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曹仁伯醫案論

杭州鐘徐若泉令親姚名琨先生字來

杭州鐘徐若泉令親姚名琨先生字來


幼時瘦弱,陰虛也。痘後頭痛,肝邪旺也。不論外感何邪,頭必痛者,陰虛肝旺容易上升也。十三四歲精氣通,真元早泄,此時反胖,且兼痰火頭疼,喜於敲者,鬱得敲而松也。每發於春,甚於長夏,春分以後分以前,溫熱令行也,補則病無增減,虛能受也,即服消痰清火亦不見其長短,有病則病當之也。胸腹脹痛而用消克暫快一時,胃得下行為順之常也。
從前痛時在額,此更前後左右引及者,肝有伏風,善行數變,不惟痰之為物,隨氣升降,無處不到也。口中之臭、鼻間之熱,胃逆上沖也。睡不足,如在雲霧之中,腰脊不能支持,諸陽氣浮而無從也。手足之熱,黃白之苔,面發之塊熱而且癢,有時頭暈,陽明中土萬物所歸,上而躍也。 竹瀝 可醫,上病降而下之也。飲食芳香可受,否則不能者,胃少沖和之氣也。不欲水果,脾不耐寒也。又惡甜膩,胃多濕熱也。偏喜肉食、水畜、咸寒,療腎氣虛熱也。近更胖者,溫熱痰火扶助,一身元氣擴充,脾胃反見有餘也。因男子二八而精通,通在十三四歲時,肝之疏泄早行,腎之封藏不固,如此猶可相安於無病,不過知其陽之太過而已。乃於幼時瘦弱,已昭陰氣之虛;痘後頭疼更著,肝家之旺。甚至不論何部從外而感,痛如應響,每發於春,甚於長夏。明明春分以後,分以前,在天地鬱蒸濕熱大行之時候,土中素有之濕熱,尚且同聲相應,而況二五妙合之時,早以濕熱為種。身中常行春夏之生長,而少之收藏,大生廣生之候,即大病特病之時。張氏雲?素稟濕熱而挾陰虛,此等症是也。虛則補之,實則瀉之,各得其所。故免久而生氣之弊。然陽明中萬物所歸,濕熱痰火無不歸之於胃。此口中之臭,鼻間之火,黃白之苔,手足之熱,面發之塊癢而且熱之等象,失其下行為順之常,有升無降,病無虛日矣。一俟肝陽化風,習習內動,頭之自額而痛者,前後左右靡不引之,以昭風性善行數變,愈轉愈深。且至於睡不足時,如在雲霧之中,腰脊不能支持,諸陽氣浮,無所根據從,間或眩暈並行,出於不意,陰虛則失基,亦雲甚矣。若論頭痛,發明只須 竹瀝 一味可以愈者,降而下之也。此乃暫行之事,而胃少沖和,所食者僅以芳香可受;脾難健運,所食者竟以水果為嫌。所惡之甜膩,所喜之肉食,一因濕熱內多,一因陰氣虛極,不問可知。自始至終,既不外陰虛濕熱,無怪乎其駕馭濕熱者反能扶助作為,已胖而益胖也。然陰虛與濕熱又不兩立,竊恐中年以後貽患無窮也,不能不早為之計焉。附方請政。
大熟地(八錢) 丹皮(三錢) 澤瀉 (二錢) 淮山 藥(四錢) 雲苓(三錢) 白芍 (二錢) 石決明 (三錢) 黃柏 (一錢) 知母 (二錢) 青鹽(二錢) 甘菊 (一錢) 女貞子 (三錢) 旱蓮草 (三錢) 沉香化氣丸 (三錢)
為末,取 忍冬藤 五斤,洗凈寸截,煎湯,去渣, 成膏 。入前藥量,加白蜜糊丸。每服三錢,早晚兩服, 鹽湯 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