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曹仁伯醫案論

朱家角邵

朱家角邵


四太爺之病,肝腎素虛,肺胃新感之病也。夫肝屬乙,腎屬癸,乙癸同源,病則本重。
但病者多花甲之年,即使不病新邪,筋骨間早已空虛,何堪再經磨耐,又意寒熱陡發,直至一候有餘而解。解則急急補之,猶恐填而不足,乃又經復食消克等劑,在所必需。幸而外熱遽減,里熱不清,已虛而益著。其虛咳嗽更劇,渴,痰粘膩,出而不爽,氣息短促,形神困頓,飲食不思,病勢有加。無已因病致虛,因虛更病,互相為患者也。至於苔色,或黃或白,現在又多剝象,左脅曾疼,兩膝常屈,?床不起,小水仍黃,乾而未渴,加以音不揚,睡中語,顯系肺胃兩經之熱。既不能從外而泄,又不能從上而清,邪無出路,斷無中道而立之理。勢已逼入下焦,兩傷肝腎。所謂最虛之處,是客邪之處是也。然邪之所湊,其氣必虛,留而不去,其病為實。實則瀉之,虛則補之。以使補不足,其邪瀉,不傷其正,一舉兩得,方合實必因虛之計,此等之法,似屬從證,而未言脈。然所診之脈,豈有不合之理。右寸關部弦而且滑,左尺關部細而且數。數則為熱,滑則為痰。弦主乎肝,細主乎腎,豈非肺胃兩經之熱痰正甚,肝腎兩經之虛氣大昭,無怪乎其氣從左逆,?不能,側更著。上實下虛之症焉為日已久,肺失清肅之司,相傳無權;腎失封藏之本,作強無主。而來喘息標本兩治,否則氣不歸原,難卜其旋見吉兆,三才湯合 十味溫膽湯 兩經法加減。
生地 人參 天冬 竹茹 橘紅 茯神 棗仁 歸身 羚羊角 川貝 桑皮 骨皮 蛤殼
複診
清養之下,弦滑脈象較昨頗緩,然肺受熱傷每易成痿,不可不慮。
方加 冬瓜子 、絲爪絡。
又方
喘出於腎,關於肺。標本同源,病始而邪甚,繼以正衰,大非久病所宜。熱在上焦者,因咳為肺痿,仲聖早已言之。非無意肺之一臟,外為熱火所爍,內被肝火所逆,金不生水,水不涵木,木反侮金,其畏如虎。轉與 復脈湯 治其下, 葦莖湯 治其上,以冀弋獲。
炙草 人參 生地 麥 阿膠 東瓜子 絲瓜絡 蓮根 苡米 川貝 知母 桑皮 骨皮 蛤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