起的,邪氣深而難以治療,所以大多數是在中風後出現的;突然昏厥,言語錯亂,是臟腑受損引起的,邪氣最深。總之,中風後出現的症狀,經絡和臟腑都可能受損。中風後神清氣爽,能認識人,說明是經絡受損;神志昏迷,不認識人,說明是臟腑受損。

至於唇緩失音,耳聾目瞀,遺尿聲鼾等症,則為中臟,病之最深者也。然其間經病兼腑者有之,臟病連經者有之,腑臟經絡齊病者有之,要在臨病詳察也。至於真邪虛實之故,治法通塞之宜,苟不預為講求,何以應斯倉卒哉。夫邪氣所觸者,邪風暴至,真氣反陷經絡腑臟,卒然不得貫通,不相維繫。

白話文:

至於嘴脣虛弱、失聲、耳聾、目眩、小便失禁、鼾聲大作等症狀,則為內臟的疾病,是病情最為深重的。然而,其中兼有經脈和腑臟疾病的,內臟疾病連累經脈的,腑臟經絡同時患病的,都需要在臨牀上仔細觀察。至於真氣與邪氣的虛實情況,治療方法的通塞宜忌,如果事前不加以探求,怎麼能應付這種倉猝的病情呢?邪氣侵犯身體時,邪風驟然襲來,正氣反被困陷在經絡腑臟之中,忽然之間不能貫通,不能互相維繫。

《內經》所謂邪風之至,疾如風雨是也。臟邪所發者,臟氣內虛,肝風獨勝,卒然上攻九竅,旁溢四肢,如火之發,如泉之達,而不可驟止。肝象木而應風,而其氣又暴故也。又邪氣所觸者,風自外來,其氣多實。肝病所發者,風從內出,其氣多虛。病虛者,氣多脫。病實者,氣多閉。

白話文:

《內經》中所說的邪風突然襲來,發病之迅猛猶如狂風暴雨。由臟病引起的發作,臟氣內虛,肝風獨盛,突然衝擊到九竅,外溢到四肢,快速蔓延,如火勢的蔓延,如泉水的奔流,無法立即制止。肝臟象徵木,與風相應,而且它的氣性又急躁,所以容易發生這種情況。另外,因邪氣侵襲引起的發病,風來自體外,其氣勢通常比較實。因肝病引起的發作,風從體內發出,其氣勢通常比較虛。虛證患者,氣多虛脫。實證患者,氣多鬱閉。

脫者欲其收,不收則死;閉者欲其通,不通亦死。約言治要,蓋有八法,茲用條列於後,神而明之,存乎其人耳。又五臟中風分治之方,余見古方龐雜失旨,不適於用,謹刪正五方,並錄出以備檢用云。

白話文:

脫證應採用收斂治療,不收斂就會死亡;閉證應採用疏通治療,不疏通也會死亡。簡略來說,治療方案的要點大概有八種,現在列表說明如下,能否將這些治療方案運用得恰到好處,這就要看醫生的能力了。另外,五臟中風的治療方案,我看到古方龐雜,失於要領,不適合使用,所以我謹慎地刪正了五臟中風的治療方案,並記錄下來以備查詢使用。

2. 卒中八法

夫醫之治病,猶將之禦敵,宰之治民也。禦敵有法,奇正虛實,隨機應變。不知法,則不足以禦敵矣。治民有道,刑政教化,以時而施,不明道,則不足以臨民矣。病有陰、陽、表、里、虛、實、緩、急之殊,醫有寒、溫、汗、下、補、瀉、輕、重之異,不知此,則不足以臨病矣。故立中風八法,以應倉卒之變。

白話文:

醫生治療疾病,就好比將帥領兵禦敵,治家之人的統治人民一樣。將領禦敵有法則,必須懂得奇襲、正攻、虛實、隨機應變。如果不明白這些法則,就無法指揮軍隊保衛國家;管理人民也有規律,要懂得刑罰、行政、教化,並且根據不同場合靈活變通。如果不明白這些規律,就無法治理好人民;疾病也有陰、陽、表、裏、虛、實、緩、急的不同,醫生的治療方法有寒性、溫性、發汗、瀉下、補益、瀉除、輕症、重症的不同。如果不明白這些,就不能治療疾病。所以醫者必須掌握中風的八種治療方法,以便在緊急情況下靈活運用。

至於隨證緩調,另詳其法於後。蓋病千變,藥亦千變,凡病皆然,不獨中風。余於此首言之者,亦一隅三反之意爾。

白話文:

至於依照病情的變化而緩慢調整治療方法,其他詳情的方法後續再說明。因為疾病的變化是千變萬化的,藥物也要跟著千變萬化,所有的疾病都是這樣,不只是中風。我在這裡首先談到這個,也是為了說明「舉一反三」的意思。

3. 一曰開關

卒然口噤目張,兩手握固,痰壅氣塞,無門下藥,此為閉證。閉則宜開,不開則死。搐鼻、揩齒、探吐,皆開法也。

白礬散(《聖濟》),治急中風,口閉涎止,欲垂死者。

白話文:

突然嘴巴緊閉,眼睛瞪大,雙手緊握,痰液堵塞,氣息阻塞,無藥可醫,這就是閉證。閉證則宜打開,不打開就會死。用手指觸摸鼻子、摩擦牙齒、引導嘔吐,都是打開閉證的方法。

白礬散(出自《聖濟總錄》),治療急中風,嘴巴閉上,口水停止,即將垂死的人。

白礬(二兩,生),生薑(一兩,連皮搗,水二升,煎取一升二合)

白話文:

  • 白礬(二兩,生用,不經加工)

  • 生薑(一兩,連皮搗碎,加二升水煎煮,取一升二合的藥液)

上二味,合研濾,分三服,旋旋灌之,須臾吐出痰毒,眼開風退,方可服諸湯散救治。若氣衰力弱,不宜吐之。

又方

白礬(如拇指大一塊為末),巴豆(一粒,去皮膜)

白話文:

將這兩種藥材混合研磨成粉末,過濾後分成三份,依序灌入患者體內,不久之後痰毒就會被吐出來,眼睛也會恢復清明,風邪退去,才能服用其他湯藥散劑治療。如果病人氣虛體弱,就不適合使用此方法催吐。

另一方劑:

白礬(約拇指大小的一塊研磨成粉),巴豆(一粒,去皮膜)。

上將二味,於新瓦上煅令焦赤為度,煉蜜丸芡實大,每用一丸,綿裹,放患人口中近喉處良久,吐痰立愈。一方加牙皂一錢,煅研取三分,吹鼻中。

白話文:

將這兩種藥材,在新瓦上煅燒至焦赤為度,做成蜜丸,大小如芡實。每次用一丸,用棉布包好,放入患者口中,靠近喉嚨的位置,停留一段時間,吐出痰液即可痊癒。另一種方法是,加入一錢重的牙皁,煅燒後研磨,取三分吹入鼻中。

急救稀涎散(《本事》),治中風涎潮,口噤氣閉不通。

豬牙皂角(四梗,肥實不蛀者,去黑皮),晉礬(光明者,一兩)

白話文:

急救:稀涎散(出自《本事》),治療中風導致的口涎外流,口不能說話,氣息閉塞不通。

材料: 豬牙皁角(四梗,肥實無蛀孔,去掉黑色表皮) 明礬(明亮無瑕者,一兩)

上為細末和勻,輕者半錢,重者一錢匕,溫水調灌下,不大嘔吐,但微微冷涎出一二升,便得醒,次緩緩調治,大服亦恐過傷人。(孫兆方。)

勝金丸(《本事》),治同前。

白話文:

上等藥:研磨成細末,均勻調和。輕一點的半錢,重一點的一錢。用溫水調和,灌進。如果不會有大嘔吐,只有微微的冷涎出來約一兩升,便會醒來。然後慢慢調治即可。藥量太多也怕傷人。(孫兆方。)

勝金丸(《本事》),主治與前述相同。

薄荷(半兩),豬牙皂角(二兩,捶碎,水一升,二味同浸杵汁,慢火熬成膏),瓜蒂末藜蘆末(各一兩),硃砂(半兩,研)

白話文:

生薄荷(半兩),豬牙皁角(二兩,搗碎,加水一升,兩種藥材一起浸泡搗碎汁液,用小火熬成膏),瓜蒂末、藜蘆末(各一兩),硃砂(半兩,研磨成粉)

上將硃砂末一分,與二味末研勻,用膏子搜和,丸如龍眼大。以余硃砂為衣,溫酒化一丸,甚者二丸,以吐為度。得吐即省,不省者不可治。

白話文:

將上等的硃砂粉末研磨成十分細,與其他兩種藥物的粉末均勻混合,用膏狀物將它們調和均勻,搓成龍眼般大小的丸子。以剩下的硃砂粉末作為外衣,用溫酒送服一丸,病情嚴重的可以服兩丸,以嘔吐為標準。如果吐了,病情就會減輕,如果不吐,那說明病情無法醫治。

4. 二曰固脫

猝然之候,但見目合、口開、遺尿、自汗者,無論有邪無邪,總屬脫症。脫則宜固,急在元氣也。元氣固,然後可以圖邪氣。

白話文:

如果突然生病時,見到病人雙眼閉合,嘴巴張開、尿失禁、盜汗等症狀,無論是否有外邪入侵,都屬於脫症。脫症應該固攝會病人的元氣,因為元氣固攝後,纔可以談及如何驅逐外邪。

白話文:

人參,炮製附子

用人參鬚倍於附子,或等分,不拘五錢或一兩,酌宜用之,姜水煎服。有痰加竹瀝

白話文:

用人蔘須的份量是附子的兩倍,或相等,不拘泥於五錢或一兩,酌情使用,用姜水煎服。如果有痰,可以加竹瀝。

5. 三曰泄大邪

昔人謂南方無真中風病,多是痰火氣虛所致,是以近世罕有議解散者。然其間賊風邪氣,亦間有之。設遇此等,豈清熱、益氣、理痰所能愈哉。續命諸方,所以不可竟廢也。俟大邪既泄,然後從而調之。

白話文:

古代中醫學家說過,南方沒有真正的中風病,大多是痰火氣虛引起的,所以近來很少有醫生談論解散法。但其中也有邪風邪氣造成的,遇到這種情況,難道用清熱、益氣、化痰的方法就能治癒嗎?所以,續命的各種方法不能完全廢棄。等到邪氣發散乾淨後,再著手調養。

小續命湯(《千金》),河間云:中風面加五色,有表症,脈浮而惡寒,拘急不仁,此中風也。宜以加減續命,隨症治之。(《古今錄驗》)。

白話文:

小續命湯(出自《千金方》),河間(《千金方》撰著人孫思邈的別號)說:中風的面部出現五色(青、赤、黃、白、黑),有表症(外感六淫引起疾病的徵候),脈浮(脈浮是風症的特點)而惡寒,拘急(肌肉強直收縮急迫)不仁(皮膚感覺遲鈍),這是中風。應當根據症狀加減續命湯的內容,進行相應的治療。(根據《古今錄驗》)

麻黃桂枝杏仁,芍藥,甘草人參川芎防己黃芩(各一兩),附子(半兩,制),防風(一兩半)

上為粗末,每服五七錢,水一盞半,生薑五片,煎至一盞去滓,稍熱服,食前。

白話文:

  • 麻黃:具有發汗解熱、宣肺平喘的作用,常被用於治療感冒、氣喘等疾病。

  • 桂枝:具有溫通經脈、解肌發汗的作用,常用於治療感冒、頭痛、肌肉痠痛等疾病。

  • 杏仁:具有止咳平喘、潤腸通便的作用,常被用於治療咳嗽、氣喘、便祕等疾病。

  • 芍藥:具有養血調經、鎮痛舒緩的作用,常用於治療月經不調、痛經、肌肉疼痛等疾病。

  • 甘草:具有補益脾氣、緩解疼痛的作用,常用於治療脾胃虛弱、咳嗽、胃痛等疾病。

  • 人參:具有補氣固脫、益氣生津的作用,常用於治療氣虛乏力、體倦神疲、氣喘等疾病。

  • 川芎:具有活血化瘀、理氣止痛的作用,常被用於治療月經不調、痛經、頭痛、跌打損傷等疾病。

  • 防己:具有祛風除濕、利尿消腫的作用,常用於治療風濕、水腫、小便不利等疾病。

  • 黃芩:具有清熱燥濕、瀉火解毒的作用,常用於治療熱性病、痢疾、黃疸等疾病。

  • 附子:具有溫經散寒、止咳平喘的作用,常用於治療陽虛寒凝、手足冰冷、咳喘等疾病(製法:將附子浸泡於水中,去除毒性後,切片曬乾)

  • 防風:具有解表祛風、清熱止咳的作用,常用於治療感冒、頭痛、咳嗽等疾病。

藥方分量:藥物粗末,每次五七錢。

煮法:用一杯半的水,加入五片生薑,煎煮至剩一杯水,去渣取汁。

服用方法:稍稍加熱後服用,飯前飲用。

加減法:無汗惡寒,加麻黃、防風、杏仁。有汗惡風,加桂枝、芍藥、杏仁。無汗身熱,不惡風,加葛根二兩,桂枝、黃芩各依本方加一倍。有汗身熱,不惡寒,加石膏知母各二兩,甘草一兩。無汗身寒,加附子半兩,乾薑二兩,甘草三兩。有汗無熱,加桂枝、附子、甘草,各依本方加一倍。

白話文:

加減法:

  1. 無汗惡寒:加入麻黃、防風、杏仁。

  2. 有汗惡風:加入桂枝、芍藥、杏仁。

  3. 無汗身熱,不惡風:加入葛根二兩,桂枝、黃芩各依本方加一倍。

  4. 有汗身熱,不惡寒:加入石膏、知母各二兩,甘草一兩。

  5. 無汗身寒:加入附子半兩,乾薑二兩,甘草三兩。

  6. 有汗無熱:加入桂枝、附子、甘草,各依本方加一倍。

肢節攣痛,或木不仁,加羌活四兩,連翹六兩。凡中風不審六經之加減,雖治之,不能去其病也。

白話文:

四肢關節痠痛,或四肢麻木不仁,再加入四兩羌活和六兩連翹。凡是中風的患者,如果沒有根據病情增減藥量,即使治療,也不能治癒病痛。

戴氏加減法:多怒加羚羊角。熱而渴去附子,加秦艽。恍惚錯語加茯神遠志。不得睡加棗仁。不能言加竹瀝。神虛無力去麻黃,加人參。

又云歧子加減(見《準繩類方》。)

白話文:

戴氏加減法:

  1. 如果患者容易生氣,則加上羚羊角。

  2. 如果患者感到口渴,則去除附子,加上秦艽。

  3. 如果患者神志恍惚,語言錯亂,則加上茯神和遠志。

  4. 如果患者無法入睡,則加上棗仁。

  5. 如果患者無法說話,則加上竹瀝。

  6. 如果患者精神虛弱,沒有力氣,則去除麻黃,加上人參。

又云歧子加減(見《準繩類方》)。

三化湯(潔古),河間云:中風外有六經之形證,先以加減續命湯,隨症汗之。內有便溺之阻隔,復以三化湯下之。

白話文:

三化湯(潔古):河間說:中風外有六經的形證,首先用加減續命湯,隨著症狀發汗。內有便溺不通暢的阻隔,再用三化湯來通泄。

厚朴枳實大黃,羌活(各等分)

上銼如麻豆大,每服三兩,水三升,煎至一升半,終日服之,以微利為度。

白話文:

  • 厚朴:是一種中藥,具有發散寒邪、宣通氣滯、止咳平喘的作用。

  • 枳實:是一種中藥,具有理氣消滯、除痰止咳的作用。

  • 大黃:是一種中藥,具有清熱瀉火、攻積通便的作用。

  • 羌活:是一種中藥,具有祛風散寒、通絡止痛的作用。

藥材大小如麻豆,每次服用三兩,加入三升水,煎煮至剩一升半,一天分次服用,以微微瀉肚為宜。

經云:脾胃太過,則令人四肢不舉。又曰:土太過則敦阜。阜,高也;敦,厚也。既厚而又高,則令除去。此真膏粱之疾,非肝腎經虛之候也。何以明之?經云:三陰三陽發病,為偏枯痿易。王注云:三陰不足,則發偏枯;三陽有餘,則為痿易。易謂變易常用,而痿弱無力也。

白話文:

經典中提到:脾胃功能過盛,會導致四肢麻痺,無法抬舉。又說:土行能量過於旺盛,則會導致身體肥胖,就像一座高山。既肥胖又高大,就會導致四肢麻痺。這種情況是真正由飲食過於豐盛引起的疾病,而不是肝腎經絡虛弱造成的症狀。為什麼這樣說呢?經典中提到:三陰三陽經絡發病,會導致偏癱和麻痺。王注中也提到:三陰經絡不足,則會發作偏癱;三陽經絡有餘,則會變成麻痺。麻痺是指經常變換動作,而身體虛弱無力。

其治宜三化湯,瀉令氣弱陽衰土平而愈。若脾虛,則四肢亦不用也。經云:土不及,則卑監。卑者,下也。監者,陷也,坑也。四肢皆稟氣於胃,而不得至經,必因於脾,乃得稟也。今脾不能為胃行其津液,四肢不得稟水穀氣,日以益衰,脈道不利,筋骨肌肉皆無氣以生,故不用焉。其治則宜十全散,加減四物,去邪留正也。

白話文:

治療應當用三化湯來瀉火,使氣弱陽衰,脾土得以平復而痊癒。如果脾虛,那麼四肢也會不適用。經上說:脾土虛弱,則四肢卑監。卑,是低下的意思。監,是陷落、坑陷的意思。四肢都稟受胃氣,而氣卻不能到達經脈,這一定是由於脾虛,才能得到驗證。現在脾臟不能為胃運化津液,四肢得不到水穀之氣,日益衰弱,脈道不暢通,筋骨肌肉都因為沒有氣而不能生長,所以纔不適用。治療應該用十全散,加減四物,以祛除邪氣,保留正氣。

按:續命、三化,並攻泄大邪之劑,人壯氣實者宜之。若氣弱無力者,不可用也。余故錄《肘後》等方於後,以備參用。蓋醫者法必求備而用必極慎也。

白話文:

按語:續命、三化,都用來攻下和袪除巨大的邪氣,氣血旺盛的人適合服用。如果氣血不足的人,不能服用。所以我把《肘後等》的方子記錄在後面,供參考。作為一個醫生,方法必定要齊全,用藥必定要極其慎重。

《肘後》紫方,療中風脊強,身痙如弓。

雞屎(二升),大豆(一升),防風(三兩)

白話文:

《肘後》紫方 治中風脊強,身痙如弓。

雞屎(兩升),大豆(一升),防風(三兩)

水二升,先煮防風取三合汁。豆、雞屎二味,熬令黃赤色,用酒二升,淋之去滓,然後入防風汁,和勻分再服,相去人行六七里,覆取汗避風。

白話文:

先煎煮兩升水,取其中三合的防風汁,再將豆、雞屎兩種材料熬煮至黃赤色,加入二升的酒,攪拌之後過濾掉沉渣。然後將濾好的防風汁加入,充分攪拌並分成兩次服用,每次服用之間的間隔是步行六七里路的時間(大約一個小時), 服用後要蓋上被子使身體發汗但注意避風。

荊芥散,治中風口噤,四肢搐搦,或角弓反張。

荊芥一味,略炒為末,酒服二錢。

白話文:

荊芥散

治療中風,嘴巴不能說話,四肢抽搐,或身體像弓箭一樣向後彎曲。

處方:

荊芥一味藥,略微炒過後研磨成粉末,用酒送服二錢。

賈似道云:此方出《曾公談藝錄》,前後用之甚驗。其子名順者,病此已革,服之立定,真再生丹也。華佗愈風散,治婦人產後中風,口噤,手足瘛瘲如角弓。或產後血暈,不省人事,四肢強直。或心眼倒築,吐瀉欲死者,亦只此一味,微炒為末,每服三錢,豆淋酒調服。或童子小便服之。口噤則抉齒灌下,藥下如神。王貺《指迷方》,加當歸等分,水煎服。

白話文:

賈似道說:這個方子出自《曾公談藝錄》,前後使用都很有效。他的兒子名叫順,患有這種疾病已經痊癒,服用後立刻見效,真是再生丹啊。華佗愈風散,治療產後中風,口不能言,手腳僵硬如角弓。或者產後血暈,不省人事,四肢僵直。或者心眼倒立,嘔吐瀉泄瀕死的,也只用這一味藥,微微炒焦研成末,每次服用三錢,用豆淋酒調服。或者用童子小便送服。口不能言的就掰開牙齒灌下去,藥到病除,如同神助。王貺的《指迷方》中,加當歸等分,水煎服。

豆淋酒法

黑豆二升,熬令聲絕。酒二升,納鐺中急攪,以絹濾取清,頓服取汗。

續命煮散,復營衛,卻風邪。

白話文:

豆淋酒法:

黑豆兩升,煮沸至不再沸騰,加入酒兩升,用鍋子迅速攪拌,用布過濾取清液,立即服下,使身體出汗。

續命煮散:

恢復營衛之氣,驅除風寒之邪。

桂枝(七分),白芍,甘草,防風,獨活,人參,熟地黃,當歸,川芎,荊芥穗,細辛,乾葛,遠志(去心),半夏(各五分)

上銼作一帖,入姜三片,水煎服。

白話文:

  • 桂枝(0.7兩)

  • 白芍(0.5兩)

  • 甘草(0.5兩)

  • 防風(0.5兩)

  • 獨活(0.5兩)

  • 人參(0.5兩)

  • 熟地黃(0.5兩)

  • 當歸(0.5兩)

  • 川芎(0.5兩)

  • 荊芥穗(0.5兩)

  • 細辛(0.5兩)

  • 乾葛(0.5兩)

  • 遠志(去心)(0.5兩)

  • 半夏(0.5兩)

上藥研為末,每服一錢,入薑三片,水煎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