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曹仁伯醫案論

蘆墟東茜墩陳

蘆墟東茜墩陳


夏問伏暑,直至末而發,亦雲晚矣。晚則其道遠,其氣深,橫連於膜原,外發於陽明。
所以初發之時,僅見蒸熱,難得汗泄,而不能解。今已二十日矣,曾經化火,發渴發乾,陰分必傷。傷陰化燥,本屬暑邪見症,而況陽明中土萬物所歸,尤易化火傷津者乎?然陽明化火傷津,不過清之養之而已,尚可有為。無如所患之症,火內挾飲食之積,結而不開,盤踞小腸,上升則口糜,下註則便泄,泄還不已,轉而為痢,其色黃而帶灰白,便則多痛,以昭邪盛則實之意焉。設使胃家氣旺,腎臟不虛,而用攻剋之劑,尚可以勝其任者,原為幸事然,而飲食不思,神情困倦,面白帶青,肌肉暗削,小便不多,少陽陽明兩經之正氣索然,津液先涸,須急補助,已恐鞭長莫及也,豈能再用攻剋?診得右脈弦數,左脈細小。細小為虛,弦數為實,虛中有實。法補實則礙虛,補虛又礙實,用藥實為兩難。惟有 豬苓湯 一法,最為瘀後傷陰所合。然下焦可治,而中焦之結者、肝陰之虧者,仍未得以兼治,參入 六一散 方,佐以 芍藥甘草湯 ,為一方而三法備焉之計,以冀弋獲。否則悠悠而脫矣。候諸高明先生政之。
豬苓 阿膠 赤苓 澤瀉 紅曲 甘草 芍藥 滑石 薺菜花 (一兩) 荸薺(四個) 海蜇 (一兩)
煎湯代水。

豬苓湯 後,所見下痢已減其半,所化之邪亦減其半。所以唇之腫者能消,齒之垢者能清,以及右脈之弦數者能緩能和,似屬佳兆。然左脈細小,按之仍屬無神,且兼關部帶弦。
弦主乎肝,細小無神又主乎真陰不足。惟以不足之真陰,難以涵養肝木,肝木順乘土中,尤為易事。如土中尚屬有權,往往於病邪消化之後,胃口漸開,生機可望。此乃胃中之津液早被熱氣所傷,又為下痢所劫,一傷一劫杳不思谷,乾嘔噁心,所為津劫病至,津竭禍來,此等症是也。若論上腸盤踞之邪,痛勢仍然,按之未減,而其位置則已近於小腹,而不連於脅部,勢欲下行,還未歸併大腸。即使貽患將來,不過為癰為血,尚可徐圖。惟此虛態百出,變生眉眼,能無懼乎?然則不得不宗七虛七實、扶正為先之訓,回元氣於無何有之鄉,再圖僥幸。候政。
人參 五味子 銀花 甘草 荸薺 海蜇 白芍 青皮 丹皮 川貝 橘白 牡蠣 花粉 人中白 取炒香谷芽(五錢)
煎湯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