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市隱廬醫學雜著

傷寒正名論

傷寒正名論


今人見發熱數日不涼,即混名之曰傷寒。而不辨其為風、為寒、為濕、為熱、為溫,一例以豆豉、豆卷、 牛蒡 沙參 、生地、洋參、 石斛 投之,此大謬也。不知此數病者,雖隸於傷寒門類,皆由傷寒傳變,不得混名之曰傷寒,而以至以前所發之真傷寒治之。況其所用者,並非傷寒方,且其所視者,亦並非傷寒症,特欲以傷寒兩字愚病家耳。《素問》曰?熱病者,皆傷寒之類也。又曰?人之傷於寒也,則為熱病。人傷於寒,而傳為熱,何也?寒甚則生熱也。又曰?凡病傷寒而成溫者,先夏至日為病溫;後夏至日為病暑。《難經》五十八難曰?傷寒有五,有中風;有傷寒;有濕溫;有熱病;有溫病,傷寒為病之總名。五者乃病之分證。仲景《傷寒》論其始曰?太陽之為病,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其後乃一一分別治之。
有所謂中風者,太陽病,發熱汗出,惡風脈緩者是也;有所謂傷寒者,太陽病,或已發熱,或未發熱,必惡寒體痛嘔逆,脈陰陽俱緊者是也,病自傷寒來,故用 桂枝 麻黃 之辛溫,以祛風而散寒。有所謂濕痹者,太陽病,關節疼痛而煩,脈沉而細者是也。有所謂 病者,太陽中熱,其人汗出,惡寒身熱者是也;有所謂溫病者,太陽病,發熱而渴,不惡寒者是也。
其病亦自傷寒來。其方如 葛根 之辛涼, 石膏 之辛甘寒, 黃芩 黃連 大黃 之諸苦寒者皆治之。今人既不辨傷寒症中之為風、為寒、為濕、為熱,為溫,又不問《傷寒論》中,以何者為主方。
炳按?傷寒正名,剿撮《傷寒論》開場白。引用《難經》傷寒有五語,做一篇文本,實要罵用豆卷、豆豉、 牛蒡 沙參 、生地、洋參、 石斛 之醫耳。餘無自己一言半語,表張醫理,跡近謗書。總之,藥之酸甘咸辛苦之味,寒熱溫涼補散消奪等等之性,有是病,即用是藥。古來名手,不越規矩,如偏愛偏憎,早用寒涼,抑遏病邪,固屬誤人;而偏喜補燥,使邪亦不外達,助熱化火劫津,亦所不免矣。且著書,此等言語不宜說,因自遇有痧疹未透,可不用 牛蒡 ,溫熱無汗,不用豆豉,熱病化火,不用生地、 石斛 救液乎?轉覺寫方時自有抵觸。
而惟以豆豉、豆卷、洋參、 石斛 等味,為治傷寒之良劑,並治百病之妙藥,豈不可笑哉?孔子曰?名不正則言不順。餘願治病者,必先正其病之名,然後定其方所主。勿混言之曰傷寒,而以無關於傷寒之藥誤人也。陸九芝先生有傷寒有五論,其說甚詳且精,略舉其凡,以破夫傷寒愚人之術焉。
炳按?傷寒一症,何人不知,傷寒一書,何醫不看。漢後王叔和集勒成書,以後註述闡揚張氏之書,有其名而無其書者,不知凡幾,即書尚存,專攻一世,不能盡讀,一書莫說多,以四十卷為則,請讀三顧,能否上口背出乎?要之既為醫,傷寒病理,不可不知耳。
江浙少真正傷寒,故不必泥定傷寒看病,再者,世運日變,兩間氣化亦變遷,前賢未盡之理,亦須後人糾正。如王安道、劉河間、朱丹溪治四時發熱之病,已遍用辛涼苦寒,救濟前人辛溫香燥之弊。至清代古吳葉先生香岩,闡發治溫,又以甘濡立法化邪,其實杭嘉湖亦從此法。王士雄駁吳鞠通《條辨》,病名題旨未清,乃言曰傷於寒,至春發者曰溫病;夏至後發者曰熱病。春感風熱之邪,而病者首先犯肺,名曰風溫。其病於者曰溫,病於春者曰春溫,即葉氏所論者,是亦名時氣溫病。夏至後所發熱病,在《內經》亦曰暑,以其發於暑令也。故仲景以夏月感暑成病者名曰 。蓋暑 者,皆熱之類也。然尚有濕溫一條未言,但濕溫即濕熱也。須分兩條,一者其人常傷於濕,因而感 熱為之濕溫,病苦妄言,治在足太陰,不可發汗。汗出必不能言、耳聾。前賢主以蒼術 石膏湯 之用蒼術、 石膏 知母 甘草 ,但此病不易治。其時令濕熱,亦曰濕溫,葉氏有論,薛生白有暑濕者,條分縷晰,亦曰濕熱病論三十八條。餘是附入。傷寒有五,《難經》有中風,有傷寒,有濕溫,有熱病,有溫病,而不知內傷寒症有五,一停飲、二傷食、三香港腳、四虛煩、五內癰也。同傷寒十二證,一溫,二寒疫,三瘟疫,四溫病,五熱病,六風溫,七溫瘧,八濕溫,九中 ,十溫毒,十一風濕,十二痙病。見清代《醫宗金鑒》傷寒心法要訣欲正名,亦當知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