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之望

《濟陰綱目》~ 卷之六 (6)

回本書目錄

卷之六 (6)

1. 治痰塞不孕

丹溪植芝湯,治婦人肥盛無子,以身中有脂膜,閉塞子宮也,宜先服此調理。(痰在上須用子和法)

白話文:

丹溪植芝湯:治療婦人肥胖不孕,原因是體內有脂膜,閉塞子宮所致,宜先服此方調理。(痰在上者,須用子和法)

當歸(酒洗,一兩),川芎(七錢半),白芍藥,白朮半夏(湯泡),香附陳皮(各一兩),茯苓(二兩),甘草(半兩)

白話文:

當歸(用酒清洗,一兩),川芎(七錢半),白芍藥、白朮、半夏(用熱水泡軟),香附、陳皮(各一兩),茯苓(二兩),甘草(半兩)

上銼,作十帖,每帖加生薑三片,水煎,吞後丸子。

丹溪茂芝丸

白朮(二兩),半夏曲,川芎,香附子(各一兩),茯苓,神麯(炒,各半兩),橘紅(四錢),甘草(不用四物)

白話文:

  • 白朮(80克)

  • 半夏曲、川芎、香附子(各40克)

  • 茯苓、炒神麯(各20克)

  • 橘紅(16克)

  • 甘草(不使用四物)

上為末,粥丸如桐子大。每服八十丸,煎湯下。如熱多,加黃連枳實各一兩。(用枳實、黃連),服此藥後,卻服螽斯丸

白話文:

將上列藥材磨成粉末,做成如桐子大小的藥丸。每次服用八十丸,用煎好的湯藥送服。如果體熱較重,再加入各一兩的黃連和枳實。(使用枳實、黃連),服用此藥後,再服用螽斯丸。

螽斯丸

即前秦桂丸無當歸、防風二味。

上每服五丸,空心酒下,加至十丸不妨。覺有娠三月後,不可更服。按此方即秦桂丸也,丹溪忌服之者,蓋忌於瘦人無血者,若肥人濕多者,又兼前調理藥,而所服丸數,十減其九,只服五丸,無妨也。累試有效。(丹溪深闢秦桂丸之非,而螽斯丸又為取用,豈自相左耶?抑各因其病而為去取耳)

白話文:

每次服用五顆藥丸,空腹時用酒送服,加至十顆藥丸也沒關係。如果發現自己懷孕三個月後,就不能再服用。根據這張方劑,就是秦桂丸,丹溪禁止服用秦桂丸的人,大抵是忌於瘦人和沒有血的人,然而如果肥胖多濕的人,再配上前期的調理藥物,服用藥丸的數量,十分減少九分,只服用五顆藥丸,就沒有妨礙了。經多次試驗,有效。(丹溪深批秦桂丸的不是,而螽斯丸又為他採用,怎麼樣自相矛盾呢?抑或是根據各自的病情而選擇採用或捨棄罷了。)

半夏(薑製),南星(火炮),橘紅,枳殼(去穰,麩炒),茯苓,滑石(研細,各一錢),川芎,防風,羌活(各五分),車前子(七分)

白話文:

半夏(用生薑汁加工)、南星(用火炮製)、橘紅、枳殼(去掉裡面白色的筋絡,用麩子炒過)、茯苓、滑石(研磨成細末,每味各一錢)、川芎、防風、羌活(各五分)、車前子(七分)。

上細切作一服,加生薑五片,水煎,空心服,以乾物壓之。(要知南星、滑石、防風、羌活之意)

一方,治肥盛婦人,稟受甚厚,恣於酒食,經水不調,不能成胎,謂之軀脂滿溢,閉塞子宮。

南星,半夏,羌活,蒼朮(又加蒼朮),臺芎,防風,滑石

上銼,水煎服。或導痰湯亦可。

2. 治婢妾不孕

煮附丸,治婢妾多郁,情不宣暢,經多不調,故難孕。此方最妙,不須更服他藥。(可與神仙附益丸並駕)

白話文:

煮附丸,治女子多鬱悶,情志不舒暢,經期多不調,所以難以懷孕。這個方劑非常妙,服用之後就不需要再吃別的藥。(可以與神仙附益丸並列)

香附子不拘多少,去毛與粗皮,米泔水浸一宿曬乾,用上好米醋,砂鍋內煮之,旋添醋旋煮(妙在多醋意),以極爛為度,取出焙乾為末,仍用醋糊為丸,如桐子大,每服五七十丸,經不調即調,久不孕者亦變。

白話文:

香附子的用量沒有限制,將香附子去除毛和粗皮,用米泔水浸泡一晚,然後曬乾。使用上好的米醋,在砂鍋內煮香附子,邊添醋邊煮(最妙的是加很多的醋),直到香附子煮得極為柔軟爛熟,然後取出焙乾研成細末。再用醋糊和香附子細末製成丸劑,丸劑的大小如同桐子。每次服用五、六、七十丸,服用後經期不調的症狀即會好轉,長久無法懷孕的人服用後也能夠順利懷孕。

一方,治婦人妒妾,誤夫無子,常服不妒。(姑存之試之)

天門冬(去心),赤黍米(去殼,微炒),薏苡仁(去殼,炒,各四兩)

白話文:

天門冬(去除內部),赤黍米(去除外殼,略微炒過),薏苡仁(去除外殼,炒過,各四兩)

上為末,煉蜜丸,桐子大。每服八九十丸,白湯下。

3. 附斷子法

用白麵曲一升,無灰酒五升,打作糊,煮二升半,用絹帛濾去渣,作三服。候月經將來日晚下吃一服,天明吃一服。月經即行,終身絕子。一方用故蠶紙方圓一尺,燒為末,酒飲調服,終身不復懷孕(一云產後酒服之)。又方用油煎水銀一日方息,空心服棗核大一丸,永斷孕不損人。一方四物湯五錢,加蕓薹子二錢,於經行後,空心溫服。

白話文:

  1. 以一升麵粉和小麥曲粉末,五升無灰酒,攪拌成糊狀,煮至二升半的量,用絹布或紗布過濾掉渣滓,分三服服用。在月經來潮的前一天晚上服用一服,天亮後再服一服。月經就會流出,而且終身不再生育。
  1. 另一種方法是取一張一尺見方的舊蠶紙,燒成灰後,用酒調服,終身不再懷孕。(另一種說法是產後用酒服下蠶紙灰。)
  2. 還有另一種方法是用油煎一整天,直到水銀消失。在空腹狀態下服用一丸棗核大小的藥丸,可以永久中止懷孕,而且對人體無害。
  3. 此外,還有一種方法是將四物湯五錢,加上二錢蕓薹子,在月經結束後,空腹溫服。

良方論,曰:《易》曰天地之大德曰生。然婦人有臨產艱難,或生育不已,而欲斷之,故錄驗方以備用。若服水銀、虻蟲水蛭之類,不惟孕不復懷,且禍在反掌。薛氏曰:大抵斷產之法,多用峻厲,往往有不起者,是則產之害,未若斷產之害也。吾聞閣老張羅峰太常李恆齋之夫人,俱因服斷產之劑,自謂形體俱怯,遇勞必病。今雖列如上方,以備萬一之用,用者尚其慎之。

白話文:

《良方論》說:《易經》上說天地最大的品德就是生髮萬物。但是婦女有生產困難的,或者生產不止,想要將其制止,所以我錄下驗證過的方子以備不時之需。如果服用水銀、虻蟲、水蛭之類的藥物,不但懷不上孕,而且禍患將會立即可見。薛氏說:一般中斷分娩的方法,大多使用猛烈的藥物,常常有服用了以後起不來的,由此可見,生產的危害,遠不及中斷生產的危害。我聽說閣老張羅峯、太常李恆齋的夫人,都因為服用了中斷生產的藥劑,自認為身體都變虛弱了,遇到勞累必定生病。現在雖然把這些方子列在上面,以備不時之需,但如果要服用的話,一定要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