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本草衍義

金牙

卷六

青琅


《書》曰?三危既宅。三危,西裔之山也,厥貢惟球琳琅 。孔穎達以謂琅石似。《新書》亦謂三苗,西戎。《西域記》雲?天竺國正出此物。陶隱居謂為本名 大丹 石。
既是 大丹 石,則《本經》豈可更言煮煉服之。又曰?可化為丹。陶不合遠引,非此琅 也。
《唐本》註雲?是琉璃之類。且琉璃火成之物,琅 又非火成。經曰?生蜀郡平澤。安得同類言之,其說愈遠。且《佛經》所謂琉璃者,正如鬼谷珠之 ,乃火成之物也,今人絕不見用。

石、特生石


《博物志》及陶隱居皆言此二石鸛取之以壅卵,如此則是一物也。隱居又言?仙經不雲特生,則只是前白 石。今《補註》但隨文解義,不見特生之意。蓋二條只是一物,但以特生不特生為異耳。所謂特生者,不附著他石為特耳。今用者絕少,惟兩字 石入藥,然極須謹用,其毒至甚。及至論鸛巢中者,又卻從謬說。鸛巢中皆無此石,乃曰?鸛常入水,冷,故取以壅卵。如此則鸕 、雁、 之類,皆食於水,亦自繁息生化,復不用此二石。其說往往取俗士之言,未嘗究其實而窮其理也。嘗官於順安軍,親檢鸛巢,率無石。
矧石焉得處處有之。然治久積及久病胸腹冷有功,直須謹用,蓋其毒不可當。

代赭


方士爐火中多用,丁頭光澤、堅實、赤紫色者佳。
白堊 即白善土,京師謂之白土子。方寸許切成段,鬻於市,人得以浣衣。今人合 王瓜 ,等分為末,湯點二錢服,治頭痛。
赤土 今公府用以飾椽柱者。水調細末一二錢服,以治風疹。

大鹽


新者不苦,久則咸苦。今解州鹽池所出者,皆成斗子,其形大小不等,久亦苦。海水煎成者,但味和,二鹽互有得失。入藥及金銀作,多用大鹽及解鹽。傍海之人多黑色,蓋日食魚鹽,此走血之驗也。齒縫中血出, 鹽湯 嗽之,及接藥入腎。北虜以鹽淹屍,使不腐。

戎鹽


戎鹽成垛,裁之如枕,細白,味甘咸,亦功在卻血。入腎,治目中瘀赤、澀昏。

鉛丹


本謂之黃丹,化鉛而成,別有法。《唐本》註?炒作。然經稱 鉛丹 ,則炒之說誤矣,亦不為難辨。蓋則色黯暗,鉛則明白,以此為異。治瘧及久積皆用。

粉錫


、胡粉也,又名定粉。止泄痢、積聚及久痢。

鉛霜


鉛霜、《圖經》已著其法,治上膈熱涎塞。塗 木瓜 失酸味,金克木也。

古文錢


古銅,焦赤,有毒,治目中瘴瘀、腐蝕壞肉、婦人橫逆產、五淋多用。非特為有也,此說非是。今但取景王時大泉五十及寶貨,秦半兩,漢莢錢、大小五銖,吳大泉五百、大泉當千,宋四銖、二銖,及梁四柱,北齊常平五銖。爾後其品尚多,如此之類方可用。少時常自患暴赤目腫痛,數日不能開。有客教以 生薑 一塊,洗凈去皮,以古青銅錢刮取薑汁,就錢棱上點。初甚苦,熱淚蔑面。然終無損。後有患者,教如此點,往往疑惑。信士點之,無不獲驗。一點遂愈,更不可再作。有瘡者不可用。

金牙


今方家絕不用。以此故,商客無利不販賣,醫者由是委而不用,兼所出惟蜀郡有之,蓋亦不廣也。餘如經。

鍛石


水調一盞,如稠粥,揀好 糯米 粒全者,半置灰中,半灰外。經宿,灰中米色變如水精。若人手面上有黑 子及紋刺,先微微以針頭撥動,置少許如水精者於其上,經半日許,汁自出,剔去藥不用,且不得著水,三二日愈。又取新硬鍛石一合,以炒,調如泥,於患偏風牽口 邪人口唇上不患處一邊塗之,立便牽正。

冬灰


諸家只解灰而不解,亦其闕也。諸灰一烘而成,惟灰,則經三四月方徹爐。灰既曉夕燒灼,其力得不全燥烈乎?而又體益重。今一 而成者體輕,蓋火力劣,故不及灰耳。若古緊面少容方中,用九燒益母灰,蓋取此義。如或諸方中用桑灰,自合依本法。既用灰,則須爾。《唐本》註雲?灰本是灰,未知別有何說。又湯火灼,以餅爐中灰細羅,脂 麻油 調,羽掃,不得著水,仍避風。

伏龍肝


婦人血露, 蠶沙 一兩,炒 伏龍肝 半兩, 阿膠 一兩,同為末,溫調,空肚服二三錢,以知為度。本條中有東壁土,陳藏器雲?取其東壁土,久乾也。今詳之?南壁土,亦向陽久乾也,何不取?蓋東壁常先得曉日烘炙。日者太陽真火,故治瘟瘧。或曰?何不取午盛之時南壁土,而取日初出東壁土者,何也?火生之時,其氣壯。故《素問》雲?少火之氣壯。
及其當午之時,則壯火之氣衰,故不取,實用此義。或曰?何以知日者太陽真火?以水精珠,或心凹銅鑒,嚮日射之,以艾承接其光聚處,火出,故知之。

半天河水


半天河水,一水也。然用水之義有數種,種各有理。如半天河水,在上,天澤水也。故治心病、鬼疰、狂、邪氣、惡毒。 臘雪 水,大寒水也,故解一切毒,治天行時氣、溫疫、熱癇、丹石發、後暴熱、黃膽。井華水,清冷澄澈水也,故通九竅,洗目膚翳,及後熱痢。後世又用東流水者,取其快順疾速,通關下膈也。倒流水,取其迴旋留止,上而不下也。

菊花水


本條見南陽酈縣北潭水,其源悉芳。菊生被崖,水為菊味,此說甚怪。且菊生於浮土上,根深者不過尺,百花之中,此特淺露, 水泉 莫非深遠而來,況菊根亦無香,其花當九月十月間,只三兩旬中,焉得香入水也?若因花而香,其無花之月合如何也?殊不詳。水自有甘、淡、咸、苦,焉知無有菊味者?嘗官於永、耀間,沿乾至洪門北山下古石渠中,泉水清澈。眾官酌而飲。其味與惠山泉水等,亦微香。世皆未知之,烹茶尤相宜。由是知泉脈如此,非緣浮土上所生菊能變泉味。博識之士,宜細詳之。

漿水


漿水 不可同李實飲,令人霍亂吐利。

熱湯


助陽氣,行經絡。患風冷氣痹人,多以湯渫腳至膝上,濃覆,使汗出周身。然別有藥,亦終假湯氣而行也。四時暴泄利,四肢冷,臍腹疼,深湯中坐,浸至腹上,頻頻作,生陽佐藥,無速於此。虛寒人始坐湯中必戰,仍常令人伺守。


金銀有偽,投熔鍋中,其偽物盡消散。矧人腹中有久積,故可潰腐也。合他藥,治目中翳,用之須水飛過,入瓷器中,於重湯中煮其器,使自乾,殺其毒,及去其塵穢。

蓬砂


含化咽津,治喉中腫痛,膈上痰熱。初覺便治,不能成喉痹,亦緩取效可也。南番者,色重褐,其味和,其效速。西戎者,其色白,其味焦,其功緩,亦不堪作焊。

薑石


薑石 ,所在皆有。須不見日色旋取,微白者佳。治疔腫殊效。

自然銅


有人飼折翅雁,後遂飛去。今人打撲損,研極細,水飛過,同 當歸 沒藥 各半錢,以調,頻服,仍以手摩痛處。

石燕


今人用者如蜆蛤之狀,色如土,堅重則石也。既無羽翼,焉能自石穴中飛出,何故只墮沙灘上?此說近妄。《唐本》註?永州土崗上掘深丈餘取之,形似坩而小,重如石。則此自是一物,餘說不可取。潰、虛、積藥中多用。

砒霜


瘧家或用,才過劑,則吐瀉兼作,須濃研 綠豆汁 ,仍兼冷水飲,得 石腦油 即伏。今信州鑿坑井,下取之。其坑常封鎖,坑中有濁綠水,先絞水盡,然後下鑿取。生砒謂之砒黃,其色如 牛肉 ,或有淡白路,謂石非石,謂土非土,磨研飲,治癖積氣有功。才見火,便有毒,不可造次服也。取砒之法?將生砒就置火上,以器覆之,令砒煙上飛著覆器,遂凝結,累然下垂如乳,尖長者為勝,平短者次之。《圖經》言大塊者。其大塊者已是下等,片如細屑者極下也。入藥當用如乳尖長者,直須詳謹。

浮石


水飛,治目中翳。今皮作家用之,磨皮上垢,無出此石。 石蟹 條中雲? 浮石 ,平,無毒,止渴,治淋,殺野獸毒,合於此條收入。

金星石、銀星石


治大風疾。別有法,須燒用。金星石於蒼石內,外有金色麩片。銀星石,有如銀色麩片。又一種深青色,堅潤,中有金色如麩片,不入藥,工人碾為器,或婦人首飾。餘如經。

石腦油


真者難收,多滲蝕器物。今入藥最少,燒煉或須也。仍常用,有油(去聲)器貯之。
又研生 砒霜 ,入 石腦油 ,再研如膏,入鉗鍋子內,用凈瓦片子蓋定,置火上,俟鍋子紅,泣盡油,出之。又再研,再入油,再上火,凡如此共兩次,即 砒霜 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