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怡

《金匱翼》~ 卷二 (4)

回本書目錄

卷二 (4)

1. 七曰潤

肺虛陰涸,枯燥日至,氣不化而成火,津以結而成痰,是不可以辛散,不可以燥奪。清之則氣自化,潤之則痰自消。

杏仁煎,治燥痰在肺中,上氣咳嗽,或心胸煩熱。

白話文:

肺虛陰分涸竭,乾枯至極,氣候化火,津液凝結生成痰液,因此不能再辛寒發散、也不能再燥熱劫奪。只要清潤肺腑,則氣自然化,加以滋潤,則痰液自然消失。

杏仁煎

治燥痰積於肺中,引發上氣咳嗽,或心胸煩熱。

杏仁(去皮尖,三兩),生薑汁,白蜜,飴糖(各一兩半),桑皮,貝母,木通(各一兩二錢半),紫菀,五味(各一兩)

白話文:

杏仁(去除外皮和尖端,三兩),生薑汁、白蜂蜜、麥芽糖(各一兩半),桑皮、貝母、木通(各一兩二錢半),紫菀、五味子(各一兩)

上銼碎,用水三升,熬至半升,去滓,入前杏仁等四味,再熬成膏,每服一匕,含化。一方有款冬、知母。一方有生地汁、紫蘇子

節齋化痰丸,治郁痰、老痰、膠固稠黏,難於咯唾。

白話文:

將上層藥材搗碎,加入三升水熬煮,直到水量只剩一半,過濾去渣,加入杏仁等四味藥材,繼續熬煮成膏狀。每次服用一匙,含化在口中慢慢融化。另一種方劑中含有款冬花和知母。還有一種方劑中含有生地黃汁和紫蘇子。

節齋化痰丸

治療鬱積於肺的痰、陳年老痰、凝結固滯的黏稠痰液,導致咳嗽困難。

天門冬,片芩(酒炒),栝蔞仁,橘紅,海石粉(各一兩半),香附(鹽水炒),芒硝桔梗連翹(各五錢),青黛(二錢)

上為末,煉白蜜入薑汁少許,和丸櫻桃大,細嚼一丸,清湯下。

白話文:

天門冬,片芩(用酒炒製),栝蔞仁,橘紅,海石粉(各一兩半),香附(用鹽水炒製),芒硝,桔梗,連翹(各五錢),青黛(二錢)

末後,將煉製好的白蜜加入少許薑汁中攪拌,搓成櫻桃大小的丸子。細嚼一丸,再用清湯送服。

2. 傷食

傷食者,飲食自倍,腸胃乃傷也。當分上中下三焦而治,在上吐之,在中消之,在下奪之。

白話文:

內容:傷食的人,進食越來越多,導致腸胃受傷。應該分為上、中、下三焦來治療。在上的(食積),用催吐法;在中的(食積),用消導法;在下的(食積),用攻下法。

羅太無雲:大抵內傷之理,傷之微者,但減食一二日,所傷之物,自得消化,此良法也。若傷之稍重者,以藥內消之。傷之太重者,以藥除下之。

白話文:

羅太無雲說:一般來說,內傷的原理是,受傷輕微的,只減少一兩天的食量,所受傷的食物,自然會消化,這是好方法。如果受傷稍重一些的,用藥物內服消解。受傷太重的,用藥物瀉下。

瓜蒂散,宿食在上脘,用此吐之。所謂在上者因而越之也。

瓜蒂(炒),赤豆(煮,各等分)

上為細末,以豉七合煮汁和散,一匕服。

白話文:

瓜蒂散

[主治]** 宿食積於上脘,可用此方吐出。所謂「在上」是指食物積於上焦,因而逆行吐出。

[組成]**

  • 瓜蒂(炒)
  • 赤豆(煮熟,各等分)

[製法]**

  • 將兩味藥材研成細末。
  • 加上七合豉汁調和,拌成散劑。
  • 每次取一匙服下。

一法:溫漿水調服一錢匕,取吐為度。經云:上部有脈,下部無脈,其人當吐,不吐者死。謂食塞於上,而脈絕於下也。何者?陽火之根,本於地下,陰水之源,出於天上,食塞於上,是絕五臟之源,源絕則水不下流,兩尺脈絕。吐去上焦之物,而脈自通。如不能吐,則非食病,而是根蒂之先拔,故死。

白話文:

第一個方法:用溫熱的米湯服用一錢勺的藥粉,以催吐為標準。經典中說:上部有脈搏,下部沒有脈搏,這個人應該催吐,否則就會死亡。這是因為食物堵塞在上部,而脈搏在下部中斷了。為什麼呢?因為人體陽氣的根源來自於地下,陰水的源頭來自於天上,食物堵塞在上部,就切斷了五臟的源頭,源頭被切斷了,水就不能向下流動,兩尺脈就中斷了。吐出上焦的食物,脈搏自然就通暢了。如果不能吐,那麼就不是食物造成的疾病,而是根本已經被拔掉了,所以會死亡。

或以陰陽水三升,煮白鹽一升令消,分三服,刺吐去所食即愈。出《千金方》。

紅丸子,壯脾胃,消宿食,去膨脹。

白話文:

將陰陽水三升與白鹽一升一起煮沸,直到鹽溶解。分成三份服下。嘔吐出所吃的食物就會痊癒。此方出自《千金方》。

現代譯文:

紅丸子可以強化脾胃,消化食物,消除腹脹。

三稜,蓬朮,青皮(去白),陳皮(去白,各五斤),炮姜,胡椒(各三斤)

白話文:

京三稜、蓬朮、青皮(去除白色部分)、陳皮(去除白色部分,各五斤),炮薑、胡椒(各三斤)

上為末,醋面和丸,如梧子大,礬紅為衣,每服三十丸,食後薑湯下。《易簡方》有阿魏

白話文:

將上列成分磨成末,用醋和麪粉製成丸劑,每個丸劑的大小如梧桐子一般,外面塗上一層礬紅作為衣。每次服用三十丸,飯後用薑湯送服。在《易簡方》中還有阿魏。

治食索粉成積方

紫蘇濃煎汁,加杏仁泥,服之即散。

治食狗肉不消,心下堅,或腹脹,口乾大渴,心急發熱,狂言妄語,或洞下。

白話文:

將紫蘇濃縮熬製的汁液,加入杏仁泥中,服用後即可解除症狀。

治療吃了狗肉後不消化的腹積,心中堅硬,或腹部脹脹的,口乾舌燥,心煩發熱,亂說話,甚至腹瀉。

杏仁一升,去皮尖,研,以沸湯三升,和絞汁三服。狗肉原片皆出淨,或以蘆根煮飲之亦消。

《千金》治所食不消方

取其餘類燒作末,酒服方寸匕,便吐其宿食即瘥。

白話文:

杏仁一升,去皮尖,研磨成粉,加入沸騰的湯三升,攪拌均勻,分三次服用。狗肉原片皆出淨,或以蘆根煮飲之,亦可消除腫脹疼痛。

按:飲食停滯中脘,雖藉藥力為之消磨,然所以運行藥力者,胃氣也,故有屢經消食行氣,而食不下者,余即於前所用藥內,加人參一二錢,治之如神,學者不可不知。

備急方,治寒飲食過傷,心腹卒痛如錐刺。

白話文:

註解:

  • 飲食停滯中脘:食物在胃中停滯不消化。
  • 雖藉藥力為之消磨:雖然依靠藥物的力量來消磨食物。
  • 然所以運行藥力者,胃氣也:但是運行藥物力量的是胃氣。
  • 故有屢經消食行氣,而食不下者:所以有的人多次服用消食行氣的藥物,但是食物還是不下肚。
  • 餘即於前所用藥內,加人參一二錢,治之如神:我就在以前所使用的藥物中,加入一到二錢的人參,治療起來就像神藥一樣。
  • 學者不可不知:學習中醫的人不能不知道這一點。

當飲食停滯在胃中時,儘管依靠藥物的力量來消磨食物,但是運行藥物力量的是胃氣。因此,有的人多次服用消食行氣的藥物,但是食物還是不下肚。我就在以前所使用的藥物中,加入一到二錢的人參,治療起來就像神藥一樣。學習中醫的人不能不知道這一點。

備急方

治療寒涼飲食傷及脾胃,導致心腹部突然劇痛,如針刺般疼痛。

大黃(末),乾薑(末),巴豆(去皮心,研,去油用霜)

白話文:

1.川大黃(磨成粉末)

2.乾薑(磨成粉末)

3.巴豆(去除外皮和種仁,研磨成粉,去除油脂,使用霜材)

上各等分,和合一處研勻,煉蜜為丸,如小豆大,溫水下一丸,實者加一丸。一云:每服三丸,未知更服三丸,腹中轉鳴,當吐下便愈。

白話文:

將以上各味藥材等分,混合在一起研磨均勻,用蜂蜜煉成丸劑,大小如綠豆,用溫水送服一丸,如果病情嚴重,可以加服一丸。另有一種說法是:每次服用三丸,如果服用三丸後,腹部開始咕嚕作響,出現腹瀉症狀,則表示藥物已經起效,病情會好轉。

東垣導滯丸,治傷濕熱之物,不得旋化而作痞滿、悶亂不安、便閉者。

白話文:

東垣導滯丸,治療傷濕熱引發的疾病,這些疾病會導致消化不良,讓人感到不舒服、悶悶不樂、便祕。

黃芩茯苓白朮黃連(各三錢),澤瀉(二錢),枳實,神麯(各半兩),大黃(煨,一兩)

上為末,湯浸蒸餅為丸,食遠沸湯下五十丸。

白話文:

  • 黃芩:3錢

  • 茯苓:3錢

  • 白朮:3錢

  • 黃連:3錢

  • 澤瀉:2錢

  • 枳實:0.5兩

  • 神麯:0.5兩

  • 大黃(煨):1兩

最後,將湯浸後蒸餅切碎成丸狀,食用時以沸水送服 50 丸。

鶴年云:傷食與停食宜分兩項。傷食者,飲食自倍,腸胃乃傷,病在不及消化。停食不論食之多少,或當食而怒,或當食而病,在氣結而不能化也。治傷食宜偏重於食,或吐、或下、或消。若停食則偏重在氣,惟理氣而兼之以消,吐下之法,不可用也。大都傷食當分上中下三焦,而停食則專在胃脘也。

白話文:

鶴年說:傷食與停食應該分為兩類。傷食是指飲食過量,腸胃受損,疾病在於消化不良。停食是指不論吃多少,還是當吃飯時生氣,或當吃飯時生病,在於氣結而不能消化。治療傷食應偏重於食物,或嘔吐,或瀉下,或消食。如果停食則偏重於氣,只調理氣,並輔以消食,不能使用嘔吐和瀉下的方法。一般來說,傷食應分為上焦、中焦和下焦,而停食則專在胃脘。

3. 傷酒

《千金》療卒大醉,恐腸爛方

作湯著大器中漬之,冷復易之,酒自消,夏月亦用之佳。

又方,絞茅根汁飲二升。

又方,搗生葛汁飲之,無鮮者,乾葛煎服亦佳。

又方,粳米一升,水五升,煮使極爛,漉去滓,飲之良。

葛花解酲湯,治酒病,嘔逆心煩,胸滿不食,小便不利。

白話文:

千金方:治療酒醉過量,擔心腸胃破裂

將藥材煮成湯汁,倒入大容器中浸泡病人,等湯汁變冷後再換新的。這樣可以讓酒氣逐漸消退。夏季使用此法效果也很好。

**另一個方子:**榨取茅根汁,服用兩升。

**另一個方子:**搗碎新鮮葛根汁,服用。如果沒有新鮮葛根,也可以用乾葛根煎煮服用,效果也很不錯。

**另一個方子:**用一升粳米和五升水煮粥,煮到極為軟爛,過濾掉渣滓,喝粥水很有效果。

**葛花解酲湯:**治療酒病,包括嘔吐、噁心、胸悶、食慾不振、小便不利。

青皮(三分),木香(半錢),橘紅人參豬苓茯苓(各一錢半),神麯,澤瀉乾薑白朮(各二錢),白蔻仁,砂仁葛花(各半兩)

上為極細末,每服三錢,白湯調服,但得微汗,則酒病去矣。

白話文:

  • 青皮(9克)

  • 木香(1.5克)

  • 橘紅、人參、豬苓、茯苓(各4.5克)

  • 神麯、澤瀉、乾薑、白朮(各6克)

  • 白蔻仁、砂仁、葛花(各15克)

極其微小的劑量,每次服用三錢,用白開水調和服用,只要微微出汗,酒醉的症狀就會消失。

羅謙甫云:夫酒者大熱有毒,氣味俱陽,乃無形之物也。若傷之止當發散,使汗出則愈,最妙法也。其次莫如利小便。二者乃上下分消其濕,何酒病之有?今之治此者,乃用酒癥丸,大熱之劑下之。又用牽牛、大黃下之,是無形元氣病,反傷有形陰血,乖誤甚矣。

白話文:

羅謙甫說:酒性大熱有毒,氣味皆屬陽性,是一種無形之物。如果因為喝酒而生病,最好的治療方法是發散,讓汗液排出體外,這樣就可以痊癒了。其次的方法是利小便。這兩種方法都是從上下分道來消除濕氣,哪裡還會有酒病呢?現在的人治療酒病,卻用酒癥丸這種大熱的藥物來瀉下,還用牽牛、大黃等藥物來瀉下。這樣做無異於將無形的元氣之病,反過來傷害有形的陰血,真是非常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