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市隱廬醫學雜著

暑病有宜用參者論

暑病有宜用參者論


盛夏酷熱,爍石流金,汗出過多,未有不傷氣者。內經雲?熱傷氣。又雲?壯火食氣。
故治之必顧氣分,補氣之藥,孰有過於參哉?孫真人 生脈散 ,東垣 清暑益氣湯 ,丹溪 十味香薷飲 ,皆人人共見之方,未有不用參者。至 人參白虎湯 ,乃《金匱》中 門專主之方,《金匱》乃醫聖仲景之書,是不足法,更何法也?今人見中暑之症,往往疑為時邪而不敢用,不知四時不正之氣,如春當暖反涼,夏當熱反寒,當涼反熱,當寒反溫,感而病者,謂之時邪。暑乃六氣中之一氣,本天地之正熱,應時而至,人或不慎,感之而病,是直中暑而已。不得混謂之時邪也。竟有霍然撩亂,上吐下瀉,汗出如油,陽微欲絕,非重用參、附,不能輓救者。猶記亡友劉南士雲?其兄文星,精堪輿之學,七月初,為人相地,在羅店地方,中暑霍亂,吐瀉交作,十指螺紋盡癟,危在頃刻,醫盡束手。適有友人周介儒,在其地處館,視之,以為氣虛欲脫也。重用一味高麗參,煎湯服之,吐瀉頓止,螺紋盡綻。及南士聞信趕至,已愈矣。皆驚以為奇,而不知非奇也,人特不細思耳。蓋文星體素肥胖,外有餘者,中氣必不足;又當暑方張之日,履地勞苦之事,氣之傷也決矣。既經大吐、大瀉、大汗,舍參無別法矣。其效之神速,不亦宜乎?或曰;暑天豈無穢濁之氣,何可用參以補住之? 餘曰?此病之所以貴乎看也,果有穢濁,原不可補。不知當大吐瀉之後,即有穢濁,亦必盡去,此時不補其氣,更有何法可用?況亦有本無穢濁,而僅感暑氣,體虛不克支持者乎?奈何執暑天不可用補之說,坐令有可治之法,而聽其不治也。