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市隱廬醫學雜著

麻證喉痛以喉證治之必死說

麻證喉痛以喉證治之必死說


(麻證,俗名痧子,必兼喉痛。醫家恫喝人曰?爛喉痧者,此也。)
治麻證之喉痛,與治鬱火之喉痛大異。蓋麻證風熱,其邪襲肺,故必鼻塞涕清,咳嗽眼紅,聲啞喉痛,面 紅花 雜,身或作癢。一見此症,須用升、柴、前、葛、羌、獨等品,提毒祛風透發之,一劑喉痛止,二劑餘邪盡矣。若早用寒涼之品,以徹去其皮毛之熱,使麻不能乘汗外達,遂至溫邪內踞,欲出不出,毒火上炎,喉嚨腐爛。醫者不知其為麻也,外吹珠黃以遏之,內服犀、羚、芩、連以制之,使邪無一毫之出路。始若稍安,終必不治,群相詫曰以喉證死。(有謂,近今喉證以古方治之不效,不如以熱藥從治者,殺人愈速,不可不知。)而不知麻證不早透發,以致毒邪攻喉而死。其實非喉證也,而以喉證之藥治之,豈能有效乎?是以治喉痛者,必先辨其是否麻證;如果麻也,用夏禹鑄 天保採薇湯 方加減治之,無不透發而愈者。即喉痛目赤,亦放膽投之,不庸疑慮,屢試屢驗。《鏡》所謂聖莫聖於 天保採薇湯 ,神莫神於 天保採薇湯 也。大忌寒涼,如犀、羚、芩、連、柏、石、珠、黃之類。倘系喉證由於鬱火,則升、柴、羌、獨等升提溫燥之品,均屬切忌。輕者清肺養陰,一劑即痊;重則犀、羚、珠、黃,皆為要品。蓋治病貴先辨證,猶之作文,貴先識題。不識何題而便作文,文必不取,所失者僅一己之名。不辨何證而便治病,病必不治,所誤者乃眾人之命。嗚呼!醫者奈何以人 之命,試我之藥,屢誤而終不悟也!
炳按?論痧痘(前輩陳飛霞有《痧痘金針篇》),論喉痧者,有(葉天士、李純修、高錦庭、計壽喬、祖鴻範、王步山、屠尊?。)陳耕道著有《爛喉疫痧草》,皆可為痧痘喉痧金針。
執一夏禹鑄天保採薇,以為手到病治,他書皆可不讀,我恐誤人也不淺。此病之門徑未窺,難與之辨,不議。
原註雲?光緒二十八年春夏間,以喉證死者,比戶皆然,幾成大疫。其實真喉證十不得一二,大半皆麻證也。餘所見者,麻證為多用 天保採薇湯 加減治之,無不轉危為安。然以此方告人,人反不敢用。有某醫者,餘嘗舉以語之。彼笑曰?不必用此,以生軍磨汁飲之,可內消耳。餘知其不可與語也,遂置之不辨。既而,其家連死數人,皆以此症。問所用藥,則惟珠、黃、犀、羚、芩、連、 大青 等味耳。想必生軍汁亦用過不驗矣。噫!師心自用,善言不入,為人猶不宜若是,而況行醫。吾願世之講究衛生者,慎毋一覺喉痛,便延醫治,而奉珠、黃、犀、羚貴重之樂,為無上之妙品,以自戕其性命也。(王鞠坪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