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之望

《濟陰綱目》~ 卷之十一 (7)

回本書目錄

卷之十一 (7)

1. 腹痛

(並小腹痛)

薛氏,曰:產後小腹作痛,俗名兒枕塊,用失笑散行散之(按腹痛原文尚有數症,曰因氣滯用玄胡索散:因外寒用五積散;因怒氣用四物加木香柴胡;因陽氣虛弱用四君、當歸、炮姜:因脾虛血弱,用六君、當歸、炮姜)。若惡露既去而仍痛,用四神散調之,若不應,用八珍湯。若痛而噁心,或欲作嘔,用六君子湯

白話文:

薛氏說:產後小腹疼痛,俗稱「兒枕塊」,用失笑散緩解(根據原文,腹痛還有數種病症:氣滯用玄胡索散;外寒用五積散;怒氣用四物加木香、柴胡;陽氣虛弱用四君、當歸、炮姜;脾虛血弱,用六君、當歸、炮姜)。如果惡露已去而仍然疼痛,用四神散調和,若無效,用八珍湯。如果疼痛而噁心,或想嘔吐,用六君子湯。

若痛而泄瀉,用六君子湯四神丸。若泄瀉痛而後或後重,用變證送四神丸。若胸膈飽脹,惡食吞酸,或腹痛手不可按,此是飲食所致,用二陳加山楂白朮以消導;若食既消而仍痛,或按之不痛,或更加頭痛,煩熱作渴,惡寒欲嘔等證,此是中氣被傷,宜補脾胃為主。若發熱腹痛,按之痛甚,不惡食,不吞酸,此是瘀血停滯,用失笑散消之。

白話文:

  • 如果是疼痛並且腹瀉,可以用六君子湯送服四神丸。

  • 如果是腹瀉疼痛,隨後有後重感,可以用變證送服四神丸。

  • 如果是胸膈脹滿,厭食吞酸,或者腹痛手按不痛,這是飲食所致,可以用二陳湯加山楂、白朮來消導;如果食物已經消化了但還是疼痛,或者按壓不痛,或者頭痛加劇,煩熱口渴,惡寒想吐等症狀,這是中氣被傷,應以補脾胃為主。

  • 如果發熱腹痛,按壓更痛,不厭食,不吞酸,這是瘀血停滯,可以用失笑散來消除。

若止是發熱頭痛,或兼腹痛,按之卻不痛,此屬血虛,用四物加炮薑、參、術以補之。如發渴用白虎(發渴恐屬血虛,用白虎宜慎!東垣云:血虛忌白虎);氣弱用黃耆;血刺痛,則用當歸;腹中痛,則加芍藥。宜詳察脈證而用之。

白話文:

如果只是發熱、頭痛,或者兼有腹痛,按壓肚子卻不痛,這屬於血虛。可以用四物湯加上炮薑、人參、白術來補血。如果出現口渴,可以用白虎湯(但要注意,發渴可能是血虛引起的,使用白虎湯時要慎重!李東垣說:血虛的人忌用白虎湯);氣弱可以用黃耆;血刺痛,可以用當歸;腹中疼痛,則加芍藥。應該詳細地觀察脈象和症狀,然後再用藥。

一產婦腹痛發熱,氣口脈大,余以為飲食停滯,不信,乃破血補虛(因實成虛,因虛投補,當與勿當,醫者病者兩責之,幸勿誤也),反寒熱頭痛,嘔吐涎沫,又用降火化痰理氣,四肢逆冷,泄瀉下墜,始悔,問余曰,何也?余曰:此脾胃虛之變證也,法當溫補,遂用六君子加炮姜二錢,肉桂、木香各一錢,四劑,諸症悉退,再用補中益氣之劑,元氣遂復。

白話文:

某產婦胃腸疼痛,還發生熱症,氣口脈位搏動放大,我認為是飲食積滯,她不相信,就用破壞血氣、補虛的方法治療(因實熱證變虛症,用虛證的補藥來治實熱證,是該補還是不該補,醫生的診療不當和病人的輕信疏忽都要負責,一定要吸取教訓,不要再出錯了),反而變成寒熱頭痛,嘔吐出黏液,改以清熱、化痰、理氣的方法治療,出現四肢冰冷、腹瀉、下墜感,這才開始後悔,便來問我說,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說:這是脾胃虛弱產生的病變,治療方法應該溫補脾胃、 укреплять селезёнку и желудок, 法當溫補,遂用六君子加炮姜二錢,肉桂、木香各一錢,四劑,諸症悉退,再用補中益氣之劑,元氣遂復。,於是用六君子湯加炮姜二錢、肉桂、木香各一錢的藥方,服了四劑後,所有症狀都消失。之後改為補中益氣的藥方,元氣才得以恢復。

一婦人產後腹痛後重,去痢無度,形體倦怠,飲食不甘,懷抱久郁,患繭唇(繭唇因虛,宜以脈症參之),寐而盜汗如雨,竟夜不敢寐,神思消爍。余曰:氣血虛而有熱,用當歸六黃湯黃芩黃柏炒黑一劑,汗頓止,再劑全止,乃用歸脾湯八珍散兼服,元氣漸復而愈。

白話文:

有一名婦女在生產後出現腹痛和腹重的情況,且腹瀉頻繁,導致身體倦怠、飲食不香。她懷抱著憂鬱的情緒許久,也因此患上了繭脣病變(可能是貧血造成的嘴脣發白,需要結合脈象和症狀來判斷病情)。晚上睡覺時常常盜汗,就像是下雨一樣,整晚都不敢睡覺,精神和思緒也因此消磨殆盡。

我判斷她是氣血虛弱,同時有熱症,所以我給她開了當歸六黃湯,並加入了黃芩和炒黑的黃柏,只服用了一劑,她的盜汗就停止了,再服用一劑,盜汗就完全停止了。之後我給她開了歸脾湯和八珍散,讓她一起服用,她服藥後元氣逐漸恢復,病情也痊癒了。

一產婦小腹作痛,服行氣破血之藥不效,其脈洪數,此瘀血內潰為膿也,以瓜子仁湯二劑痛止,更以太乙膏下膿而愈。產後多有此病,縱非癰,用之更效。

白話文:

一位產婦小腹部疼痛,服用行氣破血的藥物後沒有效果,她的脈搏急促而有力,這是瘀血在體內潰爛成膿的徵兆。醫師用瓜子仁湯兩劑,疼痛就停止了,然後用太乙膏引出膿液,疾病就痊癒了。產後常有這種疾病,即使不是癰腫,用這個方法也同樣有效。

一產婦小腹痛,小便不利,用薏苡仁湯二劑痛止,更以四物加紅花桃仁下瘀血而愈。大抵此證皆因榮衛不調,或瘀血停滯所致。若脈洪數,已有膿;脈但數,微有膿;脈遲緊,乃有瘀血,下之即愈。若腹脹大,轉側作水聲,或膿從臍出,或從大便出,宜用蠟礬丸、太乙膏,及托裡散

白話文:

一位產婦小腹疼痛、小便不順,用薏苡仁湯服用兩劑後疼痛停止,再用四物湯加紅花、桃仁排出瘀血後痊癒。這種情況大多是因榮衛不調,或瘀血停滯所引起的。如果脈搏洪數,表示已有膿;脈搏只數,稍有膿;脈搏遲緊,表示瘀血,用藥將瘀血排出就能痊癒。如果腹部脹大,翻身時發出水聲,或是膿從肚臍流出,或從大便中排出,應使用蠟礬丸、太乙膏和託裡散治療。

一產婦小腹作痛,有塊,脈芤而澀,以四物加玄胡、紅花、桃仁、牛膝、木香,治之而愈。

一婦產後小腹患痛,服瓜子仁湯下瘀血而痊。凡瘀血停滯,宜急治之,緩則腐化為膿,最難治療。若流注關節,則患骨疽,失治多為敗症。

白話文:

一名婦女在產後患有小腹疼痛,服用瓜子仁湯後,瘀血排出而痊癒。凡是瘀血停滯,應及時治療,如果拖延,瘀血就會腐化成膿,最難治療。如果瘀血流注到關節,就會患上骨疽,如果不及時治療,很可能會發展成敗症。

一婦人寒月中,產後腹大痛,覺有塊,百方不治。一人教以羊肉四兩,熟地二兩,生薑一兩,水煎服之,二三次愈。(曰覺有塊,想是寒氣乘虛而聚,非真實癥也,不然,何以羊肉、熟地愈哉)

白話文:

有一個婦女在冬天生完孩子後,肚子劇烈疼痛,感覺裡面有一個硬塊,用盡各種方法都治不好。有人告訴她用四兩羊肉、二兩熟地、一兩生薑,加水煎服,兩三次後就痊癒了。(有人說感覺裡面有一個硬塊,可能是寒氣趁虛而入聚集而成,並不是真正的腫塊。如果不是這樣,為什麼羊肉和熟地就能治癒呢?)

大全,云:兒枕者,由母胎中宿有血塊,因產時,其血破散,與兒俱下,則無患也。若產婦臟腑風冷,使血凝滯在於小腹不能流通,則令結聚疼痛,名之曰兒枕。

白話文:

《《醫學全書》》中說:兒枕,是是由於母親在懷孕期間胎兒在子宮內有血塊,出生時,血塊破裂,與嬰兒一起娩出,就不會有問題了。如果產婦臟腑受風寒,使得血凝固在小腹中不能流動,就會導致血塊積聚在一起疼痛,這就叫做兒枕。

全匱,云:產後七八日,無太陽證,少腹堅痛,此惡露不盡,不大便,煩躁發熱,切脈微實,再倍發熱,日晡時煩躁者,不食,食則譫語,至夜即愈,宜大承氣湯主之,熱則里結在膀胱也。(既曰惡露不盡,不大便而躁熱矣,然不用桃仁承氣,而用大承氣者何?蓋熱結在膀胱,故宜大承氣也)

白話文:

《全匱》中記載:產後七八天,沒有表面風寒的證狀,小腹堅硬疼痛,這是惡露沒有排盡、大便不通暢,煩躁發熱,切脈微弱而結實,再次發熱加重,傍晚時分煩躁不食,吃了東西就說胡話,到了晚上就會好轉,應該服用大承氣湯治療,這是因為熱結在膀胱所致。(既然說是惡露未盡、大便不通而煩躁發熱,為什麼不用桃仁承氣湯,而用大承氣湯呢?這是因為熱結在膀胱,所以適合用大承氣湯。)

大全,云:產後惡血,雖常通行,或因外感五邪,內傷七氣,致令斬然而止,余血壅滯,所下不盡,故令腹痛,當審其因而治之。

白話文:

《大全》中說:產後惡血,雖然通常會自然排出,但有時候可能會因為外感五邪、內傷七氣,導致惡血突然中止排出,而殘餘的血瘀積滯在體內,無法完全排出,就會引起腹痛。這時應該仔細辨別病因,再針對病因進行治療。

一產婦小腹痛甚,牙關緊急,此瘀血內停、灌以失笑散,下血而蘇,又用四物加炮薑、白朮、陳皮而愈。

白話文:

一位產婦小腹疼痛十分嚴重,牙關緊閉,這是由於瘀血內阻造成的。於是,醫生給她服用了失笑散,產婦排出淤血後便蘇醒過來。之後,醫生又用四物湯加炮薑、白朮、陳皮為她治療,最終產婦康復。

一婦人經水來,比常度過多不止,遂用澀藥止之,致腹作痛,此乃氣血凝滯也,用失笑散二服而愈。

以上數段,言惡露不盡。

余按《金匱》所治,重在傷寒裡實,不重在惡露,故其脈證皆指實熱言,當以無太陽證句,及熱結膀胱句玩之,便得其意。後案專主惡露言,故與前方不同,不可一律看也。

白話文:

我參考《金匱要略》的治療方法,重點在於治療傷寒裡實症,而不是惡露。因此,《金匱要略》的脈象和證狀都指向實熱。我們應該根據「無太陽證句」和「熱結膀胱句」來理解。後一個病例主要針對惡露症狀,因此與前面的病例不同,不能一概而論。

大全,云:以惡露不盡腹痛,及兒枕心腹刺痛,小腹疼痛,寒疝分為四門(寒疝,《大全》云:產後臍腹痛,乃冷氣乘虛,用當歸建中湯。無擇曰:產當寒月,入門臍下痛,手不可近者,羊肉湯。立齋曰:前症若脾胃虛寒邪侵者,蟠蔥散;若肝經濕熱,小便不利者,瀉肝湯亦所當知,毋膠一也)。由母胎中宿有血塊,產後不與兒俱下,而仍在腹作痛,謂之兒枕。其惡露下不快而作痛者,胎中原無積聚,不為兒枕也。若惡露已盡,或由他故腹痛,如仲景枳實芍藥散證,或由血虛腹痛,如仲景當歸生薑羊肉湯證,自當別論。故復臚列諸名方於後,若服枳實芍藥散不愈,仍當求責瘀血也,故下瘀血諸方附焉,而補虛諸方終之,不復立寒疝條。

白話文:

《大全》上說:因為惡露沒有排盡而肚子痛,以及因兒枕在心腹而感到刺痛,小腹疼痛,寒疝分為四種形式(寒疝,《大全》上說:產後臍及腹部疼痛,是由於冷氣趁虛而入,用當歸建中湯治療。無擇說:產婦應注意防止寒氣入體,如果臍下疼痛,手不能靠近,可用羊肉湯治療。立齋說:前述症狀如果是脾胃虛寒,邪氣侵入,可用蟠蔥散治療;如果肝經濕熱,小便不利,可用瀉肝湯治療,這也是應該知道的,不要拘泥於一種治療方法)。由於母親懷孕期間體內有血塊,產後沒有和胎兒一起排出,而仍然在腹中作痛,這種情況稱為兒枕。如果惡露排得不順暢而感到疼痛,但胎兒體內原先並沒有積聚物,不能稱為兒枕。如果惡露已經排盡,或者由其他原因導致肚子痛,如仲景枳實芍藥散證,或由血虛導致肚子痛,如仲景當歸生薑羊肉湯證,應該另當別論。因此,我再在下面列舉各種名方,如果服用枳實芍藥散治療無效,還是要設法治療瘀血,所以附上各種治療瘀血的方劑,最後以各種補虛的方劑作結,不再單獨設立寒疝條目。

加味四物湯,治產後惡露不盡腹痛。

當歸,川芎,芍藥,熟地(各一錢),香附(炒),五靈脂(炒,二味另為末,各一錢,臨服調入)

白話文:

當歸、川芎、芍藥、熟地(各五克),香附(炒),五靈脂(炒,這兩種藥材另外研成細末,各五克,在服用時調入即可)

上銼一服,水煎服。痛甚者,加桃仁泥四分。

海藏方四物湯加玄胡索、沒藥白芷,治產後敗血作痛。(此所加幾種藥,少有差等,在自擇之)

白話文:

《海藏方》記載,四物湯加玄胡索、沒藥、白芷,可治療產後敗血作痛。(所增加的幾種藥,稍有差異,可依個人情況選擇)

一方四和湯苦楝

一方四物湯加玄胡索。

一方四物湯加蒲黃

當歸蒲延散,治產後血瘕作痛,臍下脹滿,或月經不行,發熱體倦。

白話文:

當歸蒲延散,用於治療產後血塊凝結疼痛,臍下脹滿,或月經不調,發熱身體倦怠。

當歸(八分),桂心,芍藥(炒),血竭,蒲黃(炒,各六分),玄胡索(炒,四分)

白話文:

  • 當歸:8 分

  • 桂心:不詳

  • 芍藥(炒):不詳 *血竭:6 分

  • 蒲黃(炒):6 分

  • 玄胡索(炒):4 分

上為末,每服二錢,空心酒調下。(桂心血竭治血瘕妙)

玄胡索散,治產後惡血攻刺腹痛,及一切血氣刺痛,不論新舊虛實,皆可服之。

當歸(酒浸),玄胡索,赤芍,蒲黃(隔紙炒),桂皮乳香,沒藥(各等分)

白話文:

當歸(浸泡在酒中),玄胡索,赤芍,蒲黃(隔著紙炒),桂皮,乳香,沒藥(各等分)

上研為細末,每服三錢,溫酒調,空心服。

延胡散,治產後兒枕腹痛。

玄胡索,當歸(各一兩),赤芍(五錢),肉桂(七錢半),蒲黃(炒),琥珀(各二錢半),紅藍花(二錢)(更加紅藍、琥珀,治兒枕尤妙)

白話文:

  • 玄胡索、當歸(各 30 克)

  • 赤芍(15 克)

  • 肉桂(22.5 克)

  • 蒲黃(炒過)、琥珀(各 7.5 克)

  • 紅藍花(6 克)

(如果再加 紅藍、琥珀,治療兒童枕禿尤其好)

上為末,每服三錢,童便合酒調,食前服。

烏金散,治惡露敗血走刺心腹,兒枕痛,坐臥不得,余血不快。

川芎(七錢半,燒燃蓋甑中存性),黑附子(半枚,炮去皮臍)(用燒川芎、黑附者,溫血海之裡也)

白話文:

川芎(7錢半,燒成灰,蓋在蒸籠中保存藥性),黑附子(半個,烤後去除外皮和臍部)(使用燒過的川芎和黑附子,可以溫暖血海)

上為細末,每三錢,童便和酒調服,痛止血下,方住服。

地黃散,治產後惡血不盡,腹中絞痛。

生地黃(炒),當歸(炒,各一兩),生薑(五錢,切碎。新瓦上炒令焦黑)

上為細末,姜酒調下二錢,空心服。一方加蒲黃,為丸。

神散,治產後瘀血不消,積聚不散作塊,心腹切痛。

當歸,乾薑(炮),川芎,赤芍(炒,各等分)

上為末,每服二錢,溫酒調下。

黑神散,治產後血塊痛。

熟地(一斤),陳生薑(半斤)

上二味拌勻,同炒乾為末,每服二錢,烏梅湯調下,常服酒調。

丹溪方,治產後血塊痛,發熱。

五靈脂(四錢,炒),牡丹皮,沒藥,滑石

上研細,分五帖,豆淋酒下之,食前服。

卷荷散,治產後血上衝心,血刺血暈,血氣腹痛,惡露不快,並皆治之。

白話文:

卷荷散,治療產後血衝上心臟,生血刺血後暈眩,血氣衝擊腹痛,惡露不爽,皆可治癒。

初出卷荷,紅花,當歸(各一錢),蒲黃(紙炒),牡丹皮(各半兩)

上為細末,每服三錢,空心鹽酒調下。

荷葉散,治產後惡露不下,腹中疼痛,心神煩悶。

荷葉(二兩),劉寄奴,蒲黃(各一兩),桃仁(去皮尖,麩炒,半兩)

白話文:

  • 乾荷葉(兩百克)

  • 劉寄奴(一百克)

  • 蒲黃(一百克)

  • 桃仁(去皮尖,麩炒,五十克)

上㕮咀,每服四錢,童子小便一盞,生薑三片,生地黃一分,煎至六分,熱服,不拘時。(均是破血藥,而治煩悶之症,則童便、生地尤佳)一方有鬼箭羽

白話文:

  1. 將上㕮咀 4 錢、童子小便一碗、生薑三片與生地黃一錢放在一起煎煮。

  2. 煎煮至藥液減少到六分之一時,趁熱服用。服用時間不限。

  3. 所有藥物都具有活血化瘀的作用,但治療煩悶的症狀時,使用童便和生地黃的效果尤佳。

  4. 另一種藥方中含有鬼箭羽。

隱居澤蘭湯,治產後惡露腹痛,或胸滿少氣。

澤蘭(炒)(澤蘭理血氣聖藥),生地黃,當歸,芍藥(炒),生薑(各一錢),甘草(五分),大棗(四枚)

白話文:

澤蘭(炒)(澤蘭是調理血氣的聖藥),生地黃、當歸、芍藥(炒)、生薑(各一錢),甘草(五分),大棗(四枚)。

上銼,水煎服。

又方,治產後下血不盡,腹內堅痛不可忍。

當歸,芍藥,桂心(各三兩),桃仁(一百二十粒,制)

上水六升煮二升,溫分二服,未瘥加大黃。(妙在加大黃,然以醋製者佳)

又方,治產後惡露不盡,結聚小腹疼痛。

當歸(七錢半),香附子(制,一兩),赤芍,青皮,木香,桂心,琥珀,沒藥(各半兩)

白話文:

  • 當歸(七錢半):具有補血活血,調經止痛的功效。

  • 香附子(制,一兩):具有理氣解鬱,調經止痛的功效。

  • 赤芍:具有活血化瘀,涼血止痛的功效。

  • 青皮:具有理氣健脾,燥濕化痰的功效。

  • 木香:具有理氣止痛,行氣活血的功效。

  • 桂心:具有溫陽補腎,活血通脈的功效。

  • 琥珀:具有安神定志,活血化瘀的功效。

  • 沒藥:具有活血化瘀,止痛消腫的功效。

上為細末,以烏豆淋酒,調服二錢。

產寶湯,治產後余血作痛兼塊者。

桂心,薑黃(各等分)

上為細末,酒調方寸匕,血下盡妙。

延胡索散(一名三聖散,又名如神湯)治產後臍下痛並腰疼。

白話文:

延胡索散(別名三聖散,又名如神湯)治療產後臍下疼痛並伴有腰痛。

玄胡索,桂心(各半兩),當歸(一兩)

上為細末,熱酒調下二錢。

香桂散,治產後臍下疼痛不止。

當歸,川芎(各二錢半),桂心(半兩)

上為細末,分為三服,每服酒一盞煎三五沸,更入童便少許,煎至七分,溫服,甚者不過再服,即瘥。

當歸血竭丸,治產後惡露不下,結聚成塊,心胸痞悶及臍下堅痛。(破血為主)

白話文:

當歸血竭丸,治療產後惡露遲遲不排出,結聚成塊,導致心胸痞悶以及臍下堅痛。(主要以破血作為治療目標)

當歸,血竭,芍藥,蓬朮(炮,各二兩),五靈脂(四兩)

上為細末,醋糊和,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食前溫酒送下。

當歸養血丸,治產後惡血不散,發渴,心腹疼痛及惡露不快,臍下急痛,連及腰足疼痛。(凡產後腳腰疼痛,屬瘀血流注者多,今人不知,往往誤治,而以大補為主,遂至日久不治,又或有風寒襲之者,亦不可驟補也。此方行瘀最良,去風未善,別宜簡擇)

白話文:

當歸養血丸,用於治療產後惡血不散,口渴,心腹疼痛以及惡露不暢,臍下急性疼痛,連及腰部和足部疼痛。(凡產後腳部和腰部疼痛,大多屬於瘀血流注,現在的人不知道,往往誤治,而以大補為主,遂至日久不愈,或者有風寒襲之者,也不可驟補。此方行瘀最良,但去風的效果不好,需要另外選擇。)

當歸,赤芍,牡丹皮,玄胡(各二兩),桂心(一兩)

上為末,煉蜜丸如桐子大,空心酒下三四十丸,痛甚者細嚼下。

紫金丸,治產後惡露不快,腰腹小腹如刺,時作寒熱頭痛,不思飲食,亦治久有瘀血,月水不調,亦可療心痛。(產後瘀血要藥。即失笑散之變)

白話文:

紫金丸,用於治療產後惡露不暢,腰腹小腹如刺痛,時常有寒熱頭痛,不想吃飯,也用於治療長期有瘀血,月經不調,還可以治療心痛。(產後瘀血的良藥。即失笑散的變化)

五靈脂(水淘去土石,焙乾,炒為末),真蒲黃(各等分)

上以好米醋調五靈脂,慢火熬成膏,次以蒲黃末搜和,丸如櫻桃大,每服一丸,水與童便各半盞煎至七分,令藥化溫服之,少頃再一服,惡露即下,久有瘀血成塊,月信不利者,並用酒磨下。

白話文:

將上等米醋加入五靈脂,慢慢熬煮成膏狀,再加入蒲黃粉和勻,搓成櫻桃大小的丸藥。每次服用一丸,用一半的水和一半的童便煎煮到七分熟,讓藥融化後溫服。一會兒後再服用一丸。惡露會隨之下降。如果長期有瘀血塊,月經不順暢的患者,可以用酒研磨服用。

玉燭散,治產後惡露不盡,臍腹疼痛,大便燥結,時發寒熱。

當歸,川芎,赤芍,熟地,大黃,朴硝,甘草(各一錢半)

上作一服,水煎,食前溫服(此河間法也,四物合大承氣主之。蓋咸走血之意)。諸方治敗血作痛,皆是溫劑,熱則流通之理。惟此一方,卻是涼劑,蓋為敗血凝滯發熱,大便燥結者設也,非大便燥結者,慎不可用。

白話文:

第一劑,水煎,於進食前溫熱服用(這是出自河間名醫的方子,用四物湯配上大承氣湯。這是因為鹹味具有幫助血行活血的作用)。對於治療敗血造成的疼痛,大多是使用溫熱的藥方,這是因為熱可以促進流通的道理。但是這個方子是用涼藥,這是因為它針對的是敗血凝滯、發熱、大便乾燥的人而設計的,如果大便不乾燥,就不適合使用。

枳實芍藥散,《金匱》云:產後腹痛,煩滿不得臥,此方主之。(一貴內產後脈沉小如絲,腹痛不能食,聞藥則嘔,以此方三服而愈)

白話文:

枳實芍藥散,出自《金匱要略》,是用於治療產後腹痛、煩躁、腹脹、難以入睡的一種藥方。(有一位高貴的產婦,產後脈搏沉弱如絲,腹痛不能吃東西,聞到藥味就會嘔吐,服用此方三劑後痊癒)

枳實(炒令黑。勿太過),芍藥(各等分)

上杵為散,服方寸匕,日三服,並主癰膿,以麥粥下之。

下瘀血湯,產婦腹痛,法當以枳實芍藥散,假令不愈者,此為腹中有乾血著臍下,宜此方。(此仲景方也,又為經水不利要藥)

白話文:

下瘀血湯,產婦腹痛,通常以枳實芍藥散治療,若是沒效,可能是腹中有乾血阻塞於肚臍下方,適合使用這個方劑。(這是仲景的方劑,也是月經不順的要藥。)

大黃(二兩),桃仁(二十枚),䗪蟲(二十枚,炒,去足)

上三味末,煉蜜和為四丸,以酒一升煎一丸,取八合,頓服之,新血下如豚肝。(豚肝者,即乾血之下也,新血二字非)

白話文:

將上三味藥研成末,用蜂蜜和在一起做成四顆藥丸,用一升酒煎一顆藥丸,取八合服用,新的血液會像豬肝一樣流出。(豬肝,是乾涸的血流出來,這裡不寫「新血」兩個字)

保命方,治血暈血結,或聚於胸中,或偏於小腹,或連於脅肋,四物湯四兩,倍當歸、川芎,加鬼箭羽、紅花、玄胡各一兩,同為粗末,加下四味,煎調沒藥散服。

白話文:

保命方_,適用於治療氣血暈結、血塊積聚,無論積聚在胸腔、偏向小腹、連接於胸肋,皆可以使用四物湯四兩(200克),加倍當歸、川芎的用量,再加入鬼箭羽、紅花、玄胡各一兩(50克),一起研磨成粗末狀,另加以下四種藥材,煎煮後,調入沒藥散服用。

虻蟲(二錢,去翅足,炒),水蛭(一錢,炒),麝香(少許),沒藥

白話文:

  • 虻蟲(2 錢,去除翅膀和足部,炒熟)

  • 水蛭(1 錢,炒熟)

  • 麝香(少量)

  • 沒藥(適量)

上為末,入前藥調服,血下痛止,則服一服。

千金桃仁芍藥湯,治產後腹痛。

桃仁,芍藥,川芎,當歸,桂心,乾漆(碎炒),甘草(各二兩)

上細切,水八升煮二升半,分三服。

以上治瘀血腹痛之劑,皆重劑,宜斟酌用之。

增損四物湯,治產後陰陽不和,乍寒乍熱,惡露停滯,亦令寒熱,但看小腹急痛為異。

白話文:

增損四物湯,主治產後陰陽失調,忽冷忽熱,惡露停滯,並伴有寒熱交替,尤其以小腹疼痛劇烈為不同之處。

當歸(酒浸),白芍,川芎,人參(各一兩),乾薑(一兩),甘草(炙,半兩)

白話文:

  • 當歸(泡過酒):1 兩

  • 白芍:1 兩

  • 川芎:1 兩

  • 人參:1 兩

  • 乾薑:1 兩

  • 甘草(烤過):半兩

上㕮咀,每服四錢,姜三片,水煎無時,熱服。

獨聖散,治產後血虛腹痛。

當歸一味為細末,每服二錢,水一盞煎七分,溫服。(此方簡易,自有獨見,而當歸又能治洒洒寒熱不已)

當歸散,治產後陰血虛弱,或氣滯血凝,以致發熱腹痛,或腹脅脹滿。

當歸,乾薑(各等分)

上銼,每服三錢,水煎服。

定痛散,治產後惡血不止。

當歸,芍藥(炒,各二錢),肉桂(一錢)

上切作一服,水酒各一盞半,加生薑五片,煎一盞服。

當歸建中湯,治婦人產後虛羸不足,腹中刺痛不止,吸吸少氣,或苦少腹中急,痛引腰背,不能飲食。

白話文:

當歸建中湯,用於治療婦女產後虛弱、不足、腹中刺痛不止、氣短、或腹中急痛難忍、疼痛延伸到腰背,無法飲食。

當歸(四兩),芍藥(炒,六兩),桂枝(三兩),甘草(炙,二兩),生薑(三兩),大棗(十二枚)

白話文:

當歸(160克),芍藥(炒過的,240克),桂枝(120克),甘草(炙過的,80克),生薑(120克),大棗(12枚)

上六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溫三服,一日令盡(內衄不止,加地黃阿膠似矣,但本方有桂枝生薑,得無太熱乎,請酌之),若大虛,加飴糖六兩,湯成,納於火上暖令飴消。若去血過多,崩傷內衄不止,加地黃六兩、阿膠二兩,合八味湯,納阿膠服之。

白話文:

將六味藥材,放入一斗水中熬煮,熬到只剩下三升,分三次溫服,一天內喝完(如果內出血不止,可加入地黃、阿膠試試看,但本方有桂枝、生薑,可能太燥熱,請斟酌服用)。若身體虛弱,可加入六兩飴糖,煮好後放在火上加熱直到飴糖融化。如果失血過多,崩漏或內出血不止,可加入六兩地黃、二兩阿膠,變成八味湯,將阿膠溶解於湯中服用。

羊肉湯,治產婦脾虛,為寒邪所乘,以致腹痛,及寒月生產,寒氣入於產門,臍下脹滿,手不可犯。

精羯羊肉(四兩),當歸,川芎(各半兩),生薑(一兩)

上以水十盞、酒三盞煎至四盞,分四次空心服,加蔥鹽亦可。

衍義,云:一婦人產當寒月,寒氣入於產門,臍下脹痛,手不可犯,此寒疝也,醫當治之以抵當湯,謂其有瘀血耳。予教之曰:非其治也,可服張仲景羊肉湯少減,作二服愈。

白話文:

_衍義_中提到:有一位婦人,在寒冷的月份生產,寒氣進入產門,臍下脹痛,手不能碰觸,這是寒疝,醫生應使用抵當湯來治療,認為這是瘀血的緣故。我教導她說:這不是正確的治療方法,可以服用張仲景的羊肉湯,稍為減少藥量,服用兩次就會痊癒。

千金方,治產後余疾,腹中絞痛,瘦乏,不下食。(與前增損四物湯相上下,用者當合觀之)

當歸,黃耆,芍藥(各六錢),乾地黃,白朮(各八分),桂心,甘草(各四分),大棗(十四枚)

白話文:

當歸、黃耆、芍藥(各30克),乾地黃、白朮(各4克),桂心、甘草(各2克),大棗(14枚)

上㕮咀,水二升煮八合,空心服,忌生冷。

以上治虛寒腹痛之劑。

生料五積散,治產後內有餘血,外感寒邪,相搏而腹痛。

蒼朮(二錢四分),麻黃(去根節),橘紅枳殼(各六錢),桔梗(一錢二分),厚朴,乾薑(炮,各四錢),當歸,白芍,川芎,白茯苓半夏,白芷,肉桂,甘草(炙,各三分)

白話文:

蒼朮(二錢四分),麻黃(去掉根和節),橘紅,枳殼(各六錢),桔梗(一錢二分),厚朴,乾薑(炮製過,各四錢),當歸,白芍,川芎,白茯苓,半夏,白芷,肉桂,甘草(炙過,各三分)

上加薑蔥,水煎服。

上方治寒邪腹痛之劑。(非真受寒氣者不可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