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韓氏醫通

藥性裁成章第七

藥性裁成章第七


(凡十二則)
藥有成性,以材相制,味相洽而後達。夫藥性,古書備本草,括《湯液》、《 珍珠 》諸篇,予不能悉記也。而二五之升沉,咸苦酸辛甘者,觸物在焉。姑列凡數,可推其餘。
標病攻擊,宜生料,氣全力強;本病服餌,宜制煉調劑。大凡試病在元氣,宜醇淡。味性純一,醇也;出五味外,淡也。太羹元。(疑有缺文)
人參 煉膏,回元氣於無何有之鄉,王道也。黑 附子 回陽,霸功赫奕。 甘草 調元,無可無不可。
當歸 主血分之病,川產力剛可攻,秦產力柔宜補。凡用本病制,而痰獨以薑汁浸透,導血歸源之理。 熟地黃 亦然。血虛以 人參 、石脂為佐;血熱以 生地黃 薑黃 、條芩,不絕生化之源;血積配以 大黃 。婦人形肥,血化為痰,二味薑浸,佐以利 水道 藥。要之,血藥 不容 當歸 ,故古方 四物湯 以為君,芍藥為臣,地黃分生熟為佐, 川芎 為使,可謂典要雲。
香附 主氣分之病,香能竄,苦能降,推陳致新,故諸書皆雲益氣,而俗有耗氣之訛,女科之專非也。治本病略炒,兼血以煮,痰以薑汁,虛以童便浸,實以鹽水煮,積以浸水煮。婦人血用事,氣行則無痰。老人精枯血閉,惟氣是資。小兒氣日充,形乃日固。大凡病則氣滯而餒,故 香附 於氣分為君藥,世所罕知。佐以 木香 ,散滯泄肺;以 沉香 ,無不升降;以小 茴香 ,可行經絡;而鹽炒則補腎間元氣。 香附 為君,參、 為臣, 甘草 為佐,治氣虛甚速。佐以濃樸之類,決壅積;莪、棱之類,攻其甚者。予嘗避諸香藥之熱,而用 檀香 佐附,流動諸氣,極妙!
痰分之病, 半夏 為主。脾主濕,每惡濕,濕生痰,而寒又生濕。故 半夏 之辛,燥濕也。
然必造而為曲,以 生薑 自然汁、生 白礬湯 等分,共和造曲, 楮葉 包裹,風乾,然後入藥。風痰,以 豬牙皂 角煮汁去渣,煉膏如餳,入薑汁。火痰黑色,老痰如膠,以 竹瀝 或荊瀝入薑汁。濕痰白色,寒痰清,以老薑煎濃湯,加 白礬 三分之一(如 半夏 三兩, 礬一兩),俱造曲如前法。予又以 霞天膏 白芥子 三分之二,薑汁、 礬湯 竹瀝 造曲,治痰積沉痼者,自然能腐敗隨大小便出,或散而為瘡,此 半夏曲 之妙也。古方 大棗 ,以此為君,世醫因辛,反減至少許;而 茯苓 滲濕, 陳皮 行氣, 甘草 醒脾,皆臣佐使,而反多其銖兩,蓋不造曲之過。觀 法制半夏 ,以薑、礬制辛,即能大嚼是也。佐以南星,治風痰;以 薑汁酒 浸炒芩、連及栝蔞實, 香油 拌曲略炒之類,治火痰;以麩炒 枳殼 枳實 ,薑汁浸蒸 大黃 海粉 之類,治老痰;以蒼術、 白術 俱米泔薑汁浸炒,甚至 乾薑 、烏頭,皆治濕痰。而常有脾泄者,以肉 豆蔻 半夏曲 ,加 神曲 麥芽 作丸,尤有奇效。濃養之人,後多此,而苦痰為病者,十常八九也。
方書謂天下無逆流之水,人身有倒上之痰。氣亂血餘化而為痰,故治痰以行氣殺血為要。
火分之病, 黃連 為主。五臟皆有火,平則治,病則亂。方書有君火、相火、邪火、龍火之論,其實一氣而已。故丹溪雲?氣有餘便是火。分為數類。凡治本病,略炒以從邪,實火以朴硝湯,假火,虛火,痰火薑汁,俱浸透炒;氣滯火以茱萸,食積泄 黃土 ,血瘕痛 乾漆 ,俱水拌同炒,去萸土漆;下焦伏火以鹽水浸透拌焙;血疾以人乳浸蒸,或點或服。生用為君,佐官桂少許,煎百沸,入蜜,空心服,能使心腎交於頃刻。入五苓、 滑石 ,大治夢遺。以土、薑、、蜜四炒者為君, 使君子 為臣, 白芍 藥酒 煮為佐,廣 木香 為使,治小兒五疳。以茱萸炒者,加 木香 等分,生 大黃 倍之,水丸,治五痢。以 薑汁酒 煮者為末,和 霞天膏 ,治癲癇、諸風、眩暈、瘡瘍,皆神效。非彼但雲瀉心火,而與芩、柏諸苦藥例稱者比也。
予治沉 ,先循經絡者,即諸古書所載引經報使藥,貴識真爾!如心經,以 人參 益氣,石脂補血, 硃砂 鎮火,天竺黃去痰, 澤瀉 瀉熱,而蓮肉、 茯神 赤茯苓 遠志 、益智、酸棗之屬利心竅以安神識。中間制煉,如以苦焦之味達本經,咸引所畏,辛避所勝,酸益其母,而甘泄其子,皆裁成藥性之道。
粳米 造飯,用 荷葉 煮湯者寬中, 芥菜 葉者豁痰, 紫蘇葉 者行氣解肌, 薄荷 葉者清熱, 淡竹葉 者避暑。造粥則白粥之外,入 茯苓 者清上實下,薯蕷粉者理胃,花椒汁者解嵐瘴。薑、蔥、 豉汁 者發汗。與夫古方豬腎、 羊腎 之類,無非藥力也。一人淋,素不服藥,予教以專啖 粟米粥 ,絕他味,旬餘減,月餘痊,此五穀治病之理。
汁疏風豁痰,蒸露治內熱。汁研止吐血、鼻衄。研 桃仁 調破血積。 胡桃仁 佐破故紙鹽水糊丸,治腰濕痛如神。 大棗 煮汁去渣煉膏,救小兒脾虛胃寒不能藥者。蓮肉作末,蘇噤口痢。 柿蒂 加杵頭糠,止轉食。凡此予以應驕習之家,亦五果治疾之理。
韭白愈淋,子澀精。大 蔥汁 五倍子 末澀虛脫之痢,非虛脫不可用。煮汁愈初痢。蘿蔔風乾愈傷食嗽。 白扁豆 益脾清暑。蒜汁煮 香附 ,加 蓽茇 大黃 ,治瘴鄉中毒。諸菜俱能治病,貴專啖爾。
牛肉 補氣,與綿黃 同功。 羊肉 補血,與 熟地黃 同功。 豬肉 無補,而人習之化也。惟連貼於脾、肚於胃、腰子於腎、脊髓於骨、心於血,可引諸藥入本經。實非其甫。鹿則全體大補,異時每欲以肉汁煉膏,如 霞天膏 小刀圭 之法,恨不多得,黃牛連貼,用朴硝作脯。消痞塊,骨 髓煎 油擦四肢之損。禽則善疏風,雞稚補損,老作羹起衰。蟲則蜣螂裹燒熟,與兒食,治疳,蚋皮作丸。大治驚癇疳痢,以上予治濃養之人多用之,亦從其化也。獨犬之壯陽,俗夫所尚,古方 戊戌酒 ,蓋為虛寒病設爾。或雲?士無故不殺犬豕,則古人以羞於珍矣,意者黃黑二色,足補脾腎,亦可如 小刀圭 法為之,以治虛怯勞瘵,而戒恣欲之非,價廉工省,可濟貧乏雲。(按?蜣螂當是 螳螂 蚋皮當是蚵皮。)
史惠生按?小兒疳積,腹大便瀉,當以 蟑螂 炒香與食,頗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