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之望

《濟陰綱目》~ 卷之十三 (2)

回本書目錄

卷之十三 (2)

1. 發渴

熊氏,曰:產後心煩發渴,宜清心蓮子飲

薛氏,曰:前證若出血過多,虛火上炎,用童子小便,或四物白朮、麥門、丹皮。若胃氣虛而有熱,用竹葉歸耆湯。若血虛發熱,用八珍加麥門、五味。若血脫髮熱煩躁,用當歸補血湯。若胃氣虛弱,用補中益氣湯,或七味白朮散。(若謂去血過多,而用童便以治虛火是矣,而以四物治虛,則川芎之物能不升散乎。以胃氣虛而渴,用白朮宜矣,而以血虛用白朮,亦難信也。必血虛胃氣弱者,乃可審證用藥,幸毋執一)

白話文:

薛氏說:前面說的症狀如果出血過多,虛火上炎,要用童子小便,或四物白朮、麥門、丹皮。如果胃氣虛弱而有熱,要用竹葉歸耆湯。如果血虛發熱,要用八珍加麥門、五味。如果血脫髮熱煩躁,要用當歸補血湯。如果胃氣虛弱,要用補中益氣湯,或七味白朮散。(如果說是出血過多,而用童便來治療虛火是可以的,但是用四物來治療虛勞,那麼川芎之類的藥物能不升散嗎?因為胃氣虛而口渴,用白朮是可以的,但是因為血虛而用白朮,也很難相信。一定要血虛胃氣弱的人,纔可以審慎地證斷用藥,切勿執著於一種看法)

一產婦患前證,朝寒暮熱,肚腹作痛,以手按之不痛。余以為血氣俱虛,用八珍之類治之,彼反行逐血,更加發熱煩躁,余用當歸補血湯,熱躁漸止,用八珍麥門、五味,氣血漸復。

白話文:

一位產婦患有前證,早晨寒冷而晚上發熱,肚子疼痛,用手按壓肚子時不痛。我認為她的血氣都虛弱了,用八珍湯之類的藥物治療,反而讓她的血被排斥,更加發熱煩躁,我使用當歸補血湯,發熱煩躁漸漸停止,再用八珍湯、麥門、五味子,她的氣血漸漸恢復。

李氏,曰:產後煩渴氣虛者,生脈散;血虛者,四物湯天花粉麥門冬;氣血俱虛作渴,頭眩腳弱,飲食無味者,用人參二錢,麥門冬一錢半,熟地七分,天花粉三錢,甘草五分,糯米薑棗煎服。(此方分兩有法,讀者不可輕放過)

白話文:

李氏說:產後煩渴、氣虛的人,可以用生脈散治療;血虛的人,可以用四物湯加上天花粉、麥門冬治療;氣血俱虛導致口渴、頭暈、腳軟、飲食無味的人,可以用人參二錢、麥門冬一錢半、熟地七分、天花粉三錢、甘草五分,加上糯米、生薑、大棗,煎服即可。(這個方子的分量有標準,讀者不要輕易更改。)

千金竹葉湯,療產後虛渴,少氣力。

竹葉(三升),人參,茯苓,甘草(各一兩),小麥(五合),麥門冬(五兩),半夏生薑(各三兩),大棗(十五枚)

白話文:

竹葉(三升),人參、茯苓、甘草(各一兩),小麥(五合),麥門冬(五兩),半夏、生薑(各三兩),大棗(十五枚)

上㕮咀,以水九升先煮竹葉、小麥、薑、棗,取七升,去滓,入余藥再煎取二升,每服五合,日三夜一。(真人以天地之心為心,故為方亦以雲行雨施之道為教。此方以治渴補虛之藥十分為君,而又以淡滲燥血生渴之藥十之一分為使佐,此何為也。蓋以茯苓能降天之陰氣,半夏發地之陽氣,脾者土也,天氣通於地,地承天氣而施生,故佐薑棗發脾氣,以通壅滯而生津。經曰:氣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

白話文:

上方的藥方,用九升水先煮竹葉、小麥、薑、棗,取出七升後去除渣滓,放入其餘的藥材再煎,取二升,每次服用五合,每天服用三次,晚上服用一次。(真正的醫生以天地的心為心,因此開藥方的方式也以雲行雨施的方式為教化。這個方子將治療口渴補虛的藥物十分之一分為君藥,再將淡滲燥血生渴的藥物十分之一分為使佐,這是為什麼呢。茯苓可以降低天上的陰氣,半夏可以引發地上的陽氣,脾就是土,天氣通於地,地承接天氣並施生,因此佐以薑棗來促進脾氣的功能,以疏通壅滯並生津。醫書上說:氣和則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

此大意也,真人素有一體同仁之教,豈不知半夏茯苓之過,而反用之歟。後之學者,效之去之,各存乎其人焉)

竹葉歸耆湯,治胃氣虛熱,口乾作渴,惡冷飲食者。

竹葉(一錢半),黃耆(二錢),人參,白朮,當歸(各一錢),麥門冬(去心,七分),甘草(炙,五分)

白話文:

竹葉(1.5錢),黃耆(2錢),人參、白朮、當歸(各1錢),麥門冬(去籽,0.7錢),甘草(炒過的,0.5錢)

上銼,水煎服。

熟地黃湯,治產後虛渴不止,少氣,腳弱,眼眩,飲食無味。

熟地黃(酒洗,一錢半),人參,麥門冬(去心,各二錢),栝蔞根(四錢),甘草(炙,五分)

白話文:

熟地黃:1.5錢,用酒洗過。

人參:2錢

麥門冬:2錢,去除中間的芯。

栝蔞根:4錢

甘草:0.5錢,經過烘烤。

上㕮咀,作一服,加糯米一撮,生薑三片,棗二枚,水煎服。(少用地黃,多用人參,便是妙法。糯米養陰)

七味白朮散,治中風虛弱,津液短少,口乾作渴,或因吐瀉所致。

人參,白朮(炒),白茯苓,甘草(炙),藿香木香,乾葛(各一錢)

白話文:

人參、白朮(炒製過的)、白茯苓、甘草(炙過的)、藿香、木香、乾葛(各一錢)

上銼一服,水煎服。(白朮治中氣虛弱,以致津液短少者宜之,蓋為胃氣不能致津液於脾也,乾葛、木香、藿香皆發脾氣,而木香於小兒更宜,於產後須量用)

白話文:

將藥材研成一劑,水煮後服用。(白朮治療中氣虛弱,導致津液不足的人很合適,這是由於胃氣不能將津液傳輸到脾臟引起的。葛根、木香和藿香都能夠發揮脾氣的功能,木香特別適合小孩子,產後服用時須控制劑量)

清心蓮子,治產後心煩發渴。

麥門冬(去心),黃芩地骨皮車前子,甘草(炙,各一錢半),人參,黃耆(蜜炙),白茯苓,石蓮肉(各七分半)

白話文:

麥門冬(去核),黃芩,地骨皮,車前子,甘草(炒至微焦,各1.5克),人參,黃耆(用蜂蜜烘烤),白茯苓,石蓮花肉(各0.75克)

一方加遠志石菖蒲(各一錢。)(方名清心,理宜保肺以生水,導赤以瀉火也。考諸藥性,能知其理,用遠志、石菖蒲以治煩,恐有未當處)

白話文:

一方加入了遠志、石菖蒲(各一錢。)(方名清心,道理上以保護肺部來生水,引導赤色以瀉火。考察藥物性質,就能知道其中的道理,用遠志、石菖蒲來治療煩躁,恐怕有不恰當的地方。)

上另用麥門冬二十粒,水二盅煎一盞,水中沉冷,空心溫服。發熱,加柴胡薄荷

白話文:

另外再用20粒麥門冬和2碗水一起煎煮,煮出一碗湯藥,把藥湯冷卻後空腹服用。如果有發燒,再加入柴胡和薄荷一起煮。

產寶方,療產後大渴不止。(大渴妙藥,亦有補土生金之理)

蘆根(切,一升),麥門冬(生,四兩),栝蔞根人參,茯苓,甘草(各三兩),大棗(二十枚)

白話文:

蘆根(切成小段,一升),麥門冬(用生的,四兩),栝蔞根、人參、茯苓、甘草(各三兩),大棗(二十顆)

上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三服,頓服,四劑即瘥,忌菘菜

栝蔞根湯,療產後血渴。

栝蔞根(四兩),麥門冬(去心),人參(各三兩),生乾地黃,甘草(各二兩),土瓜根(五兩),大棗(二十枚)

白話文:

栝蔞根(120克),麥門冬(去心),人參(各90克),生乾生地黃,甘草(各60克),土瓜根(150克),大棗(20枚)

上㕮咀,以水八升煮取二升半,分三服。(血渴者,血虛而渴也,故加生地。此二方不惟產後宜服,與消渴證亦相宜)

白話文:

上㕮咀,加入八升水煮沸取二升半,分三次服用。(血渴的人,是因為血虛而口渴,所以加生地。這兩種方法不僅產後宜服,對於消渴症也相宜。)

黃芩散,治產後血渴,飲水不止。

黃芩,麥門冬(各等分)

上㕮咀,每服三錢,水一盞煎八分,溫服無時。

當歸補血湯,治產後血脫,煩躁引飲,晝夜不息,脈洪大而虛,重按全無者。(原東垣治脫血方也,移之以治產後煩渴,非有見者不能)

白話文:

當歸補血湯,治療產後出血、煩躁盜汗、晝夜不止、脈搏洪大而虛弱、重按毫無脈象的症狀。(這是原先東垣治脫血的方子,用來治療產後煩渴,不是有見地的人是做不到的)

當歸(二錢),黃耆(炙,一兩)

上銼作一服,水煎服。

一方,療血渴及產後渴。(以下三方,一清心,一涼血,一生血,如一山一水,一琴一鶴,各得其趣)

蓮子心取為細末,米飲調下二錢,效。

一方,治產後出血太多,虛煩發渴。

用真正蒲黃末二錢,白湯調下,如渴燥甚,井華水下。

一方,治產後中風煩渴。

紅花子五合,微炒研碎,以水煎濃,徐徐呷之。

桃花散,治產後不煩而渴。

石灰(一兩),黃丹(五錢)

上為細末,渴時用井水調下一錢。(丹出於鉛,內含真水,且以鎮墜浮火,故能止渴,而石灰最為燥烈之物,何以用之,而況以產後乎。曰不煩而渴時,用井水調下一錢,須當窮其故也)

白話文:

上面為細小的末,口渴時用井水調和一錢服用。(丹藥是從鉛中提煉出來的,裡面含有真水,並且可以鎮壓浮火,所以可以止渴。而石灰是最燥熱的物質,為什麼要用它製作丹藥?更不用說產後服用。他說如果不口渴,用井水調和一錢服用,必須要徹底瞭解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