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市隱廬醫學雜著

喉證亦有陰寒論

喉證亦有陰寒論


治喉證者,不敢用溫藥,與血症同。不知喉證之因乎風熱者十之七,因乎鬱火者十之三。果系鬱火喉痛,自宜用寒涼之品以折之,挾風者,即當兼散其風。自有白喉忌表之說行,並祛風之藥亦不敢用,因豆豉之為害,而誤會 牛蒡 之不可服,於是乎一見喉痛,不問其為風為寒,一味以犀、羚、珠、黃、 馬勃 射干 、板藍、 大青 等極寒極涼之品為方,遂成一篇刻板文字矣。以喉科名者,莫不皆然。並有妄指為白喉以駭人者,豈知白喉之症,因於煤毒,北方專用煤燒,故有此症。南方不常見也。今有忽然喉中作響,響如打鼾,舌色白而不腫,頃刻即死者,人皆不知其為何症,諸書皆稱肺絕。近人名為肺閉。其實腎經中寒,陰證喉痹,誤服寒涼以致死耳。如服 桂薑湯 立愈。 桂薑湯 專治頃刻而起,前無毫恙者,此虛寒陰火之症,非實火也。治法用 肉桂 炮薑 、炙草各五分,同研細末,共歸碗內,取滾湯沖入,仍將碗頓於滾水,掉藥口許,漫以咽下,立愈。或以生川附切片,塗白蜜,(名三因蜜 附子 )。火炙透黑收貯,臨用取如細粟一粒,口含咽津,亦立刻痊愈。又方?無論夏,用 四逆湯 、( 附子 乾薑 、炙草。)薑附理中等湯。( 白術 人參 、炙草、加薑附。)自愈。切忌表散、清降、寒下等劑。如非寒證,誤用薑、桂、附,則不可救,是以辨證為尤要。 薑桂湯 、蜜附片治法,見《外科全生集》; 四逆湯 等治法,見《良方集要》。因此症最易誤治,故特表而出之。
炳按?喉證風熱為多,夾痰夾濕夾溫,厲有黴毒,種種不一也。尋常有表邪咳嗽,身熱脈弦數,頭痛,均疏散中參清咽解毒,亦非一味涼劑者,故前人無不以肺胃感風熱證,以先散後清立法。《白喉論》初見瀏陽張紹修著立五方。其表也, 葛根 桑葉 連翹 牛蒡 、制蠶、蟬衣。其清也, 黃芩 、生地、銀花、膽草、 馬勃 、青果、 土茯苓 石膏 ,只用三錢,後子午香室忌表抉微,連 桑葉 薄荷 亦忌,所立養陰 八柱湯 ,大生地、 白芍 、麥、元參等寒涼滋膩,抑遏風熱,禍害病患,所雲服三因蜜 附子 者,名少陰腎傷寒,急者一周時,不及救也。
《外科全生集》、《良方集要》,皆簡單引用之書,法脈甚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