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怡

《金匱翼》~ 卷四 (4)

回本書目錄

卷四 (4)

1. 酒疸

小便不利,心中懊憹而熱,不能食,時時欲吐,面目黃,或發赤斑,由大醉當風入水所致。蓋酒濕之毒,為風水所遏,不得宣發,則蒸郁為黃也。

茵陳蒿湯,治酒疸,心中懊憹,小便黃赤。

白話文:

小便不利,心中煩懊憂悶,並且感到燥熱,吃不下飯,時時想嘔吐,面部發黃,或出現紅色斑點,這些都是因為喝醉酒後吹風落水造成的。酒水濕熱的毒邪,被風水所遏制,不得宣發,於是蒸鬱而成黃熱。

茵陳蒿湯,用來治療飲酒後引起的黃疸,症狀包括心中煩悶鬱結,小便黃赤。

茵陳蒿葛根,赤苓(各五錢),升麻秦艽,栝蔞根(各三錢),山梔(五分)

白話文:

茵陳蒿、葛根、赤苓:各五錢

升麻、秦艽、栝蔞根:各三錢

山梔:五分

水煎三錢,溫服,日二,以瘥為度。

小麥飲

小麥二合,水煎取汁頓服,未瘥再服。

大黃湯,治酒疸,懊憹,脛腫溲黃,面發赤斑。

白話文:

煎煮方式:

用水煎煮小麥三錢。

飲用方法:

溫熱飲用,每日二次。

飲用標準:

以病症消失為止。

小麥飲

取生小麥二合,用水煎煮,取出湯汁,一次服用。若症狀未消失,可再服用。

大黃湯

治療酒後引起的黃疸、發熱、小腿腫脹、小便發黃、臉上發紅長斑的症狀。

大黃(炒,二兩),山梔,枳實,豉(炒,三合)

白話文:

大黃 (炒過,二兩),山梔,枳實,鼓汁 (炒過,三合)

水煎四錢,溫服,日二。加茵陳亦得。

葛根湯(《濟生》)

乾葛(二錢),梔子(二錢),枳實,豆豉(各一錢),炙草(五分)

水煎溫服無時。

白話文:

葛根湯(《濟生》)

(材料)乾葛(兩錢),梔子(兩錢),枳實,豆豉(各一錢),甘草(五分)

(用法)水煎,溫服,每日兩次。加茵陳亦可。

2. 女勞疸

色欲傷腎得之。《金匱》云:額上黑,微汗出,手足心熱,薄暮即發,膀胱急,小便自利,名曰女勞疸。蓋黃疸熱生於脾,女勞疸熱生於腎,故黃疸一身盡黃,女勞疸身黃,額上黑也。仁齋云:脾與腎俱病為黑疸。

白話文:

縱慾傷腎而得的黃疸病,《金匱要略》上說:額頭發黑,微微出汗,手足心發熱,傍晚就發作,膀胱急迫,小便自利,叫做「女勞疸」。黃疸是熱症,生於脾臟,女勞疸是熱症,生於腎臟,所以黃疸全身發黃,女勞疸身體發黃,額頭發黑。張景嶽說:脾與腎同時生病,就是黑疸病。

凡房勞黃病,體重不眠,眼赤如朱,心下塊起若瘕,十死一生,宜灸心俞、關元二七壯,及烙舌下,以婦人內衣燒灰,酒服二錢。

範汪亦云:女勞疸氣短氣沉者,取婦女月經布和血燒灰,空腹酒服方寸匕,日再,不過三日必瘥。

白話文:

如果患有因房事過度引起的黃疸,症狀包括身體沉重、失眠、眼睛發紅如朱砂、心下出現硬塊如瘀血,此時可能危及生命,十死一生。建議灸心俞、關元兩個穴位各27壯,同時在舌下烙印,並用女人的內衣燒成灰,用酒調和,服用2錢。

範汪也說:婦女勞累後氣短喘息者,取經血布燒成灰,空腹時用酒送服一湯匙大的量,一天兩次,服用不超過三天就一定會痊癒。

3. 陰黃

病本熱而變為陰,非陰症能發黃也。韓祗和云:病人三五日,服下藥太過,虛其脾胃,亡其津液,渴飲水漿,脾土為陰濕所加,與熱邪相會發黃,此陰黃也。當以溫藥治之,如兩手脈沉細遲,身體逆冷,皮膚粟起,或嘔吐,舌上有苔,煩躁欲坐臥泥水中,遍身發黃,小便赤少,皆陰候也。

白話文:

疾病本質是熱症,但發展成了陰症,不是陰症能夠引發黃疸。韓祗和說:病人三五日中,服藥太多,損傷了脾胃,消耗了體液,口渴飲水,脾土被陰濕所挾,與熱邪相結合,發成了黃疸,這便是陰黃。應當用溫熱的藥物治療。比如雙手脈搏沉細緩慢,身體冰涼,皮膚起了雞皮疙瘩,或者嘔吐,舌苔發白或發黃,煩躁不安,想要坐在或躺在泥水中,全身發黃,小便赤黃而少,這些都是陰的徵象。

茵陳橘皮湯(韓氏),治身黃,脈沉細數,熱而手足寒,喘嘔煩躁,不渴者。

白話文:

茵陳橘皮湯(韓氏),用於治療皮膚發黃、脈搏沉細數快、發熱但手足冰涼、喘息、嘔吐、煩躁不安,但口不渴的症狀。

茵陳,橘紅生薑(各一兩),半夏茯苓(各五錢),白朮(二錢五分)

白話文:

茵陳、橘紅、生薑各一兩,半夏、茯苓各五錢,白朮二錢五分。

水四升,煮取二升,分作四服。

小茵陳湯(韓氏),治發黃脈沉細,四肢及遍身冷。

附子(一枚,炮,作八片),炙草(一兩),茵陳(二兩)

白話文:

取水四升,煮沸後取二升水分,分作四次服用的中藥湯劑。

小茵陳湯(韓仲景方),治療發黃體脈沉細,四肢及全身發冷的症狀。

組成:

  • 附子(一枚,炮製後切成八片)
  • 炙甘草(一兩)
  • 茵陳(二兩)

水四升,煮取二升,分三服。一方有乾薑,無甘草,名茵陳附子湯。(韓氏)

白話文:

把4升水,煎煮至剩下2升,分成3次服用。另一種配方有乾薑,沒有甘草,稱為茵陳附子湯。(韓氏)

茵陳理中湯,治身冷麵黃,脈沉細無力,或泄,自汗,小便清白,名曰陰黃。

人參,白朮,炮姜,炙草,茵陳

上㕮咀,每服五錢,水煎。

白話文:

茵陳理中湯,治療身體畏寒、面色發黃、脈象沉細無力,或有腹瀉、自發出汗、小便清白透明的病症,這種病症的名稱是「陰黃」。

人參、白朮、炮姜、炙甘草、茵陳

上五味藥材搗碎,每次服用五錢,以水煎煮。

羅謙甫治真定韓君祥,暑月勞役過度,渴飲涼茶及食冷物,遂病頭身肢節沉重疼痛,汗下寒涼屢投不應。轉變身目俱黃,背惡寒,皮膚冷,心下硬,按之痛,脈緊細,按之空虛,兩寸脈短,不及本位。此症得之因時熱而多飲冷,加以寒涼過劑,助水乘心,反來侮土,先傷其母,後及其子,經所謂薄所不勝,而乘所勝也。時值霖霪,濕寒相合,此為陰黃,以茵陳附子乾薑湯主之。

白話文:

羅謙甫醫生治療真定縣的韓君祥。在炎熱的夏天,韓君祥勞作過度,大量飲用涼茶、進食生冷食物,不久後便出現頭部、身軀和四肢關節沉重疼痛,多次服用發汗和清熱涼性的藥物卻不見效。後來,韓君祥的全身和眼睛都變黃了,後背怕冷,皮膚冰冷,心窩堅硬,按壓時疼痛,脈象緊細,按壓時感覺空虛,兩寸脈搏短小,不及常規位置。

羅謙甫醫生分析,韓君祥的病症是由於在炎熱的夏季過量飲用冷飲,再加之服用寒涼過度的藥物,導致水分積聚在心臟,反過來侵犯了脾胃,先傷及了脾胃的母,後又傷及脾胃的子,正如經書中所說的那樣:「薄所不勝,而乘所勝」。此時正值梅雨季節,濕邪和寒邪交合,形成陰黃病,應當用茵陳、附子、乾薑湯來治療。

《內經》云:寒淫於內,治以甘熱,佐以苦辛;濕淫所勝,平以苦熱,以淡滲之,以苦燥之,附子、乾薑辛甘大熱,散其中寒為君,半夏、草蔻辛熱,白朮、陳皮苦甘溫,健脾燥濕為臣,生薑辛溫以散之,澤瀉甘平以滲之,枳實苦辛,泄其痞滿,茵陳苦微寒,其氣輕浮,佐以薑、附,能去膚腠間寒濕,而退其黃為使也。煎服一兩,前症減半,再服悉愈。

又與理中湯服之,數日得平復。

白話文:

《內經》中說:寒邪侵犯身體內部,要用溫熱的藥物治療,並加入辛辣的藥物輔助;濕邪侵犯身體,要用溫熱的藥物治療,並加入淡味和辛辣的藥物;附子和乾薑辛甘大熱,可以驅散體內的寒邪,所以是君藥;半夏和草蔻辛熱,白朮和陳皮苦甘溫,可以健脾燥濕,所以是臣藥;生薑辛溫可以驅散寒邪,澤瀉甘平可以滲濕,枳實苦辛可以泄除痞滿,茵陳苦微寒,氣味輕浮,加入薑和附子,可以去除皮膚腠理間的寒濕,退黃,所以是佐藥。將這些藥物煎服一兩,前面的症狀可以減半,再服用幾次就可以完全痊癒。

服用了理中湯,數日後症狀平復。

李思訓謂發黃皆是陽症,凡云陰黃者,皆陽壞而成陰,非原有陰症也。茵陳乾薑湯,是治熱症壞而成寒者之藥,學者要窮其源,蓋即於本病主治藥內,加熱藥一味以溫之,如桂枝湯大黃之意。

白話文:

李思訓認為,發黃都是陽症。凡是稱之為陰黃的,都是陽氣壞了而轉化成陰,並不是原本就有的陰症。茵陳乾薑湯,是治療熱症轉變成寒症的藥方。研究者要深入探究其來源,其實就是在原有病症的主治藥物中,加入一味溫熱的藥物來溫補,就像桂枝湯中加入大黃一樣。

4. 虛黃

病在中氣之虛也,其症小便自利,脈息無力,神思困倦,言語輕微,或怔忡眩暈,畏寒少食,四肢不舉,或大便不實,小便如膏。得之內傷勞役,飢飽失時,中氣大傷,脾不化血,而脾土之色自見於外。《金匱》云:男子痿黃,小便自利,當與虛勞小建中湯。又《略例》云:內傷勞役,飲食失節,中州變寒之病而生黃者,非傷寒壞症,而只用建中、理中、大建中足矣。不必用茵陳也。

白話文:

疾病的根源是中氣的不足。中氣虛的症狀是:小便不自覺地排出、脈搏無力、精神睏倦、說話聲音輕微、有時心神不定、暈眩、怕冷、食慾不佳、四肢無力、有時大便不成形、小便如同油脂。這是因為內傷勞累、飲食不規律,導致中氣大傷、脾臟不能化生血液,而脾臟屬土,土的顏色自然顯露在外。《金匱要略》中說:男子痿黃,小便不自覺地排出時,應該用「虛勞小建中湯」來治療。另外,《傷寒雜病論大略》中說:內傷勞累、飲食失節,導致中州(脾胃)變寒而出現黃色的症狀,這不是傷寒或壞疽引起的,只需要用「建中湯」、「理中湯」、「大建中湯」就夠了,不必用茵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