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本草蒙筌

谷部

谷部

粳米


(即晚大米) 味甘、苦,氣平、微寒。無毒。水田堪蒔,霜降才收。谷大多芒,米粘曰粳。有赤白兩種(赤者江右多蒔)。入心肺二經。拯病煎湯,惟白最勝。充飧為飯,過熟則佳。益氣填補中焦,止泄平和五臟。合熟 雞頭 芡實 熟者)
煮粥,明目強志益精。傷寒方中,亦多加入。各有取義,未嘗一拘。少陰證, 桃花湯 每加,取甘以補正氣也。 竹葉石膏湯 頻用,取甘以益不足焉。 白虎湯 入手太陰,亦同 甘草 用者,取甘以緩之,使不速於下爾。
陳廩米味兼咸、酸。即 粳米 貯倉廩年深,致性緩調脾胃效捷。易消化頻止泄痢,多滋潤意解渴煩胃進食。若蒸作飯和,能封腫毒立差。研汁下咽,去卒心痛。惟忌馬肉同食,恐發痼疾難瘳。炊寒食飯敷,滅瘢痕,搗泥爛才妙;煮 炒米湯 飲,潤喉燥,去火毒良方火毒去盡才煮,不爾則反助燥渴。)
秧蒔高田,早便可收割。谷長無刺,米小不粘。色赤白亦有兩般,憑炊煮任充正用。溫中健脈,益衛養榮。仍長肌膚,尤調臟腑。稻米亦小,味甘氣溫。收近重陽,舂甚潔白。若粘滯者曰糯,不沾滯者曰杭。商賈貿錢,竟謂粘米。煮飴誠妙,釀彌佳。充不宜,戀膈難化。昏五臟令人貪睡,動正氣致人發風。
但霍亂吐逆不休,用清水研服即止。稻穩(即秕芒也)治蠱毒作脹,稻稈療黃膽如金。並用煎膿,莫惜時啜。
稻稈灰治跌損,淋汁沃痛漸蘇。杵頭細糠,堪治能送食飲過喉,斯亦舂搗義爾。
糠秕勿用築枕,枕則令人損明(謨)按?東坡雲?稻者, 谷通名。羅氏亦曰?在谷通謂之稻。故今人號 為早稻,號粳為晚稻。《論語》曰?食夫稻,是亦指粳而謂。何獨《本經》款中直指稻為 糯米 ,與前諸說大相戾焉?
或者雲?糯與粳有粘不粘之異,故書通名以標之,未必得其意也。

小麥米


味甘。帶皮氣寒,去皮氣熱。諸處皆種,四氣俱全。蓋長,春秀夏實故也。北地霜雪多而毒少,南方霜雪少而毒多。北麥面可以常餐,南麥面只堪暫用。(一說?北地南方地卑,麥受濕重,作面多食則中其毒。)造飲饌者,通淋利小便,除熱解煩渴。浮漬為 ,消宿食除膨。作誠佳,充餐不厭。助五臟增益氣力,濃腸胃滑白肌膚。性熱未免動風, 蘿蔔汁 服可解。(善解面毒故也。)和山 梔子 搗,裹傷折處甚良。
寒食面滅瘢痕,飛羅面消涎沫。
麩皮炒, 湯火瘡赤爛,散血止痛; 蒸餅 (即熟饅頭去皮水漬。)打糊,調上焦藥為丸,下咽即化。 麥奴 (系苗上黑霉先枯者,名 小麥 奴。)卻天行熱毒,麥穩(即莖葉。)去疸目黃。並用煎膿,濾湯頻服。 大麥 粒長又濃,因此得名;味甘咸氣平微寒,故堪久食。仗蜜為使,入除熱。實腸胃,補虛劣,壯血脈,悅顏容。合 沒食子 針砂 ,染皓鬚髮變黑。 大麥面 無燥熱,(較 小麥 面尤勝。)平胃解渴殊功;大 味咸溫,化食消痰尤效。(今醫多用此。)孕婦勿食,恐墮胎元。虛者少煎,防消腎水。
(謨)按?麥者,接絕續荒之谷也。方夏之初,舊谷已絕,新谷未登,民於斯時,正乃乏食,二麥先熟,接續無憂。故《春》於他谷不書,至無麥無禾則書之。可見聖人於五穀中,亦惟重麥與禾也。非因民命所系,安足以動筆耶?

蕎麥米


味甘,氣平、寒。無毒。一名烏麥,收。曝烈日預令口開,舂熟米堪蒸飯食。亦可磨面,任意充餐。益氣力,續精神,煉滓穢,(一年沉滯,積任腸胃,食此乃消。)實腸胃。與丹石人食,解除燥毒。和豬 羊肉 食,脫落鬚眉。久食尤當忌之,動風令人眩暈。作茹壓飯,利耳目下氣亦良;燒灰淋湯,洗牛馬除瘡最效。丹家多採,用煮 粉霜

粟米


新則味咸,陳則味苦。氣平、微寒。無毒。在處俱種,北地尤多。日舂為糧,呼曰小米。丹溪雲屬水與土,因而用養腎調脾。須分新陳,才索效驗。 粟米 養腎氣不虧,去脾熱常益 中脘 粟米 止泄痢分滲,卻胃熱大解渴消。舂為,理氣劣食停,仍止嘔逆;蒸作中熱渴,更實大腸。主霍亂轉筋,頓飲數升立愈。臭泔除煩渴驅熱,酸泔洗瘡疥殺蟲。糯粟收摘略遲,經栽 秫米 即此。解寒熱,利腸胃,殺疥毒,療漆瘡。煮粥炊飯最粘,搗餳造極妙。但動風壅氣,切不宜食多。
又種 黍米 甘溫,蘆苗似粟非粟。由大暑布種,故以黍僉名。釀搗餳,亦同糯粟。肺病宜食,(孫思邈雲?肺家谷也。)
益氣補中。食多昏五臟貪眠,食久緩筋骨絕脈。小兒食足難健步,貓犬食腳忽偏斜。倘資充餐,務防所忌。相類青粱白粱黃粱。味俱甘微溫,粒比粟頗大。夏食清爽,因名曰粱。古稱膏粱之家,亦緣食美而養濃也。但損地力收少,以致種者罕稀。調胃和脾,力倍諸谷。青白略次,惟與黍相同。北人名烏,南人名。但農家不甚珍此,惟略種以備荒年。為飯不粘,亦益脾胃。
(謨)按?天生五穀,俱能養人。其甚益胃補脾,無過粳與粟也。日資食用,誠寄死生。
蓋因得天地中和之氣最多,與造化生育之功相等。非比他物,可以名言。故今南人食粳為常,北人食粟不缺。雖雲地方種蒔相宜,實亦本諸此也。

鶯粟米


味甘,氣平。無毒。一名御米,處處有之。人家園亭,多栽 飾。花開紅白色二種,子結千百粒一罌。又名米囊,細如葶藶。凡入藥劑,亦有奇功。妨動氣膀胱,切不宜多用。主胸膈稠痰凝滯噎塞,致食反回;治丹石藥服過多發揚,令食不下。並和 竹瀝 煮粥,日旋調理自安。殼泡去凈膜筋,蜜隨宜拌炒。其性多澀,甚固大腸。久瀉捷方,虛嗽要藥。(粟殼一兩, 烏梅 肉三錢,研末,以 桑白皮煎 湯,調服效。)倘濕熱瀉痢,須禁服莫加。誤用劫除,殺人如劍。

雜谷米


並性寒。無毒。各出產不同,但遇凶年,可充糧食。 米水田棱子產,久食不飢湖泊茭草生,古稱美饌。
野狼尾子米,似麥粒略小。蓬草子米,如 粳米 甚粘。
稗子米味脆,氣辛。東牆米輕身健步。河西人誤曰?貸我東牆,償爾田糧。
正此是也。

生大豆


味甘,氣平。無毒。原產泰山平澤,今則處處有之。黑白種殊,惟取黑者入藥;大小顆異,須求小粒煎湯。(緊小者為雄豆,入藥方效。)惡 龍膽 五參,(草 龍膽 、入參、沙牡。( 前胡 、烏喙、 杏仁 牡蠣 。)和 桑柴灰 汁煮,下水立效。合飯搗,箍癰疽消腫,婦人陰戶腫,亦可納之;煎水飲,殺鬼疰止疼,腳膝筋攣疼,勿吝服也。炒研豆屑,湯調下咽。消食免膨,驅熱除痹。
又炒黑煙未斷,乘熱投淋中。(即古方 豆淋酒 ,一名 紫酒
抽搐。以水漬生芽 , 豆黃 立名。去濕痹筋骨攣疼,散蒸熟合曬,江右每制賣極多。味淡無鹽,入藥方驗。雖理瘴氣,專治頭疼;助 梔子 ,除虛煩懊 。
足冷痛甚,浸醇可嘗。血痢疼多,同 薤白 煮服。仍安胎孕,女科當知。豆腐性寒,亦動正氣。食多積聚,蘿蔔能消。(善解豆腐豆曲可代米糧,乃豆炒和 大棗 肉同搗; 豆黃 亦治濕痹,制黃末合煉豬膏為丸。
拌壅氣咽喉窒塞難醫。
(謨)按?豆性和平。炒食則熱,煮食則寒。牛食之溫,馬食之涼。一體之中,而有數等之效。且為食饌,尤著多名。用治病邪,亦稱要劑。又雜 牛肉 同煮,能試瘟毒有無。無毒豆煮鮮黃,有毒豆變黯黑。免致中害,誠益世人。但搜補脾養胃之功,概未有一言爾。古嘗以菽名之,是亦伯叔之義,謂較諸谷亞之之辭。

赤小豆


味辛、甘、酸,氣溫而平。陰中之陽。無毒。地土各處俱種,胭脂赤者為良。驢食腳輕,人食腳重。外科稱要劑,香港腳為捷方。散癰腫,末調 雞子 清箍;下水氣,末入 通草湯 服。小兒急黃爛瘡,取汁洗之,不過三度;大人醉燥熱,煎汁飲下,只消一甌。和 桑白皮煎 ,治濕痹延手足脹大;同活鯉魚煮,療香港腳入臍腹突高。但專利水逐津,久服令人枯燥。
赤豆粉解油衣沾綴,赤豆葉止小便數頻。 腐婢 花名,因氣腐臭,雖稱卑賤,解誠良。共葛多不醉。又種 綠豆 ,粒小而圓。味甘皮寒肉平,能行十二經絡。煎湯解毒,煩熱兼除;作敷腫癰,丹毒且壓。益氣力,潤皮肉,濃腸胃,養精神。五臟能和,常食不忌。築枕夜?,明目疏風。
花采曝收藏, 解酲湯 亦用。
白豆 白,氣味平咸。因走腎經,故雲腎谷。(孫思邈曰?此腎家谷,腎病宜食。)殺鬼氣益腎,暖腸胃調中。
下氣,和五臟尤靈,嫩作蔬,生啖之益妙。豌豆 蠶豆 別號,益中而榮衛兼調。
彌佳,發氣須記。
刀豆 長有尺許,亦堪入用之。 仍有筋豆蛾眉豆 虎爪 羊眼豆 豇豆 ,只可供茶,別無他用。

白扁豆


味甘,氣微溫。無毒。園圃俱種,苗蔓引長。開花紫白兩般,結實黑白二種。實藏莢內,老採收。白者 扁豆 名,黑者鵲豆喚。惟白入藥,下氣和中。霍亂吐逆能除,河肫(曝乾研末, 米飲 調服。)
葉敷蛇蟲咬傷,(和搗爛,敷咬處。)

白油麻


味甘。生則氣寒,炒則氣熱。無毒。在處俱有,夏種收。行風氣並頭面浮風,治虛勞及身體客熱,滑腸胃通便閉結;利血脈潤發枯焦。勿久食之,抽人肌肉。生者嚼爛,堪敷頭瘡。搗和漿沐頭,亦能去頭風潤發。 麻油 性冷,食物資調。經宿必熬熟為佳,生食恐動氣反害。入藥拯病,惟益外科。治一切惡瘍,下三焦熱毒。推子胞催產,搽疥癬殺蟲。煎滾沸醇攙嘗,取微汁散除背癰。外腫合雞蛋 芒硝 攪服,(油一合,雞蛋二枚, 芒硝 一兩,共攪勻服之。)致大瀉攻下熱毒內疽。蜒入耳中,枕煎餅自出。發成症痛,飲滿碗吐安。大便枯燥難通,吹入穀道即潤。(用人含油滿口,以管插穀道內,吹進腸中,糞潤自通矣。)小兒閉脹,此法極佳。陳者熬膏,生肌長肉。煎炒少食,與火無殊。脾病及齒病患,全忌切

胡麻


(一名巨勝) 味甘,氣平。無毒。原出胡地大宛,張騫始得種歸。粒大而肥,與麻相類。因在胡產,故名胡麻。八谷之中,惟此大勝。又名巨勝,美之之辭。此說所傅,本於陶註。世謂夫婦同種,生而茂熟倍收。上黨(屬北直隸)效園,並多種蒔。莖葉嫩可為菜,麻乃作英。中藏黑者良,白者劣。詩雲?松下飯胡麻,即此是也。仙經甚重, 茯苓 相宜。蒸熟堪補虛羸,且耐饑渴寒暑。填腦髓,堅筋骨,益氣力,長肌膚。明目輕身,延年不老。生者嚼塗瘡腫,禿髮敷亦重生。小兒頭瘡及浸淫惡瘡立效,婦人陰腫並金瘡疔腫殊功。火灼爛延,亦堪敷愈。榨油可食,滑腸下胞甚良;採花陰干,漬汁搜面極軟。苗葉“收採,又名”。曾載方書,亦資拯治。主五臟邪氣,而風寒濕痹兼驅;益一身元陽,其肌肉髓腦俱補。泡水沐頭髮常潤,煎湯灌病牛即蘇。
(謨)按?胡麻,一名巨勝。《本經》只此附載,陶註亦已釋明。後因仙方,有服餌胡麻、巨勝二法,小有差殊,以致諸家辯論不一。有曰?莖圓者,為胡麻;莖方者,名巨勝。有曰?作解八棱而色紫黑者,名胡麻;兩頭尖銳、作角七棱而色純赤者,名巨勝,味兼澀酸。有曰?胡麻別名藤 ,巨勝別名狗虱。雖然一物,而種之有二者。固亦有之,如 天雄 附子 之類,形狀異,主治差,載諸《本經》,名亦各列,醫採入藥,不得不分。是則雖附二名,且同一治。形色不等,亦物之常。種類認真,便可採用。何必細辯,孰為巨勝,孰為胡麻。索驥按圖,有何益爾?

火麻子


味甘,氣平。無毒。鄉落俱有,平地沿栽。根實花莖,依時收採。各有用度,並無麻骨可作炬心, 麻皮 堪績布疋。麻子入藥,修制宜精。始用帛包浸沸湯,待冷檢出;井內,隔水勿沾。務過一宵,方取曝日。候乾燥置平地面,壓重板揩凈殼皮。擇起細仁,隨宜索效。或攙 粳米 煮粥,或佐血藥為丸。經入陽明大腸及足太陰脾臟。惡 茯苓 一大腸風熱,結澀便難。止消渴而小水能行,破積血而血脈可腹。胎逆橫生易順,產後餘疾總除。和菖蒲 鬼臼 為丸,吞服即見鬼魅。(要見鬼者,用各等分,杵,丸彈大。每朝嚮日服一丸,滿百日即見鬼魅。)合豆子頭髮著井,祝敕能闢瘟魔。
(除夜四更,取麻子、豆子各二七粒,家人頭髮少許,著頭髮滋潤。久服肥健,不老仙。重壓取油,亦能油物。 麻花 味苦性熱,堪調經水不通。驅惡風黑色遍身,散諸風瘙癢難抵。 麻根 煮服,更通石淋。除難產帶下崩中,逐 折撾打瘀血。
麻葉 搗汁,又殺蛔蟲。或被蝎傷,敷之即效。麻沸湯專主虛熱,漬麻汁善解渴消。

神曲


味甘,氣平。無毒。六月六日,製造方宜。曝乾仍積月深,入藥須炒黃色。助人之真氣,走陽明胃經。下氣調中,止瀉開胃。化水谷,消宿食。破癥結,逐積痰。療婦人胎動不安,治小兒胸腹堅滿。系者藥合造,味辛而性氣大溫。落胎兼下鬼胎,下氣並驅冷氣。痰尤劫,宿食竟消。六畜誤食米多,脹滿欲死;急研煎汁灌下,即解回生。麩曲性涼,消食亦用。 紅曲 色赤,滑血須知。
(謨)按?六月六日造 神曲 者,謂諸神集會此日故也。所用藥料,各肖神名。當此之日造成,才可以名 神曲 。倘或過此,匪但無靈,抑不得以神名也。其方用白曲一百斤,以象白虎;蒼 耳草 自然汁三升,以象勾陳;野蓼自然汁四升,以象騰蛇; 青蒿 自然汁三升以象青龍; 杏仁 去皮尖四升,以象玄武; 赤小豆 煮軟熟,去皮三升,以象朱雀。一如造曲法式,造備曬乾,收貯待用。今這之賣家,只蓼面為之,既不依方,又不按日,何得以取效乎?醫者見其不真,每以曲代用,亦失原造之意矣。


味苦、甘、辛,氣大熱。有毒。釀匪一等, 糯米 粟米 秫米 黍米 ,並可釀造。名亦多般。(醇、清、白、黃、臘八、清明 綠豆酒 、羔兒,如此多名,不能盡述。)惟 糯米 面曲者為良,能引經行藥勢最捷。因走諸經不止,稱與 附子 同功。葉辛甘苦相殊,治上中下分用。辛者能散,通行一身之表,直至極高頂頭;甘者能緩居中;苦者能下;淡則竟利小便而速下也。少飲有節,養脾扶肝。駐顏色,榮肌膚,通血脈,濃腸胃。御霧露瘴氣,敵風雪寒威。諸惡立驅,百邪竟闢。消悉遣興,揚意宣言。雖然佳醞常稱,猶有狂藥別號。若恣飲助火,則亂性損身。爛胃腐腸,蒸筋潰髓。傷神減壽,為害匪輕。倘入藥共釀,凡主治又異。療厥逆客忤, 紫酒 (即 豆淋酒 )理螈偏風。 蔥豉酒 解煩熱而散風寒, 桑椹酒 益五臟以明耳目。狗肉汁釀日飲,大補元陽; 葡萄 浸酒 時嘗,甚消痰癖。 牛膝 乾地黃 更妙,漸滋陰衰;枸杞 仙靈脾酒 尤佳,專扶陽痿。
又等,亦有小能。
指納嬰兒口中,可令速語;口含噴屋四壁,堪逐蚊蠅。糟 跌傷,行瘀止痛。亦驅蛇毒,仍合凍瘡。
(謨)按?大寒凝海,惟。因性熱多,獨異群物。丹溪亦曰?乃濕中發熱,近於相火,醉後顫慄。即此可知,正所謂惡寒非寒,明是熱證然也。性卻喜升,氣必隨輔,痰壅上膈,溺澀下焦,肺受賊邪,金體大燥,寒涼恣飲,熱鬱於中,肺氣得之,尤大傷耗。其始也病淺,或嘔吐,或自汗,或瘡疥,或鼻 ,或瀉痢,或心脾痛,尚可散而出也。其久也病深,或為消渴,為內疽,為肺痿,為痔漏,為鼓脹,為黃膽,為失明,為哮喘,為勞嗽,為吐衄,為癲癇,為難治之病。倘非具眼,未易處治,可不謹乎!


(一名苦) 味酸、甘,氣溫。無毒。造有數種,因著諸名。(米、麥、面、桃 葡萄 大棗 諸雜果及糟糠等。會意者,俱極酸烈。)入藥沽米佳,(餘者不入藥。)
取效得年久妙。散水氣,殺邪毒,消癰腫,斂咽瘡。驅胃脘氣疼並堅積症塊氣疼;攙劑吞服,治產後血暈及傷損金瘡血暈。淬氣熏蒸,(用石 紅,澆淬之。)漬黃 皮含之,口瘡可愈;煮 香附子丸 服,鬱痛能除。煎 大黃 ,劫 癖如神;摩南星,敷瘤腫立效。又調 雄黃 細末,蜂蠆蛇嚙可塗。牛馬疫侵, 之即愈。切忌蛤肉同食,造飲饌者須知。惟入肝經,宜為引使。不利男子,專益女人。
(謨)按?丹溪曰?味酸甘,調和魚肉菜蔬,盡可適口。但致疾以漸,人所不知。蓋酸收也,甘滯也。苟遠而不用,亦卻疾一端。然食多齒軟者,因水生木,水氣弱,木氣盛,故如是爾。齒屬腎水,酸助肝木,安得不然?


味咸、酸,氣冷利。無毒。所造弗一,其用亦殊。魚肉造者,呼為醢,充庖廚妙;豆面造者,名曰,入藥劑靈。勿取新鮮,惟尚陳久。殺諸蟲蛇蝎 蜂毒 立效,解百藥菜蔬菌毒殊功。疥癬略塗,瘙癢如劫。聖人謂?不得其醫不食。意欲五味調和,五臟悅受,斯亦安樂之一端也。 榆仁醬 味甚辛,食下通便,除心腹惡氣。 蕪荑醬 氣略臭,食多落髮,發小兒無辜。

飴糖


味甘、苦,氣微溫。無毒。稠粘如粥,故名 飴糖 。系糯或粟熬成,入脾能補虛乏。因色紫類 琥珀 ,方中又謂膠飴。乾枯名餳,不入湯藥。和脾潤肺,止渴消痰。 建中湯 內用之,蓋亦取其甘緩。治喉 魚骨,療誤吞錢環。中滿莫加,嘔吐切忌。小兒多食,損齒生蟲。丹溪書內曾雲,大發濕中之熱。

漿水


味甘、酸,氣微溫。無毒。所造之法, 仙(江西寧王。)備雲。節擇清明,熟炊粟飯。乘熱投磁缸內,冷水浸五六朝。味漸酸而生白花,色類漿故名 漿水 。或酷熱當茶飲下,或薄暮作粥啜之。醒睡除煩,消食止渴。調和臟腑,滑白肌膚。霍亂立建神功,瀉痢即臻速效。者)至冷,孕婦忌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