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昌

《醫門法律》~ 卷六 (1)

回本書目錄

卷六 (1)

1. 消渴門

(論二首,法四條,律五條)

2. 消渴論

喻昌曰:消渴之患,常始於微而成於著,始於胃而極於肺腎。始如以水沃焦,水入猶能消之;既而以水投石,水去而石自若。至於飲一溲一,飲一溲二,則燥火劫其真陰,操立盡之術,而勢成熇熇矣。《內經》有其論無其治,《金匱》有論有治矣,而集書者採《傷寒論》厥陰經消渴之文湊入,後人不能抉擇,斯亦不適於用也。

白話文:

喻昌說:消渴這狠病,通常都是從輕微開始,發展成嚴重的,一開始從胃部開始,到最後會擴散到肺腎。身體情況在消渴初期就像是往燒焦的火炭上澆水,水澆進去還能消滅餘火;發展到後面就好像把水倒在石頭上,水很快就流走了,而石頭一點變化都沒有。到了吃一碗喝一碗、喝一碗尿兩碗的情況,體內的燥火就會劫奪身體裡真正的陰液,這時治病的方法已經沒有意義了,勢必只能坐以待斃了。《內經》裡有消渴的病理探討,但沒有治療方法,《金匱要略》不僅有理論,也有治療方法。但有人卻把《傷寒論》厥陰病篇的消渴文章湊進來,後人都無法做出判斷,這也不適合用來治療。

蓋傷寒傳經,熱邪至厥陰而盡,熱勢入深,故渴而消水,及熱解則不渴,且不消矣,豈雜證積漸為患之比乎?謹從《內經》擬議言之。《經》謂凡治消癉僕擊、偏枯痿厥、氣滿發逆、肥貴人則膏粱之疾也,此中消所繇來也。

白話文:

當傷寒傳染給經絡,熱邪到達厥陰經而消耗殆盡,熱勢深入體內,因此口渴並消瘦。及至熱邪解除,就不再口渴,也不再消瘦了。難道能與雜症逐漸積累形成的疾病相提並論嗎?謹慎地從《內經》中取義並提出意見。《內經》中說,凡是治療消瘦、僕擊、偏枯痿厥、氣滿發逆的疾病,以及肥胖的貴人患的膏粱之疾,都是因為消瘦引起的。

肥而不貴,食弗給於鮮;貴而不肥,餐弗過於饕;肥而且貴,醇酒厚味,孰為限量哉?久之食飲,釀成內熱,津液乾涸,求濟於水,然水入尚能消之也,愈消愈渴,其膏粱愈無已,而中消之病遂成矣。夫既癉成為消中,隨其或上或下,火熱熾盛之區,以次傳入矣。上消者胃以其熱上輸於肺,而子受母累,心復以其熱移之於肺,而金受火刑。

白話文:

雖然長得肥胖,但肉質卻不精良,吃東西不能滿足身體對營養的需求;雖然肉質精良,但身體並不肥胖,吃東西不會過分貪吃。如果肥胖又肉質精良,醇厚的酒和濃重的味道,誰又能限制住呢?長久飲食,釀成體內的燥熱,津液乾涸,想藉由喝水來解除燥熱,但即使喝了水也難以消解燥熱,越是解渴就越是口渴,越是吃肥膩的食物就越無法停止,於是患上中消的疾病就成了。既然已經轉變成中消,之後無論是向上或向下發展,都會依序傳入火熱熾盛的部位。向上發展的,胃部因燥熱而將熱氣傳輸到肺部,肺部因此受到牽連,心臟又將燥熱傳給肺部,肺部因此受到火氣的傷害。

金者生水而出高源者也,飲入胃中,遊溢精氣而上,則肺通調水道而下。今火熱入之,高源之水,為暴虐所逼,合外飲之水,建瓴而下,飲一溲二,不但不能消外水,且並素醞水精,竭絕而盡輸於下,較大腑之暴注暴泄,尤為甚矣,故死不治也。所謂由心之肺謂之死陰,死陰之屬,不過三日而死者,此之謂也。

白話文:

金是生水的根源,也是高聳的山源。金水飲入胃中,會散溢精氣而上,然後由肺通調水道而下降。現在大熱病進入體內,高聳山源的水,都被大熱的暴虐所逼迫,加上從外部飲入的水,就像決堤的洪水一樣往下流。這種情況下,不僅不能消除體內的外水,還會將原本儲存的水精也全都輸送到下部,比大腸、小腸暴注暴泄的情況還要嚴重,所以無法治癒,導致死亡。所謂「由心之肺謂之死陰」,而死陰的症狀,不過三天就會死亡,說的就是這種情況。

故飲一溲二,第一危候也。至於胃以其熱,由關門下傳於腎,腎或以石藥耗其真,女色竭其精者,陽強於外,陰不內守,而小溲渾濁如膏,飲一溲一,腎消之證成矣。《經》謂石藥之性悍,又謂脾風傳之腎,名曰疝瘕,少腹冤熱而痛,出白液,名曰蠱,明指腎消為言。醫和有云:女子陽物也,晦淫則生內熱惑蠱之疾,此解冤熱及蠱義甚明。

白話文:

如果一個人喝一杯水,排出一杯尿,這是第一個危險的徵兆。至於胃由於其熱,由關門傳遞到腎臟,腎臟或者因為石藥消耗其真氣,或者由於女色耗盡其精氣,陽氣強盛於外,陰氣不能內守,小便渾濁如膏狀,喝一杯水排出一杯尿,腎臟虛損的證據就成立了。《黃帝內經》說石藥的性質剛烈,又說脾風傳到腎臟,稱為疝氣結塊,少腹疼痛發熱,排出白色的液體,稱為蠱,明顯地是指腎臟虛損。醫和說:女子是陽性的東西,如果淫亂就會產生內熱蠱惑的疾病,這個解釋少腹疼痛發熱以及蠱的含義非常清楚。

王太僕謂消爍肌肉,如蠱之蝕,日漸損削,乃從消字起見,淺矣淺矣。夫惑女色以喪志,精泄無度,以至水液渾濁,反從火化,亦最危候。《經》云:君火之下,陰精承之。故陰精有餘,足以上承心火,則其人壽。陰精不足,心火直下腎中,陽精所降,其人夭矣。故腎者胃之關也,關門不開,則水無輸泄而為腫滿;關門不閉,則水無底止而為消渴。

白話文:

王太僕說,消爍肌肉,就像蠱蟲侵蝕一樣,日漸消瘦。這是從「消」字著眼,太淺薄了。沉迷女色而喪失志向,精液洩漏無度,以至於水液混濁,反而被火化,這也是最危險的徵兆。《黃帝內經》說:君火之下,陰精承之。因此,陰精有餘,足以承受心火,那麼這個人就會長壽。陰精不足,心火直下腎中,陽精下降,這個人就會夭折。因此,腎是胃的關卡,關門不開,水就會沒有輸泄而導致腫脹;關門不閉,水就會沒有底止而導致消渴。

消渴屬腎一證,《金匱》原文未脫,其曰:飲一斗溲一斗者,腎氣丸主之。於以蒸動精水,上承君火,而止其下入之陽光,此正通天手眼。張子和輒敢詆之,既詆仲景,復諛河間,謂其神芎丸黃芩味苦入心,牽牛、大黃驅火氣而下,以滑石引入腎經,將離入坎,真得《黃庭》之秘。

白話文:

消渴症是屬於腎臟的病證,《金匱要略》中 ذكر:喝一斗水就會排一斗尿的人,應服用腎氣丸。用它來蒸動精華之水,上承君火(心火),而制止下焦的陽光下移,這正是通天的醫術。張子和卻敢詆毀它,既詆毀了仲景,又奉承河間,認為他配製的神芎丸中的黃芩味苦入心,牽牛、大黃驅火氣而向下,用滑石引入腎經,將陽氣轉入陰中,這真是得到了《黃庭經》的祕傳。

顛倒其說,阿私所好,識趣卑陋若此,又何足以入仲景之門哉?何柏齋《消渴論》中已辨其非。昌觀戴人吐下諸案中,從無有治消渴一案者,可見無其事,即無其理矣。篇首論火一段,非不有其理也,然以承氣治壯火之理,施之消渴,又無其事矣。故下消之火,水中之火也,下之則愈燔;中消之火,竭澤之火也,下之則愈傷;上消之火,燎原之火也,水從天降可滅,徒攻腸胃,無益反損。

白話文:

把話顛倒來說,想討好別人,識趣卑微到這種地步,怎麼有資格進入仲景之門呢?何柏齋在《消渴論》中已經辨明他的錯誤。仔細查看戴人的吐下諸案中,從來沒有治療消渴的病例,可見沒有這件事,也就沒有這道理了。篇首論火一段,道理不是沒有,但是用承氣湯治療壯火的道理,運用到消渴上,又沒有這回事了。所以下消的熱火,就像水中之火,攻下瀉下只會越燒越旺;中消的熱火,就像竭澤之火,攻下瀉下只會損傷更大;上消的熱火,就像燎原之火,只有天降大雨才能撲滅,只攻腸胃,無益反而有害。

夫地氣上為云,然後天氣下為雨,是故雨出地氣,地氣不上,天能雨乎?故亟升地氣以慰三農,與亟升腎氣以溉三焦,皆事理之必然者耳。不與昔賢一為分辨,後人亦安能行其所明哉?

白話文:

大地之氣向上上升就成為雲朵,而天上的雨水則向下降落,所以雨水是從地氣向天空上升而來的。如果地氣不向上升,那麼天空還能下雨嗎?因此,想要迫切地提高地氣,以便滋養三農;和想要迫切地提高腎氣,以便滋潤三焦。這兩個道理都是必然的事情啊,如果不跟過去的賢人分辨清楚的話,那麼後人也怎麼能夠明白其中的道理呢?

3. 消渴續論

昌著消渴論,聊會《內經》大意,謂始於胃而極於肺腎,定為中上下之三消。其他膈消亦積食證,要亦中上之消耳,然未得《金匱》之實據,心恆不慊。越二歲,忽憶《內經》云:有所勞倦,形氣衰少,穀氣不盛,上焦不行,胃氣熱,熱氣熏胸中故內熱。恍然悟胸中受病消息,唯是胃中水穀之氣,與胸中天真灌注環周,乃得清明在躬,若有所勞倦,傷其大氣宗氣,則胸中之氣衰少。胃中谷氣因而不盛,穀氣不盛,胸中所傷之氣愈益難復,而不能以克行。

白話文:

張昌著《消渴論》,大概依照《內經》的宗旨,認為消渴病是始於胃,而極盛於肺和腎,所以肯定消渴病可以分成上、中、下三焦消渴。其他膈消也是積食造成的症狀,但其實也是中上之消渴。不過,我一直覺得沒有《金匱要略》的實際依據,心裡總是不踏實。過了兩年,我忽然想起《內經》裡說,人如果勞倦過度,就會導致形氣衰弱,飲食不調,上焦氣機不暢,胃氣過熱,胸中感到灼熱。這時才恍然大悟,胸中的病狀變化,其實就是胃中的水穀之氣,和胸中的元氣環繞貫注,才能使人神清氣爽,如果勞倦傷了大氣和宗氣,胸中的氣就會衰弱。胃中的水穀之氣因此不足,水穀之氣不足,胸中受傷的氣就更難恢復,而無法進行剋制和運行的作用了。

於是穀氣留於胃中,胃中鬱而為熱,熱氣熏入胸中,混合其衰少之氣,變為內熱,胸胃間不覺易其沖和之舊矣。求其不消不渴,寧可得乎?透此一關,讀《金匱》所不了了者,今始明之。其云:寸口脈浮而遲,浮即為虛,遲即為勞,虛則衛氣不足,勞則榮氣竭。趺陽脈浮而數,浮則為氣,數則消穀而大堅,氣盛則溲數,溲數則堅,堅數相搏,即為消渴。

白話文:

於是食物的養分屯積於胃中,胃中鬱結而產生熱性,熱氣上衝進入胸腔,混雜著因年老衰弱而不足的氣,變化成為內部燥熱,胸胃之間失去原有的平和狀態。尋求不會使人消瘦和口渴的方法,難道能得到嗎?透徹理解這一關,那些《金匱要略》中不能理解的問題,如今才開始明白。《金匱要略》中說:寸口脈浮而遲緩,浮就表示虛弱,遲緩就表示勞累,虛弱就表示抵禦邪氣的衛氣不足,勞累就表示促進新陳代謝的榮氣虧竭。趺陽脈浮而數,浮就表示有氣,數就表示消化食物而使大便乾燥堅硬,氣盛就表示小便次數多,小便次數多就表示大便堅硬,堅硬與小便次數多互相作用,就成為消渴症。

舉寸口以候胸中之氣,舉趺陽以候胃中之氣,顯然有脈之可循,顯然有證之可察,然且難解其微焉。蓋陰在內為陽之守,陽在外為陰之固,寸口脈浮,陰不內守,故衛外之陽浮,即為虛也。寸口脈遲,陽不外固,故內守之陰遲,即為勞也,總因勞傷榮衛,致寸口脈虛而遲也。

白話文:

在診脈時以寸口脈來判斷胸中氣的盛衰,以趺陽脈來判斷胃中氣的盛衰,這就是診脈時脈象可循,有證可查。然而,要想透徹理解脈象的精微變化卻很困難。因為陰在內為陽的守護,陽在外為陰的屏障。寸口脈浮,是陰不內守,所以衛外之陽浮起,也就是虛證。寸口脈遲,是陽不外固,所以內守之陰遲緩,也就是勞證。總之,由於勞傷損害了榮衛之氣,致使寸口脈虛而遲。

然榮者水穀之精氣,衛者水穀之悍氣,虛而且遲,水穀之氣不上充而內郁,已見膈虛胃熱之一斑矣。更參以趺陽脈之浮數,浮則為氣,即《內經》熱氣熏胸中之變文,數則消穀而大堅。昌前論中既如以水投石,水去而石自若,偶合胃中大堅,消穀不消水之象,可見火熱本足消水也,水入本足救渴也。胃中堅燥,全不受水之浸潤,轉從火熱之勢,急奔膀胱,故溲數。

白話文:

然而,榮氣是水穀精華之氣,衛氣是水穀糟粕之氣,虛弱又緩慢,水穀之氣不上升充盈而內鬱,已經見到了膈虛胃熱的一種情況。再參照趺陽脈的浮數,浮就是氣,即《內經》所說的熱氣燻蒸於胸中變化而成的文字,數則消穀而大堅。張昌前論述中好像把水倒在石頭上,水流走了而石頭依然如故,恰好符合胃中大堅、消穀而不消水的現狀,可見火熱本來足以消水,水進入體內本來足以止渴。胃中堅燥,完全不受水浸潤,轉而從於火熱之勢,急奔膀胱,所以小便次數多。

溲去其內愈燥,所以堅數相搏,即為消渴。直引《內經》味過於苦,久從火化,脾氣不濡,胃氣乃厚之意,為消渴之源,精矣微矣。晉唐以後,代不乏賢,隨其聰敏,揣摩《內經》,各自名家,卒皆不入仲景堂奧,其所得於《內經》者淺耳。使深則能隨證比類,各出脈證方治,以昭成法,而《金匱》遺編,家傳戶誦之矣。

白話文:

尿液排出後,體內更加乾燥,所以經常互相摩擦,這就是消渴症。直接引用《內經》中「味道過苦,長期被火化,脾氣不滋潤,胃氣就厚重」的說法,這就是消渴症的根源,精確而微妙。晉朝和唐朝之後,一代又一代不乏賢人,他們憑藉自己的聰明才智,揣摩《內經》,各自創立流派,但最終都沒有進入仲景的堂奧境界,他們從《內經》中得到的知識太淺薄了。如果能夠深入理解《內經》,那麼就能夠根據證狀進行類比,各自提出脈證方治的方法,用以彰顯成就法,而《金匱》這部遺書,也就成了家喻戶曉的經典了。

即如消渴證,相沿謂中消者宜下之,共守一語,更無別商,豈一下可了其局乎?抑陸續徐下之乎?夫胃已大堅,不受膏沐,輒投承氣,堅者不受,瑕者受之矣。膀胱不受,大腸受之矣。豈不乘其藥勢,傳為痢下、鶩溏、中滿、腫脹之證乎?總錄謂末傳能食者,必發腦疽背瘡;不能食者,必傳中滿鼓脹,皆為不治之證。

白話文:

就如同糖尿病,一直以來相傳糖尿病的人應該瀉下水液,所有人只遵守這句話,沒有其他看法。難道只要瀉下一次,就可以解決他們的情況嗎?還是應該慢慢逐漸地瀉下呢?胃已經非常堅實,不接受膏和沐,如果就服用承氣湯,堅實的地方不會接受,虛弱的地方就會受到傷害了。膀胱不接受,大腸就會受到傷害。難道不會因為藥效,而轉變成痢疾、溏瀉、腹滿、腫脹這些症狀嗎?總錄中說,末期還能吃東西的人,一定會長乳癰、背瘡;不能吃東西的人,一定會轉變成腹滿腫脹,這些都是無法治癒的症狀。

諸家不亟亟於始傳中傳,反於末傳多方療治,如忍冬藍葉薺苨丸散,及紫蘇葶藶中滿分消湯丸,欲何為耶?《金匱》於小溲微覺不利,早用文蛤一味治之,方書從不錄用。詎知軟堅之品,非劫陰即傷陰,獨此一種平善無過,兼可利水,誠足寶乎。潔古謂能食而渴者,白虎加人參湯;不能食而渴者,錢氏白朮散葛根

白話文:

各種醫家都不急著在中傳的開始和傳承中努力,反而在末傳中進行多種治療,如忍冬藍葉薺苨丸散,以及紫蘇葶藶中滿分消湯丸,這是為什麼呢?《金匱》中記載有小便稍微不利的情況,早期用文蛤一味藥來治療,方書從來沒有記載使用過。難道知道軟堅之品,不是劫陰就是傷陰,只有這一種平善無過,兼可利水,實在是值得珍視啊。潔古說能吃東西但口渴的人,服用白虎加人參湯;不能吃東西但口渴的人,服用錢氏白朮散加葛根。

末傳瘡疽者,火邪盛也,急攻其陽,無攻其陰。下焦元氣得強者生,失強者死,末傳中滿者高消,中消制之太過,速過病所。上熱未除,中寒復起,非藥之罪,用藥時失其緩急之制也。潔古老人可謂空谷足音矣!所云無攻其陰,得強者生,失強者死,皆慮泉竭之微言,令人聳然起敬。

白話文:

末傳瘡疽的患者,是身體火邪過盛而造成的,應當急迫的補強陽氣,不要補強陰氣。下焦元氣強盛的,可以生還,元氣衰弱的,會死亡。末傳瘡疽的患者,病情集中在中焦以上者,應該清解氣鬱,強求補氣,會過度傷害原本就衰弱的病情。上焦的熱邪,倘若沒有清除乾淨,中焦的寒邪,又會再度復發,這並非藥物的問題,而是使用藥物時,沒有掌握好緩慢和急迫的治療原則。潔古老人這番話,可謂是出自深谷中足以令人吃驚的言論。他說不要補強陰氣,強盛的人能夠活下去,虛弱的人會死亡,這些都是在擔憂泉水乾枯、會令人警覺的微言大義。

於是追步後塵,徐商一語曰:三消總為火病,豈待末傳瘡疽,始為火邪勝耶?然火之在陽在陰,分何臟腑,合何臟腑,宜升宜降宜折宜伏,各各不同。從其性而治之,使不相扞格,乃為良法。若不治其火,但治其熱,火無所歸,熱寧有止耶?如腎消陰病用六味丸,陽病用八味丸,此亦一法。若謂下消只此一法,其去中消宜下之說,能以寸哉!

白話文:

於是徐商緊隨在前說:三消的病因,總歸起來就是火熱證,難道要等到最後形成瘡疽時,才認為是火邪過度造成的嗎?可是,火邪在陽證與陰證中,分屬哪個臟腑,合於哪個臟腑,應該升散,應該下降,應該折伏,應該潛藏,各有不同。所以,應該根據火邪的性質加以治療,使它不相抵觸、互相牽制。這纔是好的治療方法。如果不治療火邪,只治療熱像,火邪無處可歸,熱像能停止嗎?如腎消為陰病,用六味丸,陽病用八味丸,這也是一種方法。如果認為下消只有這一種方法,而否定中消宜下的說法,能說得通嗎?

《內經·陰陽別論》曰:二陽結謂之消。二陽者陽明也,手陽明大腸主津,病消則目黃口乾,是津不足也。足陽明胃主血,病熱則消穀善飢,血中伏火,乃血不足也。結者津血不足,結而不行,皆燥之為病也。

白話文:

《內經·陰陽別論》上說:二陽虧損聚結起來就叫做消渴。二陽是指陽明經,手陽明經是大腸經,主管道體液的輸出,如果二陽經病變,消化液就會減少,就會出現眼睛發黃、口乾的症狀,這是體液不足的表現。足陽明經是胃經,主管道血液的運行,如果胃熱就會消穀善飢,血液中潛伏著火邪,也就是血液不足。聚結起來是指體液和血液不足,聚結起來而運行不暢,這些都是由於燥邪導致的疾病。

《內經》曰:心移熱於肺,傳為膈消。張子和謂膈消猶未及於肺,至心移寒於肺,乃為肺消。如此泥文害意,非能讀《內經》者也。豈有心移熱於肺,肺傳其熱於膈,猶未及肺之理,必變經文為心移熱於膈,傳為肺消,乃不泥乎?要識心肺同居膈上,肺為嬌藏,移寒移熱,總之易入。但寒邪入而外束,熱邪入而外傳,均一肺消,而治則有分矣。

白話文:

《內經》上說:心臟將熱邪傳送給肺臟,肺臟再傳給橫膈膜,就形成膈消病。張子和認為膈消病還沒有波及到肺臟,直到心臟將寒邪傳送給肺臟,才會形成肺消病。如此死板地理解《內經》,根本不能讀懂《內經》的真正含義。難道心臟將熱邪傳送給肺臟,肺臟再將熱邪傳送給橫膈膜,而病邪還沒有波及到肺臟的道理,一定要把《內經》的經文改成心臟將熱邪傳送給橫膈膜,再傳給肺臟,才會形成肺消病,這樣纔算不拘泥嗎?要知道心臟和肺臟都位於橫膈膜上面,肺臟是嬌嫩的髒器,寒邪和熱邪很容易侵入肺臟。但是,寒邪侵入肺臟,會出現外束的證狀,熱邪侵入肺臟,會出現外傳的證狀,這都是肺消病的表現,只是治療方法不同而已。

劉河間論三消之疾,本濕寒之陰氣極衰,燥熱之陽氣太甚。六氣中已遺風火二氣矣。且以消渴、消中、消腎,分明三消,豈中下二消,無渴可言耶?及引《經》言,有心肺氣厥而渴;有肝痹而渴;有痹熱而渴;有胃與大腸結熱而渴;有脾痹而渴;有腎熱而渴;有小腸痹熱而渴,愈推愈泛。其不合論消渴,但舉渴之一端,為燥熱亡液之驗,誠不可解。

白話文:

劉河間談論三消之疾,是因濕寒之陰氣極其衰弱,燥熱之陽氣過於旺盛。六氣中已經沒有了風、火二氣。而且以消渴、消中、消腎,分明是三消,怎能說中下二消沒有口渴可說呢?再引用《經書》所言,有心肺氣厥而感到口渴;有肝臟瘀結不通而感到口渴;有痹熱而感到口渴;有胃和大腸結熱而感到口渴;有脾臟瘀結不通而感到口渴;有腎臟發熱而感到口渴;有小腸瘀結發熱而感到口渴,追究得越深就越泛泛而談。這並不符合關於消渴的討論,只是舉出口渴的一種症狀,作為燥熱亡液的證明,這實在令人不解。

玉機微義,深取其說,發暖藥補腎之誤,吾不知暖藥果為何藥也!世豈有以暖藥治消渴之理哉?其意蓋在非《金匱》之主腎氣丸耳,夫腎氣丸蒸動腎水,為治消渴之聖藥,後世咸知之。而何柏齋復辨之,昌恐後學偶閱子和宗厚之說,反滋疑眩,故再陳之。

白話文:

玉機微義全文的重點是反駁溫緩補法可以治療消渴病(糖尿病)的說法,作者認為《金匱要略》中的腎氣丸纔是治療消渴病的聖藥。

作者先提出:「玉機微義」一書的說法很有道理,它指出溫暖藥物補腎的說法是錯誤的。作者反問:世界上哪有使用溫暖藥物來治療消渴病的道理呢?

作者接著解釋:「玉機微義」的作者的真正意圖,其實在於否定《金匱要略》中提到的「主腎氣丸」這一種藥方。因為腎氣丸可以蒸動腎水,是治療消渴病的聖藥,這一點後世的人都已知曉。

作者感到不安的是,何柏齋又重新辨析了這個問題,他擔心後學之人如果偶爾讀到子和宗厚的說法,就會產生懷疑和困惑,因此再次陳述自己的觀點。

癉成為消中,胃熱極深,胃火極熾,以故能食易飢多渴,諸家咸謂宜用大承氣湯下之矣。不知漸積之熱,素蘊之火,無取急下,下之亦不去,徒損腸胃,轉增其困耳,故不得已而用大黃。當久蒸以和其性,更不可合枳實厚朴同用,助其疾趨之勢。潔古用大黃,更其名曰順利散,隱然取順利,不取攻劫之意。

白話文:

消瘦的症狀已成為消渴病,胃裡面的熱氣特別深而且猛烈,因此症狀是容易飢餓而且口渴,很多醫家都說應該服用大承氣湯來治療。不知道這積聚而成的熱氣和積存的火氣,不宜馬上用瀉藥治療,即使用瀉藥治療也不會好,反而會損傷腸胃,讓症狀更加嚴重。所以不得已才使用大黃,一定要蒸很久纔可以調和它的藥性,而且絕對不可以它和枳實、厚朴一起使用,因為它們會促使症狀的惡化。古人使用大黃,將藥名改為「順利散」,暗指治療時要講求緩和,不宜急攻。

方下云:治中消熱在胃而能食,小便色黃微利,至不欲食為效,不可多利。昌恐微利至不欲食,胃氣已不存矣。承氣非微利之法,而可瀆用哉?子和更其方為加減三黃丸,合大黃、芩、連用之,不用枳、樸矣。方下云:治丹石毒及熱渴。以意測度,須大實者方用。曾不思消渴證,真氣為熱火所耗,幾見有大實之人耶?然則欲除胃中火熱,必如之何而後可。昌謂久蒸大黃,與甘草合用,則急緩互調;與人參合用,則攻補兼施。

白話文:

原文醫生在開藥方的時候也說:治療胃中有熱,能吃東西,小便黃色且稍微通利,一直到不想吃東西為止纔是標準,不能過於通利。是否害怕微利到不想吃東西的時候,胃氣已經沒有了。承氣湯並不是微利的藥方,還能亂用嗎?子和再修改藥方成為加減三黃丸,用大黃、黃芩、黃連,不用枳實、樸硝了。原文醫生在開藥方的時候也說:治療因服食丹藥而中毒以及熱渴,仔細想想,需要用到這劑藥的應該都是體魄強壯的人吧。但從來不考慮消渴症的患者,真氣被熱火耗盡,會有幾個有體魄強壯的人呢?那麼想要去除胃中的火熱,一定方法是什麼呢?我認為把大黃蒸很久,加入甘草一起用,急緩相互調節;加入人參一起用,攻補同時兼顧。

如兗國之屯田金城,坐困先零,庶幾可圖三年之艾。目前縱有乘機鬥捷之著,在所不舉,如之何欲取效眉睫耶?昔賢過矣。

白話文:

如果像兗國的金城屯田,被先零圍困三年,可能還有希望活下來。現在即使有機會乘機決鬥取勝,這樣做也是不值得的,怎麼可能希望輕易奏效呢?古代聖賢也失敗過。

【律五條】

凡治初得消渴病,不急生津補水,降火徹熱。用藥無當,遷延誤人,醫之罪也。

凡治中消病成,不急救金水二藏,泉之竭矣。不云自中,醫之罪也。

凡治肺消病而以地黃丸治其血分,腎消病而以白虎湯治其氣分,執一不通,病不能除,醫之罪也。

白話文:

無論是治療肺部因血虛引起的消瘦疾病,而只用地黃丸來治療其血分;或是治療腎臟因氣虛引起的消瘦疾病,而只用白虎湯來治療其氣分,只專注於一種治療方法而不能融會貫通,這樣就無法根除疾病,這是醫生的責任。

凡消渴病少愈,不亟回枯澤槁,聽其土燥不生,致釀瘡疽無救,醫之罪也。

凡治消渴病,用寒涼太過,乃至水勝火湮,猶不知反,漸成腫滿不救,醫之罪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