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己

《立齋外科發揮》~ 卷二 (3)

回本書目錄

卷二 (3)

1. 腦疽

腫痛未作膿者,宜除濕消毒。大痛或不痛,或麻木者,毒甚也。隔蒜灸之,更用解毒藥。腫痛便秘者,邪在內也,泄之。不甚痛,或不作膿者,虛也,托裡為主。膿成脹痛者,針之,更以托裡。上部脈數實而痛者,宜降火。上部脈數虛而痛者,宜滋陰降火為主。尺部脈數而作渴者,滋陰降火。

白話文:

如果腫痛化膿,先消炎後消腫。痛得很利害,或沒有痛感,或是麻木的,就是中毒很嚴重了。隔著生蒜灸治,再用解毒藥物治療。腫痛又便祕的,是病邪在體內,用瀉藥瀉出體外。不怎麼痛,或沒有化膿的,是體虛引起的,以補益體內為主。化膿引起脹痛的,要針灸,再以補益體內為主。脈搏數而實,並有疼痛的,要清熱降火。脈搏數而虛,並有疼痛的,主要要滋陰降火。寸脈脈搏數而口渴的,要滋陰降火。

不作膿,或不潰者,托裡藥主之。膿清或多者,大補氣血。煩躁飲冷,脈實而痛者,宜瀉火。

一男子患之,腫痛脈數。以黃連消毒散,二劑少退,與仙方活命飲,二劑而止,再以當歸川芎、芍藥、金銀花黃柏知母而潰,又以托裡藥而愈。

白話文:

一位男性患者患有腫痛的疾病,脈搏快速。醫師以黃連消毒散治療,兩劑之後症狀略微緩解。再給予仙方活命飲,兩劑之後症狀消失。接著使用當歸、川芎、芍藥、金銀花、黃柏、知母等藥物治療,腫痛破潰。最後以託裡藥治療,患者康復。

一男子頭項俱腫,雖大潰,腫痛益甚,兼作瀉煩躁不睡,飲食少思,其勢可畏,診其脈,毒尚在。與仙方活命飲二劑,腫痛退半,與二神丸六君子湯五味子麥門冬酸棗仁四劑,諸證少退,飲食少進,睡亦少得。及與參苓白朮散數服,飲食頓進。又與十全大補湯,加金銀花、白芷桔梗,月餘而瘥。

白話文:

一名男子的頭頸全部腫脹,雖然已經潰爛得很大,但腫脹疼痛變得更加劇烈,還腹瀉、煩躁、睡不著,食慾不振,情況非常嚴重。診斷他的脈搏,毒氣仍然存在。給他服用仙方活命飲兩劑,腫脹疼痛退去一半。再給他服用二神丸和六君子湯,外加五味子、麥門冬、酸棗仁四劑,症狀有所減退,但飲食進食不多,睡眠也少。再給他服用參苓白朮散數次,飲食突然增加。又給他服用十全大補湯,加入金銀花、白芷、桔梗,一個多月後痊癒。

一老人色赤腫痛,脈數而有力。與黃連消毒散,二劑少退。更與清心蓮子飲,四劑而消。

白話文:

一位老年人,臉色發紅,腫脹疼痛,脈搏數,但有力。給予黃連消毒散,服用兩劑後症狀略微減輕。再給予清心蓮子飲,服用四劑後症狀消除。

一婦人膿熟不潰,脹痛欲嘔,飲食少思。急針之,與托裡藥而愈。

一婦人患之,不甚痛,不作膿。以托裡消毒散,膿成,針之,補以托裡藥亦愈。

一老人膿清,兼作渴,脈軟而澀,余以為氣血俱虛,用八珍湯,加黃耆、五味子,彼不信,乃服降火之劑,果反作嘔少食,始信。服香砂六君子湯,四劑嘔止食進,仍投前湯,月餘而愈。

白話文:

一位老人膿液清稀,同時口渴,脈搏微弱而澀滯,我認為這既是氣虛也是血虛,於是使用八珍湯,又加了黃耆和五味子,但他不信,反而服用降火的藥物,果然出現嘔吐、食慾減退的情況,這才相信我的判斷。 服用香砂六君子湯四劑後,嘔吐停止、食慾增進,繼續服用前一個方子,一個月後痊癒。

一男子未潰,兼作渴,尺脈大而無力。以四物湯,加黃柏、知母、麥門冬、黃耆,四劑而渴減,又與加減八味丸,渴止瘡潰。更用托裡藥,兼前丸而愈。

白話文:

有一個男子,患有未潰瘍的瘡,同時伴有口渴的症狀。他的寸口脈搏大而無力。醫生給他服用四物湯,並加入黃柏、知母、麥門冬和黃耆,四劑藥之後,他的口渴症狀減輕了。醫生又給他服用加減八味丸,他的口渴症狀消失了,瘡也潰瘍了。醫生又給他服用扶助元氣的藥物,並繼續服用之前的丸藥,他的病情終於痊癒了。

一男子腫痛脈數。以荊防敗毒散,二劑而痛止,更以托裡消毒藥而消。

白話文:

一名男性患者出現腫痛,並伴有脈搏加快的情況。醫生使用荊防敗毒散治療,在服用了兩劑藥後,疼痛停止了。之後,醫生又使用了託裡消毒藥,使腫痛完全消除了。

一男子焮腫疼痛,發熱飲冷,脈洪數。與涼膈散,二劑而止,以金銀花散,四劑而潰,更以托裡藥而愈。

白話文:

一位男性患者患有焮腫疼痛,發燒並喜歡喝冷水,脈搏洪數。給予他涼膈散治療,兩劑後症狀停止,再給予金銀花散,四劑後潰爛的部位消失,最後再給予託裡藥治療而痊癒。

一老婦稟實,潰而痛不止,脈實便秘。以清涼飲二劑而止,更以托裡消毒藥而愈。

白話文:

有一個老婦人報告其病情,她患有潰瘍且疼痛不止,脈搏沉實,大便不通。我用清涼飲兩劑治癒了她,然後用託裏消毒藥將她治癒。

一男子腫硬,不作膿,惟瘡頭出水,痛甚。以仙方活命飲二劑,痛止而膿成,針之;更以托裡藥而愈。常治膿清補而不應,及不痛或木悶堅硬者,俱不治。

白話文:

有一位男性患者患有腫硬病症,沒有化膿,只有瘡口處流出水,疼痛劇烈。使用仙方活命飲兩劑後,疼痛停止,膿液形成,再用針刺排膿。之後,再用託裡藥治療,病情痊癒。通常治療膿液清澈,服用補藥無效,或者疼痛消失或腫塊堅硬者,都無法治癒。

一男子膿將成,微痛兼渴,尺脈大而無力,此陰虛火動之證。彼謂心經熱毒,自服清涼降火藥,愈熾。復求治,乃以四物湯,加黃柏、知母、五味子、麥門冬、黃耆,及加減八味丸,渴止瘡潰;更以托裡藥,兼前丸而愈。《中藏經》云:癰疽瘡腫之作,皆五臟六腑蓄毒不流,非獨榮衛壅塞而發,其行也有處,其主也有歸。

白話文:

一名男子即將長成膿瘡,微痛並口渴,尺脈大而無力,此為陰虛火動之症。病人認為是心經熱毒所致,於是自行服用了清涼降火藥,反而使病情加重。再次求治時,以四物湯為主方,再加入黃柏、知母、五味子、麥門冬、黃耆,輔以加減八味丸,口渴症狀消失,膿瘡潰破流出膿液;進一步服用了託裡藥,合用之前的藥丸,治癒了此病。《中藏經》說:癰疽瘡腫的形成,都是由於五臟六腑積存的毒素無法排泄,不單單是榮衛壅塞而發病,發病也有具體部位,病邪也有歸屬的臟腑。

假令發於喉舌者,心之毒;皮毛者,肺之毒;肌肉者,脾之毒;骨髓者,腎之毒;發於下者,陰中之毒;發於上者,陽中之毒;外者六腑之毒,內者五臟之毒。故內曰壞,外曰潰,上曰從,下曰逆。發於上者,得之速;發於下者,得之緩。感於六腑者,易治;感於五臟者,則難治也。

白話文:

如果毒疾發在喉舌部位,就是心臟中的毒素;毒疾發在皮毛部位,就是肺臟中的毒素;毒疾發在肌肉部位,就是脾臟中的毒素;毒疾發在骨髓部位,就是腎臟中的毒素;毒疾發在身體下部,就是陰中之氣中的毒素;毒疾發在身體上部,就是陽中之氣中的毒素;外部六腑中的毒素,內部五臟中的毒素。所以內臟中的毒稱為壞,外在的毒稱為潰,上面的毒稱為從,下面的毒稱為逆。毒疾發在上部,很快發作;毒疾發在下部,發作較慢。六腑中毒,容易治療;五臟中毒,則難以治療。

觀此,則疽發於腦者,乃膀胱督脈,陰氣不足,陽火熾甚而出也。豈可專泥於心火,而不滋益陰氣耶。

一男子耳後漫腫作痛,肉色不變,脈微數。以小柴胡湯,加芎、歸、桔梗,四劑腫少起,更以托裡消毒散數劑,脈滑數,此膿已成矣,宜針之。彼畏而不肯用,因痛極,始針之,出膿碗許,以托裡藥,兩月餘而始愈。凡瘡不起者,托而起之;不成膿者,補而成之,使不內攻。

白話文:

一位男子的耳後漫腫疼痛,肉色沒有變化,脈搏細微而數。用小柴胡湯,加上芎、歸、桔梗,四劑藥後腫脹稍微減輕,再用託裡消毒散數劑,脈搏滑數,這表示膿已經形成,應該針刺放膿。但他害怕而不同意用針,由於疼痛劇烈,才開始針刺放膿,膿液流出有碗那麼多,用託裡藥物治療,兩個多月後才痊癒。凡是瘡瘍不消腫的,用託裡方治療可以使它消腫;沒有形成膿的,用補益方治療可以使它形成膿,使它不向內攻。

膿成,而及時針之,不數日即愈矣。常見患者,皆畏針痛而不肯用,又有恐傷良肉而不肯用。殊不知瘡雖發於肉薄之所,若膿成,其腫亦高寸余,瘡皮又厚分許,用針深不過二分。若發於背,腫高必有三四寸,入針止於寸許。況患處肉已壞矣,何痛之有,何傷之慮。怯弱之人,及患附骨疽,待膿自通,以致大潰,不能收斂,氣血瀝盡而亡者為多矣。

白話文:

當膿腫形成後,及時針灸治療,幾天之內就能痊癒。經常看到病人,都害怕針灸的疼痛而不敢接受,還有人擔心會傷到好肉而不願接受。其實不知道瘡腫雖然發生在肌肉較薄的地方,但膿腫形成後,其腫脹會高出一寸多,瘡皮也很厚,用針刺入的深度不會超過二分。如果發生在背部,腫脹的高度一定有三四寸,針刺的深度也只需一寸左右。況且患處的肉已經壞死了,哪裡會有疼痛,哪裡會有傷害的顧慮。膽怯的人,以及患有骨疽的人,等待膿液自行排出,以致於潰爛面積很大,不能收斂,氣血流盡而死亡的人有很多。

一男子素不慎起居飲食,焮赤腫痛,尺脈洪數。以黃連消毒散二劑,濕熱頓退,惟腫硬作痛,以仙方活命飲,二劑腫痛悉退。但瘡頭不消,投十宣去桂,加金銀花、藁本白朮茯苓陳皮,以托裡排膿。彼欲全消,自制黃連消毒散二服,反腫硬不作膿,始悟。仍用十宣散加白朮、茯苓、陳皮、半夏,腫少退,乃去桂,又四劑而膿成,腫勢亦退。

白話文:

一名男子平日不注意起居飲食,導致身體燥熱、腫痛,脈象洪數。我開了兩劑黃連消毒散,很快就退去了濕熱,但腫塊還是硬的,而且疼痛。我改用仙方活命飲,兩劑後腫痛全消。但瘡口沒有癒合,我給他開了十宣去桂湯,並加入金銀花、藁本、白朮、茯苓、陳皮,以幫助排出膿液。他想要完全消除瘡口,自己服用黃連消毒散,結果腫塊變硬了,也沒有化膿。他這才明白,不能自行用藥。我重新開了十宣散,加入白朮、茯苓、陳皮、半夏,腫塊稍微消退,我再去掉了桂枝,又開了四劑藥,瘡口化膿了,腫勢也消退了。

繼以八珍散加黃耆、五味、麥門冬,月餘膿潰而愈。夫苦寒之藥,雖治陽證,尤當分表裡虛實,次第時宜,豈可始末悉用之。然焮腫赤痛,尺脈數,按之則濡,乃膀胱濕熱壅盛也。故用黃連消毒散,以解毒除濕。顧腫硬作痛,乃氣血凝滯不行而作也。遂用仙方活命飲,以散結消毒破血。

白話文:

之後用八珍散加入黃耆、五味、麥門冬,一個月後膿腫潰爛而治癒。嚴寒的藥物,雖然可以治療陽證,但也應該區分表裡虛實,依照時宜,不能從頭到尾都用它。然而腫脹發紅疼痛,尺脈快,按壓則濡軟,這是膀胱濕熱壅盛造成的。因此使用黃連消毒散,以解毒除濕。觀察腫脹堅硬作痛,是氣血凝滯不行而造成的。於是使用仙方活命飲,以散結消毒破血。

其瘡頭不消,蓋因熱毒熏蒸,氣血凝滯而然也。宜用甘溫之劑,補益陽氣,托裡以腐潰之。況此證元屬督脈,經陰虛火盛而出,若不審其因,專用寒苦之劑,使胃寒氣弱,何以腐化收斂,幾何不至於敗耶。凡瘡之易消散、易腐潰、易收斂,皆氣血壯盛故也。

白話文:

由於熱毒燻蒸,導致氣血凝滯,所以病竈無法消除。應該使用甘溫的藥物來補益陽氣,疏通經絡,促進腐爛潰爛。況且此症的根本原因在於督脈,是由於陰虛火盛而引發的。如果不弄清原因,只使用寒涼的藥物,就會使胃寒、氣弱,怎麼能腐化收斂呢?各種瘡的容易消散、容易腐爛、容易收斂,都是因為氣血壯盛的緣故。

附方

黃連消毒散,治腦疽,或背疽。腫勢外散,疼痛發焮,或不痛麻木,服此。更宜隔蒜灸之。

黃連(酒拌),羌活,黃柏,黃芩(酒拌),生地黃,知母,獨活防風,當歸尾(酒拌),連翹(各一錢),黃耆(鹽水炒,二錢),蘇木,藁本,防己(酒拌),桔梗,陳皮,澤瀉人參甘草(炒,各五分),作一劑,水二鍾,姜三片,煎八分,食後服。

白話文:

  • 黃連(用酒拌炒)一錢
  • 羌活一錢
  • 黃柏一錢
  • 黃芩(用酒拌炒)一錢
  • 生地黃一錢
  • 知母一錢
  • 獨活一錢
  • 防風一錢
  • 當歸尾(用酒拌炒)一錢
  • 連翹一錢
  • 黃耆(用鹽水炒)二錢
  • 蘇木五分
  • 藁本五分
  • 防己(用酒拌炒)五分
  • 桔梗五分
  • 陳皮五分
  • 澤瀉五分
  • 人參五分
  • 甘草(炒)五分

將以上所有藥材混合成一劑藥,加入兩碗水和三片薑片,煎煮成八分水,在飯後服用。

仙方活命飲(方見發背門)

隔蒜灸法(方見發背門)

槐花酒(見發背門)

清涼飲(方見發背門)

四物湯(方見瘰癧門)

加減八味丸(方見作渴門)

十全大補湯(方見潰瘍發熱門)

清心蓮子(方見下疳門)

涼膈散(方見作渴門)

二神丸(方見作嘔門)

君子湯(方見作嘔門)

苓白朮散(方見痔漏門)

銀花散(方見作嘔門)

托裡散(方見腫瘍門)

柴胡湯(方見瘰癧門)

托裡消毒散(方見腫瘍門)

荊防敗毒散(方見潰瘍發熱門)

十宣散(方見發背門)

八珍湯(方見潰瘍發熱門)

香砂六君子湯(方見作嘔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