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怡

《金匱翼》~ 卷四 (10)

回本書目錄

卷四 (10)

1. 肥氣

經曰:肝之積,名曰肥氣。在左脅下,如覆杯,有頭足,久不愈。令人發咳、痎瘧,連歲不已。咳,肺病也。積氣上攻至肺則咳,侮所不勝也。痎瘧,三日瘧也,肝所生病為往來寒熱,連歲不已者,積不去則瘧亦不已也。

白話文:

經書上說:肝臟積聚的病氣,名叫「肥氣」。在左脅下,形狀像蓋著一個杯子,有頭有腳,長久不治癒。會使人發咳、害瘧疾,連續幾年都治不好。發咳,是肺部疾病。積氣向上侵犯到肺部,就會發咳,是侵犯到肺部這個較弱的器官。害瘧疾,就是間歇性發作的瘧疾,是肝臟所引起的疾病,症狀是反覆出現寒熱,連續幾年都治不好,是因為積氣不去,瘧疾也就不會痊癒。

溫白丸(《局方》),通治五積及十種水氣、八種痞氣、五種淋疾、九種心痛、七十二種風、三十六種遁屍疰忤、癲癇、翻胃噎塞、脹滿不通。

白話文:

溫白丸(出自《局方》),可以治療五種積聚、十種水氣、八種痞氣、五種淋病、九種心痛、七十二種風、三十六種遁屍疰忤、癲癇、翻胃噎塞、脹滿不通。

紫菀(去苗),菖蒲(九節者,去毛),吳茱萸(湯洗七次,焙乾),柴胡厚朴(薑製,各一兩),桔梗(去蘆),茯苓(去皮),皂莢(去皮子弦,炙),桂枝乾薑(炒),黃連,川椒(去目及閉口者,微炒出汗),巴豆(去皮膜油),人參(各半兩),川烏(炮去皮臍,八錢)

白話文:

  • 紫菀:去除根部

  • 菖蒲:取九節以上的,去掉毛

  • 吳茱萸:用熱水清洗七次,焙乾

  • 柴胡:一兩

  • 厚朴:用薑製成,一兩

  • 桔梗:去除蘆頭

  • 茯苓:去除外皮

  • 皁莢:去除外皮和絃,焙乾

  • 桂枝:一兩

  • 乾薑:炒製

  • 黃連:一兩

  • 川椒:去除籽和閉口的部分,微炒出汗

  • 巴豆:去除外皮和油膜

  • 人參:半兩

  • 川烏:炮製後去除外皮和臍部,八錢

為細末,入巴豆研勻,蜜丸桐子大,每服三丸,漸加至五丸、七丸,生薑湯送下,臨臥服。有孕忌服。易老云:本方治肥氣,加柴胡、川芎

鱉甲丸,治肥氣體瘦,飲食少思。

白話文:

將巴豆研磨成細末,再與蜂蜜混合均勻,做成桐子大小的藥丸。每次吃三丸,逐漸增加到五丸、七丸。服用時,以生薑湯送服,最好在睡前服用。懷孕期間忌服。易老認為,這個方劑可以治療肥胖。如果加入柴胡和川芎,效果會更好。

鱉甲丸

治療肥人氣虛體瘦、食慾不振。

鱉甲(一枚重四兩者,洗淨,以醋和黃泥固濟背上可厚三分令乾),京三稜(炮,制),枳殼(麩炒黃,各三兩),川大黃(銼,炒,二兩),木香(忌火),桃仁(去皮尖雙仁,用麩炒微黃,細研如膏,一兩半)

白話文:

  • 鱉甲:取一塊重量在四兩的鱉甲,洗淨。用醋和黃泥混合均勻,敷在鱉甲背殼上,厚度約三分。晾乾即可。

  • 京三稜:炮製三稜、去皮切片。

  • 枳殼:用麩皮炒至黃色,然後研成粉末。

  • 川大黃:切片,炒至微黃。

  • 木香:忌諱與火接觸,以免失去藥效。

  • 桃仁:去除外皮,只取裡面的兩粒仁。用麩皮炒至微黃,研磨成膏狀。

上除鱉甲外,俱搗為細末,後泥一風爐子,上開口,可安鱉甲,取前藥末,並桃仁膏,內鱉甲中,有好米醋二升,時時旋取入鱉甲內,慢火熬令稠,取出藥,卻將鱉甲去泥淨,焙乾,搗為細末,與前藥同和搗為丸,梧子大,每服二十丸,溫酒送下,空心臨臥各一服。

白話文:

除了鱉甲以外,其他的藥材全部搗碎成細末。然後用泥土做一個風爐,上面開口,可以放鱉甲。將前面的藥末和桃仁膏一起放入鱉甲中,加入二升好米醋,時常旋轉著把藥材送入鱉甲內,用文火熬煮成稠狀。取出藥材,把鱉甲上的泥土徹底洗淨,然後焙乾,搗碎成細末,與前面的藥材一起和勻,做成梧子大小的丸劑。每次服用二十丸,用溫酒送服,空腹睡前各服用一次。

2. 伏梁

經曰:心之積,名曰伏梁。起臍上,大如臂,上至心下,久不愈。令人煩心。心為火臟,心受邪,則火內鬱而煩也。

白話文:

經書裡說:心的積聚,名叫伏梁。它從臍部以上開始,像手臂一樣粗,向上到心臟的下部,長久不癒合。使人煩躁不安。心是火臟,心臟受到外邪侵犯,那麼火在裡面鬱積而煩躁。

白話文:

溫白丸,加入石菖蒲、黃連、桃仁。

桃奴散,治伏梁氣在心下,結聚不散。

桃奴(三兩)

為末,空心溫酒調下二錢。桃奴是桃實著樹不落,正月中採者是也。

白話文:

桃奴散

治療伏梁之氣鬱結在心下,久久不散。

組成:

桃奴(三兩)

製法:

研成細末,用溫熱的空心酒調和,服用二錢。

註解:

桃奴是桃樹上結的果實,成熟後不落,正月中旬採摘的為佳。

3. 痞氣

經曰:脾之積,名曰痞氣。在胃脘,復大如盤,久不愈,令人四肢不收,發黃疸,飲食不為肌膚。脾氣行乎四肢,脾氣既痞,四肢無以受氣,故不收,不收猶不舉也。脾色黃而合肉,氣痞不運,熱鬱於中,故黃色外見,而肌膚日削也。

白話文:

《內經》說:脾臟的積聚,叫做痞氣。在胃的上腹部,積聚體積大如盤子,長期不能治癒,會讓人四肢不能收縮,患上黃疸病,吃下去的食物不能轉化為肌肉。脾臟的氣運行於四肢,脾臟的氣既已積聚,四肢就沒有地方接受脾氣,所以不能收縮,不能收縮就等於不能舉起來。脾臟的顏色是黃色且與肉相合,脾氣積聚不通暢,熱量鬱積在體內,因此黃色在外表顯現,而肌肉也一天比一天消瘦。

白話文:

溫白丸,再加上吳茱萸、乾薑。

4. 息賁

經曰:肺之積,名曰息賁。在右脅下,復大如杯,久不已,令人灑淅寒熱,喘咳發肺壅。肺主氣而合皮毛,肺郁成積,壅於內者不能衛於外,故灑淅寒熱,痹於上者不復降於下,故喘咳發肺壅。壅,癰也。

白話文:

《黃帝內經》說:肺部積有痰飲,稱為息賁。病位在右脅下方,反覆發作,大如茶杯,如果長時間不治療,就會讓人時冷時熱,呼吸不順、咳嗽,並引發肺部壅塞。肺主導氣,與皮膚毛孔相應,肺氣鬱結形成痰飲積聚,鬱結在體內則不能衛護體表,所以會時冷時熱;鬱結在上面則不能下降到下面,所以會喘咳,並引發肺部壅塞。壅,即癰,化膿的瘡。

白話文:

溫白丸,在原配方的基礎上,加入人參和紫菀。

5. 奔豚

經曰:腎之積,名曰奔豚。發於少腹,上至心下,若豚狀,或上或下,無時,久不已。令人喘逆,骨痿少氣。腎為水臟而喜凌心,故上至心下,奔突如豚。腎居下焦,而善逆,故令人喘逆。腎合骨而為氣之根,故骨痿少氣。

白話文:

中醫經典著作中記載:腎臟出現積聚,稱為「奔豚」。這種病症會在少腹(肚臍以下)發病,向上蔓延到心臟以下的位置。病症表現為腹部腫脹,腫塊像豬的形狀,有時向上移動,有時向下移動,沒有固定的時間,長久不癒。患病的人會出現喘息逆氣、骨骼痿弱、氣息微弱的症狀。腎臟是水臟,喜凌駕於心臟之上,因此這種病症會向上發展到心臟以下的位置,腫脹的形狀像豬在奔突。腎臟位於下焦,且容易出現逆氣,因此會引起喘息逆氣的症狀。腎臟與骨骼相合,是氣的根源,因此會出現骨骼痿弱、氣息微弱的症狀。

白話文:

溫白丸,加入丁香、茯苓、遠志。

6. 氣積

氣滯成積也。凡憂思鬱怒,久不得解者,多成此疾。故王宇泰云:治積之法,理氣為先,氣既升降,津液流暢,積聚何由而生。丹溪乃謂氣無形,不能作聚成積,只一消痰破血為主,誤矣。天地間有形之物,每自無中生,何止積聚也。戴復庵只以一味大七氣湯,治一切積聚,其知此道歟。

七氣湯

白話文:

氣滯凝聚成積聚。總體而言,憂愁思慮、鬱悶發怒,而且長久無法化解的人,大多會產生這種疾病。所以王宇泰說:治療積聚的方法,首先要理清氣機,氣機升降通暢,津液流佈 lancar,積聚自然就不會產生。但丹溪卻認為氣沒有形,不能聚集形成積聚,只主張以消痰破血為主,這就錯了。天地間有形之物,常常從無中生有,豈止是積聚而已。戴復庵僅用一味大七氣湯,就可以治療一切積聚,他是懂得這個道理呀。

大七氣湯

處方:

  • 黃耆,人參,白朮,茯苓,甘草,陳皮,半夏,乾薑,遠志,川芎,桔梗,柴胡,防風,白芍,桂枝,細辛,生薑,大棗,炙甘草

功效:

  • 調和脾胃,益氣養血,祛痰散寒。

主治:

  • 氣虛血弱,脾胃不和,痰濕內滯,寒凝氣滯所致的胸悶氣短、咳嗽痰多、食慾不振、腹脹嘔吐、四肢乏力、面色蒼白、舌苔白膩。

香附(一錢半),青皮陳皮桔梗,官桂,藿香,益智,莪朮三稜(各一錢),甘草(七分半)

為末,每服四五錢,姜三斤,棗一枚,水煎服。

白話文:

香附(1.5錢),青皮、陳皮、桔梗、官桂、藿香、益智、莪朮、三稜(各1錢),甘草(0.75錢)

末,每次服用四到五錢,加入三斤薑和一枚棗子,用水煎煮後服下。

肝積肥氣,用前湯煎熟待冷,卻以鐵器燒通紅,以藥淋之,乘熱服。肺積息賁,用前湯加桑皮、半夏杏仁各五分。心積伏梁,用前湯加石菖蒲、半夏各五分。脾積痞氣,用前湯下紅丸子。腎積奔豚,用前方倍桂加茴香、炒楝子肉各五分,此《濟生方》也。《指迷》有半夏、無三稜。《統旨》有元胡索、薑黃、草蔻,無桔梗。

白話文:

患有肝積導致肥氣的症狀,可以使用前述藥方熬煮到藥熟後等它冷卻,然後用鐵製器具燒到通紅,再將藥液淋到鐵器上,趁熱服用。患有肺積導致呼吸困難的症狀,可以將前述藥方再加入桑皮、半夏、杏仁,各五分。患有心積導致胸悶不適的症狀,可以將前述藥方再加入石菖蒲、半夏,各五分。患有脾積導致肚子脹氣的症狀,可以將前述藥方加上紅丸子服用。患有腎積導致奔豚氣的症狀,可以將前述藥方加倍桂皮的用量,再加入茴香、炒熟的楝子肉,各五分,這是《濟生方》的記載。《指迷》藥方中含有半夏,但沒有三稜。《統旨》藥方中含有元胡索、薑黃、草蔻,但沒有桔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