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本草衍義

槐實

卷十三

茯苓


乃樵斫訖多年 松根 之氣所生。此蓋根之氣味,噎鬱未絕,故為是物。然亦由土地所宜與不宜。其津氣盛者,方發泄於外,結為 茯苓 ,故不抱根而成物。既離其本體,則有苓之義。 茯神 者,其根但有津氣而不甚盛,故只能伏結於本根,既不離其本,故曰 茯神 。此物行水之功多,益心脾不可闕也。或曰松既樵矣,而根尚能生物乎?答曰?如 馬勃 、菌、五芝、 木耳 石耳 之類,皆生於枯木、石、糞土之上,精英未淪,安得不為物也。其上有菟絲,下有 茯苓 之說,甚為輕信。

琥珀


今西戎亦有之,其色差淡而明澈。南方者色深而重濁,彼土人多碾為物形。若謂千年 茯苓 所化,則其間有沾著蜾蠃蜂蟻,宛然完具者,是極不知也。《地理志》雲?“林邑多 琥珀 ,實松脂所化耳。”此說為勝,但土地有所宜不宜,故有能化有不能化者。張茂先又為“燒蜂窠所作”,不知得於何處。以手摩熱,可以拾芥。餘如經。

松黃


一如 蒲黃 ,但其味差淡。治產後壯熱、頭痛頰赤、口乾唇焦、多煩躁渴、昏悶不爽。
松花 川芎 當歸 石膏 蒲黃 五物等同為末,每服二錢,水二合, 紅花 二捻,同煎七分,去滓,粥後溫溫細呷。
松子,多東海來,今關右亦有,但細小味薄,與 柏子仁 同治虛秘。


取脂以療馬 疥。今未見用松脂者。老人虛秘, 柏子仁 、大麻子仁、松子仁等分,同研,溶白蠟,丸桐子大。以少黃丹湯,服二三十丸,食前。嘗官陝西,每登高望之,雖千萬株,皆一一西指。蓋此木為至堅之木,不畏霜雪,得木之正氣,他木不逮也。所以受金之正氣所制,故一一向之。


桂大熱。《素問》雲?辛甘,發散為陽。故漢張仲景 桂枝 ,治傷寒表虛皆須此藥,是專用辛甘之意也。《本草》第一又雲?“療寒以熱藥”。故知三種之桂,不取菌桂、牡桂者,蓋此二種,性止溫而已,不可以治風寒之病。獨有一字桂,《本經》言甘辛大熱,此正合《素問》辛甘發散為陽之說,尤知菌、牡二桂不及也,然《本經》只言桂,仲景又言 桂枝 者,蓋亦取其枝上皮。其木身粗濃處,亦不中用。諸家之說,但各執己見,終無證據。今又謂之官桂,不知緣何而立名。慮後世為別物,故書之。又有桂心,此則諸桂之心,不若一字桂也。

楓香


與松脂皆可亂 乳香 ,尤宜區別。楓香微黃白色,燒之尤見真偽。兼能治風癮疹癢毒。
水煎,熱燥洗。

乾漆


若濕漆,藥中未見用。凡用者,皆 乾漆 耳。其濕者,在燥熱及霜冷時則難乾,得陰濕,雖寒月亦易乾。亦物之性也。若沾漬人,以油治之。凡驗漆,惟稀者以物蘸起細而不斷,斷而急收起,又塗於乾竹上,蔭之速乾者,並佳。餘如經。

蔓荊實


諸家所解,蔓荊、牡荊紛糾不一。經既言蔓荊,明知是蔓生,即非高木也。既言牡荊,則自是木上生者。況《漢書·郊祀志》所言“以 牡荊莖 為幡竿”,故知蔓荊即子大者是,又何疑焉。後條有欒荊,此即便是牡荊也。子青色,如茱萸,不合更立欒荊條。故文中雲?本草不載,亦無別名,但有欒花,功用又別,斷無疑焉。《註》中妄稱石荊當之,其說轉見穿鑿。

桑寄生


新舊書雲?今處處有之。從宦南北,實處處難得,豈歲歲窠斫摘踐之苦,而不能生邪?抑方宜不同也?若以為鳥食物子落枝節間,感氣而生,則麥當生麥,谷當生谷,不當但生此一物也。又有於柔滑細枝上生者,如何得子落枝節間?由是言之,自是感造化之氣,別是一物。古人當日惟取桑上者,實假其氣耳。又雲今醫家鮮用,此極誤矣。今醫家非不用也,第以難得真桑上者。嘗得真 桑寄生 ,下咽必驗如神。向承乏吳山,有求藥於諸邑者,乃遍令人搜摘,卒不可得,遂以實告,甚不樂。蓋不敢以偽藥罔人。鄰邑有人偽以他木寄生送之,服之逾月而死。哀哉!

沉香木


嶺南諸郡悉有之,旁海諸州尤多。交乾連枝,崗嶺相接,千里不絕。葉如青,大者合數人抱。木性虛柔,山民或以構茅廬,或為橋梁,或為飯甑尤佳。有香者,百無一二。蓋木得水方結,多在折枝枯幹中,或為沉,或為煎,或為黃熟。自枯死者,謂之水盤香。今南恩、高、竇等州,惟產生結香。蓋山民入山,見香木之曲乾斜枝,必以刀斫成坎,經年得雨水所漬,遂結香。復以鋸取之,颳去 白木 ,其香結為斑點,遂名 鷓鴣 斑,燔之極清烈。沉之良者,惟在瓊崖等州,俗謂之角沉。黃沉乃枯木中得者,宜入藥用。依木皮而結者,謂之青桂,氣尤清。在土中歲久,不待 剔而成者,謂之龍鱗。亦有削之自卷,咀之柔韌者,謂之黃蠟沉,尤難得也。然經中只言療風水毒腫,去惡氣,餘更無治療。今醫家用以保和衛氣,為上品藥,須極細為佳。今人故多與 烏藥 磨服,走散滯氣,獨行則勢弱,與他藥相佐,當緩取效,有益無損。餘藥不可方也。

熏陸香


熏陸香,木葉類 棠梨 。南印度界阿吒釐國出,今謂之西香。南番者更佳,此即今人謂之 乳香 ,為其垂滴如乳。熔塌在地者,謂之塌香。皆一也。

丁香


《日華子》雲?“治口氣。”此正是御史所含之香。治胃寒及脾胃冷氣不和。有大者名 母丁香 ,氣味尤佳。為末,縫紗囊如小指,實末,內陰中,主陰冷病,中病便已。

柏木


今用皮。以蜜勻炙,與 青黛 各一分,同為末,入生龍腦一字,研勻。治心脾熱,舌頰生瘡。當摻瘡上,有涎即吐。又張仲景 柏皮湯 ,無不驗。《傷寒論》中已著。

辛夷


先花後葉,即木筆花也。最先春,以其花未開時,其花苞有毛,光長如筆,故取像曰木筆。有紅、紫二本,一本如 桃花 色者,一本紫者。今入藥當用紫色者,仍須未開時收取。
入藥,去毛苞。

榆皮


今初春先生莢者是。去上皺澀乾枯者,將中間嫩處,銼、乾、 為粉。當歉歲,農將以代食。葉青嫩時收貯,亦用以為羹茹。嘉 年,過豐、沛,人闕食,鄉民多食此。

蕪荑


有大小兩種,小 蕪荑 即榆莢也。揉取仁, 為,味尤辛。入藥,當用大 蕪荑 ,別有種。然小 蕪荑 造多假,以外物相和,切須擇去也。治大腸寒滑及多冷氣,不可缺。

酸棗


酸棗微熱。經不言用仁,仍療不得眠。天下皆有之,但以土產宜與不宜。嵩陽子曰?“酸棗縣,即滑之屬邑,其木高數丈,味酸,醫之所重。今市人賣者,皆棘子。”此說未盡。殊不知小則為棘,大則為酸棗,平地則易長,居崖塹則難生。故棗多生崖塹上,久不樵則成乾,人方呼為酸棗,更不言棘,徒以世人之意如此,在物則曷若是也,其實一本。以其不甚為世所須,及礙塞行路,故成大木者少,多為人樵去。然此物才及三尺,便開花結子。但窠小者氣味薄,本大者氣味濃,又有此別。今陝西臨潼山野所出者亦好,亦土地所宜也,並可取仁。後有白棘條,乃是酸棗未為大時,枝上刺也。及至長成,其刺亦少,實亦大。故棗取大木,刺取小窠也,亦不必強分別爾。

槐實


槐實只言實,今當分為二。實本出夾中,若搗夾作煎者,當言夾也。夾中子,大如豆,堅而紫色者,實也。今本條不析出夾與夾中子,蓋其用各別,皆疏導風熱。

槐花


今染家亦用,收時折其未開花,煮一沸,出之釜中,有所澄下稠黃滓,滲漉為餅,染色更鮮明。治腸風熱瀉血甚佳,不可過劑。

枸杞


枸杞當用梗皮,地骨當用根皮, 枸杞子 當用其紅實,是一物有三用。其皮寒,根大寒,子微寒,亦三等。此正是孟子所謂“性由杞柳”之杞。後人徒勞分別,又為之枸棘,茲強生名耳。凡杞,未有無棘者,雖大至有成架,然亦有棘。但此物小則多刺,大則少刺,還如酸棗及棘,其實皆一也。今人多用其子,直為補腎藥,是曾未考究經意,當更量其虛實冷熱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