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怡

《金匱翼》~ 卷一 (8)

回本書目錄

卷一 (8)

1. 上下分消之劑

除濕湯(《百一》),治傷濕,發熱惡寒,身重自汗,骨節疼痛,小便閉,大便溏,腰腳痹冷。皆因坐臥卑濕,或冒雨露,或著濕衣所致。

白話文:

除濕湯(出自《百一》)用於治療傷害濕氣,表現出身體發熱畏寒、身體沉重且自發出汗、骨節疼痛、小便不通暢、大便稀溏、腰腳麻痹寒冷。這些症狀皆是由於在低窪潮濕的環境中坐臥、或冒雨淋露、或穿著潮濕的衣服引起的。

白朮,藿香葉橘紅,白茯苓(各一兩),炙甘草(七錢),半夏曲(炒),厚朴(姜刺),蒼朮(米泔浸,炒,各二兩)

白話文:

  • 白朮:一兩

  • 藿香葉:一兩

  • 橘紅:一兩

  • 白茯苓:一兩

  • 炙甘草:七錢

  • 半夏曲(炒):二兩

  • 厚朴(姜刺):二兩

  • 蒼朮(米泔浸,炒):二兩

上㕮咀,每服四錢,姜七片,棗一枚,水煎食前溫服。

升陽除濕湯,治傷濕,腫瀉,腸鳴腹痛。

白話文:

升陽除濕湯,主治傷寒濕邪,症見腫脹浮腫,腸鳴腹痛。用法:㕮咀,每服四錢,配伍生薑七片、棗一枚,加水煎煮,於飯前溫服。

升麻柴胡羌活防風半夏益智仁,神麯,澤瀉(各五分),麥糵面陳皮豬苓,甘草(各三分),蒼朮(一錢)

上作一服,生薑三片,棗二枚,水煎去滓,空心服。

白話文:

升麻、柴胡、羌活、防風、半夏、益智仁、神麯、澤瀉(各五克),麥糵面、陳皮、豬苓、甘草(各三克),蒼朮(十克)

準備一帖藥方:生薑三片,紅棗二枚,以水煎煮去渣,於空腹時服用。

東垣云:雖有治濕必利小便之說,若濕從外來而入里,用滲利之劑以除之,是降之又降,重竭其陽,而復益其陰也。故用升陽風藥即瘥。大法云:濕淫所勝,必助風以平之也。愚謂濕病用風藥者,是助升浮之氣,以行沉滯之濕,非以風勝之之謂也。又濕在上在表者,多挾風氣,非汗不能去也,荊、防、羌、麻,祛風之品,豈能行濕之事哉。

白話文:

東垣先生說:雖然有治濕病一定要利小便的說法,但如果濕邪從外而入裏,用滲利水濕的藥去去除,這就是在下降的同時再降,嚴重地損傷了陽氣,而讓陰氣更加盛了。所以要使用升陽風藥才能治好。大法雲:濕淫所勝,必助風以平之。我認為濕病用風藥,是幫助升浮之氣,以便運行沉滯之濕,並不是以風去勝濕邪。另外,濕在表在上者,多挾帶風氣,如果不發汗是不能去除的,荊芥、防風、羌活、麻黃,這些祛風的藥物,難道能夠行濕之事嗎?

2. 瘟疫大法

瘟疫之病,近代諸家,多與溫病同論,以其聲稱之同,與病形之似也。然而瘟疫者,天地之厲氣也,最為惡毒,感之而病者,往往致死。其甚者,致於滅門。若冬春間之溫病,苟調治得理,則未必致死,亦必不傳染多人,故其方法,宜應別論。且也歲運有太過不及之殊,天時有恆雨恆暘之異。

白話文:

瘟疫,近來許多醫生都認為和溫病是一樣的,因為它們名稱相近,病狀也類似。然而瘟疫是天地間的惡毒之氣,感染到瘟疫的人往往會死,嚴重的還會滅門。而冬春季節的溫病,如果能及時正確的治療,不一定會死人,也不會傳染給很多人,因此治療方法應該另當別論。另外,歲運有過於不足的不同之處,天時有連續下雨和連續天晴的變化。

是以疫癘之行,亦有表裡寒溫熱濕之分,其可以一概論哉。約而言之,計有三門。若其表裡俱病,而盛於表者,則用東垣普濟消毒之法。若其病不在表,又不在裡,而獨行中道者,則用吳又可達原飲之法。若其表熱既盛,里證復急,治表治里,救療不及者,則用陶尚文三黃石膏湯之法。

白話文:

因此,疫癘的流行,也有表裡寒溫熱濕之分,難道可以用一種方法概括論述嗎?簡而言之,有三個方法。如果表裡俱病,而且在表證盛,則使用東垣普濟消毒的方法。如果疾病既不在表,也不在裡,而單獨在中道運行,則使用吳又可達原飲的方法。如果表熱既盛,裡證又急,治療表證、治療裡證,救治不及的,則使用陶尚文三黃石膏湯的方法。

此瘟疫入手法門也。亦有邪氣獨盛於表,而里無熱症者,則活人敗毒散之治也。亦有寒濕獨行,而病在肌皮胸膈者,則東坡聖散子之證也。合前三法,共為五法。以余所見,則未有不兼里者;而有寒濕而無蓄熱,亦十中未得其一二也。然而,法不可不備,惟用之者得其當耳。

白話文:

以上所述是瘟疫感染的途徑和症狀。有的人邪氣只盛行在體表,而裡頭沒有熱症,這就屬於「活人敗毒散」的治療範圍。有的人寒濕獨行,病情表現在肌肉、皮膚、胸膈,這就屬於「東坡聖散子」的治療範圍。結合前面三種方法,總共有五種治療方法。就我所見,沒有不兼有裡症的。有寒濕而沒有積熱的情況,十分中也難得見到一二個。然而,治病的方法不能不齊備,只要用藥得當,就能夠治癒疾病。

因並錄五方於下,以見瘟疫之端如此,其病稍久,或六七日,或十餘日,熱深不解者,則同傷寒、溫熱治之。

普濟消毒飲子(東垣)

白話文:

普濟消毒飲子(由元代名醫李東垣創方)

此方適用於各種瘟疫之初,文中記載「因並錄五方於下,以見瘟疫之端如此」,說明瘟疫流行時,各地症狀類同。

如果瘟疫持續稍久,拖延六七日或十餘日,熱度持續不退,則應視同患上傷寒或溫熱病,按照相關的治療方法處理。

黃芩(酒製,炒),黃連(酒炒,各五分),人參(三錢),陳皮,元參(各二錢),甘草連翹板藍根馬勃牛蒡子(各一錢),殭蠶,升麻(各一錢),柴胡(五分),桔梗(三分)

白話文:

  • 黃芩(以酒處理,炒過):5 分

  • 黃連(以酒炒過):5 分

  • 人參:3 錢

  • 陳皮、元參:各 2 錢

  • 甘草、連翹、板藍根、馬勃、牛蒡子:各 1 錢

  • 殭蠶、升麻:各 1 錢

  • 柴胡:5 分

  • 桔梗:3 分

泰和二年四月,民多疫癘。初覺憎寒壯熱體重,次傳頭面腫盛,目不能開,上喘,咽喉不利,口燥舌乾,俗云大頭傷寒。諸藥雜治終莫愈,漸至危篤。東垣曰:身半以上,天之氣也,邪熱客於心肺之間,上攻頭目而為腫耳。須用芩、連等藥,共為細末,半用湯調,時時稍熱服之;半用蜜丸噙化,服盡良愈,活者甚眾。

白話文:

泰和二年四月,許多人患上瘟疫。一開始覺得怕冷、發高燒、身體沉重,接著臉和頭部腫脹,眼睛睜不開,上氣,咽喉難受,口乾舌燥,俗稱大頭風寒。用各種藥物治療,始終不痊癒,逐漸危重。東垣說:人的身體上半身,屬於人體上陽之氣,外邪熱氣侵犯肺和心之間,向上攻頭部和麪部,導致腫脹。必須使用黃芩、連翹等藥物,一起做成細末,一半用湯溶解,時時微熱服下;一半做成蜜丸噙化,服完後病痊癒,救活的人很多。

如大便硬,加酒蒸大黃一錢或二錢以利之;腫勢甚者,以砭針刺之,或加防風川芎薄荷當歸各五錢,水煎,時時服之。

達原飲

白話文:

如果大便硬,加入一錢或二錢的酒蒸大黃來促進排便。如果腫勢嚴重,用砭針刺破,或加入五錢的防風、川芎、薄荷、當歸,以水煎煮,時常服用。

達原飲

組成:

  • 人蔘當歸各五錢
  • 生地黃、麥門冬、黃芩、苦參各三錢
  • 甘草、炙草各二錢

製法:

將上述藥材加水煎煮,得二碗,去渣取汁。

功用:

清熱利濕,除煩止渴,生津潤肺。

主治:

肺經濕熱,證見煩渴,小便不利,口乾舌燥,舌苔黃膩或白膩,脈滑數。

檳榔(二錢),草果(五分),厚朴(一錢),芍藥(一錢),甘草(五分),黃芩(一錢)知母(一錢)

上七味,以水二蠱,煎八分服。

白話文:

  • 檳榔(10公克)

  • 草果(2.5公克)

  • 厚朴(5公克)

  • 芍藥(5公克)

  • 甘草(2.5公克)

  • 黃芩(5公克)

  • 知母(5公克)

用七種藥材,加兩盅水煎煮至八分,服用。

吳又可曰:疫癘之邪,由口鼻而入,舍於伏脊之內,去表不遠,附胃亦近,乃表裡之分界。即《內經》瘧論所謂橫連膜原是也。感之淺者,或俟有觸而發;感之深者,中而即病。其始陽格於內,營衛運行之機,阻遏於表,遂覺凜凜惡寒,甚則四肢厥逆,至陽氣困鬱而通,厥回而中外皆熱,昏昧不爽,壯熱自汗。此時邪伏膜原,縱使有汗,熱不得解。

白話文:

吳又可說:疫癘的邪氣,是由口鼻進入,停留在膈肌的上面,離體表不遠,靠近胃部也不遠,是表和裏的分界線。也就是《內經》中瘧疾理論所說的橫聯膜原。感染輕微的人,可能等到有誘因才發病;感染深的人,感染後立即發病。一開始,陽氣被困在體內,營衛運行的機制,被阻隔在體表,於是感覺到微微的惡寒,嚴重的會四肢逆冷,直到陽氣抑鬱而通暢,逆轉而中外皆熱,昏昏沉沉,壯熱自汗。此時邪氣仍然伏藏在膜原,即使有汗,熱氣也無法散掉。

必俟伏邪已潰,表氣潛行於內,精氣自內達表,表裡相通,振慄大汗,邪方外出,此名戰汗,脈靜身涼而愈也。若伏邪未盡,必復發熱,其熱有久有淺,因所感之輕重,與元氣之盛衰也。要皆始先惡寒,即而發熱,至於發出,方顯變症。其症或從外解,或從內陷,外解則易,內陷則險。

白話文:

必須等到邪氣潰敗,表氣潛行於內,精氣自內達於表,表裡相通,激發大汗,邪氣才能從人體排除,這時才叫做戰汗,脈搏平靜,身體涼爽而痊癒。如果邪氣尚未完全消除,必定會再次發熱,發熱時間長短不一,這取決於感受的邪氣輕重與元氣的盛衰。總之,都是開始先惡寒,然後發熱,直到發熱時,才顯現出變化的症狀。這些症狀有的從外部發散,有的從內部陷伏,從外部發散則容易治癒,從內部陷伏則危險。

更有先後表裡不同,有先表后里者;有先里後表者;有但表而不復里者;有但里而不復表者;有表而里再表者,有里而表再里者;有表裡分傳者;有表多於里者;有里多於表者,此為九傳。從外解者,或發斑,或戰汗、自汗。從內陷者,胸膈痞悶,心下脹滿,腹痛,燥結便閉,熱結旁流,協熱下利,或嘔吐噁心,譫語舌黃,及黑苔芒刺等症,因症用治。

白話文:

還有先後、表裡不同的區別,有先表症再裡症的;有先裡症再表症的;有隻有表症而沒有裡症的;有隻有裡症而沒有表症的;有表症而後裡症再次出現的;有裡症而後表症再次出現的;有表裡分別傳變的;有表症多於裡症的;有裡症多於表症的,這稱為九種傳變。從外感病因引發疾病的,或者發斑疹,或者戰慄出汗、自發性出汗。從內因引發疾病的,胸膈痞悶,心下脹滿,腹痛,糞便燥結不通暢,熱邪積結而旁流,協熱引起腹瀉,或者嘔吐噁心,說胡話、舌苔發黃,以及黑苔和芒刺等症狀,根據症狀用藥治療。

脈不浮不沉而數,晝夜皆熱,日晡益甚,頭疼身痛,不可用辛熱藥汗之,又不可下,宜用達原飲以透膜原之邪為當也。若見各經,加入引各經藥,不可執滯。感之輕者,舌苔亦薄,脈亦不甚數,如此者,必從汗解。如不能得汗,邪氣盤錯於膜原,表裡不相通達,未可強汗,衣被逼汗,湯火劫汗也。

白話文:

脈搏不浮也不沉,而且跳動快速,晝夜皆感覺燥熱,以太陽偏西的時候最為嚴重,伴隨著頭痛身痛,這是不可使用辛熱發汗的藥物來治療的,也不能瀉下,應該使用達原飲來透發膜原的邪氣。如果出現各個經絡的症狀,可以加入引各經絡的藥物,不可拘泥。感染輕微的患者,舌苔也薄,脈搏也不太快,這種情況下,必定會透過汗液來化解。如果不能發汗,邪氣盤錯在膜原,表裡不相通達,此時不能強行發汗,要注意衣被發汗,湯火劫汗。

感之重者,舌上苔如粉膩,藥後反從內陷,舌根先黃,漸至中央,此邪漸入胃也,前方加大黃下之。若脈長洪而數,汗多大渴,此邪氣適離膜原,欲表未表,白虎湯證也。如舌上純黃色,兼見里症,此邪已入胃,乃承氣湯證也。有兩三日即離膜原者,有半月十日不傳者,有初得之四五日,厭厭聶聶至五六日,陡然勢張者。凡元氣勝者,毒易傳化。

白話文:

病情即使加重,舌苔如白粉狀,服用藥物後變得往內,舌根部位先變黃,逐漸蔓延至舌頭中央,說明邪氣漸漸入侵胃部,方劑應加入大黃瀉下。如果脈搏又洪又快,還大量出汗、口渴,說明邪氣正在皮膚下,正要發作,尚未發出,這是白虎湯適應的病情。如果舌頭是純黃色,兼有裡症,說明邪氣已經入侵胃部,應該使用承氣湯。大約兩三天內病症脫離皮膚下,但也有半個月十天沒有傳開的,有的人在發病的四五天時,精神萎靡不振,到五六天時突然發作。凡是元氣盛者,毒素容易化解。

元氣薄者,邪不易化,即不易傳,不傳則邪不去,淹留日久,愈沉愈伏,時師誤認怯症,因進參耆,愈壅愈固,不死不休矣。

黃石膏,治瘟疫大熱無汗,發狂不識人。

白話文:

元氣薄弱的人,邪氣不易化解,就不容易傳開,邪氣不傳播就不會離開,長期滯留體內,會越來越深沉隱伏,這時醫生誤認為是虛症,就服用人參、黃耆等補品,反而會讓邪氣更加壅塞,更加難以根除,最後會導致病情惡化,難以痊癒甚至死亡。

「三黃石膏湯」:用於治療瘟疫,症狀為高燒而不出汗,神志不清,甚至不認識人。

石膏(三錢),黃芩,黃連,黃柏(各一錢五分),豆豉(半合),麻黃(一錢),梔子(五枚)

上作一服,水二盞,煎至一盞三分,連進三五劑而愈。

白話文:

石膏(三錢),黃芩、黃連、黃柏(各一錢五分),豆豉(半合),麻黃(一錢),梔子(五枚)。

將一服藥材放入兩杯水中,煎煮至剩下一杯三分的水量,連續服用三到五劑即可痊癒。

按:疫邪充斥內外,為頭痛身熱,為煩渴悶亂,發狂不識人,欲表之則里已急,欲里之則表不退。此方清裡解外,合為一方,譬之大軍壓境,孤城四面受圍,雖欲不潰,不可得矣。或《千金》雪煎,或《古今錄驗》麥奴丸並佳。稍輕者,大青消毒湯

又時病表裡大熱欲死方

白話文:

疫情肆虐,内外皆受其害,患者出现头痛发热、口渴心烦、神志不清,甚至发狂不认人。想要解表,里证却十分严重;想要治里,表证又无法退去。这个方子清里解表,合二为一,就像孤城被敌军包围,四面受敌,即使想守住,也无法做到。可以选择《千金方》中的“雪煎汤”或《古今录验方》中的“麦奴丸”,效果都不错。病情较轻的,可以用“大青消毒汤”。

另外,针对表里大热,病情危重的患者,也有相应的治疗方案。

大黃,寒水石芒硝,石膏,升麻,麻黃,葛根紫葛(各等分)

上為末,方寸匕,水服,日二。

白話文:

  • 大黃:為中藥的一種,具有瀉熱、清腸、止血等功效。性質寒涼。

  • 寒水石:為中藥的一種,具有利尿、通淋、清熱、解毒等功效。性質寒涼。

  • 芒硝:為中藥的一種,具有瀉下、清熱、解毒等功效。性質寒涼。

  • 石膏:為中藥的一種,具有清熱、瀉火、除煩止渴等功效。性質寒涼。

  • 升麻:為中藥的一種,具有升提陽氣、透疹、涼血等功效。性質微寒。

  • 麻黃:為中藥的一種,具有發汗、散寒、平喘等功效。性質辛溫。

  • 葛根:為中藥的一種,具有解肌透疹、生津止渴、清熱涼血等功效。性質微寒。

  • 紫葛:為中藥的一種,具有清熱、涼血、解毒等功效。性質微寒。

末方寸匕,以水送服,每日兩次。

聖散子(東坡),治一切山嵐瘴氣、時行瘟疫、傷寒風濕等疾,有非常之功。如李待詔所謂內寒外熱,上實下虛者,此藥尤效通神。宋嘉佑中,黃州民病疫瘴大行,得此藥痊活者不可勝記。蘇東坡勒石以廣其傳,聖散子之功益著。徽州鄭尚書在金陵,用此治傷寒,活人甚眾。故知其大能散寒濕,驅除瘴瘧,實有超凡之效也。

白話文:

聖散子(東坡),能治療各種山嵐瘴氣、時行瘟疫、傷寒風濕等疾病,非常有效。就像李待詔所說的內寒外熱,上實下虛的人,這種藥尤其有效。宋嘉佑年間,黃州人民患上流行性瘴疫的很多,得到這種藥後痊癒的人不計其數。蘇東坡勒石以廣其傳,聖散子的功效更加顯著。徽州鄭尚書在金陵,用它來治療傷寒,救活了很多人。因此知道它有大能散寒濕,驅除瘴瘧,確實有超凡的效果。

蒼朮(制),防風,厚朴(薑製),豬苓澤瀉(煨各二兩),白芷,川芎,赤芍藿香,柴胡(各半兩),麻黃,升麻,羌活獨活枳殼細辛吳茱萸(泡),藁本茯苓(各七錢),石菖蒲,草豆蔻,良薑,炙甘草(各二兩半),大附子(一枚)

上為粗末,每服三錢,水二蠱,棗一枚,煎八分,稍熱服。

活人敗毒散

白話文:

蒼朮(經過特殊處理)、防風、厚朴(用薑汁製作)、豬苓、澤瀉(經過烘烤,各兩)白芷、川芎、赤芍、藿香、柴胡(各半兩)麻黃、升麻、羌活、獨活、枳殼、細辛、吳茱萸(經過浸泡)、藁本、茯苓(各七錢)、石菖蒲、草豆蔻、良薑、炙甘草(各兩半),大附子(一顆)。

活人敗毒散

用量:每服三錢。 用水量:水二碗。 輔料:大棗一顆。 煎煮方法:煎煮至剩八分之量。 服用方法:趁微熱時服用。

羌活,獨活,前胡,柴胡,枳殼,白茯苓,桔梗,人參(各一兩),川芎(一兩),甘草(半兩)

上為細末,每服二錢,水二盞,入生薑二片,煎至七分溫服,或沸湯點亦得。

白話文:

羌活、獨活、前胡、柴胡、枳殼、白茯苓、桔梗、人參(各6克),川芎(6克),甘草(3克)。

細末,每劑二錢重,水二碗,放入生薑二片,煎煮至剩七分水量時,趁溫熱服用,或用沸騰的熱水沖泡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