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本草新編

卷十九

卷十九

白瓜子


冬瓜 仁也,服食中亦稀用。

白冬瓜


一二鬥許大,月收為菜,壓去汁, 蜜煎 代果。患發背及一切癰疽,削一大塊,置瘡上,熱則易之,分敗熱毒瓦斯甚良。

瓜蒂


此即 甜瓜蒂 也,去瓜皮,用蒂,約半寸許,曝極乾,不限多少為細末。量疾,每用一二錢匕,膩粉一錢匕,以水半協議調勻,灌之,治風涎暴作、氣塞倒?。服之良久,涎自出。或覺有涎,用諸藥行化不下,但如此服,涎即出。或服藥良久涎未出,含沙糖一塊,下咽,即涎出。此物甚不損人,全勝石碌、 砂輩。

甜瓜


暑月服之,永不中暑氣。多食,未有不下痢者。貧下多食,至深作痢為難治,為其消損陽氣故也。亦可以如白 冬瓜 煎漬收。

冬葵子


葵菜子也,四方皆有。苗性滑利,不益人。患癰癤,毒熱內攻未出膿者,水吞三五枚,遂作竅膿出。

蜀葵


四時取紅單葉者根,陰干,治帶下,排膿血惡物,極有驗。

黃蜀葵花


與蜀葵別種,非為蜀葵中黃者也。葉心下有 紫檀 色。摘之,剔為數處,就日乾之。不爾,即 爛。瘡家為要藥。子,臨產時取四十九粒,研爛,用溫水調服,良久,產。

莧實


入藥亦稀,苗又謂之人,人多食之。莖高而葉紅黃二色者,謂之紅人,可淹菜用。

苦菜


四方皆有,在北道則方凋斃,生南方則夏常青。此《月令》小滿節後,所謂 苦菜 秀者是此。葉如 苦苣 更狹,其綠色差淡,折之白乳汁出,常常點瘊子,自落。味苦,花與 野菊 相似,春、夏、皆旋開花。去中熱,安心神。

萵苣


今菜中惟此自初生便堪生啖,四方皆有。多食昏人眼,蛇亦畏之。蟲入耳,以汁滴耳中,蟲出。諸蟲不敢食其葉。以其心置耳中,留蟲出路,蟲亦出。有人自長立禁此一物不敢食,至今目不昏。 苦苣 搗汁,傅疔瘡殊驗。青苗陰干,以備月,為末,水調傅亦可。

蕪菁、蘆菔


蕪菁 、蘆菔,二菜也。蘆菔,即蘿蔔也。 蕪菁 ,今世俗謂之蔓菁。夏則枯。當此之時,蔬圃中複種之,謂之 雞毛菜 。食心,正在春時。諸菜之中,有益無損,於世有功。
採擷之餘,收子為油。根,過食動氣。河東太原所出極大,他處不及也。又出吐谷渾。後於 萊菔 條中。《爾雅·釋草》但名“蘆菔,今謂之蘿蔔”是也。則 蕪菁 條中,不合更言及蘆菔二字,顯見重覆。從《爾雅》為正。

萊菔根


即前條所謂蘆菔,今人只謂之蘿蔔。河北甚多,登、萊亦好。服地黃、 何首烏 人食之,則令人髭發白。世皆言草木中惟此下氣速者,為其辛也。不然,如 生薑 芥子 又辛也,何止能散而已。 萊菔 辛而又甘,故能散緩而又下氣速也。散氣用 生薑 ,下氣用 萊菔

菘菜


張仲景《傷寒論》“凡用 甘草 皆禁 菘菜 ”者,是此 菘菜 也。葉如 蕪菁 ,綠色差淡。其味微苦,葉嫩稍闊。不益中虛人,食之覺冷。


蕪菁 ,葉上紋皺起,色尤深綠為異。子與苗皆辛,子尤甚。多食動風。一品紫芥與此無異,紫色可愛,人多食之,然亦動風。又, 白芥子 比諸芥稍大,其色白,入藥用。

苜蓿


唐李白詩雲?“天馬常銜 苜蓿 花”,是此。陝西甚多,飼牛馬,嫩時人兼食之。微甘淡,不可多食,利大小腸。有宿根,刈訖又生。

蓼實


即《神農本經》第十一卷中“ 水蓼 ”之子也。彼言蓼,則用莖;此言實,即用子。故此復論子之功,故分為二條。春初,以 葫蘆 盛水浸濕,高掛於火上,晝夜使暖,遂生紅芽,取以為蔬,以備五辛盤。又一種水紅,與此相類,但苗莖高及丈。取子微炒,碾為細末,薄調二三錢服,治瘰 。久則效,效則已。

蔥實


蔥,初生名蔥針,至夏,則有花。於月植,作高溝 ,旋壅起,以備用,曰蔥,其實一也。又有 龍角 蔥,每莖上出歧如角。皮赤者名樓蔥,可煎湯,渫下部。子皆辛,黑色,有皺紋,作三瓣。此物大抵以發散為功,多食昏人神。


葉如金燈葉,差狹而更光,故古人言薤露者,以其光滑難 之義。《千金》治肺氣喘急,用 薤白 。亦取其滑泄也。與蜜同搗,塗湯火傷,效甚速。


春食則香,夏食則臭,多食則昏神。子,止精滑甚良。未出糞土為韭黃,最不益人,食之即滯氣。蓋含噎鬱未之氣,故如是。孔子曰?“不時不食”,正為此輩。花,食之動風。

白荷


八九月間淹貯之,以備月作蔬果。治療只用生者。


此紫蘇也。背面皆紫者佳。其味微辛甘,能散,其氣香。今人朝暮湯其汁飲,為無益。
醫家以謂芳草致豪貴之疾者,此有一焉。脾胃寒人,飲之多泄滑,往往不覺。子,治肺氣喘急。

水蘇


氣味與紫蘇不同,辛而不和,然一如蘇,但面不紫,及周遭槎牙如雁齒,香少。

假蘇


荊芥 也,只用穗。治產後血暈,及中風目帶上、四肢強直。為末,二三錢,童子小便一小盞,調,下咽,良久即活,甚有驗。又治頭目風, 荊芥 穗、 細辛 川芎 等為末,飯後湯點二錢。風搔遍身,濃煎湯淋渫,或坐湯中。

香薷


生山野,荊、湖南北、二川皆有。兩京作圃種,暑月亦作菜蔬,治霍亂不可闕也,用之無不效。葉如 茵陳 ,花茸紫,在一邊成穗,凡四五十房為一穗。如 荊芥 穗,別是一種香。
餘如經。

薄荷


世謂之南 薄荷 ,為有一種龍腦 薄荷 ,故言南以別之。小兒驚風、壯熱,須此引藥。貓食之即醉,物相感爾。治骨蒸熱勞,用其汁與眾藥熬為膏。

蘩蔞


雞腸 草,一物也。今雖分之為二,其 雞腸 草條中獨不言性味,故知一物也。 雞腸 草,春開小花如 綠豆 大,莖葉如園荽,初生則直,長大即覆地。小戶收之為齋,食之烏髭發。


葫, 大蒜 也,其氣極葷,然置臭肉中掩臭氣。中暑毒人,爛嚼三兩瓣,以溫水送之,下咽,即知,仍禁飲冷水。又,患暴下血,以葫
五、七枚,去梗、皮,量多少入豆豉,搗為膏,可丸即丸梧子大,以 米飲 下五六十丸,無不愈者。又,鼻衄,爛研一顆,塗兩足心下,才止,便拭去。又將紫皮者橫切作片子,濃一分。初患瘡發於背脅間未辨癰疽者,若陽滯於陰,即為癰陰滯於陽,即為疽。癰即皮光赤,疽即皮肉紋起不澤。並以葫片覆之,用艾灸。如已痛,灸至不痛。如不痛,灸至痛。初覺即便灸,無不效者。仍審度正,於中心貼葫,灸之。世人往往不晤此瘡,初見其瘡小,不肯灸,惜哉!


蒜, 小蒜 也。又謂之 ,苗如蔥針。根白,大者如烏芋,子兼根煮食之。又謂之宅蒜,華佗用蒜齏是此物。

芸苔


不甚香,經根不死,闢蠹,於諸菜中亦不甚佳。

茄子


新羅國出一種,淡光,微紫色,形長味甘。今其子已遍中國蔬圃中。惟此無益,並無所治,只說損人。後人雖有處治之法,然終與《本經》相失。圃人又植於暖處,濃加糞壤,遂於小滿前後求貴價以售,既不以時,損人益多。不時不食,於可忽也。

馬齒莧


人多食之,然性寒滑, 青黛 條中已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