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己

《立齋外科發揮》~ 卷三 (2)

回本書目錄

卷三 (2)

1. 疔瘡

脈浮數者,散之;脈沉實者,下之。表裡俱實者,解表攻裡。麻癢,或大痛,及不痛者,並灸之,更兼攻毒。

一男子足患作癢,噁心嘔吐,時發昏亂,脈浮數。明灸二十餘壯,始痛。以奪命丹一服,腫始起。更用神異膏,及荊防敗毒散而愈。

白話文:

一個男人腳上長了瘡,很癢,噁心嘔吐,有時昏迷胡亂叫喊,脈象浮數。用艾灸治療了二十多壯,才開始疼痛。服用奪命丹一劑,腫脹開始消退。再用神異膏和荊防敗毒散治療而痊癒。

一老婦足大趾患之,甚痛。令灸之,彼不從,專服敗毒藥,致真氣虛而邪氣愈實,竟至不救。蓋敗毒散雖能表散瘡毒,然而感有表裡,所發有輕重,體段有上下,所稟有虛實,豈可一概而用之耶。且至陰之下,藥力在所難到,專假藥力,則緩不及事,不若灸之為良。故下部患瘡,皆宜隔蒜灸之。

白話文:

有一個老太太,大腳趾起了瘡,非常疼痛。大夫讓她用灸法治療,她不聽,只服用了敗毒藥。服用敗毒藥以後,真氣虛弱,邪氣反而加重,最終無法挽救。所謂敗毒散雖然能驅散瘡毒,然而瘡毒分為表證和裡證,發病輕重有別,部位有上下之分,患者體質有虛實之別,豈能一概而論呢?另外,大腳趾部位屬於至陰之處,藥力很難到達。專靠藥力治療,緩慢不及時,不如用艾灸來治療更好。因此,下半身的瘡,都應該隔著蒜泥進行艾灸。

痛則灸至不痛,不痛則灸至痛,若灸之而不痛者,宜明灸之,及針疔四畔去惡血。以奪命丹一粒,入瘡頭孔內,仍以膏藥貼之。若針之不痛,或無血者,以針燒赤,頻烙患處,以痛為度。或不痛,眼黑如見火光者,此毒氣入臟腑也,不治。若患在手足,紅絲攻心腹者,就於絲盡處,刺去惡血,宜服荊防敗毒散。

白話文:

如果感到疼痛,就灸到不痛為止,如果沒有疼痛,就灸到有疼痛感為止。如果灸了之後還是不痛,就應該用明灸之法,並且在患處周圍針灸以去除毒血。然後將一粒奪命丹放入瘡口的孔洞中,並貼上膏藥。如果針刺後不痛,或者沒有出血,就用燒紅的針灸頻頻烙患處,以感到疼痛為度。如果仍然不痛,或者眼睛發黑像是看到火光,這表示毒氣已經進入臟腑,無法治癒。如果患處在手足,紅色絲狀物蔓延至腹部,就在絲狀物盡頭刺去毒血,並服用荊防敗毒散。

若絲近心腹者,宜挑破瘡頭,去惡水,亦以膏藥貼之。如麻木者,服奪命丹,如牙關緊急,或喉內患者,並宜噙一二丸。凡人暴死,多是疔毒。用燈照看遍身,若有小瘡,即是。宜急灸之,俟醒,更服敗毒藥,或奪命丹。人汙入肉,食之則生疔瘡,不可不慎。

白話文:

如果毒瘡接近心臟或腹部,應該挑破瘡頭,排出膿液,然後敷上膏藥。如果麻木不仁,服用奪命丹。如果牙關緊閉,或喉嚨疼痛,都應該含服一兩丸藥。凡是突然死亡的人,大多是疔毒引起的。用燈照看全身,如果有小瘡,那就是疔毒。應該立即用灸法治療,等到人醒來後,再服用敗毒藥或奪命丹。如果人體被汙染物侵入,吃了就會生疔瘡,所以要特別小心。

附方

荊防敗毒散,即人參敗毒散荊芥防風(方見潰瘍發熱門。)

白話文:

荊防敗毒散,是將人參敗毒散加入荊芥、防風這兩種藥材(在出現潰瘍併發高燒的情況下使用)。

奪命丹,治疔瘡發背,及惡證不痛,或麻木,或嘔吐,重者昏憒。此藥服之,不起發者即發,不痛者即痛,痛甚者即止,昏憒者即蘇,嘔吐者即解,未成者即消,已成者即潰,有回生之功,乃惡證之中至寶也。

白話文:

奪命丹,用於治療疔瘡發背,還有惡性的病症不疼痛,或者麻木,或者嘔吐,嚴重的患者昏迷神志不清。這個藥服用了之後,沒有發作的就會發作,不疼痛的就會疼痛,疼痛嚴重的就會停止,昏迷神志不清的就會清醒,嘔吐的就會解除,沒有形成的就會消散,已經形成的就會潰爛,具有起死回生的功效,是惡性病症中非常珍貴的藥。

蟾酥(乾者酒化),輕粉(各半錢),白礬(枯),寒水石(煅),銅綠乳香沒藥麝香(各一錢),硃砂(三錢),蝸牛(二十個另研,無亦效),上為細末,蝸牛別碾爛,入藥末,搗勻為丸,如綠豆大。如丸不就,入酒糊些小,每服一二丸,用生蔥白三五寸,病者自嚼爛,吐於手心,男左女右,包藥在內,用熱酒和蔥送下。如人行五七里,汗出為效,重者再服一二丸。

白話文:

蟾酥(曬乾後以酒化開),輕粉(各半錢),白礬(曬乾),寒水石(煅燒),銅綠,乳香,沒藥,麝香(各一錢),硃砂(三錢),蝸牛(二十個另研,沒有也有效),以上各藥研磨成細末,蝸牛另磨成爛泥,加入藥末中,攪勻後製成丸劑,每個丸劑如綠豆大小。如果丸劑無法成形,加入一點酒糊即可。每次服用一到兩顆丸劑,使用生蔥白三到五寸,病人親自嚼爛,吐在手心上,男性抹在左手掌心,女性抹在右手掌心,包入藥丸後,用熱酒與蔥一起送服。當病人步行五到七里,流汗即為有效,症狀嚴重的可再服用一到兩顆丸劑。

清涼飲

隔蒜灸法(二方見發背門)

神異膏(方見楊梅瘡門)

2. 臀癰(附腿癰並腿痛腳氣)

焮痛,尺脈緊而無力者,托之。腫硬痛甚者,隔蒜灸之,更以解毒。不作膿而痛者,解毒為主。不作膿者,托裡為主。不潰,或潰而不斂者,托裡為主。

白話文:

熱灼痛,尺脈緊卻無力,用託裡法來治療。腫硬疼痛 severe,隔著蒜頭灸,並用解毒的方法來治療。如果沒有化膿但疼痛,以解毒為治療重點。如果不化膿,以託裡法為治療重點。如果沒有破潰,或者破潰而沒有收斂,以託裡法為治療重點。

一男子臀癰,腫硬作痛,尺脈浮緊,按之無力。以內托羌活湯,一劑痛止。以金銀花散四劑,膿潰而愈。

白話文:

一位男性患者臀部生了癰,腫脹堅硬,疼痛難忍,尺脈浮緊,按壓時無力。我給他開了內託羌活湯,服用一劑後疼痛停止。隨後我給他開了金銀花散,服用四劑後,膿液潰爛而痊癒。

一男子臀癰,腫硬痛甚,隔蒜灸之。更服仙方活命飲,二劑痛止。更以托裡消毒散,膿潰而瘥。

白話文:

有一個男子臀部出現癰瘡,腫塊堅硬疼痛劇烈。醫生隔著蒜灸治之。又服用仙方活命飲,兩劑藥下去疼痛就停止了。再使用託裡消毒散,膿瘡潰爛後痊癒了。

一男子臀癰,不作膿,飲食少思。先用六君子湯加芎、歸、黃耆,飲食漸進。更以托裡消毒散,膿潰而愈。

白話文:

有一個男子的臀部患有癰疽,卻沒有化膿,飲食量減少,思慮不周。先用六君子湯加入川芎、當歸、黃耆,飲食逐漸增加。再改用託裡消毒散,膿汁潰爛而痊癒。

一男子潰而膿清不斂,以豆豉餅灸之。更飲十全大補湯,兩月餘而痊。凡瘡不作膿,或不潰,或潰而不斂,皆氣血之虛也。若膿清稀,尤其虛甚也(虛實詳見潰瘍作痛門。)

白話文:

一位男子患有潰瘍,膿液清稀且不凝聚,大夫用豆豉餅灸治。再飲用十全大補湯,兩個多月後痊癒。一般來說,瘡口不化膿,或不潰爛,或潰爛後不收斂,都是氣血虧虛所致。如果膿液清稀,則表明虛弱尤為嚴重。(虛實詳見潰瘍作痛門。)

一男子臀癰,膿水不止,肌肉漸瘦,飲食少思,胃脈微弦。以六君子湯藿香當歸數劑,飲食遂進。飲以十全大補湯及豆豉餅灸之,兩月餘而斂。

白話文:

一個男人臀部長了癰,膿水不停地流,肌肉逐漸消瘦,飲食減少,思考力差,胃脈診斷為微弱(應為胃中氣血不足)。用六君子湯加藿香、當歸數次,飲食慢慢進步。給他服用十全大補湯,以及用豆豉餅灸,兩個多月後好轉。

一弱人臀癰,膿成不潰。以十全大補湯數劑,始托起,乃針之,又二十餘劑而愈。夫臀居僻位,氣血罕到,老弱人患之,尤宜補其氣血,庶可保痊。

白話文:

一個體質虛弱的人患上了臀部膿癰,膿液形成但遲遲不破裂。使用了多帖十全大補湯,才將膿液托起來,然後用針刺破,又用了二十多帖藥才治癒。臀部位置偏僻,氣血難以到達,如果老弱體虛的人患上此病,更應該補養氣血,這樣才能保全健康。

一男子腿內側患癰,未作膿而腫痛,以內托黃耆柴胡湯二劑,少愈,又二劑而消。

白話文:

有一位患者在腿部內側患了癰,沒有化膿就已經腫痛了。我給他開了內託黃耆柴胡湯,喝了兩劑後,病情稍有好轉,又連喝了兩劑,腫痛就消散了。

一男子臀漫腫,色不變,脈滑數而無力,此臀癰也。膿將成,尚在內,余欲治以托裡藥,待發出而用針。彼欲內消,服攻伐藥愈虛。復求治,仍投前藥,托出針之,以大補藥而愈。凡瘡毒氣已結,不起者,但可補其氣血,使膿速成而針去,不可論內消之法。膿成,又當辨其生熟淺深而針之。

白話文:

有位男子臀部腫脹,但顏色沒有變化,脈搏滑數而無力,這是臀部膿瘡的症狀。膿液將要形成,還停留在皮下,我想用託裡藥治療,等到膿液發出後再用針刺放膿。但患者想要靠內服藥物消散膿瘡,結果服用了攻伐藥物後,身體更加虛弱。後來患者再次求治,我還是用了前一種藥物,等到膿液托出後用針刺放膿,並用大補藥物使患者痊癒。凡是瘡毒之氣已經結聚,沒有消散的,只能補益氣血,使膿液儘快形成後用針刺排出,不能採用內服藥物消散的方法。膿液形成後,還應該辨別其成熟程度和深淺程度再用針刺。

若大按之而痛者,膿深也;小按之便痛者,膿淺也;按之不甚痛者,未成膿也;按之即復起者,有膿也;按之不復起者,無膿也。若腫高而軟者,發於血脈;腫下而堅者,發於筋骨;肉色不相變者,發於骨髓也。

白話文:

如果用力按壓腫痛,感到疼痛的,表示膿液深;輕輕按壓就感到疼痛的,表示膿液淺;按壓不太痛的,表明膿液尚未形成;按壓腫處,腫處立刻彈起,說明有膿;按壓腫處不彈起,說明無膿。如果腫脹高而柔軟的,是出於經脈;腫脹低而堅硬的,是出於筋骨;肉的顏色沒有變化,是出於骨髓。

一男子腿外側患癰,漫腫大痛,以內托黃耆酒煎湯,二劑少可。更以托裡散數劑,潰之而愈。

白話文:

一名男子腿部外側長了個大瘡,腫脹疼痛難忍。醫師讓他服用內託黃耆酒煎湯,喝完兩劑後,症狀略為減輕。醫師再給他服用託裡散幾劑,膿瘡潰爛後痊癒。

一婦人腿癰,久而不愈,瘡口紫陷,膿水清稀,余以為虛。彼不信,乃服攻裡之劑,虛證蜂起。復求治,令灸以附子餅,服十全大補湯,百餘帖而愈。凡瘡膿清及不斂者,或陷下,皆氣血虛極也,最宜大補,否則成敗證。若更患他證,尤難治愈。

白話文:

有一位婦女的腿上長了很久的膿瘡,一直沒有治癒,瘡口呈紫陷,膿水清稀,我認為是氣血虛弱所致。她不相信,便服用攻裡(驅除體內寒邪)的藥物,結果虛證蜂起(虛弱的症狀更加嚴重)。她又來求醫,我讓她用附子餅灸療,服用十全大補湯,一百多帖藥後痊癒。凡是瘡口膿清及不斂合者,或陷下者,都是氣血虛極所致,最宜大補,否則會變成敗證(難以治癒的瘡證)。若再患上其他疾病,就更難治癒了。

一男子腿癰內潰,針之,膿出四五碗許,惡寒畏食,脈診如絲,此陽氣微也。以四君子湯,加炮附子一錢,服之寒少止,又四劑而止。以六君子湯,加桂數劑,飲食頓進,乃以十全大補湯,及附子餅兩月而愈。

白話文:

有一名男子患有腿部膿腫,膿腫已經潰爛,用針刺破後,流出四五碗膿液。患者出現惡寒、厭食的症狀,脈象細弱無力,這是陽氣虛微的表現。於是使用四君子湯,並加入炮附子一錢,服用後寒症稍有緩解,再服四劑後寒症消失。之後使用六君子湯,並加入桂枝數劑,患者的飲食狀況大有好轉,再使用十全大補湯,以及附子餅,兩個多月後痊癒。

一老人腿患癰,膿自潰,忽發惛瞀,脈細而微,此氣血虛極也,以大補之劑而蘇。一弱人流注內潰,出敗膿五六碗,是時眼口歪斜,脈亦虛極,乃虛甚也,非真中風。以獨參湯加附子一錢,二劑少愈。更以大補藥,月餘而痊。大抵膿血大泄,當大補氣血為先,雖有他證,以末治之。

白話文:

有個老人腿上長了膿瘡,膿水自己潰爛流出。突然昏迷,脈搏細微而弱,這是氣血極度虛弱的表現,用大補的藥物治好了。有個體質虛弱的人,患了內潰的流注,流出敗膿五六碗,這時眼睛和嘴巴歪斜,脈搏也很虛弱,是虛證極其嚴重,並不是真正的中風。用獨參湯加附子一錢,兩劑藥以後稍微好轉。再用大補的藥物調理,一個月後痊癒。總的來說,膿血大量流失,應該先大補氣血,即使有其他證狀,也先治療虛證。

凡癰大潰,發熱惡食,皆屬氣血虛甚。若左手脈不足者,補血藥當多於補氣藥;右手脈不足者,補氣藥當多於補血藥;切不可發表。

白話文:

凡是嚴重的腫脹、潰爛,發熱並厭惡飲食的,皆屬於氣血虛弱至極的症狀。如果左手脈象不足的,則補血藥物應該多於補氣藥物;如果右手脈象不足的,則補氣藥物應該多於補血藥物;絕對不可使用發散的藥物。

一婦人患腰痛腳弱,弛長不能動履。以人參敗毒散蒼朮黃柏澤瀉而愈。

白話文:

一位女士患有腰痛和腳弱的困擾,導致她無法正常行走。她服用了由人參、敗毒散及其蒼朮、黃柏和澤瀉組成的中藥而康復。

一婦人環跳穴作痛,肉色不變,脈緊數,此附骨疽也。膿未成,用內托黃耆酒煎湯青皮龍膽草、山梔,數劑而消。

白話文:

有一位女性,她的環跳穴疼痛,肉色沒變化,脈搏緊且快,這是附骨疽。膿還沒形成,用內託、黃耆、酒、煎湯加入青皮、龍膽草、山梔,連續幾劑才能消退。

一男子患腿癰,兼筋攣痛,脈弦緊。用五積散,加黃柏、柴胡、蒼朮,治之而愈。

白話文:

一位男性患者患有腿部膿瘍,同時伴有筋攣疼痛,脈搏弦緊。使用五積散,加上黃柏、柴胡、蒼朮,治療後痊癒。

一婦人患附骨疽,久不愈,膿水不絕,皮膚瘙癢,四肢痿軟。余以為虛,欲補之。彼惑為風疾,遂服祛風藥,竟致不起。陳無擇云:人身有皮毛血脈筋膜肌肉骨髓,以成其形,內則有心肝脾肺腎以主之。若隨情妄用,喜怒勞佚,致內臟精血虛耗,使皮血筋骨肉痿弱無力以運動,故致痿躄,狀與柔風腳氣相類。柔風腳氣皆外所因,痿則內臟不足之所致也。

白話文:

一位婦女患有附骨疽,長時間沒有治癒,膿水不斷,皮膚瘙癢,四肢無力。我認為她是虛症,想要給她補一補。但她誤以為是風疾,便服用祛風藥,最終導致病情加重,無法康復。

陳無擇說:人體有皮毛血脈筋膜肌肉骨髓,共同組成人的形體;內在有心肝脾肺腎等臟器主導。如果放縱情慾,喜怒無常,勞累過度,就會導致內臟精血消耗,使皮血筋骨肌肉虛弱無力,不能正常運動,因此出現痿躄(癱瘓)的症狀,與柔和的風氣、腳氣等疾病的症狀相似。柔和的風氣、腳氣都是由外在因素引起的,而痿躄則是內臟不足所致。

一男子患附骨疽,腫硬發熱,骨痛筋攣,脈數而沉,用當歸拈痛湯而愈。

一男子腿根近環跳穴患痛徹骨,外皮如故,脈數而帶滑,此附骨疽。膿將成,用托裡藥六劑。腫起作痛,脈滑數,膿已成,針之,出碗許,更加補劑,月餘而瘳。

白話文:

一位男子的腿根靠近環跳穴的地方疼痛入骨,但外皮看起來卻完好無損,脈搏又快又滑,這是附骨疽。膿液即將形成,開六劑託裡藥來治療。腫脹起來感到疼痛,脈搏滑數,膿液已經形成,針灸治療,流出許碗膿液,再添加補益藥物,一個月後痊癒。

一男子腿內患癰,漫腫作痛,四肢厥,咽喉塞,發寒熱。諸治不應,乃邪郁經絡而然也。用五香連翹湯,一劑諸證少退。又服,大便行二次,諸證悉退而愈。

白話文:

有一個男子,大腿內側患了癰疽,腫脹疼痛,四肢冰冷,喉嚨阻塞,還發燒發冷。各種治療方法都無效,於是邪氣鬱結在經絡中而發病。用五香連翹湯治療,一劑藥後,各種症狀有所減輕。繼續服用,大便通暢了兩次,各種症狀全部消除而痊癒。

一婦人兩腿作痛,不能伸展,脈弦緊,按之則澀。先以五積散,二劑痛少止,又一劑而止。更以神應養真,而能伸屈。

白話文:

一名婦女雙腿疼痛,無法伸展,脈搏緊繃,按壓時感覺澀滯。首先使用五積散治療,兩劑後疼痛稍有緩解,又加服一劑後疼痛完全消失。接著使用神應養真湯,婦人能夠順利伸屈雙腿。

一男子患腿痛,膝微腫,輕診則浮,按之弦緊,此鶴膝風也。與大防風湯,二劑已退二三。彼謂附子有毒,乃服敗毒藥,日漸消瘦,復求治。余謂:今飲食不為肌膚,水穀不能運化精微,灌溉臟腑,周身百脈,神將何依然,故氣短而促,真氣損也。怠惰嗜臥,脾氣衰也。小便不禁,膀胱不藏也。

白話文:

有一個男人患有腿痛,膝蓋微腫,輕輕診斷後發現脈象浮起,按壓時弦緊,這是鶴膝風的症狀。我給他開了大防風湯,兩劑藥就消退了二三分。他認為附子有毒,於是服用敗毒藥,漸漸消瘦,再次求醫。我對他說:現在你吃飯不能長肌肉,水穀不能轉化成精微物質,灌溉臟腑,周身百脈,精神怎麼會恢復,所以你會氣短促,這是真氣受損。你懶惰嗜睡,這是脾氣衰弱。你小便不禁,這是膀胱不藏精。

時有躁熱,心下虛痞,胃氣不能上榮也。恍惚健忘,神明亂也。不治,後果然。此證多患於不足之人,故以加減小續命、大防風二湯有效,若用攻毒藥必誤。

白話文:

病人時常覺得躁熱煩悶,心窩裏有空虛的感覺,胃氣上不來,所以臉色萎黃不好看。老是恍惚健忘,精神不集中、思維混亂。不加治療,以後果然病重了。這種病症多發於身體虛弱、抵抗力差的人,所以用加減小續命湯、大防風湯等方治療有效。如果用攻毒藥來治療,那一定會誤了病情。

一婦人患腳氣,或時腿筋攣,腹作痛,諸藥不應,漸危篤。諸書云:八味丸,治足少陰,腳氣入腹,疼痛,上氣喘促欲死。遂投一服頓退,又服而愈。腎經虛寒之人,多有此患,乃腎乘心,水剋火,死不旋踵,宜急服。

白話文:

有一位婦女患有腳氣病,有時腿筋抽搐,腹部疼痛,服用多種藥物都不見效,病情逐漸危篤。醫書上說:八味丸可以治療足少陰經的腳氣病,腳氣病入腹,引起疼痛、呼吸急促、瀕臨死亡。服用一劑八味丸後,病情立即減輕,再服用幾次後就痊癒了。腎經虛寒的人,多有這種疾病,這是因為腎臟侵犯了心臟,水剋火,很快就會死亡,應立即服用八味丸。

一男子腿痛,兼筋攣骨痛,脈弦緊。以大防風湯二劑,攣少愈,又二劑而腫消。但內一處,尚作痛,脈不弦緊。此寒邪已去,乃所滯瘀濁之物,欲作膿,故痛不止也。用托裡藥數劑,腫發起,脈滑數,乃膿已成矣,針之。用十全大補湯,月餘而安。

白話文:

一名男子腿痛,同時伴有肌肉痙攣和骨痛,脈搏弦緊。服用大防風湯兩劑後,肌肉痙攣減少,再服用兩劑後腫脹消退。但腿內部一處地方仍然疼痛,脈搏不弦緊。這是由於寒邪已經去除,但瘀濁之物仍然滯留,想要化膿,所以疼痛不止。使用託裡藥幾劑後,腫脹浮起,脈搏滑數,說明膿液已經形成,於是針灸治療。服用十全大補湯一個月後,病情痊癒。

一婦人膝腫痛,遇寒痛益甚,月餘不愈,諸藥不應,脈弦緊,此寒邪深伏於內也。用大防風湯及火龍膏,治之而消。大抵此證,雖云腫有淺深,感有輕重,其所受,皆因真氣虛弱,邪氣得以深襲,若真氣壯實,邪氣焉能為患邪!故附骨癰疽,及鶴膝風證,腎虛者多患之。前人用附子者,以溫補腎氣,而又能行藥勢,散寒邪也。

白話文:

有一個婦女膝蓋腫痛,遇到寒冷時疼痛加劇,一個多月都沒好轉,各種藥物治療都無效,把脈時脈搏弦緊,這是寒邪深伏在體內造成的。使用大防風湯和火龍膏治療,後來病症消除了。總的來說,這種疾病,雖然說是腫脹有深淺、感受邪氣有輕重,但其所受到的,都是因為自身元氣虛弱,邪氣得以深層侵襲,如果自身元氣強壯,邪氣怎麼能造成病痛呢?因此,附骨癰疽,以及鶴膝風疾病,都是腎虛的人多發。古人用附子的原因,是溫補腎氣,而且還能推動藥物的作用,散除寒邪。

亦有體虛之人,秋夏露臥,為冷氣所襲,寒熱伏結,多成此證,不能轉動,乍寒乍熱而無汗,按之痛應骨者是也。若經久不消,極陰生陽,寒化為熱而潰也。若被賊風所傷,患處不甚熱,而灑淅惡寒,不時汗出,熨之痛少止,須大防風湯及火龍膏治之。若夫治為彎曲偏枯,有堅硬如石,謂之石疽。

白話文:

有些人身體虛弱,在秋天和夏天露宿,被冷空氣侵襲,寒熱侵襲,多患上這種病,身體不能翻動,時而寒冷時而發熱但不出汗,按壓時疼痛並反應到骨頭的也是這種病。如果長時間不消失,極陰就會生出陽氣,寒氣就會轉化為熱氣而潰爛。如果被毒風所傷,患處不會很熱,但會出現灑淅惡寒的症狀,不時出汗,熨燙後疼痛會稍微減輕,需要大量服用防風湯和塗抹火龍膏來治療。如果治療後仍彎曲偏枯,有堅硬如石的症狀,就叫做石疽。

若熱緩,積日不潰,肉色亦紫,皮肉俱爛,名緩疽。其始末皆宜服前湯,欲其驅散寒邪,以補虛托裡也。

一男子右腿赤腫焮痛,脈沉數。用當歸拈痛湯,四肢反痛,乃濕毒壅遏。又況下部,藥難達,非藥不對症,遂砭患處,去毒血,仍用前藥,一劑頓減,又四劑而消。

白話文:

有一名男子右腿又紅又腫又疼痛,脈搏沉悶而快速。使用當歸拈痛湯,但四肢反而變得疼痛,那是因為濕毒堵塞體內。而且下半身的情況更糟糕,藥物難以到達,不是藥物不對症,於是就用針灸患處,排除毒血,仍然使用之前的藥物,服用一劑就疼痛減輕,又服用四劑就消除了疼痛。

一男子先腿痛,後四肢皆痛,遊走不定,至夜益甚。服除濕敗毒之劑,不應。診其脈滑而澀,此濕痰濁血為患。以二陳湯加蒼朮、羌活桃仁紅花、牛膝、草烏,治之而愈。凡濕痰濕熱,或死血流注關節,非辛溫之劑,開發腠理,流通隧道,使氣行血和,焉能得愈。

白話文:

從前一位男性病患,先從腿部開始疼痛,之後四肢全部痠痛,疼痛的部位不定時變換,到了晚上更加疼痛。服用了除濕排毒的中藥方劑,卻沒有效果。診察病患脈象滑動但澀滯,這是濕痰濁血造成的病症。使用二陳湯加入蒼朮、羌活、桃仁、紅花、牛膝、草烏治療後病患就痊癒了。凡是濕痰濕熱,或是瘀血流注到關節,如果不用辛溫的中藥方劑疏通腠理,打開阻塞的經絡,使氣血運行順暢,如何能治癒病症。

一男子腿痛,每痛則痰盛,或作嘈雜,脈滑而數。以二陳湯加升麻、二朮、澤瀉、羌活、南星,治之而安。

白話文:

有一個男人,腿部疼痛,每當感到疼痛時便會痰多,或感到嘈雜不安,脈搏滑而快。用二陳湯加入升麻、二朮、澤瀉、羌活、南星,治療後便安好了。

一男子素有腳氣,脅下作痛,發熱頭暈,嘔吐,腿痹不仁。服消毒護心等藥,不應。左關脈緊,右關脈弦,此亦腳氣也。以半夏左經湯,治之而愈。

白話文:

有一個男子素來有腳氣的毛病,肋骨下疼痛,發熱頭暈,嘔吐,腿麻痺不覺。服用了消毒護心的藥物,卻沒有效果。左邊關脈搏緊,右邊關脈搏弦緊,這也是腳氣的症狀。用半夏左經湯來治療,結果治癒了。

一男子腳軟腫痛,發熱飲冷,大小便秘,右關脈數,乃足陽明經濕熱流注也。以大黃左經湯,治之而愈。

白話文:

有一位男子腳軟腫痛,發熱想喝冷飲,大便和小便都便祕,右關脈搏數,這是足陽明經濕熱流注引起的。用大黃左經湯治療,使他痊癒。

一男子臁脛兼踝腳皆焮痛,治以加味敗毒而愈。

一男子兩腿痛,脈滑而遲,此濕痰所致。以二陳湯加二朮、黃柏、羌活、澤瀉,治之而消。

一男子兩腿腫痛,脈滑而緩,此濕痰所致也。先以五苓散加蒼朮、黃柏,二劑少愈。更以二陳、二朮、檳榔、紫蘇、羌活、獨活、牛膝、黃柏而瘥。夫濕痰之證,必先以行氣利濕健中為主,若中氣和,則痰自消,而濕亦無所容矣。

白話文:

有一位男子雙腿腫痛,脈搏滑而緩慢,這是由於濕痰所引起的。先用五苓散加入蒼朮、黃柏,服用了兩劑藥之後稍微好轉。再用二陳湯、二朮湯、檳榔、紫蘇、羌活、獨活、牛膝、黃柏等藥物,病情痊癒。濕痰的證狀,必須先以行氣、利濕、健脾胃為主要治療方法,如果脾胃功能調和,痰液自然會消散,濕氣也就無處容身了。

一婦人兩腿痛,脈澀而數,此血虛兼濕熱。先以蒼朮、黃柏、知母、龍膽草、茯苓、防風、防己、羌活,數劑腫痛漸愈。又以四物湯加二朮、黃柏、牛膝、木瓜,月餘而愈。

白話文:

一位婦女兩條腿疼痛,脈搏遲緩而跳動快,是因為血虛又夾雜濕熱。先用蒼朮、黃柏、知母、龍膽草、茯苓、防風、防己、羌活等中藥,服用幾劑後,腫痛逐漸減輕了。又用四物湯加上蒼朮、黃柏、牛膝、木瓜等中藥,一個月後,她的病就好了。

一男子肢節腫痛,脈遲而數,此濕熱之證。以荊防敗毒散麻黃,二劑痛減半。以檳榔敗毒散,四劑腫亦消。更以四物湯加二朮、牛膝、木瓜,數劑而愈。

白話文:

有個男子的四肢關節腫痛,脈搏遲而數,這是濕熱的證狀。用荊防敗毒散加上麻黃,吃了兩劑藥,疼痛減輕了一半。用檳榔敗毒散,吃了四劑藥,腫脹也消除了。再用四物湯加上二朮、牛膝、木瓜,吃了幾劑藥就痊癒了。

一婦人腳脛腫痛,發寒熱,脈浮數。此三陽經濕熱,下注為患,尚在表。用加味敗毒散治之,不應。乃瘀血凝結,藥不能及也。於患處砭去瘀血,乃用前藥,二劑頓退。以當歸拈痛湯,四劑而愈。楊大受云:腳氣是為壅疾,治法宜宣通之,使氣不能成壅也。壅既成而甚者,砭去惡血,而去其重勢。經云:蓄則腫熱,砭射之後,以藥治之。

白話文:

有一位婦女小腿腫痛,發冷發熱,脈搏浮數。這是三陽經濕熱,下注為患,尚在表。用加味敗毒散治療,但沒有效果。原來是瘀血凝結,藥物不能及。於患處針刺去瘀血,然後再用前藥,兩劑就立刻見效。再用當歸拈痛湯,四劑就痊癒了。楊大受說:腳氣是一種壅病,治療方法宜宣通之,使氣不能結成壅滯。壅滯既成而很嚴重者,針刺去惡血,而去除其重勢。經典說:蓄積則腫熱,針刺之後,再用藥物治療。

一婦人兩腿痛,遇寒則筋攣,脈弦而緊,此寒邪之證。以五積散對四物湯,數劑痛止。更以四物湯加木瓜、牛膝、枳殼,月餘而愈。

白話文:

一位婦女雙腿疼痛,遇到寒冷時筋脈抽筋,脈搏緊張,這是寒氣入侵的症狀。用五積散搭配四物湯,服用幾帖後疼痛停止。再用四物湯加入木瓜、牛膝、枳殼,一個月後治癒。

一男子腿腫筋攣,不能動履。以交加散,二劑而愈。

一婦人患腿痛,不能伸屈,遇風寒,痛益甚,諸藥不應,甚苦。先以活絡丹,一丸頓退,又服而瘳。次年復痛,仍服一丸,亦退大半。更以加味敗毒散,四劑而愈。

白話文:

有一個婦女患有腿痛,無法伸展屈曲,遇到風寒時,疼痛更加劇烈,各種藥物都無效,非常痛苦。一開始用了一丸活絡丹,腿痛馬上減輕了,再服一丸就康復了。第二年再次疼痛,仍然服了一丸,疼痛也減輕了大半。再用加味敗毒散四劑,就痊癒了。

一男子素有腳氣,又患附骨癰作痛,服活絡丹一丸,二證並瘥。上舍俞魯用素有疝,不能愈,因患腿痛,亦用一丸,不惟腿患有效,而疝亦得愈矣。西蜀彭黃門大安人,臂痛數年,二丸而瘥。留都金二官女,患驚風甚危,諸醫皆勿救,自用一丸即愈,且不再作。夫病深伏在內,非此藥莫能通達。

白話文:

一個男子素來患有腳氣病,又患上附骨癰,疼痛難忍。他服用了活絡丹一丸,兩種疾病都治癒了。上舍俞魯素有疝氣,一直無法治癒。後來患上腿痛,也服了一丸活絡丹,不僅腿痛治癒了,疝氣也好了。西蜀彭黃門大安人,手臂疼痛數年,服用了兩丸活絡丹就治癒了。留都金二官的女兒,患了驚風,病情十分危急,諸多醫生都束手無策。她自己服了一丸活絡丹就痊癒了,而且不再發作。可見病症深伏在體內,不是這種藥物就不能暢通。

但近代始云:此藥引風入骨,如油麵之說,故後人多不肯服。大抵有是病,宜用是藥,豈可泥於此言,以致難瘥。

白話文:

然而,近代開始有人說:這種藥會引風入骨,就像油麵一樣。所以,後人多半不願意服用。但一般來說,得了這種病,就應該服用這種藥,怎麼可以拘泥於這種說法,以至於難以痊癒。

一婦人兩腿作痛,時或走痛,氣短自汗,諸藥不應。診之尺脈弦緩,此寒濕流注於腎經也。以附子六物湯,治之而愈。但人謂附子有毒多不肯服。若用童便炮製,何毒之有。況不常服,何足為慮。余中氣不足以補中益氣湯加附子,服之三年,何見其毒也。經云:有是病,用是藥。

白話文:

有一位婦女雙腿疼痛,有時走路會更痛,呼吸急促、自發性出汗,服用各種藥物都不見好轉。診脈後發現她的尺脈弦緩,這是寒濕流注於腎經的症狀。於是使用附子六物湯治療,後痊癒。但一般人認為附子有毒,所以大多數人不願意服用。如果使用童便來炮製附子,那還有什麼毒性呢?而且不經常服用,又何須擔心?我自己的中氣不足,使用補中益氣湯加上附子,服用三年了,也沒有看到附子的毒性。經典上說:「有這個病,就使用這種藥。」

一婦人肢節腫痛,脛足尤甚,時或自汗,或頭痛,此太陽經濕熱所致。用麻黃左經湯,二劑而愈。

白話文:

有一位婦女肢體關節腫痛,尤其是小腿和腳最嚴重,有時會自汗,或頭痛,這是太陽經濕熱所引起的。使用麻黃左經湯,兩劑就痊癒了。

一婦人患血痔,兼腿痠痛,似痹,此陰血虛不能養於筋而然也。宜先養血為主,遂以加味四斤丸治之而愈。

白話文:

一位婦女患有血痔,同時腿部痠痛,類似於痹症,這是由於陰血虛弱,不能濡養筋脈所致。應該以養血為主的原則進行治療,於是服用了加味四斤丸,病症痊癒。

一老人筋攣骨痛,兩腿無力,不能步履。以局方換腿丸治之。一婦人筋攣痹縱,兩腿無力,不能步履。以三因勝駿丸治之,並愈。河間云:腳氣由腎虛而生,然婦人亦有病腳氣者,乃因血海虛而七情所感,遂成斯疾。今婦人病此亦眾,則知婦人以血海虛而得之,與男子腎虛類也。男女用藥固無異,更當兼治七情無不效也。

白話文:

有一位老人患有筋攣骨痛,雙腿無力,無法走路。用局方換腿丸治療後,痊癒了。還有一位婦人也患有筋攣痹縱,雙腿無力,無法走路。用三因勝駿丸治療後,也痊癒了。河間醫家說:腳氣病是由腎虛引起的,但是婦女也有患腳氣病的,這是因為血海虛,加上七情所感,於是得了這種病。現在婦女患這種病的也很多,由此可知婦女得這種病是因為血海虛,與男子腎虛是類似的。男女用藥當然沒有差別,但更應該兼顧七情,這樣才能收到良好的效果。

一婦人患腿痛,兼足脛攣痛,服發散藥愈甚,脈弦緊,此腎肝虛弱風濕內侵也。以獨活寄生湯,治之痛止。更以神應養真丹,而弗攣矣。

白話文:

有一名婦女患有腿痛,連帶小腿和腳掌也疼痛而攣縮,服用了發散風寒的藥物後,病情反而更加嚴重,脈搏弦緊,這是由於腎臟和肝臟虛弱,風濕侵襲體內所造成的。於是使用獨活寄生湯治療,疼痛就消失了。再服用神應養真丹,攣縮的症狀也消失了。

一男子素有腿痛,飲食過傷,痛益甚,倦怠脈弱。以六君子湯加山楂、神麯、蒼朮、當歸、升麻、柴胡而愈。

白話文:

有個男子長期有腿痛的問題,飲食過量後,疼痛更加嚴重,還伴隨著疲倦和脈搏虛弱的症狀。醫生開了六君子湯,並加入了山楂、神麯、蒼朮、當歸、升麻、柴胡等藥材,服用後他的腿痛就痊癒了。

一老人素善飲,腿常腫痛,脈洪而緩。先以當歸拈痛湯,候濕熱少退,後用六君子湯加蒼朮、黃柏、澤瀉,治之而痊。

白話文:

一位老人一向喜好飲酒,雙腿常常腫痛,脈搏洪大而緩慢。醫生先用當歸拈痛湯治療,等到濕熱症狀稍退,再用六君子湯,加上蒼朮、黃柏、澤瀉,再次治療,於是病症痊癒。

一男子每飲食少過,胸膈痞悶,或吞酸,兩腿作痛。用導引丸,二服頻愈。更以六君子湯加神麯、麥芽、蒼朮二十餘劑,遂不復作。河間云:若飲食自倍,脾胃乃傷,則胃氣不能施行,脾氣不能四布,故下流乘其肝腎之虛,以致足腫。加之房事不節,陽虛陰盛,遂成腳氣。

白話文:

有一名男子每餐吃的不多,胸悶胃痛,有時胃酸逆流,雙腿疼痛。服用導引丸,兩次後病情痊癒。之後又以六君子湯搭配神曲、麥芽、蒼朮服用二十餘劑,病症就完全康復了。河間子說:如果飲食過量,會傷及脾胃,導致胃氣不能正常運行,脾氣不能佈散到全身,於是下半身乘虛襲擊肝腎,導致腳部腫脹。加上房事不節制,陽虛陰盛,最終演變成腳氣。

亦有內傷飲食,脾胃之氣有虧,不能上升,則下注為腳氣者,宜用東垣開結導引丸,開導引水,運化脾氣,如脾氣虛弱,壅遏不通,致面目發腫,或痛者,宜用導滯通經湯,以疏導。(以上十九條乃腳氣證,雖非瘡毒,因治有驗,故錄之。)

白話文:

內傷飲食而脾胃之氣不足,不能上升,而下注於足部者,宜用東垣開結導引丸,以開通導引水氣,運化脾氣。若脾氣虛弱,壅遏不通,致使面目腫脹,甚至疼痛者,宜用導滯通經湯,以疏通經絡。

附方

內托羌活湯,治尻臀患癰,堅硬腫痛,兩尺脈緊按之無力。

羌活,黃柏(各二錢),防風,當歸尾,藁本(各一錢),肉桂(一錢),連翹甘草(炙),蒼朮(米泔水浸炒),陳皮(各半錢),黃耆(鹽水拌炒,一錢半),作一劑,水酒各一鍾,煎至八分,食前服。

白話文:

羌活、黃柏(各 8 公克),防風、當歸尾、藁本(各 4 公克),肉桂(4 公克),連翹、甘草(炒)、蒼朮(以米泔水浸泡後炒)、陳皮(各 2 公克),黃耆(以鹽水拌炒,6 公克)。將上述藥材混合成一劑,用水和酒各一碗煎煮,至藥液剩八分之一時,在飯前服用。

膈蒜灸法

槐花酒

仙方活命飲(三方見發背)

銀花散(方見作嘔門)

托裡消毒散(方見腫瘍門)

六君子湯(方見作嘔門)

豆豉餅,治瘡瘍腫硬不潰,及潰而不斂,並一切頑瘡惡瘡。用江西豆豉為末,唾津和作餅子,如錢大,厚如三文,置患處,以艾壯於餅上灸之。餅若干,再用唾津和作,如背瘡大,用漱口水調作餅,覆患處,以艾鋪餅上燒之。如未成者,用之即消。已成者,雖不全消,其毒頓減。前人俱稱有奇功,不可忽之。

白話文:

豆豉餅,用於治療瘡瘍腫脹堅硬不破潰,及已破潰而不收斂,以及各種頑固的惡瘡。

使用江西豆豉研成細末,用唾液和成餅子,大小如銅錢,厚如三張銅錢,敷貼在患處,用艾絨在餅子上灸。餅子用量不受限制,再用唾液和成餅子,如果背部的瘡很大,可以用漱口水和成餅子,敷蓋在患處,用艾絨鋪在餅子上燃燒。如果瘡還沒有形成,用此方即可消散。如果瘡已經形成,雖然不能完全消散,但毒性會立即減輕。前人稱讚此方有奇效,不可忽視。

十全大補湯(方見潰瘍發熱門)

獨參湯(方見杖瘡門)

內托黃耆柴胡湯,治濕熱,腿內近膝股患癰,或附骨癰,初起腫痛,此太陰厥陰之分位也。脈細而弦,按之洪緩有力。

白話文:

內託黃耆柴胡湯,治療濕熱引起的腿部內側膝蓋附近患有癰疽,或附骨癰,初期腫脹疼痛。這是太陰(脾)和厥陰(肝)的分界部位。脈象細而弦,按下去洪緩有力。

黃耆(鹽水拌炒,二錢),柴胡,土瓜根(各一錢),羌活(五分),連翹(一錢五分),肉桂生地黃(各三分),當歸尾(八分),黃柏(五分),作一劑,水酒各一鍾,煎八分,空心熱服。

白話文:

黃耆(用鹽水拌炒,二錢),柴胡、土瓜根(各一錢),羌活(五分),連翹(一錢五分),肉桂、生地黃(各三分),當歸尾(八分),黃柏(五分),做成一劑藥,水和酒各一鍾(約300毫升),煎煮到剩八分,趁熱空腹服用。

內托黃耆酒煎湯,治寒濕腿外側少陽經分患癰,或附骨癰,堅硬漫腫作痛,或侵足陽明經,亦治之。

黃耆(鹽水拌炒,二錢),柴胡(一錢半),連翹,肉桂(各一錢),黃柏(五分),大力子(炒,一錢),當歸尾(二錢),升麻(七分),甘草(炒,五分),作一劑,水酒各一鍾,煎八分,食前服。

白話文:

  • 黃耆(以鹽水拌炒,二錢)

  • 柴胡(一錢半)

  • 連翹、肉桂(各一錢)

  • 黃柏(五分)

  • 大力子(炒過,一錢)

  • 當歸尾(二錢)

  • 升麻(七分)

  • 甘草(炒過,五分)

將以上藥材組合成一劑藥方,加入等量的水和酒,煎煮至八分之一的量,然後在飯前服用。

附子餅,治潰瘍,氣血虛不能收斂,或風邪襲之,以致氣血不能,運於瘡所,不能收斂。用炮附子去皮臍,研末,以唾津和為餅,置瘡口處,將艾壯於餅上,灸之。每日灸數次,但令微熱,勿令痛。如餅乾,再用唾津和做,以瘡口活潤為度。

白話文:

附子餅,用於治療潰瘍,因為氣血虛弱,不能收斂,或風邪襲擊,導致氣血不能運到瘡口,無法收斂。

使用方法:將炮製過的附子去除皮臍,研磨成粉末,用唾液和成餅狀,放置在瘡口處。將艾灸放在餅上,施灸。每天灸數次,但要讓它溫熱,不要讓它疼痛。如果餅乾了,再用唾液和著做,以瘡口活潤為度。

四君子湯,治脾胃不健,飲食少思,肌肉不生,肢體倦怠。

人參,茯苓,白朮(炒,各二錢),甘草(炙,五分),作一劑,水二鍾,姜三片,棗二枚,煎八分,食遠服。

白話文:

人參、茯苓、白朮(各炒至二錢)、甘草(炙至五分),合為一劑藥,加入水二鍾(約1200毫升)、薑三片、棗二枚,煎至藥液剩八分之一,空腹服用。

人參敗毒散(方見潰瘍發熱門)

五積散,治風寒濕毒,客於經絡,致筋攣骨痛,或腰腳痠疼,或拘急,或身重痛,並治之。

蒼朮(二錢半),桔梗(炒,一錢二分),陳皮(去白,六分),白芷(三分),甘草(炙),當歸(酒拌),川芎,芍藥(炒),半夏(薑製),茯苓(去皮,各三分),麻黃(去節,六分),乾薑(炮,四分),枳殼(麵炒,六分),桂心(一錢),厚朴(薑製,四分),作一劑,水二鍾,姜三片,棗一枚,煎一鍾服。

白話文:

蒼朮(二錢半)、桔梗(炒過,一錢二分)、陳皮(去除白色的部分,六分)、白芷(三分)、甘草(炙過的)、當歸(用酒拌過的)、川芎、芍藥(炒過的)、半夏(用薑汁製過的)、茯苓(去除外皮,各三分)、麻黃(去除節,六分)、乾薑(炮製過的,四分)、枳殼(用麵粉炒過,六分)、桂心(一錢)、厚朴(用薑汁製過的,四分),將這些藥材做成一劑藥,加入二碗水,再加入三片薑和一顆棗子,煎煮到剩下一碗時即可服用。

當歸拈痛湯,治濕熱下注,腿腳生瘡,或膿水不絕,或赤腫,或癢痛,或四肢遍身重痛。

羌活(五錢),人參,苦參(酒製),升麻,葛根,蒼朮(各二錢),甘草(炙),黃芩(酒拌)茵陳葉(酒炒,各五錢),防風,當歸身,知母(酒炒),澤瀉,豬苓(各三錢),白朮(一錢半),作四劑,水二鍾,煎一鍾,空心並臨睡服之。

白話文:

羌活(五錢),人參,用酒泡過的苦參(酒製),升麻,葛根,蒼朮(各二錢),用火烤過的甘草(炙甘草),用酒拌過的黃芩(黃芩酒拌),用酒炒過的茵陳葉(茵陳葉酒炒),各五錢,防風,當歸身,用酒炒過的知母(知母酒炒),澤瀉,豬苓(各三錢),白朮(一錢半),共四劑,加水煎煮二鍾,煎煮後剩下一鍾,空腹時和臨睡前服用。

大防風湯,治三陰之氣不足,風邪乘之,兩膝作痛,久則膝大,腿愈細,因名曰:鶴膝風,乃敗證也。非此方不能治,又治痢後腳痛緩弱,不能行步,或腿膝腫痛。

白話文:

大防風湯,用於治療三陰之氣虛弱,風邪乘虛侵入,導致兩膝疼痛,歷時已久,膝部腫大,小腿卻越來越細,這種病症被稱為「鶴膝風」,是一種難以治癒的病症。只有服用這個藥方纔能治癒,此外,它還可以治療腹瀉後腳痛無力,不能走路,或者腿膝腫痛等症狀。

附子(炮,一錢),白朮(炒),羌活,人參(各二錢),川芎(一錢五分),防風(二錢),甘草(炙,一錢),牛膝(酒浸,一錢),當歸(酒拌,二錢),黃耆(炙,二錢),白芍藥(炒,二錢),杜仲(薑製,三錢),熟地(用生者酒拌半月,忌鐵器,二錢),作一劑,水二鍾,姜三片,煎八分,空心服。愈後尤宜謹調攝,更服還少丹,或加桂,以行地黃之滯。

白話文:

附子(經過炮製,一錢),白朮(經過炒製),羌活,人參(各二錢),川芎(一錢五分),防風(二錢),甘草(炙甘草,一錢),牛膝(用酒浸泡,一錢),當歸(用酒拌好,二錢),黃耆(炙甘草,二錢),白芍藥(經過炒製,二錢),杜仲(用薑乾製成,三錢),熟地(用生熟地用酒拌半個月,不要碰到鐵器,二錢),這些藥材做成一劑,加入二鍾的水,三片生薑,煎煮成八分,空腹服用。病癒之後更要注意調養身體,可以繼續服用還少丹,或者在藥方中加入桂枝,以促進地黃的藥效。

若脾胃虛寒之人,宜服八味丸。

補中益氣湯(方見潰瘍發熱門)

火龍膏,治風寒濕毒所襲,筋攣骨痛,或肢節疼痛,及濕痰流注,經絡作痛,或不能行步。治鶴膝風、歷節風疼痛,其效尤速。

白話文:

火龍膏,適用於風寒濕毒侵犯人體,導致筋骨收縮疼痛,或四肢關節疼痛,以及濕痰流動,經絡疼痛,或不能行走的狀況。對於治療鶴膝風、歷節風疼痛,效果尤其迅速。

生薑(八兩,取汁),乳香(為末),沒藥(為末,各五錢),麝香(為末,一錢),真牛皮膠(二兩,切碎,用廣東者),先將薑汁並膠溶化,方下乳香沒藥調勻,待稍溫,下麝香,即成膏矣,攤貼患處。更服五積散,如鶴膝風,須服大防風湯。

白話文:

生薑(八兩,取汁),乳香(研成粉末),沒藥(研成粉末,各五錢),麝香(研成粉末,一錢),真牛皮膠(二兩,切碎,用廣東產的),首先將薑汁和膠溶化,然後加入乳香和沒藥攪拌均勻,等稍微溫暖後,加入麝香,即可製成膏狀,塗抹在患處。另服五積散,如果是鶴膝風,需要服用大防風湯。

二陳湯,和中理氣,健脾胃,消痰進飲食。

半夏(薑製),陳皮(炒),茯苓(各一錢五分),甘草(炙,五分),作一劑,水一鍾,姜三片,煎六分,食遠服。

白話文:

  • 半夏(用薑炮製過的)、陳皮(炒過的)、茯苓(各取一錢五分),甘草(炙過的,取五分),做成一劑藥。

  • 用一杯水,放入三片薑,煎到剩六分,飯後來服用。

半夏左經湯,治足少陽經為四氣所乘,以致發熱腰脅疼痛,頭目眩暈,嘔吐不食,熱悶煩心,腿痹縱緩。

白話文:

半夏左經湯,治療足少陽經被四氣侵襲,導致發燒、腰背疼痛、頭暈目眩、嘔吐不食、心煩意亂、腿部麻木疼痛、步態緩慢等症狀。

半夏(薑製),乾葛,細辛,白朮,麥門冬(去心),茯苓,桂心(去皮),防風,乾薑(炮)黃芩,柴胡,甘草(炙,各一錢),作一劑,水二鍾,姜三片,棗一枚,煎八分,食前服。

白話文:

半夏(用薑汁炮製),乾葛,細辛,白朮,麥門冬(去核),茯苓,桂心(去皮),防風,乾薑(炒過),黃芩,柴胡,甘草(炙過,各一錢),把所有藥材合在一起做成一劑藥,加入兩碗水,再加入三片薑和一顆紅棗,煎煮到只剩下八分,在飯前服用。

大黃左經湯,治四氣流注足陽明經,致腰腳尖腫痛不可行,大小便秘,或不能食,氣喘滿,自汗。

白話文:

大黃左經湯,用於治療四氣流注侵犯足陽明經,導致腰腿尖部腫脹疼痛,無法行走,大小便不通暢,或者不能進食,氣喘,自汗等症狀。

細辛,茯苓,羌活,大黃(煨),甘草(炙),前胡,枳殼,厚朴(薑製),黃芩,杏仁(去皮尖,炒,各一錢),作一劑,水二鍾,姜三片,棗二枚,煎八分,食前服。

白話文:

細辛、茯苓、羌活、大黃(炒過)、甘草(炙過)、前胡、枳殼、厚朴(用薑製作過的)、黃芩、杏仁(去皮、尖部,炒過,各一錢),做成一帖藥,加水二碗、薑三片、棗二枚,煎煮到八分,飯前服用。

加味敗毒散,治足三陽經受熱毒,流於腳踝,焮赤腫痛,寒熱如瘧,自汗短氣,小便不利,手足或無汗,惡寒。

白話文:

加味敗毒散,用於治療足三陽經受到熱毒侵襲,熱毒流注於腳踝,導致腳踝紅腫熱痛,寒熱交替發作,像瘧疾一樣,自汗短氣,小便不利,手足可能沒有汗水,怕冷。

羌活,獨活,前胡,柴胡,枳殼,桔梗,甘草,人參,茯苓,川芎,大黃,蒼朮(各一錢),作二劑,水二鍾,姜三片,煎八分服。

白話文:

羌活、獨活、前胡、柴胡、枳殼、桔梗、甘草、人參、茯苓、川芎、大黃、蒼朮(各一錢),製成二劑。

以二碗水、三片薑,煎煮至八分後服用。

附子六物湯,治四氣流注於足太陰經,骨節煩痛,四肢拘急,自汗短氣,小便不利,手足或時浮腫。

白話文:

附子六物湯,用於治療四氣流注於足太陰經,引起骨節煩痛,四肢拘急、疼痛、手足或時浮腫,自汗短氣,小便不利的症狀。

附子,防己(各四錢),甘草(炙,二錢),白朮,茯苓(各三錢),桂枝(四錢),作二劑,水一鍾半,姜三片,煎一鍾,食遠服。

白話文:

附子、防己(各四錢),甘草(炙,二錢),白朮、茯苓(各三錢),桂枝(四錢),一共做成兩帖藥方,加入一鍾半的水,三片姜,煎煮成一鍾,在飯後服用。

八味丸,治命門火衰,不能上生脾土,致脾胃虛弱,飲食少思,或食不化,日漸消瘦;及虛勞,渴欲飲水,腰重疼痛,小腹急痛,小便不利;及腎氣虛寒,臍腹作痛,夜多旋溺,腳膝無力,肢體倦怠。

白話文:

八味丸,用於治療命門火衰,不能上生脾土,導致脾胃虛弱,飲食少思,或食不化,日漸消瘦;以及虛勞,口渴想喝水,腰部沉重疼痛,小腹劇烈疼痛,小便不利;以及腎氣虛寒,臍腹疼痛,夜間多次小便,腳膝無力,四肢疲倦。

腎氣丸每料加肉桂一兩,附子一兩。其附子每日用新童便數碗,浸五六日,切作四塊,再如前浸數日,以草紙包裹,將水濕紙,炮半日,去皮臍尖,切作大片,如有白星,再用火炙,以無白星為度。一兩。凡用俱要照此法炮過,方宜用(方見肺癰門。)每服五十丸,空心鹽湯下。

白話文:

即每一劑腎氣丸中,加入肉桂一兩、附子一兩。將附子每天用新鮮童便浸泡數碗,浸泡五六天後,切成四塊,再像前面那樣浸泡數天,用草紙包裹,將水浸濕紙,蒸煮半天,去掉皮臍尖,切成大片。如果還有白星,則再用火炙烤,直至沒有白星為止。一共一兩。凡使用附子,都要按照這種方法炮製過,才適合使用(詳見肺癰門)。每次服用五十丸,空腹時用鹽湯送服。

四物湯(方見瘰癧門)

交加散,治風寒濕毒所傷,腿腳疼痛,或筋攣骨痛,及腰背攣痛,或頭痛惡寒拘急,遍身疼痛,一切寒毒之證並效。

白話文:

交加散,用於治療風寒濕毒所傷導致的腿腳疼痛,或筋攣骨痛,以及腰背攣痛,或頭痛、畏寒、拘急,遍身疼痛等一切寒毒證狀,皆有效。

即五積散(方見前)對人參敗毒散(方見潰瘍發熱門)。

荊防敗毒散(方見潰瘍發熱門)

檳蘇散,治風濕流注,腳脛痠痛,或嘔吐不止。

檳榔,木瓜(各一錢),香附子,紫蘇(各三分),陳皮,甘草(炙,各一錢),作一劑,水一鍾半,姜三片,蔥白三莖,煎一鍾,空心服。

白話文:

檳榔、木瓜(各一錢)、香附子、紫蘇(各三分)、陳皮、甘草(炙,各一錢),將這些藥材合在一起做成一劑。加入一鍾半的水,三片薑和三根蔥白,煎成一鍾藥湯。在空腹時服用。

麻黃左經湯,治風寒暑濕流注足太陽經,腰足攣痹,關節重痛,增寒發熱,無汗惡寒,或自汗惡風頭痛。

麻黃(去節),乾葛,茯苓,蒼朮(米泔浸炒),防己(酒拌),桂心,羌活,防風,細辛,甘草(炙,各一錢二分),作一劑,水二鍾,姜三片,棗一枚,煎八分,食前服。

白話文:

麻黃(去除節穗),乾葛,茯苓,蒼朮(用米湯浸泡後炒),防己(用酒拌炒),桂心,羌活,防風,細辛,甘草(經炙,各一錢二分),共同研製成一劑藥,加入二碗水、三片薑、一枚棗,煮到只剩下八分之一的量,在飯前服用。

加味四斤丸,治肝腎二經氣血不足,足膝痠痛,步履不隨,如受風寒濕毒以致腳氣者,最宜服之。

白話文:

加味四斤丸,是治療肝腎二經氣血不足,導致足膝痠痛、步履不隨症狀的藥丸。它特別適用於因風寒濕毒而導致腳氣的患者服用。

虎脛骨(一兩,酥炙),沒藥(另研),乳香(另研,各五錢),川烏(一兩,炮去皮),肉蓯蓉川牛膝(一兩五錢),木瓜(一斤,去穰蒸),天麻(一兩),余為末,將木瓜、蓯蓉搗膏,加酒糊和,頓熟杵丸,梧桐子大每服七八十丸,空心溫酒或鹽湯任下。

白話文:

虎脛骨(一兩,用酥油烤焦炙黃),沒藥(另研爲末),乳香(另研爲末,各五錢),川烏(一兩,炮製後去皮),肉蓯蓉,川牛膝(一兩五錢),木瓜(一斤,去除種子後蒸熟),天麻(一兩),將剩餘的藥材研磨成末,把木瓜、蓯蓉搗成糊狀,加入酒糊一起混合,迅速煮熟後杵成丸,每個丸藥的大小如梧桐子。每次服用七八十丸,空腹時用溫酒或鹽湯送服。

局方換腿丸,治足三陰經為四氣所乘,攣痹緩縱,或上攻胸脅肩背,或下注腳膝作痛,足心發熱,行步艱辛。

白話文:

處方中的換腿丸,用於治療足三陰經被四氣侵襲,導致足部關節扭曲、麻痺、鬆弛,或上攻胸脅、肩背,或下注腳膝疼痛,足心發熱,行走艱難的疾病。

薏苡仁,南星(湯炮),石楠葉石斛,檳榔,萆薢(炙),川牛膝,羌活,防風,木瓜(各四兩),黃耆(炙),當歸,天麻,續斷(各一兩),為末,酒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鹽湯送下。

白話文:

薏仁、南星(湯洗),石楠葉、石斛、檳榔、萆薢(烤炙),川牛膝、羌活、防風、木瓜(各四兩),黃耆(烤炙),當歸、天麻、續斷(各一兩),研成細末,用酒調成糊狀,做成像梧桐子般大的丸子,每次服用五十丸,用鹽湯送服。

五香連翹散(方見腫瘍門)

三因勝駿丸,治元氣不足為寒濕之氣所襲,腰足攣拳,或腳面連指,走痛無定,筋脈不伸,行步不隨。常服益真氣,壯筋骨。

白話文:

三因勝駿丸,治療由元氣不足而被寒濕之氣侵襲,導致腰部和腿足攣急屈曲,或者腳面連接手指,疼痛遊走不定,筋脈不能伸展,行走不便。經常服用可以增補正氣,壯筋健骨。

附子(泡法見八味丸),當歸,天麻,牛膝,木香酸棗仁(炒),熟地黃(用生者酒拌蒸半日,忌鐵器,杵膏),防風(各二兩),木瓜(四兩),羌活,乳香(各五錢),麝香(二錢),全蠍(炒),沒藥,甘草(炙,各一兩),為末,用生地黃三斤,用無灰酒四升,煮乾,再曬二日,杵爛如膏,入前末和勻,杵千餘下,每兩作十丸,每服一丸細嚼,臨臥酒下,作小丸服亦可。

白話文:

附子(泡法請參考八味丸),當歸,天麻,牛膝,木香,炒酸棗仁,生熟地(以生藥拌酒蒸煮半日,忌用鐵器,杵成膏),防風(各二兩),木瓜(四兩),羌活,乳香(各五錢),麝香(二錢),炒全蠍,沒藥,炙甘草(各一兩),研成細末,用生地黃三斤,加無灰酒四升,燉煮至乾,再曬兩天,研成糊狀,加入之前研好的藥末拌勻,研杵一千多次,每兩做成十丸,每服一丸細嚼,睡前用酒送服,做成小丸服用也可以。

大神效活絡丹(方見奇效良方風門)

獨活寄生湯,治肝腎虛弱,風濕內攻,兩脛緩縱,攣痛痹弱,足膝攣重。

白話文:

獨活寄生湯,用於治療肝腎虛弱,風濕內侵,兩小腿痠軟無力,攣縮疼痛,麻痺無力,足膝攣縮沉重。

獨活(二錢),白茯苓,杜仲(薑製),當歸(酒洗),防風,芍藥(炒),人參,細辛,桂心芎藭,秦艽,牛膝(酒拌),桑寄生(真者,各一錢),甘草(炙,五分),地黃(用生者酒拌蒸半日,忌鐵器,一錢),作一劑,水二鍾,姜三片,煎八分,食前服。

白話文:

獨活(二錢),白茯苓、杜仲(用薑汁處理過),當歸(用酒洗過),防風、芍藥(炒過),人參、細辛、桂心、芎藭、秦艽、牛膝(用酒拌過後),桑寄生(真的,各一錢),甘草(炙過,五分),地黃(用生者,用酒拌過後再蒸半日,不能用鐵器,一錢),製成一劑藥,加入二碗水,三片薑,煎到剩八分份量,在吃飯前服用。

神應養真丹,治厥陰經為四氣所襲,腳膝無力,或左癱右瘓,半身不遂,手足頑麻,語言蹇澀,氣血凝滯,遍身疼痛。

白話文:

《神應養真丹》

主治:厥陰經被風邪、暑邪、濕邪、寒邪侵襲,導致腳和膝蓋無力,或左側癱瘓右側不遂,半身不遂,手腳麻木,言語艱澀,氣血凝滯,全身疼痛。

當歸(酒浸片時搗膏),川芎,熟地黃(制如前方),芍藥,羌活,天麻,菟絲子(酒製為末),木瓜(各等分),上為末,入地黃、當歸二膏,加蜜,丸梧子大。每服百丸,空心服下,鹽湯亦可。

白話文:

當歸(酒浸後搗成泥狀),川芎,熟地黃(按前述方法炮製),芍藥,羌活,天麻,菟絲子(用酒炮製成粉末),木瓜(各成分含量相等),將上述藥材研磨成粉末,加入地黃膏和當歸膏,混合均勻並加入蜂蜜調和,製成梧桐子大小的丸狀。每次服用100丸,空腹服用,也可以用鹽水送服。

開結導引丸,治飲食不消,心下痞悶,腿腳腫痛。

白朮(炒),陳皮(炒),澤瀉,茯苓,神麯(炒),麥糵(炒),半夏(薑製,各一兩),枳實(炒),巴豆霜(各一錢五分),青皮,乾薑(各五錢),為末,湯浸蒸餅,丸如梧子大。每服四五丸,凡十丸,溫水下。此內傷飲食,脾胃營運之氣有虧,不能上升,則注為腳氣。故用此導引行水,化脾氣也。

白話文:

白朮(炒後)、陳皮(炒後)、澤瀉、茯苓、神曲(炒後)、麥麩(炒後)、半夏(用薑製作,各一兩)、枳實(炒後)、巴豆霜(各一錢五分)、青橘皮、乾薑(各五錢),將這些藥材研磨成粉末,用湯汁浸泡蒸過的餅,做成梧桐子般大小的丸藥。每次服用四五粒,一次服用十粒,用溫水送服。這樣的服用方法,是針對飲食內傷,脾胃運化氣血不足,氣血無法上升,導致腳氣的症狀。因此,使用這些藥材引導和運行水濕,調理脾胃的氣血。

導滯通經湯,治脾經濕熱,壅遏不通,面目手足作痛。即五苓散內減豬苓、官桂,加木香、陳皮,每服三錢,滾湯下。

白話文:

導滯通經湯,適用於脾經濕熱,氣血運行不暢,導致面目、手足疼痛。藥方以五苓散為基礎,去除豬苓和官桂,加入木香和陳皮。每次服用三錢,用沸水沖服。

五苓散,治下部濕熱瘡毒,或浮腫,小便赤少。

澤瀉,肉桂(去粗皮),白朮,豬苓,赤茯苓(去皮,各等分),為細末。每服一錢,熱湯調服,不拘時。

白話文:

澤瀉、肉桂(去除粗皮)、白朮、豬苓、赤茯苓(去皮,各相等份量),磨成細末。每次服用一錢,用熱水調服,不拘時間。

托裡散(方見腫瘍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