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證治心傳

虛勞說

虛勞說


經雲?虛者補之,勞者溫之。古人以陰虛、陽虛為綱領,於是以八味治陽虛,六味療陰虛,致溫補之風滿天下。又遇高談五行者出,創立新方,百病皆從虛治,以成議藥不議病之世界矣。夫扁鵲雲?一損肺,二損心,三損脾,過於脾則不可治矣,是上損之因也;蓋下損之由,以一損腎,二損肝,三損胃,過於胃則不可治也。《金匱》雲?極虛者為勞,調以甘藥,如 復脈湯 小建中湯 之類是也。又雲?肌膚甲錯,內有乾血,以 大黃 蟲丸主之。由是觀之,《金匱》治虛勞,以虛、實分治,而用方以攻補兼施,當補則補,應攻則攻,不拘一格,往往有桴鼓之應也。然而咳嗽、骨蒸、吐血、食減、咽瘡等症,當審其所因,於初候之時,分虛實而藥之,亦可轉危為安,幾微於反掌間矣。若用近人方法,溫補橫於胸中,養癰為害,百難一治。
嗚呼!是非虛勞之不可治,而為溫補誤投之不能輓也。餘每治骨蒸勞極、肌膚甲錯者,用 大黃 蟲丸法,出入加減,攻其宿瘀,廓清積血,應手取效。惟有曾服膩補者,如油入面,病根深痼,延宕日久者,正氣已傷,百難救一。況世人不知保惜其身,自恃藥石為補助,樂於溫補而惡於攻逐,猶如飛蛾撲火,甘蹈滅烈,自不知其身已入於鼎沸之中。餘雖具不忍之心,是亦末焉者矣。
瀾按?虛勞一病,五臟皆有,不得專以陰虛立論,以六味滋陰、八味益陽為秘方。或用知、柏暫平浮火,切勿多投,惟恐脾陽受侮,中土失運,每致食減、便溏之患,所以《金匱》用復脈、建中等湯,是步步照顧脾胃為主。先生宗仲景法而擴充之,綽有餘裕,又闡明虛實之因,用藥之理,經權達變,以示人衛生卻病之源、理,豈不懿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